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这么大的声响,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这里又是天虹的房间,不是展祖望的书房也不是看展祖望的大戏,没有了地位的压制,那些下人们就更加没有顾及了,一个个争着抢着围在门口,天尧已经被怒火燃烧了理智,根本不理会门口的人群,拳脚间全然没有停下的趋势,而展云飞已经被打得说不出话来了,看到围观的人,顾不得面子,失态的向前扑去,但是他本就是倒在地上的,如今这一动,就狗□的姿势趴在了地上,好生难看,

    “救命,救命啊,快救我!”展云飞嘶吼着,可惜,他狼狈的尊容也令不少的小姑娘吓得往后退去,哪里还敢去救人。--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一些人认出被打的人是展云飞,惊恐的对望着,但是被天尧的狠劲吓到,不敢吭声,他们也只是区区下人,生死大权都在主子上,云翔的威信太高,连带着这些下人对一直跟随这他的天尧也心生敬畏。

    “阿超!”展云飞手攀着地,想爬出去,天尧伸出脚使劲的踢他支撑的胳膊,然后又从后把他拉回来,手已经脱臼了,前的肋骨被打断一根,大腿的骨头已经断裂的,天尧的动作再次引起了展云飞的惨叫,望着门口无动于衷的人群,展云飞终于绝望的大喊了几声阿超的名字,就晕了过去。

    不知是他幸运还是阿超心有灵犀,在展云飞喊出阿超的名字后阿超就真的出现了,野蛮的拔开人群,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展云飞,阿超的瞳孔一缩,眼睛危险的米了起来,其实只要是有眼睛的人,在看到角落里披着一件薄布的天虹时,就能猜到发生什么事了,但是阿超的眼睛只看得见展云飞,他知道的就是,天尧欺负展云飞!

    “啊——”

    大叫一声,阿超冲过去和天尧对上了,天尧打展云飞就花去了不少的力气,挡了记下阿超的拳头就有些抵不住了,险险躲过阿超的铁拳,子一歪撞到了椅子上,才站起来,阿超的拳头又到了,被击中的天尧理智才回来,火气蹭的有起来了,咬牙说道:“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我才教训完一个衣冠禽兽,如今又来了一条没脑子的恶狗,哼,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好了,即使我们纪家在展家做事,也不是给你们欺负的!”说罢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扑上去和阿超打成了一团。

    “天啊,大少爷不动了,快去通知老爷啊!”

    “怎么办,要出人命了!”

    出人命这话一出来,下人们马上动起来,有人怕了,悄悄的离开人群去通知其他人,也有人慌乱的大喊:“出人命啦,出人命啦!”

    人命可不是什么小事,何况那还是大少爷,仆人们都不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瞧清了各自眼中的恐惧和忧虑,没有思考太久,这件事沾上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女孩子,她们将来要嫁人的,要是被娘家发现她们和命案联系在一起,即使杀人的只是主人家的人,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就像天尧说的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狗,要是主人这样,底下的人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想要挑毛病的话无关的事也能说成大事,到时候被这样的缘故被休妻那她们就哭无泪了!像是达成了一致的协议,下人们,特别是丫头们,都踏着凌乱的脚步跑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她们刚刚可什么都没有看见,这件事也和她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千万不要找到我问话!

    屋内的两个人还是你一拳我一拳的对打着,到了后面,甚至演变成了你扯我头发,好,我就直接用嘴巴咬!看谁厉害的状态。

    云翔疾步走进屋内,看到的就是两个人疯狂撕咬的状态,脸色一沉,皱眉环视一遍房间,在晕倒的展云飞和龟缩在角落里泪眼朦胧的天虹上停顿了几秒,暗自叹了一口气,他们之间的丑事终于还是被天尧发现了,其实这件事的处理上,云翔觉得自己也处理的不好,天虹毕竟是天尧的妹妹,要是那时候拉她一把,或者是提早告诉天尧,也许事就不会这样了,但是事关天虹的清白,天尧一旦知道肯定不会放过展云飞的,到时候展云飞倒回来说天虹不知廉耻勾引他,那么纪家在展家的子就不好过了,只是他的放任恐怕是叫纪家更加不好做人了。

    “住手!”云翔大喝一声,两个人了一会,又不服输的扭打起来,云翔注意到来两个人的衣服都撕烂了,脸上上的抓痕都很深,都出血了,估计也打了好一会儿了。

    “都说了住手!”云翔向后摸去,才想起今天没有拿鞭子,见二人没有停下的举动,就快步走过去,举起椅子在茶桌上一摔,巨大的声响叫发狠中两个人停下了,云翔乘机踹向阿超的脸,在阿超下意思的松开手的时候将天尧拉开,天尧已经没有力气了,瘫在地上不想动弹,即便如此他还是瞪着眼睛狠狠的盯着展云飞,想必要是眼睛能发出激光,展云飞走就变成一堆灰尘了。

    挡在天尧面前,云翔冷冷的对阿超说道:“我倒是不知道外人也可以在展家撒野了?”

