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刘嬷嬷(上)

    <---凤舞文学网--->    既然有了好些衣服要做,接下来十来天,几个人都忙碌起来。--凤-舞-文-学-网--刘嬷嬷和四个丫环果然都做得一手好针线。刘嬷嬷还会裁剪。

    张歆有足够的理由远离针线剪刀,趁着她们忙碌,东翻西找,察看玉婕到底给她留下多少财富。这一翻,先翻出七八盒首饰。张歆不懂珠宝,却能看出来这些珍珠宝石玛瑙玉石都是真的,成色极好,工艺精细。又翻出来两个田庄,三个铺面的地契,一盒面额不等共计八千多两银票,一盒里三四十张下人卖契和奴籍纸。

    玉婕住的是个三进院子。第一进目前基本空着,只有两间房住了几个粗使妇人,第二进住着她们,第三进据说作了库房,装着玉婕的私房事物,家具古董衣料书籍香料等等。

    张歆彻底糊涂了。这个玉婕不就是个盐商的二房吗?看着也不得宠,怎么这么富有?一般的贵族小姐,恐怕还没有她这么多陪嫁私房。

    段世昌带着他另外三个姬妾来过一次,说是探望她。张歆冷眼旁观。

    那三房姬妾,美则美已,高调也罢,柔弱也罢,都带着风尘味儿,透着不自信。铜镜反效果不好,水盆只能找个脸,她是不清楚自己的材气质,可就觉得要不是现下名分上主仆有别,刘嬷嬷和四个丫头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压住她们。也怨不得刘嬷嬷她们压根不说起她们,提起来都是一脸不屑。

    段世昌自己,看着还象个人样,有心机有毅力有手段那种,可摆脱不了穷小子倒插门女婿的历史,看在她眼里有点虚张声势。就冲他不仅在外面,还往家里抬,张歆就没法对他有半点好印象。不仅不懂洁自好,对先前娶的女子也没半点尊重。

    周玉婕这样的品貌家,落得给这么个男人做二房,和那么几个女人共侍一夫,真真是——暴敛天物!

    除了可惜,也有点好奇八卦,只要刘嬷嬷在,张歆总是找机会,设法叫她单独陪着自己,有一句没一句,一点一点地从她嘴里话。

    这天,刘嬷嬷坐在边替她缝着一件中衣,张歆一边同她说些闲话,一边打开两个首饰盒,拿出几件把玩。

    刘嬷嬷突然指着盒中一块羊脂白玉牌说:“这还是大小姐百没多久,老爷夫人带着大少爷和小姐回镇江省亲,大夫人从自己上褪下来,亲手给大小姐戴上的。还是大夫人出嫁时,她祖母给的。亲家太老夫人又是从她娘家祖母那里得来。一辈辈,也不知多少年了。一面是福字,一面是寿字。那会儿五小姐还没出阁,养在大夫人边,那也在。”

    张歆被那些个称谓绕得晕了,听着象是有些缘故,正要借机问下去,弄清玉婕的世,总碍事的紫薇走了进来。

    紫薇倒不是来阻止刘嬷嬷说话:“前些子,姨赏赐的衣料,紫薇自己裁衣服有多的,就给大小姐做了两件衣裳。想给大小姐送过去。”

    “唔,你去吧。”

    紫薇走后,刘嬷嬷叹道:“紫薇对英儿小姐还真是上心。要说真是个好的,可她这么感念着大爷,又惦记着英儿小姐,一颗真心真能放到你上的也没几分了。”

    张歆明白,刘嬷嬷这是提醒她,既然不想留紫薇在边,不如早点寻个由子打发了她。张歆这些天何尝不在想这事?无缘无故捏个错发作人,她做不来,也不是原来的玉婕的作风。而且,她是喜欢紫薇的。这个女孩善良聪慧能干,重感,唯一的缺点是就太重感了,哪一个也不想亏待,偏偏她只是个丫头,到头来自己辛苦,哪边都不讨好。没法留她在边,可也不想伤害她,总得找个机会,想个妥当的说辞。

    紫薇回来时两眼微红,像是哭过,见刘嬷嬷白芍黄芪正围着张歆说笑,默默地退了出去,晚间伺候洗漱时几次言又止。

    张歆在边坐下,却不马上钻进被子:“出了什么事?”

