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人行

    报警过后,六人便陷入种奇怪的氛围中,例如庄朔仍旧带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而林钦延低着头似乎是想怎么处理件事,而另外名青年早就护着穿着白衣的大明星,似乎怕死人蹭的下站起来。//www.mingshulou.com//

    言孜衍看眼死人的方向,又看眼挡在自己面前的秦煦谨,从秦煦谨的肩膀旁边伸出颗脑袋,“要不,们去看看。”

    白衣明星推推鼻梁上的茶色眼镜,嘴角微微上扬,“是学医的?”

    言孜衍头雾水的摇头,“学经济的,什么意思?”

    “,没什么,”白衣明星也就是单亚瞳又是个完美的微笑,“只是以为对尸体有兴趣而已。”

    “谁对尸体有兴趣啊,”言孜衍低吼道,“又不是变态。”

    “谁让对亚瞳大吼的?!”

    “谁让对单王大吼的?!”

    青年与林钦延同时沉着脸看向言孜衍,两人的脸色都很严肃。

    秦煦谨眼神变,冰寒的眼神从两人上扫过,林钦延顿时收回视线,而青年却是面不改色,大有谁敢对自己边的人不好,绝对和他拼命的架势。

    “好,子墨,位先生有趣的,”单亚瞳笑笑,“不过,位先生可能不知道,凶案现场非专业人士不能靠近,若是破坏现场或者引起警察们不必要的怀疑就麻烦。秦先生,对不对?”

    言孜衍听话,尴尬的摸摸鼻子,他的确只顾得凶案现场那边传来的强烈怨气,倒是忘还有警察种职业的存在。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个叫刚才吼自己的青年怎么正用种看敌的眼神看自己,他做什么奇怪的事

    “依看,就算警察来也查不到什么,毕竟害人的不是…”庄朔笑眯眯的开口,只是话还没有完,突然整个超市的灯光闪闪,嗤的声,超市陷入片昏暗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超市里面的温度似乎下降不少。秦煦谨的神在黑暗中变变,若是有人能够看清的话,那肯定是种叫住鄙视的绪。

    “子墨,像不像最近拍的那部恐怖剧,”单亚瞳微笑着开口,顺手拿起货架上的只手电筒,利落的拆去外面的包装,啪的声打开,然后扭头道,“们要不要也拿两只?”

    言孜衍嘴角抽抽,好歹是大明星,好歹顾及些公众形象啊,知不知道不问自取便是盗啊?!不过,手还是利落的拿两只手电筒,非常时刻,成大事者还是可以不拘小节的。

    “亚瞳,怎么拿三只手电筒?”肖子墨奇怪的看眼自己人的举动。

    “不知道鬼片里很多人手上拿的电筒都会莫名其妙的灭么,多拿两只保险。”话刚落音,单亚瞳手上的电筒闪两下,灭。

    众人顿时大囧。

    “看吧,”单亚瞳晃晃自己手中的电筒,趁着还没有离开货架,又拿两只电筒,塞给肖子墨只。

    言孜衍崇拜的看着个超级大明星,心理素质太好,般人遇到种事早就吓得面无人色,而位竟然还如此淡定的面对些事,难道,位也经常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

    别是言孜衍,就连是秦煦谨看向单亚瞳与肖子墨的眼神也带上两份欣赏,难得看到两个有血的人类。

    “们信不信,们再走几步,前面或者后面绝对有东西掉下来,”六人刚刚没走几步,只听哗啦声,后面的货架应声而倒。

    言孜衍嘴角抽搐,么严肃的时刻,为什么要做么二流恐怖剧的猜想,更让人无语的是,为什么还要个明星给猜中?

