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旅游囧记(上)

    <---凤舞文学网--->    所谓怨鬼,就是某个人死去之后,因为执着于某件事,灵魂不愿离开,最终成为行走于人世间的孤魂野鬼。--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言孜衍早晨起出门,又看见站在电梯外吃着糖的小孩,他脚步顿了顿,终究没有向小孩走去。

    “大哥哥,我爸爸妈妈为什么还不回来?”小女孩冰凉的手抓住他的衣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的看着言孜衍。

    言孜衍装作没有察觉般,径直进了电梯,电梯门还没有关上,就见一对夫妻走了进来,女人手中还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他看到之前问他的小女孩正跟在这对夫妻后,口里还叫着爸爸妈妈。

    移开目光,言孜衍看着女人牵着的孩子,胖乎乎的很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小孩突然扭头对后的女孩道,“这是我的爸爸妈妈,不是你的。”

    夫妇俩神色大变,惊恐的看着后,那里空的什么也没有,女人把小孩抱进怀里,有些惊恐的开口,“小明,你在和说话?”

    “这个小姐姐啊,”小孩指着后,“她穿着红色的裙子,还拿着糖,她叫你们爸爸妈妈呢,妈妈,我也想吃这种糖。”小孩指着小女孩手中的波板糖,一脸的艳羡。

    言孜衍看着夫妇一脸惨白,就连子都微微发起抖来,再看着可的女孩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这家人他是知道的,五年前这对夫妇出门,让五岁大的女儿乖乖待在家里,等他们回来就给女儿买芭比娃娃,结果没有想到家里煤气泄漏,五岁的孩子就这么死在了家里。^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电梯门打开后,夫妇俩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言孜衍看着孤零零站在电梯里的小女孩,脚步顿住了。

    这个小孩子,也许只是等着她爸爸妈妈给她买洋娃娃回来吧,毕竟对于五岁的孩子,爸爸妈妈的承诺对于她们来说,那就是一个事实。

    “你在看什么?”清冷的声音在他边响起,让言孜衍收回心神,侧头看向俊美的男人,“老板。”

    “原来你喜欢这个?”老板的表依旧不变,但是言孜衍却听出了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他回头朝电梯方向一看,原来电梯里面挂着某个高跟鞋广告,画面上的女人很是感撩人。

    嘴角微微一抽,他看的是广告下面站着的孩子,可是想到对方看不见这些,言孜衍干笑两声,“哈哈,只是观赏嘛,观赏。”他对**女没兴趣啊。

    “观赏完了就走,这么一直看着太猥琐了”扫了眼对方手中的小型行李包,秦煦谨嘴角微微一弯。

    “啊,好的,”言孜衍抽了抽嘴角,谁WS了,谁WS了!只是脚下不敢停留,立马抬起步子前进,他没有看到后的人视线扫过小女孩,小女孩吓得瑟瑟发抖,眨眼间就消失在电梯中。

    两人坐进了车中,言孜衍刚坐上副驾驶座,边的人就弯腰为他系好安全带,而他已经慢慢习惯这个举动。

    “老板,其他人呢?”言孜衍好奇的问。

    “韩洋领着他们先走一步。”系好安全带,秦煦谨直起了腰,脸上的永远是不变的面瘫表

    言孜衍在心中泪流,其实他也想先走一步啊。

    秦煦谨发动汽车,侧头看了眼言孜衍,似乎猜到他的想法,“你和他们住的方向不同。”

    言孜衍一只手在安全带上扯啊扯,原来他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么,连住的方向都与别人这么不同?

    秦煦谨注意着他的动作,“你只在检查安全带的质量么?”眼底却带上一抹不易发现的戏谑。

    “哈哈,是啊是啊,”言孜衍继续干笑,“这条带子比我的皮带质量好多了。”

    秦煦谨沉默,只是视线扫过了他的腰部。

    白城山是本市最出名的风景区,山很高,山顶风景优美,很多游客都说,站在白城山顶犹如羽化登仙,让人的心灵得到了洗涤,得到净化。

    言孜衍对这些净化什么的不感兴趣,只是他一直纠结于没有去白城山游玩的怨念,作为C市人,不去太丢人啊。

    “去过吗?”秦煦谨见着这人一直低着头,不由得出声问道。

    “什么?”言孜衍不解的抬起头。

    “去过白城山吗?”秦煦谨一直看着路的前方,很随意的问道。^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没有,”言孜衍打个哈欠,“没时间去。”

    秦煦谨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想起那个警察的话,眼神黯了下来,没有时间吗?

