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段府

    <---凤舞文学网--->    晚些时候,二管家端午陪着大夫进来,先在院中候着,只等里面一切妥当传话出来,方才请大夫随丫头入内诊脉,自己却在外间门外站住,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凤-舞-文-学-网--

    吴望淮是家传的医术,尤其精擅妇科产科,在扬州差不多首屈一指。眼下扬州名门大户的少爷小姐,有一大半是他和他父亲照料着来到这世上。对诸多高门大宅都很熟悉,这城西段府,虽是第二次来,对里面的人事却是一清二楚。

    只因这段府大爷段世昌,原是北门常府常大老爷赘婿。常大老爷与他父亲少年相识,几十年交,极其推崇吴家医馆,并有几次解囊相助之恩。常府女眷生病生产都是请的吴家大夫。段世昌去世的夫人常氏三次怀孕两次生子,早已不出诊的吴老太爷先亲自上门诊过几次脉,待到分娩之时,又亲自坐镇。第三胎胎位不正,幸而吴老太爷经验丰富,准备充裕,才险险保住他母子命。

    然而,命数天定,不过几年,常老太爷并常氏母子三人先后归西。段世昌替岳父挑选嗣子,将常府家产尽数归还,自立门户。新的段府一半是从常府过来的旧人,只是女眷里,除了先前常氏夫人的表妹周氏,就是段世昌接纳的风尘女子,自有她们的手段,也请不动吴家父子。

    前些天,周氏姨受伤昏迷,大夫诊脉发现已有近两月孕,并有小产迹象。段世昌年过三十,膝下只有一个周岁的女儿,岂能不上心?当下带了重礼,亲自到吴氏医馆相请。若是旁人还罢了,周氏自幼父母双亡,被常老太爷接到家中养活,也是在吴家眼皮底下长大的。聪慧端丽,温柔可人,当初吴老太爷还想求来做自家小儿媳妇,可惜早早被常氏安排给了丈夫做妾。

    见到重伤昏迷,奄奄一息的周氏,吴望淮吓了一跳,料想离了常家这两年,她的子必不好过,不由暗自唏嘘,想到自己三弟已经娶妻生子,还念念不忘有过几面之缘的她,又叹造化弄人。施针开药,只是周氏的光景实在不好,伤病还算小事,看她面如死灰,紧咬牙关,水米不进,竟有些求死的意思,只能直言:尽人事,听天命。

    回家说起,吴老太爷叹惜一番。吴家三爷听得眼眶都红了,扬言周氏若有不测,吴家医馆药铺再不救治段家任何人,被父兄好一顿训斥。

    周氏昏迷三,好容易有苏醒的痕迹,听说段府大管家上门,吴望淮不敢怠慢,忙忙处置了手头病患,就来了。

    周氏房中都是常府带过来的人,刘嬷嬷更是常老夫人跟前出来的,自幼服侍前夫人常氏,周氏也是自小见惯的,也不需避嫌。

    屋内打扫清洁过一遍,帘子全都打起来,一扇小窗开着透气,案上头插了新鲜花朵,虽是仲头还燃着一盆银丝碳。屋内虽站了几个人,却是静悄悄的。上病人还在昏睡,显见已被人梳洗穿戴过一遍,换了干净的衣服被褥,脸色还是苍白,已不见那层死气。

    先看过脸色,再细问病人这三形,吴望淮这才在坐下,凝神诊脉。稍顷,含笑点头:“缓过来了。脉象平稳,大人孩子都无大碍。往后,慢慢调养就是。”

    屋里屋外,听见的人都松了口气,露出笑容。

    刘嬷嬷自己生了四个儿女,已经有了六个孙子外孙,侍候过常府两代女主人,照顾孕妇的经验也算丰富,细细问过周氏的体状况需要注意的事项,笑着说:“她们几个年纪小,我是个糊涂的,没见识,还要请吴大爷送两个得力的嫂子过来才好。”

    内宅之中,即使大夫药童也不好时常出入,有时连病人的面也见不到,更不能接触女眷体。吴氏医馆在家中仆妇中挑选强体壮稳中可靠的,训练成看护稳婆。一来人数不多,二来内宅最容易生事,出了事还说不清道不明。随同大夫出诊还罢了,能够让吴氏医馆的看护稳婆上门服务的,着实没几家。先前段常氏两次生子都有吴氏派人全程护驾,一则两家交不同一般,二则也常府内宅简单,常小姐招婿上门,常府上下都指着小姐的孩子延续香火,段世昌当时也没有其他妻妾。

    而今况不同,吴家父子怜惜周氏,可没想趟段府这混水。吴望淮有些僵硬地扯扯嘴角:“眼下实在抽不出人手。姨一向作息规律,饮食有度,底子好,过了这一劫,想必吉人天相。嬷嬷姑娘们尽心服侍,在下隔些子过来诊脉开方,应无大碍。”

