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薇(上)

    <---凤舞文学网--->    想要下。--凤-舞-文-学-网--刚探坐起,两个丫环就上前来:“姨躺得闷了,想起来动动么?”

    张歆点点头,从昨天的对话里,已经知道这两个,一个叫紫薇,一个叫白芍。一看就是一的名字,却不像同一个人起的。

    紫薇掀开被子,拿过一件外衣披在她上。

    白芍蹲下,为她的脚边的绣鞋。

    张歆从没穿过丝绸鞋子,下意识将双脚举平,打量着页面上淡绿的梅花图案。

    紫薇忙问:“姨嫌这鞋不舒服?想是躺得久了,脚有些胀,可要换一双?”

    “不必。”话刚出口,张歆就愣住了。昨天就觉得有些不对,这下才想明白。她们说的不是普通话,不是她家乡的话,也不是她漂在的那个城市的方言,在哪儿听过来着?弄不懂是哪里方言不要紧,她不但听得懂,还会说,自然而然就出口。

    张歆沉思不语,落在两个丫环眼里成了另一回事。白芍偷偷看一眼主子,眼刀狠狠地挖了紫薇一眼。紫薇的头早已垂低,没有看见。

    白芍眼珠转了转,笑着一指:“主子,你瞧这迎开得好不好?”

    张歆顺着望去,窗边木几上,绘着百子嬉戏图的半人高花瓶里,一把迎花正怒放着。迎!在北方,寒冷萧瑟的冬天后,突然见到一丛开得浪漫张扬的迎,就知道天已经来了。有些年没见过迎了吧?

    “迎不该这么插。拿个长颈白色细瓶来,挑一枝开得最好的,也别留太长,顶上垂下来,正好一个弯就够了。”

    见她笑了,白芍心中高兴,却噘着嘴抱怨:“一枝就够了啊?主子怎不早说?害我白忙乎半天。”

    白芍大约十五六岁,还有些天真浪漫,看来是动的子,照顾病人不如紫薇细心周到,却会想着弄些调的东西,颇对张歆胃口。

    “不让你白忙,也别糟蹋了这些花。再找个大肚子的深色矮瓶来,剩下的都修短些,插在那瓶里。”

    白芍答应了,冲着外面叫:“黄芪。”

    黄芪掀帘子进来:“姐姐叫我什么事?哎呀,主子醒来了!我去告诉刘嬷嬷。”欢天喜地地跑了出去。

    伺候她的丫环还不止两个。黄芪量较矮,有些单薄,比白芍要小上个两三岁,小脸小鼻子小眼,白白粉粉,好生可

    白芍没来得及叫住,躲着脚笑骂:“小蹄子,慌里慌张,也不知道先把花瓶拿来。”又替她解释:“看见主子起来,她这是高兴得傻了呢。”

    白芍和黄芪关系应该不错,支使她,也关照她。她们和刘嬷嬷的关系也很好。这三个看来都是开朗外向型,没什么心机,对这位姨像一家人一样,关心却不怕她。这位姨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主人。

    只有边的紫薇始终垂着头不说话,在这里是个另类,也难怪刘嬷嬷和白芍不喜欢她。不过,好像紫薇才是这位姨最得力的心腹,自的事都是交给她打理。听昨天话里的意思,紫薇这么低眉顺眼,忍气吞声,也不全是格使然,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家主人的事,心虚内疚。不管是无心之失,还有有意为之,她迷迷瞪瞪的这些天也有印象,紫薇可谓须臾不离,十分尽心,真正做到任劳任怨。

    选生活秘书,她也会挑紫薇这样的,安静细心,不声不响地把一切都打点好。可问题是,紫薇太了解这位姨,又精细,很容易察觉到她的不同。什么都预先替她安排打理好,也让她束手束脚,没法按自己的心意行事。不过,如果真能收为己用,这么能干的秘书,能帮她不少。

    她应该找个机会化开紫薇的心结,试着收服,还是应该借着她犯了错的由头,打发她离开自己边?

