第五章 夜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锈色铅笔刀 书名:罗门生
    “邦,邦,邦。”

    营外的梆子敲了三声,三更天了。正是夜深人静之时。细密的雨水跌落在房顶的瓦片上,又顺着房檐滴落下来,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地面上冲出一个浅浅的小窝。

    韩猛还没有睡,独自坐在椅子上细数那水滴声。屋子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没想到伙头军里还有那种家伙,不过真是浪费了。”韩猛叹了口气,下午的场景不停的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韩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那样的一个家伙产生兴趣,是因为那少年击败了自己,所以自己心中耿耿于怀么。韩猛觉得不是,他深知自己绝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韩猛想了很久也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整整一个下午,罗生的僵硬笑容一直印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袭扰着他让他不能安然入睡。

    “算了,还是睡吧。”韩猛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下午的格斗已经让他疲惫不堪了。

    “邦,邦,邦。”

    韩猛刚要上,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叫门。”韩猛心中暗自嘟囔了一句,虽然口中有着些许的不满,却还是点起了昏黄的油灯前去开门。

    “是你!”韩猛推开门,看到了那张一直牵动着自己神经的脸。

    门外多罗生像一只落水的鸭子,上和脸上都沾满了泥巴,雨水从他的头发滴下来,一直滚到脸颊。

    “我可以进来嘛。”依旧是那僵硬的笑容,露出两排白牙。

    “快进来。”韩猛将罗生让进房间。扔给了他一条毛巾,让罗生擦掉自己上的雨水。又为他找来一干净的衣服。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我这里?”韩猛问道。

    “跟你一起去杀羌人。”罗生把刚刚放在上的黑刀抓起来,在韩猛的眼前晃了晃。

    “额,我还以为你不会来。”韩猛笑道。

    罗生想回一句,一张嘴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哈哈,着凉了吧,就算是杀羌人你也不用大半夜的跑来啊。”韩猛在屋子里忙活了一阵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坛酒,又找出一包盐花生放在桌子上,对着罗生招呼道:“来吧,喝一口,驱驱寒。”

    “我不喝酒的。”

    “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呢。”韩猛半推半就的将罗生按到了椅子上。

    “你那老爹舍得让你上战场了?”韩猛拍开酒坛的盖子,淡淡的酒香散进屋子。

    闻见酒味,罗生觉得极不舒服,暗暗地揉了揉鼻子说道:“没有?”

    “那你为何还要去,就是为了那五两的赏银?”韩猛显得有些疑惑。

    “是。我需要钱。我要赚钱给那老家伙治病,免得他死了。那你呢,你杀羌人是为了什么?”罗生反问道。

    “我?”韩猛没有想到向来沉默寡言的罗生会反问自己。他提着酒坛小心地把面前的两个空碗倒满,看见没有一滴酒溢出来,这才淡淡一笑,回道:“和你一样。”

    “哦?”韩猛的回答显然出乎了罗生的意料。“没想到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关于理想抱负的话。”

    “理想抱负么?”韩猛把手中的酒坛放在了桌上,端起面前的酒碗放在鼻子下嗅了嗅。说道:“我的理想与抱负,早已不知丢到了何处。”

    “是么,你为什么当兵。”罗生面无表

    “要是两三年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会回答你我想为国家尽一份力。但是现在我只能很遗憾的说,当兵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韩猛用力的晃了几下酒碗,看着那因旋转而产生的漩涡继续说道:“想我刚来这个军营的时候,也是雄心满满。天不怕地不怕,想着只要努力就会有出头之rì。过久了rì子我才发现,当初的我真是太天真,一切都不是我想的那般模样。就像这酒,起先是清的,久而久之就会变浊。我终究不是那个可以左右酒碗的人,只能随着这大时代不停得摇晃。”

    “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平淡的rì子。过惯了安逸rì子的人,谁还愿意去那战场上抛头洒血呢。”韩猛一仰头,终是将那浊酒灌进了喉头。

    “即使这样,你也比我幸福。至少你曾拥有过理想。自我有记忆以来,从未出过这樊城。我的生活轨迹早已被老爹安排好了。我的未来也被圈定,老死在这樊城将是我的归宿了吧。”罗生学着韩猛的样子,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水像一条火线穿过他的喉咙,一直到胃里才炸开。无尽的暖意从他的体里透出来,驱散了雨夜的凉意。虽然觉得舒坦,但这毕竟是罗生第一次喝酒,还是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韩猛看见罗生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你的第一次可是给了我哦!”

    罗生打了一个酒嗝,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像一只斗胜了的公鸡。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被人羡慕,人生不过短短百年,如白驹过隙,百年之后谁还会记得我韩猛?世事如棋,我们都逃不过轮回,能跳出这苦海的,只有那修真者了吧。”韩猛低声呢喃,有了几分醉意。

    “修真者,什么是修真者?”罗生瞪大了眼睛问道?

    “什么,你连修真者都不知道?”韩猛同样瞪大了眼睛。

    “是,我从未出过樊城,也从未有人跟我提起过。”罗生低着头,腼腆的像是被人调戏了的黄花闺女。

    “就是那种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神仙,你真不知道?”韩猛挥动着双臂,摆出来一个鸟儿飞翔的姿势。

    “不知道。”罗生眨巴着那双无辜的双眼,表示难以理解。

    “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韩猛一猫腰。从桌脚下抽出一本泛黄的破书。少了破书的支撑,桌子猛地晃悠了一下,酒水从酒碗里溅出来,铺在桌面上。

    韩猛鼓足了一口气,吹去了书上面的灰尘,然后将那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认真地说道:“少年,我看你根骨极佳,有修炼的潜质,今天我就破例将我珍藏多年的奇书借你一观。你的人生将会因为这本书而改变,祝你仙路坦途。”

    “真的?”罗生小心翼翼地拿起那本书,生怕弄坏了。

    “哈哈,你竟然信了。”看到罗生的动作,韩猛忍不住大笑道:“我骗你的,这种书在dì dū里多的是,我花三文钱在dì dū的地摊上买的。”说着韩猛伸出三根手指,双眼再也难以睁开,咣当一声趴在桌子上昏睡了过去。

    一旁的罗生对韩猛伸出了一根中指,平静地说道:“韩猛,你大爷!”

重要声明:小说《罗门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