    紫薇跪了下去:“姨,求你把大小姐接回来吧。她虽不是姨生的,一出世就在姨跟前养活,只认得姨一个亲娘啊。”

    “大小姐在月姨那边还好?”

    紫薇垂泪道:“面上没什么不好。可,她一见我就问,是不是她老生病,惹母亲生气,母亲不要她了。”

    张歆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作“母亲”,心里很有些异样,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那里有个小生命在成长,将来会叫她母亲呢。嗯,她还是觉得叫“妈”或者“娘”更亲近些。肚子里这个,虽然没有张歆的基因,却是她现在这个体孕育的生命,在她的感知中一点点发育长大,是她的孩子。对那个没见过的便宜女儿,不管是张歆缺乏博的灵魂,还是周玉婕这个体,都没有一点“母”的绪。如果决定留在这里,她也许不会在意多一个女儿给孩子作伴。可她,从没想过留下。

    “愧被她叫做母亲,可她毕竟不是我亲生。我对她照料也不周。如今,大爷把她交给了月姨。月姨远比我尽心。她在那边好好的。我有什么资格脸面接她回来?”

    紫薇咬着唇,轻声说:“娘说月姨想遣她走,说是大小姐大了,用不着吃。原先服侍大小姐的三个丫环,都被月姨边的珠儿环儿寻由子教训过,还有一个被捏了错打发出去了。月姨新近放了两位嬷嬷两个丫环在大小姐边,我看着——”

    “紫薇,如今大小姐在月姨跟前,怎么教养她,月姨自有考量,也未必就不是为大小姐好。娘和原先的丫环,是从我这边过去的,只顾依了往习惯做事,与月姨那边的人冲撞起来,也是有的。月姨新近开始管家,正要借机立威。我出头说话,就算能保住她们一天,还能保住她们一辈子么?她们服侍的是大小姐。她们若觉得占着理,月姨不公,何不去对大爷或者管家说?大爷眼下就这一个儿女,再不能不理。”

    听出她绝无接大小姐回来的意愿,紫薇又急又悔,默默垂泪。

    张歆看着她,慢慢说道:“你若不放心大小姐,我倒有一个法子,可尽量护她周全,只要你愿意。”

    “姨请讲。”

    “眼下,我子不便,不管家,就连出府做客,也可借故推掉,每除了吃睡,就是找人说话,悠闲得紧。大爷又托了刘嬷嬷,时常进来陪我,替我打点。白芍自比不得你精细,也是我用惯的人。我边倒不像从前,许多事要靠你张罗,离不得你。本想让你们也借机松散松散,可你既然放心不下大小姐,不如过去照料她一阵。你是大爷信任的人,和几位管家又是从小的交,有你盯着,月姨再不敢怠慢大小姐,大爷也能放心。”

    紫薇着急起来,眼泪仆仆地往下掉,膝行两步上前拉住她的袖子:“姨这是恼我,要赶我走么?姨,紫薇知错了,再也不敢——”

    这几天,张歆已经从白芍口中大概知道那件事。其实,紫薇并没做什么。只不过,周玉婕一向对英儿不冷不不关心,紫薇暗存不满,在周玉婕外出做客不归,英儿突然高烧,月姨借故发难时,没有替她辩解,而是以沉默坐实了自家主人的失职。

    “紫薇,你没做错什么。你只是希望有人真心疼大小姐。可惜,那个人不会是我。大小姐可怜,的确需要一个人好好她照顾她,那个人可以是你。眼下,她更需要你。我明白,你是个重义的,谁的好谁的,你都记得。你希望大家都好。然而,世上没有万全之事,有些时候,由不得你不取舍。你下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些,是实心话,还是恼你。你是愿意过去大小姐边,还是想要留在我这边,都由你,几时想好了,再告诉我。”

    紫薇泪眼朦胧地望着她,好一会儿才答应了退下去。

    张歆叹了口气,紫薇的事这么着就解决了吧?不知怎么竟有点辛酸惆怅。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