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狐假虎威

    <---凤舞文学网--->    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意料之中。--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听完当言述说完给言孜衍百分之十的股份后,言孜衍虽然微微愣神,但是片刻后他缓缓放下茶杯,视线温和的扫过言述,平静却又带着某种看透人心的力量,“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我有自己的决定权?”

    言述一时有些不明白言孜衍的意思,但是他并不担心言孜衍能拿这百分之十的股份耍什么手段,如今母亲手中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有妹妹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加之自己手中的百分之三十,他们在公司有着最高决策权,言孜衍这百分之十在其他股东眼中也许算多,但是在他眼中还不具有威胁

    “那我要把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抛售也没关系,对吗?”言孜衍端起杯子喝着并不算好喝的茶,他瞥了眼秦煦谨,是在这家伙家里好茶喝多了么?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你要把股份抛售?”言述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言孜衍根本对言氏不感兴趣,如果抛售,那么麻烦就大了。

    “我对经商又不感兴趣,当然抛售了,”言孜衍微笑的放下茶杯,“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不可…”言述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煦谨打断。

    “既然这样,这件事就交给我办,”秦煦谨看也不看言述,“别喝太多茶,对睡眠不好。”

    这话在言述耳中听着怎么都带着指责之意,他心理有些纠结的看着把茶杯往旁边推了推的言孜衍,心头不叹气,他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哥哥是聪明还是傻,这种大事难道他真敢交给秦煦谨,说不定到了最后他一分钱也拿不到。

    想到这里,言述多看了眼秦煦谨,不过秦风公司那么大的产业,犯不着花那么大精力来得言氏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吧?

    想来想去,言述还是认命的得出一个结论,堂堂秦风总裁便是言孜衍强有力的后盾,盾牌,盘手,得罪言孜衍就得罪秦煦谨。

    真相总是有那么点残酷的,言述喝了一口变得有些凉的茶,突然觉得这茶苦涩无比,突然又释然了,他抬头对言孜衍笑了笑,“你若是觉得董事会麻烦,也可以把股份抛售了。”

    在言孜衍眼中言述的长相带着不怎么讨喜的“林娟像”,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言述长得是不错的,只是那副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面目下,藏着怎样的心思。言孜衍一时间不太清楚言述要做什么,但是他倒是十分的安心,毕竟边坐着一个强有力的后盾,还有什么好怕的。^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言孜衍突然觉得,如果他说一句“秦总,上!”也许秦煦谨真的会冲出去,摸摸鼻子,甩掉心中那诡异的想法,只是微微笑着看了眼秦煦谨,再扭头看向言述。

    言述打量着坐在对面的两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两人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他是第一次看到两人站在一起,明明一个冷漠一个喜欢带着笑,却仍旧让他觉得,这两人本就该站在一起般。

    直到茶变凉,一杯茶也没有喝完,三人走出茶室的时候,言孜衍站在茶室门口,视线望着不远处的灵堂,嘴角的笑渐渐散去,垂首间,也仿是放下了什么一般。

    “能告诉我洗手间在哪么?”言孜衍抬头看向言述。

    言述指了方向,侧头便看到了秦煦谨毫无表的脸色,如果说与言孜衍在一起的秦煦谨脸上的表是淡漠,那么现在秦煦谨脸上的表算得上是冷漠。

    秦煦谨静静的站在离言述三步远的地方,双手抱,视线看向言孜衍离开的方向,“如果在遗产上动手脚,我会让你们没有遗产。”

    言述面色白了白,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隐瞒遗产的事,他勉强的笑了笑,“秦总真喜欢开玩笑,他是我的哥哥,我怎么会做那种事。”

    秦煦谨视线缓缓的扫过言述,“我只是很负责的告诉你,言孜衍的事就是我的事,至于谁是他哥哥妹妹,与我无关。”

    言述被秦煦谨看得心头一寒,嘴角挤出一丝笑,却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这个警告如此的直白,如果他还不明白那么就不用做言氏的继承人了,他只是不明白,堂堂秦风总裁为什么会如此的护着言孜衍,他对言孜衍保护的程度早已经超越了朋友间的友谊,更何况对于他们来说,所谓友谊不过是一个披着好看外的笑话。

    言孜衍并没有去厕所,而是在厕所附近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靠着墙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嗤笑出声道,“怎么,跟在我后做什么?”

    男人面露惊讶,似乎没有想到言孜衍会看到他。

    “你不用惊讶,我从小就能看到,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言孜衍懒懒的靠着墙,抬头看了眼天空,“想说什么愧疚的话就不必了,你虽然对不起我,但是我妈也不见得对我有多好,你们半斤对八两。”

    男人嘴唇动了动,艰难的叫出两个字,“小言…”

    言孜衍挑眉看着他,“嗯?”

