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月桂(下)

    <---凤舞文学网--->    至于她的口味偏好与玉婕的差异,张歆只往养生养胎上说,还叫管家去买相关书籍,准备找点这时代的理论基础,以备万一。--凤-舞-文-学-网--

    张歆叫丫头们先把七夕拿来的书分门别类。发现有讲养生的,有讲食疗的,有讲胎教的,有药膳菜谱,有粗浅的医书,还有好几本某某《本草》。翻了翻,没有最著名的《本草纲目》,大概还没有成书刊行。

    瞧见几部传奇话本小说,张歆随手翻阅,好几个熟悉的故事,应该是《三言二拍》里读过。没见《三言》,想来也还没成书。

    白芍看着手中的几本书,噗哧笑出来:“也真难为了他们,连酿酒的方子和泡酱菜的法子都能写成书,也亏他们找得来。”

    张歆丢下小说:“这样的好书比那起无病呻吟的酸文更加有用。拿来我看看!对了,起厨房时忘了叫他们顺便挖个地窖。”

    黄芪一听,连忙把手里抱着的书放在桌上,往外就跑:“我这就去对管家说,再挖个地窖。”

    张歆一下没叫住,摇摇头:“拿根鸡毛当令箭,说的就是黄芪吧?”

    白芍却笑:“有什么呢?大不了主子自己出工钱。主子赔了几年小心,也该扬眉吐气,作威作福了。”

    张歆啐道:“我哪里作威作福了?是你们想狐假虎威吧?”

    白芍被她惯坏,才不怕她:“主子花容月貌,滴滴一个美人,哪里像老虎?我们自然也做不成狐媚子。”

    刘嬷嬷也给逗得笑了,骂她:“做不成狐媚子倒亏了你了不成?”

    白芍拍手笑:“哪里就亏了?那狐媚子哪有我们主子又威风又自在?”

    刘嬷嬷一想,表小姐断了思,转了子,比以前开朗,连气色都好了许多。以她如今的脾气手段,断断不会吃亏,比起委曲求全讨好大爷,确实更自在威风。这胎若能生个小少爷,更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张歆叫把八宝格上的摆件收起来几样,换上书,一边拿了本药膳菜谱坐到窗前翻看起来。

    刘嬷嬷骇道:“好小姐,你莫不是真要把这些书都读一遍吧?”

    “嬷嬷,这叫胎教。我读书,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读书,将来生出来,也会喜欢读书。不好么?”张歆已经习惯拿孩子堵嬷嬷的嘴。

    刘嬷嬷怔了下,咕噜道:“那就该读《四书五经》。小少爷读这些有什么用,也不能科举,难道将来去做厨子?”

    张歆一愣,捧着肚子吃吃笑起来。考虑作厨子的,是她呢。想到将来要独立生活,抚养孩子,没有一技傍,总有些没底。在古代做女人,能做的事不多,研究点膳食草药,一来保命,二来指望找条出路。

    第二天,七夕果然过来询问地窖要挖在哪里挖多深多大。这笔费用又是从段世昌私房钱里掏银子付的。

    消息传开,舆论的风向开始变了。就有人说起周姨本来就是段府正夫人,不过是为了对先前的常氏夫人表示尊重,暂时退下一步,以明心志,要不然别的府那么些正房也不会肯与她来往。一边是名门小姐,大家千金,才貌双全,明媒正娶,冰清玉洁,一边不过是从良的□,以色侍人,千人骑,万人枕。大爷是做大事的,下半虽被月姨使手段勾住,头脑仍然清醒,明白什么要紧,所以频频讨好周姨。论起青美貌,也是周姨略胜一筹,眼下怀着少爷,子不便,才让月姨侍奉大爷。少爷落地,定是嫡子。等夫人养好体,大爷眼里哪还看得见残花败柳?

    这番说辞有鼻子有眼有实据,怎么听都更加可信,原先巴结指望月姨***慌了神,忙忙反水。涵院自成天地,轻易进不来,巴结不上,就帮着踩月姨,以明心志。月桂的背景来历摆在那里,也实在有很多可说可嚼的。

    下人间,有关月桂的秘闻满天飞,有名有姓的曾经入幕之宾似有奔两位数的势头。据说,月姨听说,把屋里能砸的全都砸了,哭了一夜。那两晚上,大爷没回府。

    张歆很怀疑那番话是有人为了帮她出气,有意放出去的。说的有条有理,有根有据,不是她跟前这几个,会是谁呢?

    这人是好意,可她却不怎么领。做人最重要低调,大家拿月姨闲磕牙也够了?何苦又把“周姨”拿出来说事?月姨要是懂得低调,就不会弄成今天这样。

    没几天,府里又有新说法,月姨虽然不幸落入风尘,却是刚烈坚贞,洁自好,还是小姑娘时认得了大爷,从此一缕丝牢牢系在大爷上,为了大爷守如玉,吃了许多苦头,才到了大爷边。

    不管古代现代,不论老少尊卑,是女人都八卦。听说有月姨***八卦可听,银翘马上被打发出去,不打听明白,不许回来。张歆还特地提供两包糖一盒点心作为她这次出任务的经费。

    一顿饭过后,银翘两眼发亮,昂首地回来。

    月姨,姓氏不祥,四岁被人拐卖到琼华院。依稀记得家中亭台楼阁,呼奴唤婢,父母在堂,只是当时年幼,记不得故乡籍贯姓名。得当时琼华院头牌琼芳怜,带在边做了小丫头。琼芳后来入了盐帮帮主的眼,最终被盐帮帮主抬进家门,收做了第四房妾,生了一儿一女,非常得宠,几乎言听计从,在盐帮中有一定势力和影响。

