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BOSS一怒为小言(下)

    <---凤舞文学网--->    言孜衍的弱势因为秦煦谨的友加盟而变得强势起来,他看了眼面色比平时更难看的秦煦谨,摸摸鼻子再瞟了眼林娟母子,很是明智的往秦煦谨边蹭了蹭。--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他看过不少新闻说一些家庭因为遗产纷争而大打出手,对方有三个人,他好歹也要找个帮手才行,虽然他其实不想与别人争财产来着。更何况男人对女人动手,那也太没风度了点。

    秦煦谨对于言孜衍这个动作很受用,本来凉飕飕的脸色顿时恢复了几个百分点,只是神色间似乎对林娟母子们很是戒备。

    林娟看也不看满脸为难的言雨,言孜衍一直是她心头的一根刺,加之言耀东的死让她悲痛得失去了应有的冷静,这位向来优雅的夫人在今天表现得丝毫没有以往的大度。

    一直积蓄在心头的不安与不满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她恨恨的盯着言孜衍,“这些都是我与耀东的,你凭什么坐主人席位,你以为耀东死了就能和我的孩子争家产,你想都不要想!”

    所谓豪门闹剧,总是与钱脱不开关系,旁边的围观富豪们一见这种况,顿时来了精神,毕竟天天做生意也会累的,看看现场版大戏也让人心放松一下嘛。

    不过林娟这次做事风格怎么与以前不同了,这个女人虽然不曾出现在商场上,但是这些大老爷们也听自家老婆说过,这个林娟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怎么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说出这些话来了?

    富豪A戳了戳自家老婆,压低声音道,“这女人今天莫不是疯了?”

    其老婆冷笑着回答,“这关系到遗产问题,当然得疯,当年她抢别人的老公,如今丈夫尸骨未寒就为难丈夫前妻的儿子,也不怕半夜睡不着觉。”

    富豪A看着自家老婆测测的笑容,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把外面养的女人给摆脱掉,毕竟要是以后自己真的做出什么对不起原配老婆与儿子的事,死了也不安心啊。

    “妈,”言雨见秦煦谨与言孜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急忙拉了拉林娟的手,尴尬的对言孜衍与秦煦谨道,“二位,真是对不起,我妈因为爸爸的死伤心过度,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请原谅,请两位这边坐。^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说着,就想把林娟拉开。

    “小雨,我现在很清醒,”林娟面色沉的看着言孜衍,“我们言家的继承人只有言述与言雨。”

    言孜衍眉头一皱,嗤笑道,“林夫人,体有病可以治,脑子有病别人却没有办法,我来拜祭一下父亲,你却把我当成抢你钱财的人,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可是你为什么非要在父亲的灵堂上吵吵嚷嚷,你是想要父亲连死不安宁吗?”这下林姨变成林夫人,小言童鞋终于怒了。

    “是谁让耀东连死也不安宁,”林娟想起言耀东死前都还念叨着这个小子,神激动的扬起手挥了下去,但是却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林夫人,念你悲伤过度,言语上失礼可以,但是谁让你有资格打他了?!”秦煦谨面沉如水,扔开林娟的手,冷冷开口道,“一个小小的言家算什么,你若是觉得这点财产真的了不起,那么就要我看看言家这些财产有多大的用处。”

    言孜衍站在秦煦谨的边,看着盛怒的秦煦谨,堂堂的秦风总裁竟然为了他去为难一个女人,这种事他自然不会把他当成上司对下属的维护,或者朋友间的友谊,只是这样的感,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就在言孜衍躲在秦煦谨后悠闲的避灾时,言家的两兄妹现在已经是面如土色,言语急忙拉过自己竭斯底里的母亲,急忙向秦煦谨道歉,“秦总,我为母亲的失礼向您道歉,请您原谅。”

    秦煦谨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话,而是转头看向后垂着一颗脑袋的言孜衍,“小言?”

    言孜衍明白他是想问自己是什么想法,看了眼林娟的后,抽了抽嘴角,愣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难道要他这么说,自家那个没有责任心的老爸现在就站在他后娘的后,正一脸愧疚的看着自己?

