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包子手引发的杯具(中)

    <---凤舞文学网--->    右手与左手谁做的事更多?除了左撇子,其他的人都会回答右手。--凤-舞-文-学-网--

    言孜衍看着自己包成团子的右手,又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悲愤的抽抽鼻子,就连玩游戏都不行,他想摔键盘了。

    “键盘公司批发价250,”BOSS瞥到他的表,“鼠标85,你可以考虑哪样便宜一点。”

    伸出完好的左手摸摸鼠标,还友好的轻轻拍了拍,言孜衍义正言辞的道,“损坏公物是不对的!”但是下一秒鼠标被拍到地上,发出“啪嗒”一声,鼠标分成了三块。

    “经过我的鉴定,这个鼠标质量不好,”言孜衍很是淡定的弯腰捡起地上的鼠标尸体,“这个八十五?”

    “别的办公室鼠标配置八十五,这个是专用配,售价218。”秦煦谨看着眼前的人淡定的表开始扭曲,心很好的批准某个部门购买新器材的请示。

    “老板,你可能买到伪劣假冒产品了,”言孜衍戳戳四分五裂的鼠标,不带这么脆弱的。

    “鼠标质量,是由你之前上班的分公司负责,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之前对生产工序根本就没有认真负责?”BOSS大人成功的发现某人淡定表龟裂。

    言孜衍沉默,把破鼠标往桌上一放,面无表的开口,“内部员工能打折么?”如果忽略那哆嗦的手爪子,他这张脸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秦煦谨不说话。

    言孜衍抽回自己的视线,好吧,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218都能能买80瓶熙师傅冰红茶,没准他还能中奖呢,恨恨的盯着自己的左手,叫你手!叫你手

    秦煦谨知道这人向来运气不好,但是没有想到他能倒霉到连接杯水都能烫成这样的地步,他真不知道这人二十二年是怎么活下来的。瞟了眼那缠着纱布的手,“医生怎么说?”语气很平稳,表没有,眼睛•••暂时看不出有什么。

    “这么个小伤不需要看医生,”言某人豪迈的挥挥右手,不小心撞到桌角,疼得面上一阵扭曲,但是想着自己的话,只得勉强笑得面目狰狞。

    没有看医生?秦煦谨看了眼那包扎得还不错的手,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单手把伤口包扎得那么好,还是说•••是别人帮他包扎的?

    秦煦谨眼神微沉,也不再理会面目扭曲的言孜衍,径直埋下头开始打开电脑传文件。[小__燕__文__免费_提供更新_hTt_p://W_W_W.xiA_o_Ya_n_wenxu_e.c_om]

    言孜衍看着破碎的鼠标,还有自己蹄髈似的手,哀怨的叹口气,本来鼠标不坏,他至少还能打一些鼠标就可以作的小游戏,至少也能偷偷菜,逛逛农场,现在好了,什么都不能做了。想到自己到总公司好几天,事没做几样,他又释然了,反正一天也没做多少事,工资照拿,就算扣了全勤奖也不算太亏。

    看着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一跳跳的过去,终于快到了午餐时间,言孜衍松了一口气,正想着今天中午自己的用餐方式,就看到韩洋敲门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韩洋看到他竟然往旁边挪了好几步。

    “什么事?”秦煦谨看了眼两手空空的韩洋,快到下班时间,韩洋这个时候进来做什么?以他最近倒霉的程度,应该也没有胆量靠近言孜衍才对。

    “刚才接待处说有一位叫做夏琳的女士找言孜衍,说是为他送午餐,”韩洋说完这话,特意瞟了瞟了BOSS的脸色,嗯?还是面无表,难道说自己之前的猜想是错误的?

    一听到夏琳的名字,言孜衍诧异的睁大眼睛,昨天才被那个囧鬼吓成那样,今天还给自己送午餐,那午餐不会有问题吧?他突然希望BOSS大人说,不能再办公室接见亲朋好友之类的话,虽然女人为自己送餐是件值得得瑟的事,可是他怕有那么心得瑟,没有那个胃享受啊。

    “朋友找,可以走。”秦煦谨按着鼠标的力道大了一些,纵着一个小人连连砍了怪兽几十刀,关上游戏测试网页,他见言孜衍还没有走,眉头一皱,“下班到了,不扣你工资。”

    在心中哀叹一声,那已经不是工资的问题,是关于胃部寿命的问题,言孜衍叹了口气,任命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韩洋看着那恹恹的背影,不平衡的想,不就是有个女人给他送午餐么,得瑟什么啊,手肿成那个样子,也只能在女人面前表演用勺子吃饭的本事,丢人不丢人。

    人都走了,还在看?秦BOSS眯了眯眼睛,看来韩洋倒霉的程度还不够,不然看到女人给言孜衍送午餐,他的脸色那么难看做什么?把鼠标往旁边一推,秦BOSS把一堆资料扔给韩洋,“这些你都核对一下。”

    等到BOSS出门了,韩洋才翻开手中的文件,一看脸色就变了,上个月的文件,上上个月的文件,还要自己核对,要真等到现在才核对,那些东西早就出问题了吧!

