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BOSS很腹黑

    <---凤舞文学网--->    雨整整下了一夜,仍旧没有停的迹象,不过台风已经过去,于是该上班的还是要上班,该上学的依旧要上学。--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当言孜衍从上爬起来的时候,穿着一整齐西装的秦煦谨已经坐在餐桌旁吃煎蛋,他疑惑的看了看秦煦谨上崭新的西装,在他记忆中,老板昨天晚上穿的好像不是这一衣服。

    跑到厨房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拿出来,言孜衍又疑惑了,他记得…冰箱里的鸡蛋昨天晚上就已经吃了,那么现在盘子里面的鸡蛋从哪来的?

    一杯牛推到了他的面前,秦煦谨语气平淡的开口,“喝下,长高。”

    言孜衍悲愤了,就算吃了他的口软,也不代表他能对自己进行人格上的侮辱,他愤怒的抬起头…“谢谢老板。”吧唧一口,圆圆的煎蛋上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缺口。

    拿起牛喝了一口,顺下心口的气,言孜衍再次几口咬完煎蛋,咂嘴的想,似乎这个煎蛋火候还不错,想到昨天夜里老板说的同居事,似乎真的不错。

    他瞅了眼秦煦谨面无表的侧脸,也许老板只是这么顺口一说?他再瞥瞥对方连吃个煎蛋都能吃出优雅的姿势,抽出一张纸巾随意摸摸嘴角,“老板,每天都起得这么早?”

    秦煦谨先是看了言孜衍一眼,放下手中的叉子,优雅的擦擦嘴角后才开口道,“良好的生活习惯是保证体健康最基本的条件。”说完,又上上下下打量言孜衍一番,“你就是个很好的反面教材。”

    你才是反面教材,你全家都反面教材!(#‵′)凸,言孜衍把袖子一捋,露出自己白晃晃的胳膊,“我有肱二头肌。”

    秦煦谨瞟了眼那疑似赘的东西,缓缓开口,“把碗洗了然后上班,如果迟到扣工资。”

    废话不多说,言孜衍噌的站起,把袖子麻利的放下,然后收起杯子碟子快速的冲向厨房,至于争论什么肱二头肌,有工资重要么?

    早晨出门,言孜衍偏头便看见了小女孩孤零零的站在转角处的房门外哭,手里仍旧拿着那根棒棒糖,他脚步微微一顿。

    “怎么了,”秦煦谨眼神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小女孩。

    “没什么。”言孜衍勉强笑了笑,按开电梯门,回头看了眼小女孩,她仍旧一直叫着爸爸妈妈。

    电梯里站了好几个人,其中一个中年女人见到言孜衍,便的开口道,“小言,去上班啊。”

    “徐姨,”言孜衍笑了笑,“是啊,你现在是要去买菜?”

    “对,早上的菜新鲜些,趁着时间还早,买些骨头回来炖汤,我家那孩子就要高考了,也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总是说有谁在叫她,这高考压力太重,孩子跟着遭罪。^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说起自己的孩子,徐姨显然有些无奈,“昨天是周末,带她去瞧了医生,说是没事,就是压力大了。”

    言孜衍几年前自己高考那会儿游手好闲,干笑两声,“高考嘛,自然要看重些。”如果,那时候自己努力些,没准能考个好点的大学?不过,即使上了Q大B大,也不过找现在这么个工作吧,韩洋不就是米国留学回来的,不也与自己一样做助理么?

    他没有看到的是,秦煦谨看着徐姨后微微皱了皱眉头。

    电梯门打开后,待三人都出来徐姨才发现刚才仪表堂堂的男人与言孜衍是一起的,她赞叹道,“小言啊,这位是你的朋友?啧啧”大婶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后,“长得可真俊,小伙子,你有女朋友了么?”

    言孜衍摸摸鼻子,果然BOSS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受欢迎的存在,只是…瞧着自家老板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他觉得还是不要太打老板主意好。

    “对不起,我已经有人了,”秦煦谨微微颔首,迈着修长的腿向停车场的方向走去,言孜衍对女人歉意一笑,忙追着跟了上去。

    徐姨看着两人的背影,摇着头叹息,“居然有喜欢的人了,真是可惜…”

    路上言孜衍瞟着秦煦谨没有表的侧脸,想起秦煦谨说已经有人的话,心下渐渐明白,原来老板已经有了人,只是不知道是暗恋还是…不过以BOSS这种强势的男人,应该不会做暗恋这种青涩的事的…吧。

    星期一早晨,是各部门经理和本地区分公司到会议室向总裁办公室报备一周工作的时候,所以对于秦风众人来说,星期一是一个可怕的子,因为每一次早会都是一次胆量的挑战。

    各经理,本地区各分公司负责人都早早的赶到会议室,韩洋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观察着众位部门经理的脸色,面无表的那是完成计划的,至于忐忑不安的,那肯定是工作没有完成,还有那面露微笑的,恐怕就是自己计划完成得不错,而自己的对手计划没有完成的。

    看了眼自己手边空的位置,还有最上面的空着的位置,韩洋摩挲着下巴有些好奇的想,难道老大也受言孜衍那个家伙的影响,学会掐着时间点进公司。

    诸位经理虽然都是一副沉思状,但是那眼角余光早斜到上首去了,各自交换着眼神,显然对BOSS还没有到场也十分的好奇。

    苏清翻着手中的文件,似乎对BOSS晚来丝毫不感兴趣,倒是坐在她旁边的一个后勤部女经理开口了,“苏经理,你说这总裁怎么还没有到。”

    苏清合上手中的文件,微笑着开口,“沈经理这话可就有意思了,这总裁去哪,我一个小小的公关经理怎么会知道?”