    张歆不声不响站着想事,紫薇就不声不响地站在她边,托着她的胳膊,半扶着她。

    刘嬷嬷进来看见这幅形,一迭声地埋怨:“这才刚刚可以不用吃药,怎么就这么站着?紫薇,白芍,你们两个是怎么服侍的?”就要扶她躺回上。

    “躺得头晕酸乏,想起来动动。”

    “动动也好,总躺着也不是回事。”刘嬷嬷立刻改口,扶着她坐在梳妆台前,又指挥紫薇白芍找衣服拿首饰。

    张歆被她提醒,想到要紧事:“躺着这些天,上腻的慌,头也痒,先让我好好洗洗。”

    “不行。天还冷着,你如今怀着孩子,又刚好,可受不得冻。”

    “这孩子还得在我肚子里呆上好几个月,难道我这一年都不能洗头洗澡?”

    沉默是金的紫薇突然开口:“我去跟管家说,叫人多点几个炭盆放在浴室里,再多烧点水,多备几条大毛巾。左右姨也不出门,把门窗关严了,不让冷风跑进来。毛巾和替换衣裳先熏暖了,等洗完以后,细细擦干,穿得厚实些,再坐在炭盆边烤烤,想来不碍事。”

    刘嬷嬷看看张歆神色,也就点头了,命紫薇这就去预备。

    张歆看着紫薇答应着转,暗道:紫薇啊,紫薇,这么贴心能干,真让人舍不得呢。

    洗澡水还没来,大管家重阳先来了,向她请安,替段世昌传话说有事出门,晚些再来看她。

    这里的人,张歆最腻歪最不想见的,就是这个“丈夫”,听说段世昌要来看她,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说:“我这里很好,真有什么需要,会叫人去找你。大爷有正事要忙,回家来自当好好休息。还有,月姨那边,大小姐好像还有些不好,大爷有空也该多去看看。”

    听她这意思,倒像是不想见大爷。是在同大爷怄气?还是什么?重阳悄悄抬眼,隔着帘子,什么也看不见。还是呆会儿把紫薇叫出来问问吧。

    晚饭前,段世昌回来,重阳细细报告府中这发生的事。前三条里就有周姨完全清醒过来了,精神心都不错,洗了浴,指点丫头们插花,写了半篇小楷,收拾了自己的刺绣活,还叫人开箱子找衣料。

    子嗣是段世昌心头的大事,也是一块心病。眼下,周玉婕自然是他关心的要点,听说她体好心好才能放心。听说她翻找衣料,立刻说:“你明天往瑞云轩祥福记跑一趟,挑质地上好颜色素雅花样新鲜的,叫他们送过来给姨挑。”

    想起上一次见面,她陌生的目光,还得确认一下:“完全明白了?该想起来的,都想起来了?”

    “是。听紫薇说,姨看着还比先前开朗了些,有说有笑的。”

    “可曾提起之前的事?可有不满委屈?”段世昌皱了皱眉,是他多心了么?怎么觉得有变化不是好兆头?

    “半分不曾提及。按紫薇的说法,姨一直高高兴兴,既不气恼,也没半点委屈的样子。”

    段世昌沉吟着。玉婕是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子温婉柔顺,骨子里却是刚烈,认起死理,没人劝得回。先前闹成那样,差点掉了孩子没了命,除非忘了,不然不会一点不记恨。

    “可曾提起月姨?”

    “这个,倒是提了。”重阳小心翼翼地把张歆那番话复述了一遍。

    段世昌半天不语。这哪里是忘了?哪里是不恼不怨?分明是连他一起恼上了怨上了,疏远冷落他呢。

    段世昌心里倒有些后悔先前的事,玉婕原没真做错什么,只是他心里恼火,有些怨她,便由着月桂挤兑她,只当给她一个警戒,谁知她一句也不辩白,只是眼神变得恍恍惚惚,走路还能摔一跤,更想不到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想到那孩子差点就没了,段世昌一阵后怕。她心里有气,就让她散散吧,憋着对孩子也不好。

    就算心里有悔,段世昌也不会放下段去哄。既然玉婕不想他去,他就不去。时候到了,他自会兑现前言,给她该有的名分。如果她能生下个健壮的儿子,就是要月桂搬到外面去住,也使得。

    厨房来人问大爷的晚饭摆在哪里。

    段世昌不肯纵容玉婕的脾气,也不想刺激她,沉吟片刻:“摆在风院,叫仙儿和兰香过来。”

    重阳立刻了解了大爷的打算。就算为了周姨肚子里的孩子,大爷也不会由着她使小子。月姨先前算计周姨,又拿大小姐做筏子,大爷不追究,也得叫她知道好歹。这大概就是男人的治家之道!便宜了仙儿和兰香。也不知她两个有没有足够的手段抓住这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