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身世(中)

    <---凤舞文学网--->    然而,好景不长。--凤-舞-文-学-网--常烁在北方做了几年官,厌恶宦海沉浮,辞了官,携家眷回归故里。路上,两个小儿子不幸染上伤寒,不治而亡。瑛兰受此打击,也病倒了。好容易回到扬州,瑛兰的病养了两三年也有了些起色。不晓事的长子被堂兄们带着出门交际,渐渐开始留恋风月场所,风雨之夜瞒着父母,悄悄出门赶一个约会,翻船,溺水而亡。瑛兰没承受住这个噩耗,倒下后再没能起来。

    常烁没让素锦错看。失去了最后的儿子,他没有纳妾,甚至没有续娶。愤恨侄子们带坏并且间接害死儿子,怀疑堂房兄弟有意谋夺财产,他拒绝族中过继的建议,全心全意培养仅剩的女儿玉娥,打出了招婿入赘的旗号,花了两三年选中了人品不错,才干过人的盐帮中贫寒少年段世昌。

    周敏第二次乡试中了举人。周氏一族四五十年里总算出了第二个举人,族长亲自过问,着当狠心贪婪的叔伯吐出周敏应得的田产房屋,加上有心攀附之人投来的田地奴仆,亲自来迎周敏母子回归。佩兰舍不得养母,可周氏母子苦熬这么多年,总算能够衣锦荣归,哪能不愿意?周敏匆匆安顿了母亲妻子和年幼的子女,赶往京城会试。

    家境虽然贫寒,可边之事向来有母亲和妻子为他打点妥当,周敏只知读书,并不会照顾自己。素锦不放心,派了个常出门的老仆跟了他去,周氏族长也安排了两个人陪同照顾。且不说是否忠心贴心,他们不了解周敏的习惯,周敏也不好意思太多差遣他们,差不多的不方便不舒服只有忍着。赶路匆忙,饮食不周,水土不服,在路上染了风寒,没能痊愈就到了会试之期。贡院是天下读书人向往的鲤鱼跳龙门之所,却离金光闪耀,高大巍峨这些形容差得很远,实际如同牢房,光线昏暗,夜里冷。一旦进入单间,三天时间,吃喝拉撒答题都在里面,躺下连腿也伸不直。周敏原本的风寒还没好完全,在贡院中又犯了起来,还加重了几分,勉强撑着写下答卷,出了号子就倒下了,高烧不止,人事不醒。拖了些子,到了放榜那天,突然醒来,得知自己落第了,往后一仰,一命归西。

    原本一试不中,不是什么大事,下回再考就是。可这一死,前功尽弃,再无指望。消息传回镇江,周氏族人立刻翻脸,先前来投靠的要走,头还一脸巴结谄媚的亲戚又一次恶形恶状地抢夺田产,霸占房屋,就连佩兰陪嫁的家具细软也被夺去。总算族长还知道要些脸面,命人留了一处屋舍给她婆媳母子存

    佩兰惊闻噩耗,连伤心的时间也没有。儿子生着病,正在请医延药,被这乱哄哄一闹,连请大夫抓药的钱都拿不出来,簇新温暖的被褥棉衣也被抢走,小孩子冻得发抖,烧得发烫,眼看活不成了。这么多年来,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生命的支柱,一听说周敏的死讯,周母就垮了。年幼的玉婕懵懵懂懂,被突来的一切吓得痴呆。

    总算还有一两个看不过眼的人,急忙往佩兰娘家余家报信。余耀祖之妻一向视这个庶女有如眼中钉,巴不得她倒霉。先前周敏中举,余家大老爷才对这个侄女婿重视起来,夸耀妻子有眼光,结了门好亲事,如今人走茶凉,懒得为侄女出头,与周氏一族对抗。唯一肯为佩兰出头的素锦,被瑛兰那边接二连三的噩耗打倒,中风,缓过来以后,也没法下

    幸好那,外孙女玉娥带了新婚夫婿段世昌回来拜见长辈。听得姨母家悲惨变故,看出外祖父无意相助,玉娥一边瞒住素锦,一边让段世昌以余家老夫人的名义过去帮忙。

    段世昌从小家破人亡,入盐帮后从苦力做起,能够被盐帮帮主看中,收做义子,又被常老爷看上,招为女婿,自有过人的胆识和手段。他一面亲自带人赶过去护住佩兰等人,一面递帖子请官府出面。

    余氏是镇江大族,常家巨富,常烁是告老回乡的六品官,段世昌有盐帮背景,结交三教九流,周敏死了也还是举人,官府不能不出面。段世昌又招来几个心腹小弟,使了些手腕,先讨回了周敏那份田产房屋,佩兰的陪嫁家具,又着周氏族人高价买回去,再赔上一笔银子压惊赔礼,最后迫着周氏一族为周敏,周母,和周敏的幼子风光大葬。一切搞定,段世昌才陪着佩兰玉婕母女回到余家。

    有段世昌出来的那笔银钱,加上原本留在素锦处的佩兰嫁妆里的值钱首饰和金银,佩兰母女二人的生活不成问题。然而,族中难以存,娘家唯一的依靠危在旦夕,孤女寡母,何去何从?佩兰一生全靠素锦庇护,年幼的玉婕又能靠谁?

