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追星鬼

    气氛变得非常的凝重,庄朔看着红衣女人木然的脸,心底的寒意却不自觉冒了上来,这种感觉已经是多年没有过的。//www.mingshulou.com//

    他没有想到边这个小警察竟然认识这个女人,他深吸一口气,声音中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干涉,“你认识这个…人?”想到鬼这个字可能会刺激到对方,他委婉的换了一个说辞。

    林钦延点了点头,原本对这个女鬼的害怕变成了怜悯,可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害这些保全,加上今天晚上这一个,已经是死去的第四个人了。但是他不能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说这件案子,他看着地上的尸体,一时间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言孜衍看着现在的况,也紧张的看着一旁的庄朔,六人中唯一可能打败女鬼的人现在脸色都不正常了,更何况他这个半吊子。

    在四人异常严肃的时刻,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你们在自言自语什么?”

    庄、林、言三人齐齐扭头看向肖子墨,再看着对面全突然开始滴血的女人,心中感慨,无知便是福。

    秦煦谨面无表的看着不远处的女鬼,走到言孜衍前面,把他挡在自己的后,面无表的开口,“那个女人想做什么?”

    言孜衍摸摸鼻子,“她没有想做什么,因为她已经做了。”伸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刚才心中的恐惧这个时候消失殆尽。

    肖子墨看着旁边四个疑似精神出现问题的人,小心的把单亚瞳往自己怀里拉了拉,附在单亚瞳耳边轻声道,“咱们离这四个人远一点。”

    四人齐齐扭头看向他,在这么安静的氛围下说什么悄悄话,他们要装着没听见其实很考演技的,真当每个人都有超高的演技啊?

    似乎对六人不在状态的样子很不满意,于是红衣女人动了,眨眼间便到了离六人不到五步远的地方,苍白的脸上黑白分明的大眼没有神采的盯着他们六人,露出骇人的眼白。

    站在靠前位置的庄朔与林钦延同时后退一步,而林钦延后退的时候撞了一下单亚瞳。

    单亚瞳推了推鼻梁上的茶色眼镜,再看了眼两人的前方,默默的拉着肖子墨往言孜衍的方向走了两大步,他很明智的选择了一个很好的位置。

    肖子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现场的气氛来看,一定是遇到什么麻烦的事了,他了眼边的人,神色如常,那应该不算什么大事。

    “我说,你戴个眼镜能看得见么?”言孜衍瞟了眼走到自己边的人,无奈的问。

    “取下眼镜我也不能看见你们看的东西,再说,这眼镜是为了让别人看不不清楚我,和我看不看得清别人有什么关系?”单亚瞳反问。

    言孜衍想了想,点头道,“那倒是,你和我们份不同嘛。”

    秦煦谨面无表的看着在这种时刻还能聊天的两人,言孜衍这么放松,是因为习惯了,这个演员不害怕难道是因为看不见,这就是所谓的眼不见为净?

    “啊呀,”这厢林钦延看着庄朔用符咒把女人击退几步,但是女人很快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只手伸了出来。他惊得退了一大步,作为警察的骨气在这个时候全部变成了恐惧。

    “这位女士,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若是对我们出手,恐怕你自己也会有麻烦。”庄朔收了手中的符咒,尽量保持脸上的微笑。

    “我没对你们出手,你先动手的,”红衣女子缓缓的看向庄朔,“还是男人呢,居然动手打女人。”

    庄朔的手抖了抖,可是你不是女人,是女鬼啊。

    “那…那你向我们走过来做什么?”林钦延抖抖索索的问。

    女鬼看了他一眼,把视线投在他的后,“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朋友,他长得很像我的偶像。”

    庄朔与林钦延齐齐回头,看向正弯着嘴角的单亚瞳,再齐齐扭头看向女鬼,“你的偶像是?”

