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这样很好

    <---凤舞文学网--->    出了车祸,来得最快的自然不是交警,而是围观群众。--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就在言孜衍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外面已经聚集了一大片心的打酱油群众,或兴奋,或好奇,或担忧的看着他们。

    不明真相的群众一边向旁边的人了解况,一边可惜着一辆这么漂亮的法拉利就撞成了这个样子。

    言孜衍偏头看着车窗外的围观党,脑袋偏啊偏的就把视线落在秦煦谨的手肘上,“后备箱里面有急救箱么?”

    秦煦谨见言孜衍脸色不太自然,摸摸它的脑袋,“我没事。”这两天他似乎已经养成摸言孜衍脑袋的习惯,这是好习惯,嗯,得继续保持。

    对于在自己脑袋上作乱的手,言孜衍忍了忍,终究没有拍下去,而是干咳一声,“到底有没有,说句话。”

    “有,”秦煦谨收回手,漫不经心的瞟了眼自己的手臂,那眼神实在不像是看自己的伤口。

    言孜衍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感觉脑子有些晕眩,晃了晃脑袋,走到车后面打开后备箱拿出药箱回到车座上,一边拿着消毒水,一边感慨的想,自己在大学里学的急救课一直觉得他是鸡肋,虽然课后自己得了一个优,对于此后一直没有实践机会他感到很是遗憾,今天自己这点手艺总算能用上了。

    秦煦谨看着言孜衍的动作虽然有些生涩,但是还算规范,于是松了口气,虽然他不介意这么点小伤心,但是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介意这个伤口越变越大的。

    两人本来正在进行友好疗伤阶段,这时一个男人瞧着车窗道,“哥们,有事么?”

    言孜衍快速的打好结,对心路人甲道,“没事,多谢关心。”

    谁知这位大哥立马对后一群人道,“我就说他们没事。”

    一群人立刻称奇,毕竟这么撞下来不受伤简直是不可能,如今看两人的神色没什么问题,他们不得不感慨这开法拉利的不仅有钱,还有运气。

    “我们现在先下车,我已经打了电话叫保险公司来拖车,”秦煦谨眯眼看了眼不远处撞得变形的奥迪,拉着言孜衍下车,言孜衍下车脑子里那种晕眩感又再次出现,脚下一软被秦煦谨一把扶住。

    “你怎么了?”秦煦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另一只手不着痕迹的划过言孜衍的手腕,神色才慢慢缓和下来。

    “没事,刚才撞到护栏的时候可能头晃得有些厉害,”言孜衍瞥了眼自己被搂住的要,开始严肃的思考,他是叫BOSS把手放开好呢还是装作没有发觉比较好?

    “两位先生,我们是XX电视的记者,请问这次车祸是如何发生的,奥迪车主已经失去车主,听周围群众说,是奥迪向你们撞来,请问对此有什么看法?”

    言孜衍瞅了眼激动的女记者,他怀疑这位女记者与那位奥迪车主有仇,他干咳一声,“这位记者小姐,我现在唯一的看法就是等着交警来处理这件事,既然围观群众已经说明整件事了,我们还能说什么?群众的观察角度是360°,而我的视线只能前方一块,如果您对这起车祸感兴趣,请询问围观群众。”

    这个女记者见言孜衍说了一堆的话,结果什么点子也没上,于是把注意力放在他旁边英俊的男人上,“这位先生,请问…”

    “我的律师很快就到,”秦煦谨看也不看记者,“有事等他来了你再问。”

    女记者悻悻的笑了笑,面上有些挂不住,心下明白这个人不是普通人,再看看那辆限量版的法拉利,顿时明白这事是不能报导出来了,对后的摄像师使了一个眼神,两人识趣的离开现场。

    没一会儿,交警和医生赶到现场,交警了解事发经过后,知道法拉利车主是无辜受害者,而且看车型也知道这位车主不简单,还没多问,就见一个男人匆匆赶到现场,竟是本市有名的金牌律师。

    双方交谈了一会儿,于是没多久交警走了,医生走了,那位受伤的奥迪车主也被拖走了,围观群众见没有闹可看,也三三两两的散开。

    言孜衍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个男人,没想到本人比电视上看起来更要出彩一些。

    秦煦谨带着言孜衍上了男人的车,说了句“他是我的代理律师”就没有了下文,引得男人有些不满。

    “我是这位面瘫的代理律师兼好友毛友,你好。”说着伸出好看的手递到言孜衍面前。

    “我是总裁的助理,言孜衍,”言孜衍与毛友握了握手,看了眼面无表的老板,老板边的人名字还是真个,桃妖,墨兰,田鼠都出来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猫又,他们父母真是太有才华了。