    见言孜衍没有说话,秦煦谨扫了眼言雨以及匆匆向这边走来的言述,淡漠的开口,“言孜衍的事我会全权帮他代理,关于遗产问题也会由我派出的律师出面。”说着,他看了眼林娟,“不管是什么事,我会用法律的途径解决。”

    刚刚走到这边的言述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趴到地上,与秦煦谨请来的律师打官司?那还不如直接认输,商场上都说,宁可与阎王争命,不可与秦风打官司,因为无论是谁与秦风有了法律纠纷,最后赢的肯定的秦风。

    言述看了眼绪不稳的林娟,对面色灰白的言雨道,“小雨,把妈扶着去休息,这里有我就好。”

    言雨点点头,半劝半拖的把林娟带到主人席位上坐下,她看了眼神色恍惚的林娟,叹口气道,“妈,刚才那人是秦风的总裁,我们得罪不起的。”

    林娟抬起头看着言雨,在缓缓的侧头看向站在远处的言孜衍,“他的运气太好了…”

    言雨心中微微一寒,脸上的表也微微起了变化,妈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

    “妈!”言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母亲会做这样的事,如果这种事被人查出来,会有多大的麻烦?!

    林娟脸色不变,“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言雨嘴唇动了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底的恐慌却越来越大,那个叫言孜衍的人,即使是爸爸前妻的孩子,但他又有什么错?看着自己边再次恢复优雅模样的母亲,言语第一次觉得,也许本就是他们言家对不起言孜衍。可是眼前之人是她的母亲,即使错了,做女儿的也不能多说什么。

    言述与言孜衍年龄相仿,但是或许是因为生长环境与后天教育的问题,言述处理问题的方式很圆滑,待人接物方面看起来比言孜衍更为成熟,他带着歉意道,“秦总,我想这只是一个误会,我与言…小言是兄弟,兄弟之间的事哪用得着上法庭这么严重,现在时间还早,秦总与小言与我一道去屋内喝杯茶如何?”

    秦煦谨扫了眼四周看戏的眼神,缓缓的点头,言孜衍也没有免费给人看好戏的习惯,自然点头答应。

    言雨见秦煦谨与言孜衍跟着哥哥进了内室,心头松了一口气,起吩咐边的人准备开席后才真的放松下来。

    秦风的总裁,言家这点资产,连人家一根指头也比不上,若是得罪秦煦谨,除了破产她根本就想不到第二条路。

    言述在前面带路,偶尔视线也扫过言孜衍与秦煦谨,他与秦煦谨有过合作,知道这人有多么的冷漠,只是现在看来秦煦谨对自己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倒是不错,他几年前见过言孜衍,那时候他偷偷跟踪那个瘦小的少年后,看着他独自一人放学回家,手中还拿着一包饺子,那种超市里不到十元一袋的饺子,是他从来都不多看一眼的,而他的兄弟却一脸是笑的提着饺子回家。

    年少的他觉得心里堵得慌,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去看过那个瘦小的少年,如今这个少年已经长大,而他却还能记得那时候自己心中升起的怪异感觉,只是现在的他明白那种感觉是愧疚。

    他比妹妹更了解当年的事,所以更加的明白当年是谁对谁错,只是到最后无辜受苦的却只有一个人。他不敢想象,不过十多岁的孩子,独自一人是怎么生活下来的。

    转过一个角,便是招待贵客的茶室,言述推开门,“二位,请。”言孜衍从他边走过时,他脸色黯了黯,言孜衍比他大几个月,高却不及他,今天还被母亲这样的指责,如果没有秦煦谨在场,他又该怎么办?

    秦煦谨看言述的视线留在言孜衍的上,眉头皱了皱,“言公子?”

    “对不起,我走神了,”言述取来茶具,为彼此泡好茶,再把奉给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秦煦谨接过茶却没有喝,倒是言孜衍啜了一口,虽然动作算不上流利优雅,但是却没有丝毫失礼的地方。

    言述看着这样的言孜衍,微微侧开头,“爸爸死前还念着你。”

    言孜衍捧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他放下茶杯,似笑非笑的自我调侃,“我有些受宠若惊。”

    秦煦谨继续冷飘飘的瞥了言述一眼,然后依旧沉默。

    言述苦笑着摩挲茶杯,“爸爸临终前说,让言家的股份分百分之十给你,从今以后你便是言氏大股东之一,在很多事上都拥有决策的权利。”说完,他看向对面的人,发现对方的脸色出人意料的平静。

    言述脸上的苦笑越来越明显,他承认自己说出这个真相小部分是因为愧疚,大部分原因却是因为秦煦谨,因为言家与言孜衍绑上关系,那么以后若是有了什么事,秦风也不会坐视不理。

    而一旁捧着茶杯的言孜衍却很是严肃的想,股东?在电视里那不就是一群老头子吵吵闹闹的群体吗?他年纪轻轻做股东做什么?

    果然,三流电视剧害死人!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