    “有品位的人都会喜欢单天王,难道你没看出这个人的下巴长得很像单天王吗?”女鬼声音陡然高了八度。

    林钦延呆呆的点头,“啊,相似度百分之百。”

    肖子墨察觉到单亚瞳嘴角的笑容似乎僵了僵,他忙出声道,“怎么了?”

    “没什么,”单亚瞳笑了笑,取下眼镜道,“只是有些看不清东西。”取下眼镜的他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世人都说眼睛为心灵的窗户,露出了一双眼睛,连人都亮眼不少。

    言孜衍看着单亚瞳的侧脸,心下感慨,这个天王巨星虽然不是圈子里最英俊的男人,但是就这么看着倒真比其他艺人多了些不同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王气势?

    “真的是他!”女鬼呆愣愣的看着眼前之人,半晌后,原本骇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竟然真的是他。”

    庄朔与林钦延没有想到事竟然急转直下,二人看着女鬼脸上的笑意,本来是清秀的脸,在此事竟显得有几分美丽。

    “我没有想到自己能看到真人的一天,”女鬼一步步走到几人中间,林钦延没有拦他,而庄朔也没有动。

    言孜衍看着单亚瞳微笑的脸,张张嘴又闭上,他觉得这个时候不说会更好,倒是他后的秦煦谨多看了单亚瞳两眼。

    “从《临城》到《白薇之恋》,你的每一张专辑我都收藏,以后不能再看你的电影,也不能再听你的歌,现在能看到你,已经是我的幸运了吧。”她回头看了眼躺倒在地上的男人,苦笑道,“他还没有死,只是晕过去了,我恨着他们,如今也该走了。”

    “难道说是他们对你…”林钦延想到案件经过,再想到那些现场照片,开始同起这个女子来,如果没有遇到那几个男人,她应该是好好的结婚生子,然后幸福的过一辈子吧,她仍旧能看自己喜欢的电影,听自己喜欢的歌,如今却什么也没有了。

    “也许这就是命吧,”女人苦笑,“我只求自己能死得明白…”她缓缓的扭头看向单亚瞳,“能见到他,已经算是命运最后的补偿。”

    言孜衍看着这个女鬼,也许她真的恨着那几个男人,如今能放下心中的恨,也未必不是坏事,也许,单亚瞳的出现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意外,他开口问道,“单亚瞳,你愿意给她一个拥抱吗?”

    单亚瞳他没有问什么她,只是嘴角微微上扬,没有丝毫犹豫的张开怀抱,直到怀中似乎有多了一丝冰凉的气息,“一路走好。”

    女子语气哽咽,不舍的退出这个温暖的怀抱,“谢谢,这个怀抱果然如想象中温暖呢。”说完,深深的看了单亚瞳一眼,慢慢的变得透明,消失不见。

    只是一瞬间,超市里的灯光再次回复光明,言孜衍看着仍旧张开怀抱的英俊男人,低声道,“她已经走了。”

    “是吗?”单亚瞳戴上眼镜,“我也该走了。”说完,转对一脸茫然的肖子墨笑了笑,“走,我们回家。”

    肖子墨忙把手电筒扔到一旁,蹭蹭的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警察和医生都赶到了现场,医生这才发现这个保全只是暂时昏厥,并不是死亡,而林钦延准备回局子里继续调查这个案子。

    庄朔本来是想留下来与言孜衍交流一下专业问题,但是见秦煦谨似乎并不十分的欢迎他,于是很自觉的离开了。

    言孜衍走出超市,觉得自己心口有些闷闷的,他呼出一口气道,“那个女子应该会投胎转世到好人家吧?”

    秦煦谨沉默的点头。

    “你其实能看到吧?”言孜衍突然这么问道。

    秦煦谨看了言孜衍一眼,“能。”话语间,带着一丝不安。

    言孜衍笑了笑,“不过,那个大明星倒是与我想象中不一样呢,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秦煦谨看着他的侧脸,微微勾起唇角。

    “今天的消夜吃什么?”

    “小汤圆。”

    “嗯,团团圆圆好。”

    能活着,便是最好。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