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樊城夏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锈色铅笔刀 书名:罗门生
    樊城这个地方虽然依山傍水,景sè迷人。却是帝国里每一个戍边士兵最不愿意来的地方。作为天元帝国的边境,这里的气候很是奇怪。冬天冷的骇人,夏天又的出奇。这里的士兵不仅要时刻注意北方羌人的动静,还要和严酷的天气做斗争。久而久之。帝国的士兵无不谈樊城而sè变。

    正午时分是一天之中最的时候,硕大的太阳肆无忌惮地在天上释放着火舌,整个樊城的道路都快被晒得扭曲变形了。

    “真他娘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城墙上放哨的士兵骂了一声娘,脱下上的布衫用手用力一拧,居然可以拧出水来。

    “陆敖,下来吧。”城墙之下一个**的上的士兵朝着城墙上招了招手。

    城墙上的士兵听到喊声向下望了望,旋即将衣服搭在了城墙上,**着上就跑了下来。

    “怎么样,有敌么?”城下的士兵问道。

    “有个毛,怎么,你们步兵营也这么闲?”

    城下的士兵努了努嘴说道说道:“不打仗我们当然闲着。这天头就算羌人想来袭击,他们的马都不会答应,这群狗娘养的现在不知道正躲在那棵树下凉快呢。”

    “走吧,去格斗场吧,听说伙头军已经在那连赢了七十场了。”

    “伙头军,我没听错了,那些家伙也会格斗?”陆敖活动了一下胳膊,黝黑的肌仿佛快要被晒得裂开。

    “真的,真的。再赢一场就能破记录了。”另一个士兵说的有些激动。

    “走,去瞧瞧。”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向着格斗场走去。

    .*****

    与陆敖说话的人名叫孟峰,是陆敖在步兵营的好友,两个人现在正急着去格斗场。

    格斗场的格斗是樊城军营的特sè之一。规矩很简单,只能用拳头,不准踢裆,打到对方服气为止。不知道这项活动是谁发起的,但是受到了广大士兵的喜和认可,并作为一项优良传统保留了下来。大多数jīng力过剩,无处发泄的士兵都愿意跑到这里流汗。剩下的那些自知实力不济的士兵也乐得跑到这里观看,喝一碗绿豆汤,下两手赌注,那是这一天里最好的休闲时光了。

    今天陆敖和孟峰显然来的晚了,格斗早已开始。格斗场前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大多数人都**着上,有的抱着肩膀旁观,有的大声呐喊助威,场面好不闹。

    “兄弟,让让,让让。”陆敖与孟峰不顾周围人的白眼,厚着脸皮在一片森林中左挤右挤。

    “砰。”

    陆敖与孟峰刚刚挤到人前,只见有一道人影被人从台上扔了下来,在地上蜷缩翻滚着,显得很痛苦。

    “好。”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烈的掌声。

    “不愧是韩猛,真对得起他这个名字,真的很猛。”孟峰压低了喉音轻轻说道。

    “韩猛是谁。”陆敖回过头问道。

    “韩猛是谁你都不知道,你平时白来这格斗场了。”孟峰的双眼之中已经露出兴奋的味道,指着台上剩下的肌男说道:“他就是韩猛啊,先锋营的什长。前面七十场不败纪录就是他保持的,今天估计是来踢伙头军的场子的,有的看了。”

    “还有谁?”台上的汉子叉手仰头地对着一旁的伙头营什长问道,声音嘶哑就像鞋底擦在地面之上,却又不失慑人之威。枯藤般的肌一道一道地缠在那**的上之上,爆发力十足。

    伙头营的什长脸sè已经涨红,本来心中对先锋营这些虎狼就没有底,现在手下的人接连溃败就更加心虚了。但是在这格斗场又不能丢了面子,只能硬着头皮朝着旁边喊道:“和尚,你上。”

    一个小光头从伙头营的后方走了上来。这小光头着一个布衫,材不算魁梧,还算勉强过得去。只是他那张脸上明显稚气未脱,yīn柔之气更胜。

    “哪来的小毛孩子,回家吃nǎi去吧。”韩猛哈哈一笑,上的肌都随着这笑声不停地在抖动。

    和尚面皮本来就薄,现在又受了嘲笑,一张小脸红的像滴血一样。一跺脚,提着小拳头就朝着韩猛冲了过来。

    和尚平时不怎么打架,只会切菜做饭。一双拳头也是软绵绵的。韩猛左手毫不费力地抓住和尚的拳头,右手在他的腰间一托,大喝一声:“给我起!”竟直接将那小和尚举了起来。

    小和尚在半空中左蹬右踹,韩猛看着这个在自己手中挣扎的小东西哈哈一笑,说道:“跟你说了,回家吃nǎi去嘛。”说完又把小和尚轻轻放在了地上,这一场胜得毫无悬念。

    “伙头军没人了嘛,这格斗场本来就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好好回去做饭吧。”韩猛朗声大笑,盛气凌人。

    一旁的小和尚接连受辱,如今脸sè已经成了酱紫sè。听到韩猛的厥词,紧咬的嘴唇之间缓缓地挤出了几个字:“我们还有一个人没上呢。”

    小和尚的话让韩猛一怔,停下笑声问道:“还有一个人?”

    一旁的伙头营什长长舒了一口气,似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像是用了吃nǎi的力气大声喊道:“罗生!”

    伴随着伙头营什长的喊声,整个格斗场骤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想要看这最后一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恩?”

    一声慵懒地轻哼声从那格斗场的后方传了过来,人们循声向后望去,只见一个少年正坐在地上,贴着墙壁睡觉。格斗场如此的吵闹声都没能吸引他,更没能扰了他的睡眠。

    少年微屈着双腿,材只能用单薄来形容,伙头军的制服在他的上都松垮垮的,实在没有那么小的号码了。少年的头发乱蓬蓬的,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认真梳洗过来,不过那蓬乱的头发下面却生着一张白皙的脸,让人一眼望去生不出厌烦之意。说也奇怪,少年露出衣衫的胳膊也是nǎi白的,如同新生婴儿的皮肤般滑腻,樊城如此毒辣的rì头都没能将他晒黑。

    “什么事?”少年并没有睁眼,嘟囔着回了一句。

    伙头营什长蹬蹬蹬地从格斗台上跑到少年面前,眼神里充满了殷切的希望,对着少年说了一句:“去把台上的人打败。”

    少年依旧没有睁眼,更没有回应什长的话,连体上的动作都没能有一个,仿佛陷入了熟睡之中。

    什长定定地站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跺脚,又蹬蹬蹬地朝着门外伙头军的营房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罗门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