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胎动

    <---凤舞文学网--->    风和丽,空气清新,张歆很想躺在阳光地里睡觉,做一只晒太阳的猫。--凤-舞-文-学-网--

    刘嬷嬷不许,理由仍是怕她着凉。于是,张歆捧了本书,坐在大开的窗前,发呆走神。

    肚皮上闪过一丝麻痒。张歆惊叫着跳起来:“啊,虫子。”

    刘嬷嬷和丫头们都被惊动,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在哪里?什么虫子,要哪里了?哎呀,快把窗户关上。快去拿药来。”

    张歆一脸惊惶,哆哆嗦嗦地指着自己的肚子:“里面,衣裳里面,在我肚皮上。刚才挠了一下。”别人是以大欺小,她张歆不怕大个儿,越小的活物,她越怕。

    听说那不长眼的虫已经侵犯到皮肤,刘嬷嬷和白芍吓坏了,连忙把张歆扶到避风温暖的地方,揭开一层层衣裙察看,又命黄芪银翘叫了两个手脚利索的婆子进来,屋里四下找,看还有没有同党。

    白生生还没怎么凸起的肚皮露出来,没有伤口,没有红肿,一点点痕迹也没有。刘嬷嬷不放心,让白芍拿起衣裙一件件抖过检查过,又小心察看了张歆的腿和背部。什么也没有。

    那边,黄芪银翘和两个婆子也是一无所获。

    张歆已经快要脱光了,只顾着害怕,也不觉得尴尬,想起头上层叠的发髻,苦了脸:“那虫该不会爬进头发里了吧?”

    白芍听了这话,头皮也发麻,颤声问:“主子觉着那虫爬到头上去了?”

    “没。就觉得方才在肚皮上挠了一下,刚觉得麻痒,就没了。可能飞走了。”

    刘嬷嬷盯着张歆所谓被虫子挠了一下的地方,若有所思:“那麻痒是在肚皮外面,还是里面?”

    “好像——好像是里面。”张歆一把拉住她,快要哭了:“嬷嬷,怎么办?虫子爬到我肚子里去了。”想起《木乃伊归来》里面那些吃的虫子,张歆吓得浑发抖。

    刘嬷嬷哭笑不得:“傻小姐,那不是虫,那是小少爷。小少爷在同娘亲打招呼呢。”

    “啊?”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第一次胎动?回想起来,那一下虽然有些麻痒,倒是祥和美好的感觉,就像蝴蝶轻轻停了一下。

    美好的第一次胎动,被她当成了怕人的虫子,还联想到邪恶的僵尸,张歆被自己的乌龙闹了个大红脸,穿好衣服就找借口撵人,说要睡觉。

    都知道她臊了,众人也不多说,唯唯诺诺地退下。刘嬷嬷还替她放下帐子。

    张歆坐在上,盯着自己的肚子,好一会儿,伸手轻轻敲了敲。

    穿过来,肚子里就有个小小的生命。跟着刘嬷嬷,张口闭口孩子,心里其实没多少感觉。这孩子是她的挡箭牌,护符。就算段世昌对玉婕还有两分柔意,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绝不会给她这么多方便,由她这么张狂。

    想到将来,她也为孩子打算了很多,都是大而化之的方向。害喜呕吐的时候,她还抱怨过。在她的不经意间,这孩子还是一点点地长大了,能挠她,应该手脚俱全了吧?

    但愿是个男孩。以前的张歆希望有个女儿,可以由着子打扮,长大点还可以像朋友一样交流穿衣服的心得,一起逛逛街。对于单亲妈妈,男孩子比较棘手些吧。可在这个时代,做女人实在太难太苦。她是穿来的,还好。女儿的话,土生土长,跟着单的妈妈漂泊,以后可怎么办?果真生个女儿,她也许得考虑改变计划,看能不能同她的生父和平共处,各自为政?还是生儿子好,将来长得高高大大,可以给妈保镖。

    嗯,说定了,你一定是男孩!宝贝,真是同我打招呼么?还是自玩自的,不小心碰了我一下?你在里面快活吗?营养够不够?以后,每天都和妈妈交流交流,好不好?

    七夕例行过来问安,瞧见黄芪和银翘躲在一旁唧唧咕咕说悄悄话,抿着嘴,乐不可支,不觉笑道:“你两个说什么呢?乐成这样?”

    紫薇被调走后,段世昌在涵院的消息就不灵通了。偏偏玉婕又象换了个人,难以捉摸起来,这时节又容不得任何闪失,段世昌合计一番,把派去管账的七夕给调了回来,让他找机会多接近涵院。

    七夕和重阳端午原先都是一个村的,沾着亲,水患逃荒没了亲人,遇上段世昌和玉娥,被收留进常府。重阳端午年纪大些,给段世昌做了小厮。七夕那时还年幼,常老爷看他聪明,留在边做了个铺纸打扇的小童,兴致好了,随手教他认几个字,读两句书。玉婕来了以后,常老爷有时亲自教她,七夕也跟着听,倒有点同学的意思。图儿少爷到了启蒙念书的年纪,七夕就被派去照顾少爷,直到少爷没了,才归队到段世昌手下,与重阳端午一处管事。