    毛友收回手,笑眯眯的看了眼言孜衍后才转头对秦煦谨道,“老大,我现在开车送你们回去,后面的事我来处理。”

    秦煦谨眼神微微一变,“这件事要好好处理。”说完,眼声落在一脸茫然的言孜衍上,“该好好处理的,就处理了。”

    毛友脸上本来漫不经心的笑这个时候变得多了分严肃,视线若有似无的扫过言孜衍,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经过这么一起折腾,早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言孜衍靠着车后座有气无力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又摸摸下的座位,为什么他边的人不是开宝马就是靠奥迪,再不然就开法拉利,而他连买一辆奥拓都买不起。

    人比人气死人,他想起自己亲生老爸,那个老头子其实也有钱,若不是自己的老妈实在不想提起那个老头,他当年也就不会那么硬气拒绝老头子开给自己的支票。

    多年的分还比不上小三一句撒,他实在觉得这种婚姻没有意思,若是将来他娶了一个女孩,一定好好待她,而不是在虚耗她年华后再让她孤独一人。

    “言先生,言先生…”

    言孜衍回过神,对毛友笑了笑,“不好意思,毛先生,你问我什么?”

    “没事,没事,刚刚出了场车祸我能够理解,”毛友爽朗的挥挥手,“我刚才问你在老板边工作还习惯吗?”

    言孜衍瞅了眼面无表的秦煦谨,顿时默然,在BOSS面前为我这种问题,这是单项选择,不是双向啊,他嘴角弯了弯,“嗯,很习惯。”那笑容灿烂得让毛友脸上的表僵了僵。

    老大,您究竟做了什么,让一家一个好好孩子说话如此言不由衷?只是这个孩子倒是有意思,虽然是个人类,倒是比很多人类通透,少了些别人那么些弯弯绕绕。

    只是即使是这样,千百年来这样的人类遇到的也不少,老板为什么就看上他了?喜欢老大的人那么多,老板怎么就看上这个人类了?难道这还真是传说中的缘分?

    看这张脸,好吧,在人类中也算是好的了,可是在仙界,这种模样也算不上什么;说他心善,很多有修为的比他善良;说他有格,那也不是独一无二,实在是让人想不通啊想不通。

    车子开进秦煦谨的别墅,下车后毛友就自在的向前来迎接的梅管家潇洒的挥挥手,然后自在的往大门方向走去。

    言孜衍走在秦煦谨边,觉得这位梅管家发现BOSS手肘上的绷带时瞧他的眼神更加的诡异了,他缩了缩脖子,往秦煦谨边凑了凑,信BOSS,得安生。

    果真往秦煦谨边一凑,那诡异的眼神立马消失不见,言孜衍同学心很是微妙,抬头看向秦煦谨,就发现秦煦谨睁垂首看着他,不知怎的,他就想到自己被秦煦谨护在怀中的形,心中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言孜衍没有别扭多久,因为那温的手掌又落在了他的头顶,揉了揉他软软的发丝,“进去吧,午饭都准备好了。”

    心下微微一暖,言孜衍拍了拍揉着自己头顶的手,“我是爷们,爷们,头发不能乱摸。”

    秦煦谨见他这副模样,眼中带上一丝暖意,收回手,嘴角却微微扬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毛友回过头,见到秦煦谨脸上不怎么明显的笑意,脸色微微一变,“牵绊竟是如此之深么…”让一个向来冷漠的人露出笑,是何等的艰难。

    “看见了么,”陶瑶站在花圃边,远远望着那两个影,明明其中一个犹如炸毛的猫,却让她觉得,这个人站在主子的边再合适不过,“他们在一起,有什么不好?”

    莫澜把玩着手中的一朵兰花,视线却也落在那两人上,远远的便看到了秦煦谨嘴角丝丝笑意,握着兰花的手重了重,半晌却又突然笑开,“似乎,的确没什么不好。”

    即使是人类也没有关系,能够走进主子的心,已经是不易的事

    陶瑶看了他一眼,弯下腰拔去兰花丛中的一株草,眼角的余光望向两人,只看到向来冷漠的主子拍着那个人类的脑袋。

    这一刻,她也忍不住露出笑容,这样,真的很好。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