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薇(下)

    <---凤舞文学网--->    一脚都跨进浴桶了,张歆才想起来,她现在是孕妇。--凤-舞-文-学-网--孕妇不宜盆浴。反正有紫薇白芍贴侍候。读书时住学生宿舍,洗澡都在学生浴室,也没少被人看光过。张歆没什么心理负担地指挥紫薇白芍,舒舒服服洗了个人工淋浴。

    这种时候,安安静静地,还是让人感觉有点怪异。正好张歆也有很多需要打听,温暖湿润漂浮着水雾的浴室里,彼此坦诚相见,应该会让人比较放松,说实话。

    张歆没想带球跑,人生地不熟,无依无靠的,孕中生产坐月子照顾新生儿,可不是能闹着玩的。这里条件很好。等孩子大点,容易养活了,再走吧。这一年多也够她认识这里,做好打算。

    张歆开始问话:“我睡着这几天,家里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外头呢?”

    白芍活泼闹,说话,想逗她开心,巴不得她问,鸡毛蒜皮的事都拿来讲给她听。她口齿爽脆,语言伶俐,诙谐有趣,好像听过一次的苏州评弹,悦耳好听。

    紫薇就没这么容易上当。她手上不停地为张歆浇水按摩擦拭,偶然说个一句两句,轻柔平顺,却总能把白芍从一些敏感话题引开。

    这些话题包括这段府的男主人,月姨,大小姐,大爷新抬进府的两个歌伎,下人间微妙的平衡,她们原先住的常府,甚至这位周姨自己的感。基本上,在这个府第里生存需要知道的人事关系,历史资料,在紫薇看来都是不好谈论的。

    察觉到张歆不出口的那一丝不满,紫薇的话慢慢多起来,从太太小姐间新近流行的衣服样子,到最近闹得纷纷扬扬的盗窃案,从京里成谜的传闻,到最近一次红评选结果。

    张歆本想按照孔老夫子“修,齐家治国”的顺序,从内而外,先了解“自己”和这个家的况,然后再研究这个社会。拜紫薇避重就轻之赐,倒是先弄清了大背景。

    现在是明朝嘉靖年间,她们住在扬州城。从紫薇没想卡或者没卡住,白芍漏出来的几句话里得知,段府的男主人与盐帮关系密切,很可能是个盐商。

    张歆对历史仅仅知道一点皮毛,主要还是野史传说。印象中明朝是个朝廷积弱,四境不宁,宦官当权,臣子不好当,儒家思想发展昌盛,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出现的朝代。除了太祖成祖,上吊的崇祯,她知道的皇帝只有正德嘉靖万历,这三位在有关明朝的戏剧传说中出现的比较频率高。她知道嘉靖不是前任皇帝的儿子,过继来的,没登基就和大臣闹得很不愉快,后来为了长生不老,差点被宫女勒死。张居正,严嵩,戚继光,海瑞的事迹都发生在这个朝代。嘉靖年间,除了海上的倭寇,南方好像还算太平。

    明朝的扬州城,好像后世的上海。明朝扬州盐商,经济实力或许可比后来的华尔街金融大鄂。

    天时,地利,都得了,就看能不能人和。

    给张歆洗完,紫薇白芍两个全都湿透了。看看还剩些水,张歆叫黄芪再去多催些,让紫薇白芍也好好洗洗。等她们洗完,黄芪银翘两个若愿意,也趁机一道洗了。

    年轻女子多是好洁的。开不久,天气尚冷,能舒舒服服洗个水澡的机会可不易得。黄芪银翘连忙欢欢喜喜去催水,帮紫薇白芍拿东西,再给自己预备换洗衣服。

    张歆穿好衣服,被刘嬷嬷接着,拉到软榻前坐下。刘嬷嬷一阵忙乎,她手里多了一个暖呼呼的手炉,上搭了一条毯子,榻边多了两盆燃烧的银炭。

    张歆懒懒地歪着,有点好笑:“哪里就这么气了?”

    “小心无大错。你现在是双子,先前又受伤流血,养了多少天才好些,再受凉生病,可怎么得了?”刘嬷嬷取了梳妆盒来放在手边,这才打开裹着头发的大毛巾,细细替她擦干。

    张歆浑的毛孔都舒张开,舒服地叹了口气,几乎要睡过去,想起难得紫薇不在跟前,正好问刘嬷嬷:“嬷嬷,你说,紫薇是对我更忠心些,还是对大爷更忠心些?”

