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晚来天欲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锈色铅笔刀 书名:罗门生
    关于格斗的胜负,人们不会谈的太久。真正能够吸引人们的是胜负后的赌注。唯有真金白银拿在手里才是实在的。

    短暂的议之后,围观的人开始分配赌注。叮叮当当的钱币声音多少给这闷的格斗场带来了些凉意。当然这种凉意只有赢钱的人能感受到,jīng神上的愉悦往往能让人忽略一些细微的痛苦。

    输钱的人垂头丧气,只能等着明天再来这里再赌上一把。纷纷攘攘的人分了钱,四散而去。rì已西斜,今晚樊城的酒肆和青楼大概会生意红火吧。

    整个格斗场人去场空,只剩下几个无所事事的人还在这里逗留着。

    “伙头军七十一连胜了,创了樊城军营的记录了。”和尚呢喃着,终于扬眉吐气。

    一旁的什长脸sè泛红,像是擦了胭脂,又像是喝醉了酒,嘴里不停的叨咕着:“这牛没白拿,这牛没白拿。”

    那牛在地上放得久了,上面的血水已经凝固,在地上留下了一滩血痂。罗生从台子上跳下来,拍了拍上的尘土,用手一提将那扛在了肩上,回头对着已经陷入魔怔的什长吐出一句:“谢了。”转yù走。

    “等等。”从木讷中醒来的韩猛叫住了少年。

    少年听到韩猛嘶哑的声音,停下了即将迈出的步子,回头应了一句:“你还有事?”

    “没事。”韩猛自嘲似得摇了摇头。面对着这个刚刚战胜自己的少年,韩猛这个堂堂七尺高的汉子说话时竟然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那再会喽!”少年嘴角上扬,再次露出那个另韩猛厌恶的笑容,转迈着大步离去了。

    “喂,像你这样的手留在伙头营洗菜做饭可惜了,何不去战场上用拳头拼出个未来?”望着少年渐渐远去的背影,韩猛终于忍不住喊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少年没有回头,依然背着与自己材不成比例的牛木讷的向前走,影在夕阳下越拉越长。

    “难道你就甘愿一辈子窝在这小小地伙头营里,为了争一块牛流汗流血么?”韩猛见少年不搭理自己,又大声喊了一句,希望可以触动少年的心灵。

    只是少年依然没有回头。

    “过几天我们要去杀羌人,你来吗?一个人头可以换五两银子。”韩猛喊完这句话时,少年的影已经消失在了他视线的尽头。

    “一个人头换五两银子。”听到韩猛的话,依然逗留在格斗场的陆敖和孟峰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五两银子是什么概念,足够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一年的开销。像他们这种大头兵,风里来雨里去,辛辛苦苦的戍边一年才能赚到三两银子。这就是差距啊,富贵果然是用命拼出来的。

    韩猛依然保持着守望的姿势看着少年从自己的目光中消失,心中升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嗨,我说你就别白费劲了,罗生他老爹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让他去战场呢。”和尚从后面走过了,手臂搭上了韩猛的肩膀讨好道:“虽然你让我出了丑,可是我却一点都不讨厌你。怎么样,杀羌人也算我一个吧,让哥们也赚点零花钱。”

    韩猛一耸肩,将和尚的胳膊从他的肩膀上抖落,又回过头上下打量了和尚几眼,轻哼了一声:“够胆就来。”说完转离开了。

    *****

    樊城的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夕阳还没坠下,天上居然下起小雨来。雨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天上跌下来,摔在尘土里,在夕阳的照shè下,形成了金sè的雨幕。夜间营业的场所,已经升起了夜明灯,与这金sè的雨幕交相辉映,巍巍壮观。

    “晚来天yù雨,能饮一杯无?”罗生扛着牛,哼哼呀呀地唱了起来。一个转弯。三间破旧的茅屋出现在了眼前。

    “到家了。”罗生嘟囔了一句,抬手推开了茅屋的木门。疾风从门缝间吹进屋子,呜呜作响,像是有人在哭泣。

    屋内有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瘦骨嶙峋,头发微微泛白但并未全白,坐在一把低矮的藤椅上,正低着头认真的缝补着手中的衣物。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回来了?”

    “恩。”罗生应了一声,把肩头的牛放下来拖在了手上,奔着厨房去了。

    “哪来的牛?”老人问了一句。

    “打架赢来的。”

    老人微微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活计,厉sè说道:“不是告诉你不要跟别人打架么,要乖乖地呆在伙头营里。”

    罗生在破锅里将洗净,又在锅中添了一锅清水。灶膛里的柴火有些微湿,点燃时冒了很多的烟,呛得他眼睛泛红,坐在一旁揉了好一会才回道:“我不去打架哪有吃,看看你那体,再不补补怕是活不了几年了。”

    “你放心,我板比你硬实。”说这话时老人剧烈地咳嗽了好一阵。

    “岁数大了就别逞能。”罗生走过来,轻轻地为老人拍了几下背,问道:“现在马场怎么样?”

    “这些rì子忙些,眼看这天又要入秋了,羌人们也空出了时间,再过些rì子怕是就要过来袭扰了。上头催的死,让把战马喂好。可就算喂好有什么用呢,能顶的上羌国的骑兵?”

    “那羌人很厉害么?”罗生从老人的后走出来,盘膝坐在了地上。

    “羌人?既厉害又不厉害,得分对谁来说。”老头故弄玄虚地说道。

    “什么意思?”

    “你看,现在的人都怕羌人吧?再往前数十六年,那羌人可是怕我们天元人怕的要命。那时候我们天元帝国有一个叫罗傲天的大将军,杀的羌人都不敢越过渡渡河,真是一代枭雄。”

    “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我怎么没听过?”罗生表示出了疑惑。

    “他死了,就在你出生那年死的。”老人语气颇缓,透出了淡淡的伤感。

    “真的假的,老爹你骗我吧,怎么说的跟你亲眼见的是的,像你这么胆小的人,一辈子都没上过战场吧?”

    “胡说,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说到这里,老人又把话头咽了回去,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手里的衣物放到了柜子里。

    罗生刚要追问,锅里的却咕嘟咕嘟地开了,翻腾的水蒸汽夹杂着香味,给这个湿冷的小屋带了些许的暖意。

重要声明:小说《罗门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