    ===================================

    “韩特助,总裁怎么这时候还没到?”公关部的女经理苏清在韩洋边坐下,“还是说总裁今天不会来?”

    韩洋笑了笑,“苏经理放心,今天老板一定会来,只是他有些事要晚来一步。”苏清对总裁的心意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想到某个衰人,韩洋同的看了眼苏清,这么一个大美女,输给一个要部没部,要部没部的男人,也算是憋屈的。

    他们现在是在预定好的酒店里,这家酒店是四星级水准,位于白城山半山腰,大多稍有经济能力的旅游者都喜欢在这里入住,所以当时决定酒店的时候,他就订了这家,反正出钱的人又不是他,何必那么省?

    几个部门经理都坐在茶厅喝茶,对于苏清的行为他们都看在眼底,心中了然,大家都是人精,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公关部的女人可不简单,手段口才不是一般男人敢去招惹的,看男人的眼光也高,这瞧上总裁是件极其需要勇气的事,毕竟总裁虽然很帅很有钱,可是任谁也架不住他那随时都有可能外放的寒气。而且瞧着总裁的态度,这位公关部的美女经理恐怕也没有多少戏。

    “言助理这次不来吗?”田疏奇怪的问了一句,立马得到几个经理的附和,毕竟自从上次员工餐厅一事后,他们就知道那个小助理很受总裁重视。

    他们怎么不来,总裁大人不是亲自去接他了吗?韩洋笑着解释道,“言助理会和总裁一起来。”

    “言助理?”没有看到过言孜衍的苏清眼神微转,“是总裁新增的助理吗?”

    韩洋正准备回答,就看到言孜衍与秦煦谨走了进来,松了一口气,“他们进来了。”

    苏清回头一看,就见秦煦谨与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她视线扫过年轻男人,穿着白体恤牛仔裤,干净清爽,但是却没有职场中人凌厉的气势,这个人就是新来的助理?她微微疑惑,随即换上了笑脸。

    言孜衍跟在秦煦谨后,正式认识了各部门的经理,对于公关部的美女经理多看了两眼,然后开始分配房间,到最后与他一个房间的人是秦BOSS,在一众人同的目光下,他跟在秦煦谨的后进了房间。

    把东西放好分类,又巴巴的跟在BOSS后面出门,然后准备到茶厅喝茶,下午四处转转,明天早上去爬山。

    酒店里面考虑到团体旅游的况,所以茶厅里是有单间的,十几人进了单间后,开始点茶,言孜衍看着价格贵得离谱的茶,扭头对边的人道,“老板,我不喝茶能不能把这些钱折成现金给我?”

    秦煦谨面无表的看着他,“今天的中午的饭价格更贵,你可以考虑这个。”

    “不用了,”言孜衍合上手中的点单本,“给我一杯碧螺。”

    韩洋在一旁翻个白眼,这个小子到哪都改不了寒碜的习惯,真不知道他怎么还没掉钱眼里去。

    “言助理不喜欢喝茶吗?”苏清点了一杯玫瑰花茶,笑眯眯的问,对于这个总裁的新宠助理,她总是要多关注一点,曲线救国也是女追男的一个好手段。

    “不,我只是更喜欢钱一点,”言孜衍面对美女总是很诚实。

    苏清的笑僵了僵,她能说这个孩子很诚实么?

    “哈哈,言助理总是这么风趣,”田疏在一众沉默的观众中而出。

    “是啊,他本就很幽默,”韩洋闲闲的开口,说完就收到老板凉飕飕的眼球一枚,顿时表示沉默。

    果然老板与那个小子是有JQ的,韩洋在心中泪流满面,办公室恋什么的,最最讨厌了!

    言孜衍瞥了韩洋一眼,收回目光,“能娱乐韩哥,是我的荣幸。”说完龇牙一笑,“毕竟,我很喜欢韩哥嘛。”

    看到这灿烂的笑,韩洋打了个寒噤,视线扫到老板冰寒的眼神,全汗毛全部立定站好,韩洋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言孜衍是不是笑话他不知道,但是很快他就要成为笑话了。

    BOSS大人,我对那个杯具家伙没企图,你不要误会,误会能害死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