    刘嬷嬷手上一顿,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看她清醒以后,笑语晏晏,还当她真忘了,却忘了这孩子的心思最细最重。紫薇,哎!也不知该不该继续让她留在表小姐边。

    “紫薇九岁到的咱们家,十一岁开始伺候你。你让她跟着认字读书学女红,不打不骂,连高声都没有过,每回得点好东西,总忘不了给她一份。这样的主子,紫薇要是还不知足,可真是不知好歹了。紫薇对表小姐,自然是忠心耿耿。只是,一旦到了大爷跟前,只怕在紫薇心里,表小姐就是第二位的了。”

    “你的意思是说?紫薇对大爷——”有意?暗恋?

    “紫薇可不像红蔷,敢踩着主子往上爬!”刘嬷嬷啐了一口:“蹄子,死得倒痛快!便宜她了!”

    红蔷?这名字和紫薇就是一对,也是她的丫头?勾引姓段的,被这位姨弄死了?!张歆头疼了。

    发觉她绪不对,刘嬷嬷忙说:“别提那人了,不值得为她不痛快!你照看她生的丫头,不短吃不短穿,半点没亏着她。红蔷要是明白,也该感激你。”

    那个英儿不是她女儿,是红蔷的,以后不用她管了。张歆松了口气,一想到“自己”害得人小姑娘没了妈,又觉得不是味儿。

    “紫薇本分,就是死心眼。她虽是常府买的丫头,却是大爷去办的。那年闹灾,逃荒的人不知多少,一条街上乌鸦鸦地站的都是人,等人挑,等人买。能被人买去,就有一口饭吃,家人得了卖钱,也能多活几天。红蔷紫薇那样的小丫头,要不是被大爷早一步买回来,弄不好就被卖进勾栏院,一辈子就完了。那丫头,一直记得大爷的恩。在她眼里,表小姐是主子,大爷除了也是主子,还是她的恩人。另外——”刘嬷嬷看看左右没人,压低声音:“我听说红蔷死后,大爷说要帮红蔷和紫薇找亲人呢。只怕她听说了,心里感念着。”

    她的心腹丫头,他来施恩。存心挖墙脚不是?姓段的做事真不地道!张歆可没想到段世昌和这子本该是夫妻一体,只想着段世昌是她最主要的对手和敌人,如果紫薇在她和段世昌之间选择对段世昌忠心,就不能用了。不但不能用,还不能留在边做对方的眼线。可惜了一个好女孩,好人才!

    刘嬷嬷不知道她的理由,却明白她的结论,叹息道:“要说紫薇这丫头,真是不错!细心又能干,嘴又严。在你边这么些年,里里外外都是臂膀。真打发了,你边可就没有真得力的了。”

    先前瞧着刘嬷嬷对紫薇明嘲暗讽,还以为她讨厌这个丫头,没想到对她评价还很高。张歆想了想,笑着说:“我看白芍就不错。紫薇在,很多事用不着她。等紫薇不在了,她也能顶上。”

    刘嬷嬷却没这么乐观:“你别瞧着白芍是我带给你的,就在我跟前夸她。打她一落地,我就认得她。这孩子机灵乖巧,讨人喜欢,在这府里就认你一个主子。论忠心,比紫薇强,比本事,拍马难及。紫薇从小受过苦,晓得人冷暖,世事险恶。白芍虽然落地是奴籍,自家也跟小姐一样宠着,进府里当差,大小姐和你看着我和她爷爷的面子,也宠着她。没事陪着你,逗逗你开心还行,真让她办事,靠不住!”

    原来,她边四个丫头还不一样。紫薇和银翘是买来的。白芍和黄芪是常家三代四代的家生子,名字也不是进来当丫头以后改的,而是出生后请当时常府主人常老爷赐的。白和黄都是真姓。两人的祖辈父辈都在常家的生意铺子当差。常家旧例,家生子落地是奴籍,忠心肯干的,到了差不多退休荣养的时候,能得自由和一笔养老金。常府家生子多,主人少,内宅用不了很多人。能挑进府在太太小姐们边伺候的,都是几代的老人家里出来,忠心耿耿,品貌还得是上等。这么挑出来的女孩儿,跟在太太小姐们边长几年见识,不满二十岁就给议婚,主人还会送一体面的嫁妆。虽然婚姻的对象主要还是常家下人和商铺伙计,候选人也有些好的,女方还能挑拣,嫁过去后,男家也不敢看轻。

    她边原来还有个苏叶,打从她到常府就服侍她,已经二十多岁,早定了亲,就遣她嫁了,没带过段府来。银翘是过来后,她亲自从人伢子手上挑的。

    张歆原来有个担心,怕自己到时候脚底抹油跑路了,连累边的丫头无辜受苦。原来白芍黄芪是来镀金的,有背景,倒不用太担心段世昌发难。紫薇她会尽快调开。银翘,尽量少让她到跟前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