    刘嬷嬷才不糊涂,不过欢喜之下,因着常府旧例,顺口说了出来,随即想明白此处已不是常府,而是段府了,周氏眼下也只是二房,心里一酸,连忙赔笑:“可是我糊涂了,得陇望蜀!没得让人笑话。只是,我们表小姐打小没了父母,原先还有个姐姐为她做主,如今真是无依无靠,只求吴大爷看在过去的分上,多费心才好。我先替表小姐谢过大爷。”

    吴望淮连忙伸手虚扶,连道:“不敢当!”眼睛却不由自主往门口瞟了几瞟。

    门外的端午也明白,刘嬷嬷这话明着在求吴大夫,实际却是说给他听,叫他转给自家大爷。这里是段府,她还唤周姨表小姐,委实唐突无礼。只是她原本常府老人,夫人和姨***教养嬷嬷,夫人跟前都能拿主意,姨更当作亲生母亲般孝敬着,就是大爷见着,也得给两分面子。大爷还是常府姑爷时,刘嬷嬷就同丈夫儿子离了常府,自立门户,虽有仰仗大爷的地方,却不是段府下人,倒是半个亲戚。听闻姨出事,刘嬷嬷赶来探望,自愿留下服侍。这份意,非比寻常,虽然失礼,也是心疼姨,倒是不好同她计较。

    外间早已备下纸笔墨汁,吴望淮写了药方递给端午,郑重说道:“眼下脉象无碍,胎儿也还好,可那一跤到底摔得厉害,伤了根本,须得好好将养,再不能伤筋动骨,也不好让病人伤心动气。”

    端午心中苦笑,恭恭敬敬地答应了,送上谢银:“有劳吴大爷费心,小人代我家大爷谢过。今盐帮有事,帮主召唤,我家大爷赶过去了。该得空,必要亲自上门道谢的。”

    “不急。等到姨平安生产,段大爷喜获麟儿,再谢不迟。”

    知他这是承诺为姨这胎尽心尽力了,端午喜道:“借大爷吉言,到时候,我家大爷必要重谢!”一边陪着出去。

    刚出小院,周氏边大丫环紫薇气喘吁吁地追了出来:“端午哥,你等一下。”

    几人都是一愣,还是吴望淮先开口:“怎么?姨有什么不好?”

    紫薇暗悔冒失,又羞又愧,低头嗫嚅道:“不是,姨还睡着,睡得很安稳。是我,有几句话想同二管家说。”

    吴望淮豁达宽厚,只当她忧心主人,有些计较,自不在意这番失礼,笑笑说:“二管家不必亲送,叫个小厮带我出去就是。”

    端午连声道歉,赔笑目送吴大爷走远,转对着紫薇,板起脸:“你一向沉稳,从不惹事,这些天可是怎么了?”

    “我——”紫薇脸涨得通红,眼泪都落了下来:“我只想问问,大小姐搬到月姨那边,可还好?这些天,姨不好,我走不开,也没能去看看她。”

    “大爷既将大小姐交给月姨照看,大小姐就是她的责任,她自然知道不可出错,该做的都会做到。你是周姨边的人,等闲还是少往那边走动的好,别再弄出什么事来。如今周姨有了子,若能生下一位少爷,弄得好——你原是她边最得用的,可得想明白了,别做糊涂事。”

    紫薇默默垂泪,想着早先那声“滚!”,那一巴掌,心里嘴里都是苦的。

    端午看她这个样子,有些怜悯有些心疼,也有些厌烦:“还有事么?若是没有——”

    “端午哥,你说,还能让大小姐回来么?让她跟着月姨,将来——”不管能不能扶正,周姨是书香门第出来的举人之女,端得是贤良淑德。那月姨却是勾栏院里的出。大小姐是庶出之女,生母连个名分都没有,再由月姨抚育,将来哪里去说好亲事?

    端午叹了口气:“就是没那件事,周姨如今有了子,大爷也不会再让她继续照料大小姐。她恼恨红蔷,原不喜欢大小姐,出了那件事,又有了亲骨,更不会待见大小姐。月姨恐怕是不会有孩子的,份也上不去,为了拢住大爷的心,为了将来有个依靠,也会善待大小姐。你就别心了!”

    “可是,可是月姨——”不是善茬啊!所谓善待大小姐,怕是只做在面上,给大爷看的,谁知心底里如何?

    端午明白她的忧虑,摇头叹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既明白这些,当初又干什么去了?我知道你和红蔷好,心疼大小姐,心里怨着周姨。大爷和两位姨,再怎么样,都是主子。咱们是奴才。奴才就不该掺和主子的事。大小姐是红蔷的女儿,也是大爷的女儿,是主子。她的事自有大爷心,哪是你能管的?你就别添乱了。”

    紫薇还想说什么,黄芪在院子门口叫她:“紫薇姐姐,刘嬷嬷要开箱子找东西,正寻你呢。”

    紫薇应了,又央求道:“端午哥,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只求你和重阳哥看在我们都是一处长大的份上,好歹看顾些大小姐。”

    重阳?重阳也恼红蔷呢!想着这两三年里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端午除了叹气,也不知能说什么。乱!真乱!这才刚刚开府,自立门户,内宅就弄成这样,也不知大爷都是怎么想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做回单亲妈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