    老板果然喜欢那小子的,不然怎么把脾气发在自己上,韩洋突然觉得泪流满面,他是不是该考虑换个岗位?和那个小子在一起工作,赚到钱也没命花啊。

    言孜衍在大厅接待处看到夏琳,他看着夏琳一淑女的打扮,挤出笑道,“你吃饭了吗?”

    夏琳看着言孜衍包着纱布的手,笑着道,“我等会就回去吃,你的手烫伤了,有些东西要忌口,我做了些清淡的东西给你,伤口好得快一些。”

    言孜衍干笑一声,“那你和我一起去公司餐厅吃吧,就当是陪着我吃好了,”左手接过对方手里的保温盒,言孜衍领着夏琳往电梯方向走。

    秦风的职工餐厅在7楼,因为正是下班时间,餐厅里很闹,言孜衍看了眼人口密集程度,找了一张桌子让夏琳坐下,“我去点餐,你先坐。”

    走到队伍最后面站定,言孜衍掏出上餐卡,伸长脖子看今天的菜色,看颜色似乎还不错。

    好不容易快排到言孜衍,旁边一个女职员穿着高跟鞋似乎没有站稳,向言孜衍这边倒来,很快就要撞上言孜衍的右手。

    就在这眨眼期间,言孜衍觉得自己被人拎开了一步,然后就见到这位穿着高跟鞋的女同胞直直的倒在了地上,而整个餐厅似乎安静到了极点。

    他疑惑的看着拎着自己领子的人,顿时睁大眼睛,秦煦谨怎么在这里,他在看看秦煦谨后跟随的人,其中似乎还有那个人事部的经理,叫什么田鼠的。

    这位的长相太具有个,让言孜衍想忘也忘不了,他干笑一声,“总裁,你来视察工作?”

    秦煦谨放开言孜衍,面无表的开口,“我来看看饮食质量怎么样。”

    “是的,是的,总裁是想体验一下大家的生活,所以我们大家今天都在餐厅用餐,”田疏搓着手,笑哈哈的解释,“总裁与大家同甘共苦,也是想看看饮食方面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言孜衍瞟了眼田疏大叔,其实如果这位大叔长得好看一点,适合去公关部,人事部真是埋没他了,他视线下移,就看到摔在地上的女职员在一众无视下晃悠悠的爬了起来,然后强悍的拍拍上的灰,踩着10厘米的高跟离开。

    一时间,言孜衍觉得这位女同胞就是一位敢于直面惨淡的勇士。

    “你的手受伤,还往这凑什么?”秦BOSS皱眉。

    “我总不能让朋友来挤吧,”言孜衍委屈了,绅士风度这种东西,是男人沉重而又甜蜜的夸奖啊。

    “餐卡给我,”BOSS大手一挥,走言孜衍手中的餐卡,然后前方阻碍的物体通通让道,BOSS面无表的看着抖抖索索的厨师,“两份A餐。”

    言孜衍看着厨师抖个不停的手,不由得腹诽,大叔,你不要再抖了,再抖那块红烧都要掉下去了。

    接过BOSS大人手中的餐盘,言孜衍瞟了瞟对方手中的餐盘。

    “你想要我这盘?”秦煦谨问。

    “不是,”言孜衍犹豫一下后开口道,“你刚才刷卡的时候,刷的我的卡吧?”

    秦煦谨:••••••

    言孜衍继续开口道,“我请你吃饭,那鼠标就算了吧。”

    “这个二十块,”秦BOSS开口了。

    “什么?”言孜衍不解。

    “鼠标218。”

    言孜衍:╭(╯^╰)╮

    几个部门经理没有胆子仔细听两人说了什么,但是看到BOSS给小助理点餐,而且小助理还敢给老板脸色看,他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BOSS是如来佛,小助理就是如来佛他亲娘啊。

    端着餐盘到夏琳对面坐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一道黑影在自己边坐下,他侧头一看,就见BOSS面无表的坐在自己边。

    “那边没有座位了。”BOSS严肃的解释。

    言孜衍看了眼那张被部门经理坐满的餐桌,这些经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上道,竟然敢把老板挤得没有地方坐?

    一旁的诸位经理隐约听到BOSS大人的话,齐齐无语凝噎,老板啊,我们什么时候敢让你没有座位了?明明是你自己说,要坐过去的啊!啊!啊!

    夏琳的午餐做得很正常,虽然没有什么惊喜,但是也和大学食堂水平差不多了,至少他的胃能经受这样的折磨,言孜衍瞟了眼BOSS的餐盘,用叉子叉了一块白油冬瓜,扔进口中。

    夏琳本来想说一些感谢的话,但是看着言孜衍边冷漠的男人,她愣是不敢多说一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那个男人似乎不怎么喜欢自己,可是这没有原因啊。

    小 燕文 学网友自发提供更新,与小 燕文学立场无关,请下次直接登录效小 燕文 学观看 hT_Tp://wW_w.x_Iao_yAnWen_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退散吧,杯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