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肆虐的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发疯的雪夜 书名:得之吾命
    其实神也是人,只不过他们拥有了普通人所没有的力量。--出自《黑暗圣经》

    圣骑士鲁迪·凯恩:1922-2089享年一百六十七岁,原教廷惩戒军团军团长,魔武双休,拥有光系变种元素雷属xìng,八阶圣魔导,绰号“雷神”教廷第一高手,手握二十万教廷最jīng锐的惩戒骑士,后因变故击杀十二红衣主教中的三名,重伤四名后叛离教廷,被圣卫者追杀逃亡到丘山镇,被魔王修拉所控制,在逃亡途中著有《苍白的正义》结露教廷中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和自己对于正义的一些见解。

    微风不断的透过窗户吹了进来,无痕看着老人留下来的一本书,一柄剑,心生感慨这大概是这位曾经辉煌的老人留在世间唯一的证物了吧,没有人知道这位曾经叱诧风云的老人会死在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因为在教廷的记载的是鲁迪·凯恩死于疾病,教廷把那曾经轰动一时的红衣主教事件压了下来,大概是怕这样的内乱被世人知道的话会对教廷产生怀疑,而那些蠢蠢yù动的异教徒们又会借此来嘲笑教廷的无能,所以凯恩没有背着叛徒之名死去,在世人的眼中他还是曾经那个天下无敌忠义无双的“雷神”。

    无痕将神器断罪之书,还有《苍白的正义》小心翼翼的收入了怀中,拿起剑昂首向图书馆大门走去,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的命运就发生转变了,因为他有了可以改变世界的神器,铲除世间的一切罪恶,构筑一个真正的完美无瑕的世界。

    这时在大陆的最zhōng yāng教廷的总部圣辉大教堂中,正在王座上假寐的教皇突然睁开了双眼,这是什么力量,为什么会让我如此的战栗,不,不可能在这个人世间我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没有人可以威胁的到我····除了那些早就不知所踪的神灵,难道他们复活了?“来人啊,给我传大司祭,我要知道最近天象有什么异变!”教皇有点惊慌了,心想计划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绝对不容许出现任何的异变。

    同时在大陆北部的一座高塔之中,“啊···我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到了,难道那股力量已经超脱了命运的轨迹?不可能!没有人能逃得过命运,也没有人能逃得过我的眼睛!”一个头发雪白,满脸皱纹,已经看不出有大岁数的老人,双眼之中流出两道慎人的鲜血,他愤怒的将面前书桌上的水晶球还有一堆书籍扫到了地上。

    同时大陆上还有很多所谓接近神的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可怕的力量。

    当无痕走出图书馆的一刹那,他突然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后的图书馆也轰然倒塌,就这样这座不知道在这里竖立了多少年的图书馆化成了一堆瓦砾,好像一个终于完成使命而得到解脱的战士一般。

    全校的师生都被这声音惊动了纷纷都跑了过来,看到了倒塌的图书馆和昏倒在地手中还紧紧把握着一柄破剑的无痕。

    当无痕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学校的医务室里,一名穿一袭红衣的少女趴在边睡着了还相当不雅的打着呼噜,少女的边伫立着一柄长剑正是老爷爷留给他的苍白的正义,无痕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怀中,这一摸不要紧无痕发现两本书都不见了,无痕顿时惊出一的冷汗,赶忙摇醒了边正在酣睡的少女。

    “武兰,武兰,快醒醒。”少女的名字叫武兰是镇长武良的大女儿是地火双属xìng三阶初级法师,本来早就应该去主城更大的魔武学院深造了,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一直还呆在这座初级学院中,xìng格没有大地一般的沉稳但如火一般暴躁,由于是这座初级学院中最强大的学生了,人送外号“大姐头”

    “无痕你醒了啊,太好了,我叫人去你家叫你父亲了但是他好像没在家,听你家邻居说还想有什么急事出去了。”武兰对别人或许很蛮不讲理,很暴力但是对无痕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温柔。

    “别说这些了,你看到我怀里的那两本书了么,那对我很重要。”无痕焦急的说

    “哦,我怕你昏迷的时候那两本书会压着你不舒服,我就拿出来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去了,你看”武兰手指向旁边的桌子“夷,那里去了,我明明记得是放在那里的,算了两本破书么,我再去给你买个十本八本的。”

    “小兰你不懂的,那两本书真的很重要,你好好想想除了你还有谁来过医务室。”对于这个有点骄蛮的少女无痕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在这座小镇里除了无痕的父亲以外只有武兰对他最好了,无痕心里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镇长的大小姐,而且还是地火属xìng的三阶初级法师,长相在所有女同学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会对他这么好。

    “貌似只有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来过了,他最近魔力成长好快都快要赶上我了,我父亲还夸奖了他好多次呢。”