    七夕读的书比重阳端午多,做事有些文气古板,比不得另外两个从小跟着段世昌,学得八面玲珑,手段了得。七夕是常老爷带出来的人,常家的人愿意与他亲近,他也对常家忠心。这本来让段世昌有些不喜,眼下倒正是优势。玉婕和她边的人对重阳端午会有所保留。让七夕去和他们打交道,容易多了。

    从监督建小厨房开始,七夕就成了涵院编外成员,每天来个两三次,看看姨有没有吩咐,同丫头嬷嬷们说几句话。刘嬷嬷白芍黄芪都认得他好几年,不拿他当外人,小厨房做了好吃的,也会给他留一份。

    这回听他问起,黄芪银翘也不隐瞒,忍着笑说:“方才小少爷挠了主子一下,主子糊里糊涂,还以为被虫子抓了,吓得我们都去捉虫,闹了场笑话。刘嬷嬷也被吓糊涂了,好容易才弄明白怎么回事。主子臊了,这会儿躲在上不肯出来。”

    一个时辰后,巡视完铺子,和掌柜议完事的段世昌就从重阳口中听说了这个笑话。

    段世昌也笑了,笑完了就觉得心里有点异样。三十多岁,当过几个孩子的爹,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三个多月的胎儿会挠母亲的肚子。玉娥怀孕,怀的是常家子嗣,他不过是个借种的男人,想起来就悲哀,例行问候也要打点起精神。红蔷,他压根没关心过,听说玉婕肯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就放心了。月桂那胎,不到三个月就掉了,有点说不清道不明。这个孩子现在玉婕的肚子里,是他段家的嫡子啊!这么点大就会闹腾娘亲,定是个皮实的小子!

    想象玉婕那时的慌张,后来的窘迫,段世昌的笑意越发深了。玉婕还是那么孩子气。

    兴冲冲地回到府里,明明想往涵院去的,迟疑半天,还是回了自己院子。

    重阳察言观色,心知肚明,第一次悄悄同一把大爷:死要面子,结果就是搞得自己难受!

    周姨怄人的本事,也够高明,以前都没看出来。

    前些子,大爷的里衣不小心挂了一道口子,找替换的时,才发现这一季的,周姨还没做好送来。娶了周姨以后,大爷的贴里衣都是周姨亲手裁剪缝制,一季三件,从没断过。大爷再没穿过别人做的里衣。想着前些子的事,想着她有孕在,大爷也舍不得叫她劳,就让七夕把破了的衣服送过去,请她缝补一下。

    谁想周姨听了,动也不动,还问七夕:“这府里没有针线上人么?”

    七夕不知怎么回答。

    周姨又说:“拿去请月姨缝吧。嬷嬷说有孕时动针线,对孩子眼睛不好。”

    七夕更加不知说什么。

    见七夕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周姨就叫正给她夹核桃的黄芪洗净手,把那口子给缝上了。

    大爷一眼就看出来不是周姨***针线,问明经过,脸都黑了。

    吴大人宴客,那个轻雪一出来,大爷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重阳看着也有几分眼熟。吴大人是老狐狸,早想拉拢大爷,当晚就安排轻雪服侍酒醉的大爷。还好轻雪明白,主动要住在外面,要真抬进府,这府里还不定又闹出什么。

    没个能干的主母当家,这后宅就是不安宁!

    沉着脸转了两圈磨,段世昌开始询问府里最近的况。

    重阳硬着头皮说起另一件头疼事:“再过十天,就是张通判的寿辰,大爷预备怎么办?”

    张通判是去年秋天到任的。曾与玉婕的父亲周敏同年进京赴试,认得,周敏病中曾来探望,逝后也曾来祭奠,还帮衬了几个买棺材的钱。到任后还命人去镇江看望周敏的亲眷,算是个长的人。得知玉婕下落,下帖子请过府相见,颇有当作世侄女来往的意思。

    不管张通判真是长,还是有别的打算,以那样的渊源多攀个靠山,总是好事。所以这回张通判寿辰,段世昌命人备了厚礼,准备带着玉婕一同上门拜寿。

    重阳会这么问,定是玉婕又不合作了。段世昌头疼道:“她不愿去?又有什么说辞?”

    “姨说要安心保胎,说万一磕着碰着摔着,或者吃了不合适的东西,可是没后悔药吃的。还说——”重阳放低了声音:“非得带姨***话,大爷带月姨去也是一样。”

    “胡说!”段世昌猛地一拍桌子,脸却白了,好半天,才问:“常氏夫人的忌,还有多远?”

    “还有四个多月。”

    段世昌算算子:“那子过后就是她生。你让人好好筹备筹备,好好给过个生。多请些客人,办的闹些。”

    “是。”重阳明白,大爷这是要借过生的机会,昭告周氏夫人的份。拖了三年,不大办,不足以补偿***委屈。只是不明白,既然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又何苦非要拖三年,惹出那么些是非?

    但愿把名分还给她,能让小些,给大爷一点好脸色。

    *明朝好似没有通判官职。我喜欢这个官名,拿出来用下,大家姑妄看之。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