    肖子墨在黑暗中握紧单亚瞳的手,他面色平淡的看着前方,不过是鬼而已,站在最之人的边,便无所畏惧。

    黑暗之中,没有谁比秦煦谨更能看清几人的表,他的视线落在单亚瞳与肖子墨十指相扣的手上,原来是样。

    “觉得如果有警察遇到种事,恐怕反应也不会比们更冷静,”庄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支烟起来,只是话语中带着那么些对警察的不敬。

    言孜衍同的瞥他眼,人可能还不知道走在他旁边的人就是个警察,只是没有穿警服而已。

    “位先生对警察很不满?”林钦延哼声,“那还真对不起,在下反应还算冷静。”

    庄朔倒也不尴尬,只是吸口烟,弹弹烟灰,“原来是警察,失敬失敬。”只是那语气实在谈不上有多诚恳。

    林钦延接下来的话没有机会出口,因为他发现前方的盏灯突然亮起来,等下正躺个穿着保全制服的人,他脸色微变,看来就是那个离奇死亡的人,但是超市里面的其他人都去哪,现在的气氛实在是诡异到极,可是要让他相信是什么鬼,他肯定不相信,子不语怪力乱神,作为名警察,他更相信科学,而不是些乱七八糟没有根据的法。

    “他已经死,”言孜衍声音有些沉重,脚步顿下来,往四周望望,他知道人已经死,可是他没有看到人的灵魂,而且里也没有鬼差来过的气息,那么个人的灵魂去哪?

    手在个时候被只温的手掌包裹住,他微微侧头,只看到昏暗中秦煦谨模糊的脸。

    “不用担心,”秦煦谨看着前方唯的光亮,已经那具已经失去生命的体。

    言孜衍收回自己看向秦煦谨的视线,“嗯。”他没有问秦煦谨为什么面对切丝毫没有紧张感,就如同秦煦谨没有问他样。

    “位士,里不是呆的地方,快出去,”林钦延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个穿着红裙的子站在不远处,他看看灯光下的尸体,“请立刻出去。”

    肖子墨脸莫名的看着个菜鸟警察对着空的地方自言自语,而被茶色眼镜遮住大半脸的单亚瞳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

    “小警察,没看到位红衣美人没有影子吗?”庄朔掐灭手中的烟,缓缓的从衣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符纸,“看样子不得不出手。”完,手挥,符纸仿佛有生命般飞向红衣子。

    “拘魂符咒…”言孜衍微微怔,种符咒纵起来非常的困难,而且对纵者的灵力要求特别高,没有想到庄朔如此年轻竟然已经有么厉害。

    不过让言孜衍意外的是,种强大的符咒竟然没有用,因为他看到符咒在触上子的瞬间,化为灰烬掉落在地上。气氛仿佛就在刻变得凝重起来,而庄朔似笑非笑的脸也没笑意,双眼睛死死的瞪着红衣子的方向。

    “居然是么强大的怨灵,”庄朔看着子上的红裙,从上再次掏出张符纸,只是没有扔出去,因为像种鬼,都带着强烈的怨恨死去,如果死的的时候是特定的子,又穿红衣,那么除非遇到特别强大的术士,让停止作恶就只有另种方法,那就是消去的怨恨。

    让如此强大的怨灵消去怨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庄朔握着符纸的手,微微沁出冷汗。

    秦煦谨眯眼看着红衣子,脸色不变。

    林钦延不可置信的看着幕,大脑片空白,直以来的教育似乎被眼前的景推翻,他突然想起那些前辈们起此事时不自然的脸色,难道,他们也是么怀疑的,因为不能用科学解释,可是又不能让民众知道件事的真相?

    “些事与们无关,不想理会们。”红衣鬼缓缓的看他们眼,又收回自己的视线,“们走吧。”

    “呃,其实还是有原则的,”言孜衍摸摸鼻子,“现在能秉持冤有头债有主种信念的鬼已经不多。”

    “请不要在个术士面前夸奖个作恶的怨鬼,感到压力很大,”庄朔没好气的开口。

    “也许不仅仅是怨鬼,也是冤鬼吧?”言孜衍觉得,如果不是冤死,怎么可能会有么强大的怨气。

    “位先生的话倒是不错,”红衣子再度开口,嘲讽的看着庄朔,“什么术士,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杀人若是有罪,那么些人本来就该死!”的话声音并不像恐怖片里的鬼们那么竭斯底里,但是却能让人清晰的感受到的恨意。

    林钦延看着个红衣子,突然觉得个子有些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突然,他脑中灵光闪,不是上个月被人、杀尸体被扔到排水沟的子吗?他记得子上,似乎也穿着条红裙,只是被那些衣冠禽兽们撕得破破烂烂。

    “是…蔡芳?”因为对个案子特别在意,所以他也记住死者的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