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刘嬷嬷(下)

    <---凤舞文学网--->    紫薇想了一夜,次果然说愿意去照看大小姐。--凤-舞-文-学-网--张歆立刻叫来管家交待了这番变动。

    重阳当面只得应了,一出来忙把紫薇叫到外面说话:“这是怎么了?是姨要打发你,还是你自己要去?”

    紫薇垂着头:“不是姨打发我。是我放心不下大小姐,姨如今关门静养,边的人尽够服侍,倒是大小姐跟前没个得力的人。”

    重阳瞪着她,好半天长叹一口气:“紫薇,你让我说你糊涂好呢,还是说你——”红蔷紫薇不是姐妹,逾姐妹,却有天壤之别,那一个薄寡义,这一个却痴得可以!

    端午听得信,满头大汗地跑来,指着紫薇就骂:“我不是叫你好好服侍姨,别再生事么?你怎么又弄出一出?还不赶紧进去好好求求姨?姨心软,兴许看着多年分上就算了。”

    重阳拨开他的手:“紫薇没有开罪姨,只是放心不下大小姐,自请过那边去。这事先得怪我们,对大小姐照应不周。不然,也不会得紫薇走这步。你真过去也好,月姨做起事来也能有点顾忌。”

    紫薇过去了,第三天就带着大小姐英儿过来请安。

    英儿已经两岁了,还走得不好,口齿倒还清楚,能说些短句子。五官很漂亮,苍白弱,眼神躲闪胆怯,像只受惊的兔子,完全没有这年纪孩子该有的旺盛精力和好奇心。年纪虽小,行礼问好,都做得一板一眼,最挑剔的大人也找不出错。

    这孩子,真是可怜!张歆心里想着,神间语气里就带出了怜惜。

    紫薇和娘见了,暗暗都有两份欢喜。

    英儿更加敏感,眼中立刻流露出一丝向往渴望。

    张歆全没看见,正暗自感叹:这种变态的家庭,果然不适合孩子成长,养出来的孩子不是体有病,就是脑子有病,或者都有病。等孩子生出来,得尽快带他离开才行!

    刘嬷嬷可是全看在眼里,急忙找个借口把紫薇叫出去:“你这是要做什么?还嫌姨吃的亏不够?恨不得真弄掉她肚子里那块,才甘心?才算给红蔷报了仇?”

    “不,我没有——”紫薇急白了脸,扑通一下跪了下去:“苍天在上,我对姨真的没有半点坏心。”

    刘嬷嬷不为所动:“没有坏心?没有坏心,就做不得坏事了?紫薇,你虽是大爷买进来,却是常府买的人,吃常家的米喝常家的水长大,要报恩,也该认清恩人到底是谁。表小姐还是姑娘时,你就跟着她,换在别的人家,你就是陪房丫头,能定你生死,你该尽忠的只有你姑娘一个。我们大小姐表小姐都是好子,从没想过该防着谁,先前又是在常府,就没在这些事上多提点你们,结果弄得一个两个都失了本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为了攀上大爷,连自己主子也能踩,也能害。”

    刘嬷嬷越说越气,简直咬牙切齿。

    紫薇捂着脸,缩做一团,头快要埋进土里。

    刘嬷嬷喘了口气,一脸萧索:“大小姐去了,常府没人了,你觉得自己是段府的人,亏得大爷才有今天,都由你!可对着表小姐,你是不是还该摸摸自己的良心?先前多么凶险,她好容易活过来,好起来,你就不能让她过两天安生子?”

    “不是,嬷嬷,我真的不是——”

    “我明白,你没想害表小姐,只想带英儿小姐过来走动走动,叫她看着心软,好等个机会求她把那孩子接回来。你先前也没想着要害她,只是看不过她不把那孩子当回事,想叫大爷替那孩子出回头。你怎么也没想到,大爷会把那孩子交给那个娼妇去养。你后悔了,是不是?”

    紫薇无言以辩。

    刘嬷嬷冷哼:“你想那些做那些时,可想过这是你的主子,不是你可以利用的方便?做奴才的,敢起那样的想头,就已经死有余辜。你看表小姐不追究,一次完了,还敢来第二回!在你眼里,红蔷就是你亲姐姐,她勾引姑爷,气死大小姐,都没什么。表小姐惩治她,要卖她。她害怕,生完孩子自己死了。表小姐就是犯了大罪,是不是?那婢生的孩子,合该表小姐替她养活,还不能怠慢,是不是?先不说奴才的本分,也不管她母子配不配,紫薇你好好摸摸良心,问问你自己:你占不占理?”

    “嬷嬷,红蔷做错事,她有罪,死有余辜。可大小姐无辜,她只是个孩子,生下来就在姨跟前,在她眼里只有姨一个娘。她是真心想亲近姨啊。”

    “表小姐仁慈,倒叫你们得寸进尺了!也不想想,她是怎么离了表小姐这里,到那娼妇那边去的。是姨撵她走的么?要我说,姑爷难得替表小姐做了点事,你无意中也算给你主子帮了个忙。那孽种也配叫表小姐费心?正合适交给那娼妇去养!想回来?表小姐点头,我还不许!低三下四心口不一的婢子,能养出什么好货色?留在边,表小姐劳心劳力还要落不是。不定哪天她不顺心了,起点坏心,把表小姐和小少爷给害了。”

    段家常家,常府段府,人事纠结,暗潮汹涌,她浮萍一样的女子,能够何去何从?恩怨太深,误会难解,紫薇终于明白:大小姐是姨这边人心中的刺,连带的,她也被厌弃抛舍。

    那时,姨说:“有些时候,由不得你不取舍。”她放不下大小姐,姨只好舍了她。就算姨怪她,恨她,舍了她,她又怎能真舍了姨?姨边回不去了,她只能好好带大大小姐,既报答红蔷姐姐早年的救护,也不叫她被人利用来害姨。紫薇的心境慢慢平顺。

    藏在心里的怨恨发泄出来,刘嬷嬷也渐渐恢复常态,叹息道:“不叫你带英儿小姐过来,也是为她也为她边人好。越同这边亲近,那边就越会找事为难,回头就越吃苦。回头有点不舒服,还不定被人诬赖在这边吃了什么碰了哪里,连这边带你们,都没个好。你看看跟着来那个丫头,贼头贼脑,东张西望,不定打着什么主意。一明一暗,防不胜防,万一被动点手脚,哪个受的住?你当那一位谋着把英儿小姐接过去养,就只是为了拴住大爷?”

    紫薇才有点血色的脸上又白了,又愧又怕,经恭恭敬敬地施了个礼:“紫薇年轻不懂事,差点被人利用害了姨。多谢嬷嬷教导!”

    “罢了,我方才的话有点重。但愿你明白,我没把你当外人,才会那么说。”

    “我明白。嬷嬷原是为我好,怕我再犯糊涂。”

    刘嬷嬷目光微闪,幽幽地叹了口气:“糊涂?女人有几个真能不糊涂呢?红蔷不糊涂,能怀上孩子?舍出命生下这点骨血,也没能让当爹的看重些。表小姐不糊涂,能委委屈屈做这个姨?咬碎压往肚里吞,帮着支撑起这府邸的门面,被人背后下绊子,也得不到一句公道话。大小姐不糊涂,能有这个段府?糊涂的可不光你一个呢!”

    紫薇一愣。刘嬷嬷这话针对的谁,她自然明了,明知不该,还是忍不住思索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