    男人看着眼前长得眉目俊秀的青年,在他的脸上看不到怨恨,似乎自己不过是他心中不重要的人,神温和却又带着疏离。

    “小言,离开那个男人,”男人突然面色扭曲,“那个男人很危险,离开他,一定要离开他。”

    言孜衍神色微微一怔,突然又笑开,竟然不是电视剧中常演的忏悔,而且叫自己离开秦煦谨,他向前走了两步,两人的距离不过一步远,“为什么要离开他,你担心他帮着我对你妻儿不利,还是说别的什么,嗯?”最后一个嗯,却带着某种嘲讽。

    “不是,小言,你知不知道,他是…他是…”男人似乎陷入某种恐惧之中,“他不是…”

    “你在这解决生理问题?”秦煦谨站在不远处,看乐颜言孜衍又看了看他四周没有好好整理的草地。

    言孜衍神色不变道,“不对,我解决生理问题后,到这里解决一下心理问题。”说完,龇牙笑了笑,“这里风景不错。”

    “是很不错,言家后院堆放杂物的地方很有杂乱的狂放艺术感,”秦煦谨面上虽然仍旧没有什么表,但言孜衍依旧丛中听出了一股浓浓的嘲讽味。

    偏头看了看不远处几件废弃物,言孜衍抽了抽嘴角,再回头时,男人已经不见了,只有站在不远处影中的秦煦谨,不知道是因为他站的地方阳光太刺眼还是秦煦谨站的地方光线太暗,言孜衍觉得,秦煦谨的脸色有些沉。

    脚下的动作顿了顿,他嘴角微微一弯,快步走向秦煦谨,抬头看向比自己高近半个头的男人,“我饿了。”

    男人面上依旧没有多少表,只是眼神带了些温和,“嗯,现在就吃饭。”

    秦煦谨到了办宴席的地方时,宴席已经开始了,虽然有目光落在他们上,但是却很快收了回去,虽然眼光杀不死人,但是好歹很渗人,与秦风总裁进行眼神交锋,总是一件很伤精神值的事

    言述和言雨见到两人,立刻双双迎了上去,态度友好得让四周本来想看好戏的人有些失望,毕竟能看闹也是好的,如今这两兄妹这么客气,哪还吵得起来。

    言孜衍既然在主位做了,秦煦谨也非常不客气的在言孜衍边坐下,应该说他比言孜衍还大气,一桌子林娟娘家想为难言孜衍的人此事愣是大气也不敢出,稍有眼见的也知道这是什么况,想找死也不用非跑到别人悼念上去死。

    林娟脸色死白的盯着言孜衍,仿佛想把言孜衍用眼神人道主义消灭了。

    言孜衍顶着这种眼神吃饭甚是痛苦,虽然这顿饭是哀酒不是喜酒,但是也不用被人这么死盯着,他瞅着嘴角,有些食不下咽。

    秦煦谨见言孜衍这样,摸摸言孜衍的头,视线微微放到林娟上,音量很低,但说出的话但是足以让一桌的人抖三抖,“听说,让一个人眼睛看不了东西方法很多。”

    这句话说出后,言孜衍觉得落在自己上的视线消失了,他松了口气,伸出筷子夹走一块清蒸甲鱼放在自己碗中,虽然清蒸甲鱼味道不怎么样,但是总能补回自己刚才小心肝受到的惊吓。

    “你喜欢甲鱼?”秦煦谨嫌弃的瞥了瞥在他眼中算不上大的甲鱼,“回去我叫赵婶给你熬甲鱼汤。”

    言述与言雨本来的僵硬的动作听到这话更是手抖,言孜衍竟然住在秦煦谨家里?!

    “是你自愿叫赵婶熬的,”言孜衍吞下甲鱼,“我不交生活费的。”甲鱼得多贵。

    “百年王八汤都没问题,”秦煦谨继续揉了揉言孜衍的头顶,“咱们缺什么也不缺钱,你倒是算着我的钱,倒没见你对别人钱感兴趣。”

    言孜衍看着今天有些诡异的秦煦谨,秦BOSS今天怎么格外的温柔?这话听着,怎么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呢?至于头顶上那只手掌,他已经开始免疫了。

    这桌上其他的人却变了脸色,秦煦谨这话是说给他们的,意思是在警告他们,这些东西他还不看在眼里?

    一顿饭在心惊胆颤中吃饭,看到两人站起准备离开后,一桌人松了口气,这两人总算是要走了。

    “林女士,虽然初次见面,我还是要替小言送你一份谢礼,”秦煦谨掏出一张纸,一张很普通的白色A4纸,只是当林娟接过后,脸色变得一片死白。

    这张纸言孜衍看过,上面只用笔写了一个编号,不过看林娟的脸色,恐怕不是简单的东西。

    “不要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秦煦谨寒着脸道,“如果再有下一次…”他的视线扫过言述与言雨,“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就在言孜衍跟在秦煦谨后出了言家别墅范围后,有些感慨的想,谁TM说狐假虎威是个贬义词,这个词语包含多么美好的东西,多么的高贵,多么的伟大。

    “愣着做什么,还不走?”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言孜衍回过神后睁大了眼睛,嗯?嗯?!嗯!!手什么时候被握住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