    月桂初见段世昌时,段世昌不过志学少年,刚刚在盐帮崭露头角,得到帮主青眼,调到边跑腿。他相貌堂堂,文质彬彬,待人诚恳,进退有据,做事极有分寸。当时琼芳大概还在擒故纵,盐帮帮主已经深陷网,隔三岔五地去,不去的子,也要送点小礼物过去。因为段世昌比较拿得出手,经常被派去跑这个腿,一来二去和琼华院上下人等都认得了。段世昌会来事,每次去都会顺便带点小零食给琼芳边的丫头。丫头们自然没少在琼芳跟前帮他,帮盐帮帮主说好话。

    盐帮帮主终于俘获美人芳心,欢喜之余,听了美人的举荐,认段世昌为义子,开始重用他。

    月桂容貌出众,聪明过人,弹琴唱曲跳舞都学得很快,假以时,必是一名红牌。鸨母自然不肯让琼芳带走。

    月桂接受训练的时候,段世昌成了盐帮帮主的得力助手,又被常老爷看中,招了女婿。

    月桂十四岁开始挂牌见客,果然很快红了起来。她小小的芳心里早住进一位良人,盼望再见的一天,心上人倾倒于她裙下,从此恩缠绵,携手一生。

    可惜此时,段世昌正勤奋而老实地做着常家上门女婿,绝无绯闻艳遇,偶尔跟别人来捧她的场,也是来去匆匆。

    月桂做了几年清倌人,拒绝了好些个有钱有势的男人一亲芳泽的要求,得罪了客人,也得罪了鸨母。虽有如花的容貌,过人的技艺,奈何心有所属,不识抬举,渐渐失了客人欢心,没等大红,门前就冷落下来。鸨母骂也骂了,打也打了,都不能改变她的心意。要将她转卖,她又寻死。

    琼芳听说后,找来段世昌,对他讲了月桂的一片痴心。正好那时玉娥难产毁了子,不能再生育,很长时间内也不能同房,段世昌心烦闷,荷尔蒙无处发泄,被月桂感动,在盐帮众人撺掇下,摆了三天酒,梳拢了月桂。

    月桂好容易心愿得偿,可没多久,段世昌又娶了玉婕,再次乖乖做起好丈夫。

    不管鸨母如何打骂折磨,甚至下药,月桂就是不肯接客,铁了心要等段世昌,只落得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还是琼芳怜惜她的心志,帮她赎,叫了段世昌来见她。段世昌买了一个小院,安置月桂。

    段世昌不方便在常府接待盐帮大小头目,三教九流的人物。有了外宅后,常常把这些朋友带到月桂处。月桂周旋于这些人中,又帮几位原来的姐妹找到归宿。女眷交好,段世昌与这些人也进一步拉进了关系。段世昌在盐帮的实力势力快速膨胀,也有月桂的一份功劳。

    段世昌另立门户,月桂怀孕。玉婕还在常府照顾玉娥,安排玉娥的葬礼,渴望子嗣的段世昌已经把月桂接进新的段府。虽然没多久那个胎儿就掉了,毕竟让月桂进了段府的门。

    不知别人如何,张歆听了这个故事,还是很为月桂的痴感动的。并且私下觉得,相比之下,段世昌和月桂的故事,更加文艺,更加唯美。一边是草根出的黑道大哥与坚贞不屈的红牌□,曲折坚贞,可歌可泣的,一边是大姐夫和小姨子糊里糊涂的婚姻,选题材的导演编剧投资人会挑哪个?不言而喻。

    只不过,月桂把自己的过去摆出来让人八卦,很不智。即使她不在乎,段世昌在乎自己的过去啊!

    张歆觉得段世昌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如今发达了,有钱有势,过去的落魄和倒插门越发成为他不愿触及的伤疤。作为旁观者,张歆差不多可以肯定,玉婕盛怒之下口不择言的一句话,是导致她后来被段世昌冷淡打压的起因。

    玉婕不过说了一句气话。月桂可是把段世昌最不堪的过去摊开来,晾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下。段世昌会是什么反应?

    月桂应该是会看脸色的,了跟了段世昌这么多年,应该清楚他的忌讳,怎么会傻得出这个昏招?张歆很奇怪。

    银翘又领了一笔“经费”出门,费了些力气,带回如张歆猜想的答案——故事的原始出处是前几天来串门的某盐帮头目的小妾,也是琼华院出来的,当初没有月桂红,如今的男人粗鄙丑陋。

    这位好姐妹是出于打抱不平,好心做了坏事,还是因为什么缘故,居心不良,只有她们姐妹自己知道了。

    昏招的后果,月桂却是不得不担。

    听说段世昌回府,月桂立刻赶过去见他。段世昌却叫了三个管家进去,关起门来议事。月桂在院子里站了小半天,只等到段世昌传话叫她回自己院子呆着。月桂吹了风,回去第二天就病了。

    段世昌又是好几天不着家。张歆这才听说他在外面还有女人。月桂进了段府后,盐帮接待处的外宅又迎进一个女主人。前些子,有位大人物送了他一个歌姬,本来是要抬进府的。那女子机灵,主动要求住在外面。段世昌又租了一个小院。

    想想他在常家夹着尾巴做了十多年人,也够压抑的,张歆颇能理解他如今的风流——原是匹种马么。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