    武力么,真是坏事了,断罪之书还好说没有人看得懂,而且已经认我为主了,但是《苍白的正义》就不同了那是**,如果被发现了那是全家都要上火刑架的重罪,真是麻烦了啊,看来计划要提前进行了无痕心想。

    “小兰我没事了,你先走吧,我只是被突然倒塌的图书馆吓到了。”

    “真的没事了么,话说你还真是胆小呢,对了你要是想修行武技的话可以来找我啊,我武技方面也是很强的,虽然你没有魔力但是只修行武技也有很多人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呢。”武兰望着那柄残破的长剑若有所思的说。

    “我还要休息一会···”

    “好了啦,不打搅你了我走了啊。”武兰慢慢向门口走去,突然转过头对无痕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小兰大概是以为我没办法修行魔法,开始修行剑技了吧,她也不想想就我这小板能挥的动几次这都快比我自己还高的长剑呢。书被武力拿去了我就放心了,武力虽然嚣张霸道了点但是头脑比较单纯,大概是要敲诈我一笔了吧。就在这时一个肥胖的影探头探脑的从医务室门口走了进来。

    “嘿,小子,没想到你还胆大的么,敢收藏**,我可是看哦,上面有很多诽谤教廷的话哦。”武力走到无痕的窗前俯在无痕的耳边悄悄地说。

    “说吧,想要多少?”

    “这么直接啊,我发现我也有点喜欢你了,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事啊,这样吧友价十个金币。”

    “好吧,成交!一会我回去找我父亲要,放学后学校后山歪脖子树那里,你自己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对了还有一本讲地理的古书也在你那里吧,那本能先给我么,那是我借李老师的,今天说好了要还回去的。”无痕的小手在被子里面悄悄的握紧了拳头,脸上却一脸的平淡。

    “哦那本啊,我都看不懂的先就给你吧,别忘了啊十个金币,我们不见不散。”武力的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虽然他父亲有钱但是家教很严,从来不肯多给零花钱。十个金币啊,那种秘药购买十天的量了,哈哈哈哈有了那么多的秘药我应该马上就能超过大姐了,以后再也不会受他气了。武力随手便把断罪之书随手丢到了上,一脸yín的转走了。

    等武力走出去以后,无痕紧紧的把断罪之书搂在了怀里,心想以后再也不会随便把你弄丢了。武力那个傻子,看来计划要提前进行了,对不起了武力要怪就挂你的贪心还有懒惰吧,我要赶快起来去后山布置一下了。

    放学后丘山魔武学院后山

    学院的后山是一片森林每到晚上风吹过树林,哗啦哗啦,好像魔鬼的低吟。在树林深处一棵长相奇特的歪脖子树旁边,无痕靠在树边不时的翻弄着手里的断罪之书,书里全是些晦涩难懂的神文,但是在后面空白的页面上出现了一行小字是大陆通用文:冥神座下,第二天魔王修拉,星辰历2089年,灵魂毁灭,罪名贪婪。那行小字不是无痕写上去的,而是自动出现在断罪之书上的。这书还人xìng化的么,居然可以自动记录审判过的人,无痕心想。

    就在这时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一会武力喘着粗气走了过来。“他妈的这么远,累死老子了。”

    “就你一个人么?”无痕虽然听到是一个人的脚步声,但是出于小心还是要确认一下。

    “别··别他妈的废话了,对付你一个小土鸡我一跟小手指头就够了,钱拿来了么?”武力喘着粗气说

    无痕晃了晃手中的钱袋,顿时传出一阵阵悦耳的声音“来吧,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没有告诉别人吧?”

    武力的严重顿时闪烁出一道黄金一般的光芒,箭步向无痕走去仿佛长途跋涉所产生的疲劳全都随着金币那清脆的响声消失无踪了,走到无痕面前从怀中掏出《苍白的正义》以后,一把把装着黄金的袋子捞到了手里,捞到手里以后武力又重新把书揣进了怀里。

    “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你太天真了,这么大的事你不会以为区区十个金币就把老子打发了吧,明天这个时候再拿十个金币我就给你,要不我会亲自看着你跟你那画家父亲烧死在火刑柱上!”武力的严重再次闪烁出了那无耻的光芒。

    “我就知道,你以为袋子里装的真是金币么,天真的是你呢!”无痕靠在树上一脸无所谓的说。

    武力打开袋子一看那里是什么金币,只是一堆跟金币差不多大的废铁而已“臭土鸡,你找死····”武力把钱袋朝无痕脸上扔去,便开始凝聚魔法“我一定要杀了你,土鸡,敢耍老子!"

    无痕一脸平静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散发着淡淡微光的小石头仍在了武力的脚下,元素混乱法阵发动!

    顿时一阵狂风从武力脚底成圆柱形向空中直线吹去,落叶在空中肆意的飞舞露出了武力脚下一个复杂的六芒星法阵,这时武力体内的风元素之力比外面的风更加的肆虐,武力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他拼了命的向魔法阵外爬去可是他做不到。

重要声明:小说《得之吾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