    佩兰狠心将玉婕和自己的所有财产托付给了常家,自己留在余家侍奉得知她遭遇不幸,二次中风的素锦。一年后,素锦在睡梦中离去,佩兰在葬礼后不知所宗,被人发现时,上吊在周敏坟前。

    周氏家族这回倒会做,上书请求,请回来一道贞节牌坊。

    周玉婕到常家后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常烁对周敏一家的不幸唏嘘不已,赞赏周敏的才华,钦佩佩兰的贞烈。常烁重义,子固执,自家遭逢大变,自然不会嫌弃玉婕的世,对她只有怜惜疼。况且他失去三个儿子,发妻已故,膝下只有女儿玉娥,也觉得荒凉。玉婕安静乖觉,悟过人,是个体贴的女儿,也是个聪明的学生。常烁当作小女儿一般疼惜,又当作儿子一般教养。常玉娥和段世昌自然也是当作了亲妹妹一般看待。底下人真的怜惜这个孤女也罢,顺着老爷小姐的意思也罢,也都把这个表小姐当明珠一样捧着护着。

    三个姓的四个人组成这么个家庭,比那些完全的大家庭更加和顺安宁。周玉婕平静安稳地过了几年,除了学习闺中小姐的各项技艺,为了能陪常老爷天南海北地聊天,还读了不少书,偶尔也帮着表姐玉娥管管家务,照顾孩子,渐渐地在常家亲友圈子里,成了人品才貌都是上选的儿媳妇人选。

    玉娥三次怀孕。第二次因为生病落了胎,亏了子,休养了两年才怀上第三胎。胎位不正,胎儿大,又是横着的,难产,幸亏吴老太爷医术精湛,勉强保住了母子命。玉娥的体受了损伤,不能再生了,还落了病根。

    段世昌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顾忌上门女婿份,顾忌常家势力,这些年一直很安分,保持着对玉娥的忠诚,没有纳妾,也没有偷腥。甚至在玉娥第二胎流产,不得不避孕调养的时候,拒绝了玉娥给他安排通房丫头的好意。可这一次,也许打击太大,也许感觉翅膀硬了,也许无法推却朋友的好意,段世昌高调地梳拢了一个刚出道的□——月桂。

    听说这件事,玉娥思虑再三,向父亲提出了一个想法:让段世昌以平妻之礼迎娶玉婕,许并帮助他在打理常家产业之余,支起自己的生意。按先前的约定,玉娥所生的两个儿子姓常,将来继承常家财产,延续常家香火。以后玉婕所生子女则姓段,继承段世昌自己打下的家业,延续段家香火。

    常烁一开始不同意,觉得委屈了玉婕。虽是孤女,出并不低,才容貌还在玉娥之上,脾比亲生女儿玉娥更合他心意。常烁本意是要在近亲好友中为她挑一个好人家,好夫婿,才不愧对岳母和姨妹托孤的信任。

    玉娥不死心,先去说合玉婕,得到她首肯,再来劝说常烁。

    此时,段世昌的翅膀确实已经硬了。常烁经历丧妻丧子之痛,体大不如前,精力差了很多,加上之前他在外做官,家中的生意一向交给几个信得过的管家打理。段世昌入赘之后,常烁更是把具体事务全都丢开,只定期叫来女婿和管家们问几句,翻翻主要的账本,大多时间都用来含饴弄孙,指点玉娥玉婕姐妹。

    管家是忠心可靠的。段世昌是上门女婿,外姓人,可毕竟是主子,一旦常烁去世,常府就是他当家。段世昌是个敏锐的人,善于学习,胆识过人,手段过硬。何况,常烁当初选他做女婿,也是要借助他在盐帮的关系,帮助常家在最赚钱的“盐”上扩展局面。对于管家们来说,有没有这么位姑爷,许多处置对应大不相同。

    这些年来,段世昌把常家的产业打理得很好,好到除了他,不论常烁玉娥,还是底下的管家,没有一个人能够全盘了解常家产业现今的真实况。他的人脉手段,加上常家的财势,也确实在盐务上打开了新局面,只是新开的生意都掌握在他自己手中,常家鞭长莫及。

    入赘之时,段世昌还很年轻,虽然崭露头角,到底毫无根基。盐帮帮主有四个儿子,两个已经成年,还有六七个义子。段世昌并没有多少机会。常烁相中他为婿,好似天下掉下来个大馅饼,段世昌欢天喜地地答应了。对于不得纳妾,所生子女皆姓常等等条件,全都毫无异议地接受,只请求能保留自己的段姓。

    段世昌比他预计的还要能干,常烁惊大于喜,发觉之时,已经没法压制他,只能考虑牵制。原想要是玉娥能多生几个儿子,大的两个姓常,其他的姓段也无妨。不想玉娥再不能生了。仅有的两个孙子,大的自然要姓常,小的先天不足,体孱弱,也不知养不养得大。

    常烁深深了解男人没有继承人的痛苦。段世昌必定不甘心自己打下的家业无人继承,或者要让姓常的继承。玉娥的容貌只是中等,生孩子落下病根,失去生育能力,已经丝毫不能吸引他。当初的契约可以制约他不在常府纳妾,却不能保证他不在外面养女人生孩子。事实上,段世昌已经开始在外面找女人,还是那种地方出来的女人。

    他还活着,都已经把握不住段世昌。等他不在了,玉娥母子该怎么办?玉娥是他一手教大的女儿,眼光能力都有一些,管理家务是把好手,商铺的事也能管上一点。他只有一个发妻,玉娥自小家庭简单,顺风顺水,从没受过委屈,哪里知道女人之间的战争是怎么回事?

    常烁回想起早年见到母亲和父亲那些姬妾明争暗斗,步步为营,血雨腥风,暗自心惊胆寒。必须找人帮助玉娥,最可信最可能的助力就是玉婕。既然玉婕也愿意,就这样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