    “别人不知道我还相信,苏经理嘛…”沈霞弯了弯嘴角,让人看不出是讽刺还是单纯的笑意,“总是与我们不同的。”

    “苏经理与沈经理当然不同,”言孜衍微笑着站在两人后,“苏经理是长发,沈经理是短发。”

    “哟,原来是言助理,”沈霞侧头就看到穿着贴西装一脸微笑的言孜衍,对方的笑和温和,但是沈霞又怎么听不出他在为苏清解围,她微微嗤笑一声,“言助理来得好早,韩特助才刚来一会儿呢。”

    一旁正喝咖啡的韩洋差点没把口里的咖啡呛出来,他干咳一声,他一直知道沈霞与苏清两人自入公司以来关系一直不和,但是这次战火怎么就烧到他上来了,而且还是拿自己与言孜衍比较,这哪是在打击言孜衍,这是在打击他,要是老板知道这话,也不知道给自己穿的鞋会小成什么样。

    言孜衍仍旧微笑,“多谢夸奖。”言助理与韩特助?这其中的感觉就差太远了,这个女人倒是会戳人痛处,不过也许就因为这张嘴,她也就只能做一个后勤经理。

    后勤在公司向来管一些杂事,比起别的部门来说,地位总是有那么些微妙,仔细一想言孜衍觉得自己能够体谅沈霞心理上的不平衡,转在韩洋边坐下,干咳一声,示意众人BOSS就要进来了,微笑的把笑收起来,理衣服的把手收起来,该沉思的做沉思状,该忏悔的做忏悔状。

    各经理一见言孜衍的眼神,立刻正襟危坐,苏清笑着望向言孜衍,掩去眼底一丝黯然。

    “各部门对上周工作进行两分钟的简短口头报告,”秦煦谨推开门,一边向自己的位置上走一边道,“我不想听没用的话,该说什么你们都应该清楚。”

    言孜衍转着手中的笔,衬着脑袋听各部门讲工作内容,硬生生的憋下一个哈欠,手一抖,笔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目光齐刷刷的投向言孜衍,都有那么点看烈士的味道。

    韩洋在心底哼了哼,在总裁这里,就算你们全成了炮灰,言孜衍那小子也不会是烈士,人家可是总裁的暗恋对象。

    苏清饶有兴趣的看向言孜衍,似乎在想他面对这些目光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秦煦谨是不会为难他的。

    弯腰捡起笔,言孜衍仿佛没有看到众人“炙”的目光般,坐直子作一副仔细聆听状。

    “王经理,你还有半分钟时间,”秦煦谨面色不变,扫了一眼言孜衍后开口。

    “啊,是。”王峰立刻继续汇报工作,至于闹什么的,只要自己不成了闹,怎样都好。

    会议快要结束时,秦煦谨看向言孜衍,“言助理,听了今天的会议你有什么感想?”

    众人再次把目光落在言孜衍上,皆露出你果然要倒霉的表

    “大家说的都很好,各位比我都有经验,在这个方面我不能做什么评价,我只说说上一周我的一些发现,”言孜衍看了眼众人,开始说一些他看到的一些小问题,还有发表了一些市场竞争问题,绕来绕去,听着似乎很有理,等他说完后,大家才发现,他根本没有对刚才众人说的话做出评价。

    众人看言孜衍的目光顿时有些意味深长,看来这个人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说完后,言孜衍松了一口气,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听这些人说什么,能怎么评价?

    秦煦谨眯眼看向言孜衍,半晌才道,“很好。”

    言孜衍心跳在哪瞬间停住,很好,什么很好?为什么他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会议报告交给韩洋,有什么事可以找韩洋或是言孜衍,”秦煦谨合上手中的文件,“下周我希望能看到你们的成绩。”

    苏清听着秦煦谨的话,微微一笑,这是在向他们表明言孜衍的地位么?

    回到办公室,秦煦谨就扔给言孜衍一份计划表,“这个计划就交给你做,一周后我希望能看到完美的计划。”

    言孜衍拿过来一看《XX上市计划》,顿时白了一张脸,这么重要的计划交给他,还不如现在直接炒了他。

    “对了,”秦煦谨抬头看着一脸死灰的言孜衍,“私下里你可以请教我。”

    言孜衍一听,顿时大喜,如果他搬到秦煦谨家里,不就有很多询问的机会了?!

    秦煦谨眯眼看向窗外,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雨丝打在窗户上,不甘心的在玻璃上挣扎,然后滑了下去。

    天气…还真是不错。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