    阿超捂着脸呻吟,痛得鼻涕眼泪全都出来了,听后拿下手,眼睛一鼓,就要冲上来,云翔眼眸中出凶狠的光,似乎只要他要真的敢轻举妄动,他马上就撕裂了他!

    云翔的记忆里有不少阿超打他的片段,使得他对阿超很反感,平时见到阿超和展云飞他都是直接无视,现在他也不是不想动手,作为一个比较小气的人,云翔对阿超还是很记仇的,总有找到机会就要踹一脚的冲动,只是此时这种况,要是被展祖望看到了,天尧和纪家都吃不了好果子,天尧是云翔的好朋友,这些年也帮助了他很多,所以云翔也就忍下了不满,对阿超说道:“限你们五分钟内离开展家,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

    “展云翔,你也只是展家的二少爷!要是敢对大少爷怎么样,到时候看你怎么和老爷交代!”阿超气不过,怒吼了一句,却没上前,而是退到展云飞边,戒备的看着云翔。^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天尧愤怒的想起来,这个人面畜生欺负了自己的妹妹,怎么能就这样放他离开?即使这个妹妹有千般不好,也不能这样侮辱了去!

    “爹?你以为气晕了大夫人,他还会同展云飞?此时他正是恨不得将他切成八大块呢!”云翔背在后的手轻轻的晃动了一会,同窗几年的默契,天尧知道云翔这样做有自己的理由,不想放他们走却也不想违抗云翔的意思,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剖了一眼天虹,就背过去,独自生闷气。

    阿超怀疑,云翔有这么好心?但是他们出去的时候的确听到后的惊呼声,莫不是夫人真的出事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大少爷留下来切不是会被老爷打?

    “你不要以为我是为了你好啊,要不是爹太喜欢展云飞,即使现在已经对他失望加绝望也不会愿他死的,而且死守这两兄弟要齐心的念头,要是我杀了他难保这老头不会取消我的继承权利,哼,我早就把你们扔到池塘底下去了!快滚吧,展云飞不在了,我就能马上继承展家了。”云翔知道阿超的心思,那怀疑的表就差没有写出来了,故意说出继承展家的话,也只是为了让阿超打消怀疑,让他们尽快的离开。

    “你!”阿超果然相信了,对云翔不屑,这个展夜枭果然是个黑心的主,从来没有想过大少爷,两个兄弟尽然相差如此之大,幸好他当初跟随的是大少爷!阿超在心里更加的坚定了展云飞是好的这个观念,就爬起来,将展云飞背到上。

    云翔嘴角勾起,有些谋得逞的得意,手握拳头在嘴边咳了一下,掩住笑意,懒懒的说道:“对了,小心点,从后门出去啊,被人看见说到爹那去,我可不会给你们求的。”

    阿超的脚步一顿,有种被羞辱的感觉,抓紧展云飞,慢慢的转个方向,从后门的方向走去,那条路有些破旧,很少人去,老爷的确不会到那里去。

    凉凉的看着他们从门口消失,云翔没有丝毫的同,想起品慧的话,她嫁来展家的那天,没有乐队、没有鞭炮、没有婚礼,只有一座轿子悄悄的从展家的后门进入了展家,她就是这样无声的嫁入了展家!

    “云翔!”呆阿超离开,天尧再也忍不住,拉扯了一下云翔的肩膀,不满的说道:“为什么放他们离开!”

    云翔没好气的挑了挑眉头,说道:“不放他们离开,难道等爹来了打死你不成?”

    “可是……即使是展家的大少爷也不能不讲理的!”天尧语塞,知道是事实,却还是不服气。“而且老爷未必就向着他!”

    “难道你弄得人尽皆知就有理了?现在展家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展云飞和天虹的事,你说天虹现在怎么办?你现在打死了展云飞也没有办法掩盖这个事实了,而且打死了他也不划算,谁给天虹负责?不说爹会不会放过你,就是纪总管肯定也不会还过,到时候你们纪家怎么办?未必想着他?他是气着来,看到展云飞被你打成那个样子,再大的气也要消下去了,可能还觉得展云飞要离开展家是不是和你我有关呢!”

    天尧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只能着急的等着云翔给他拿主意了。“那你说怎么办啊云翔。”

    云翔慢慢踱步,来到天虹面前蹲下,视线往下一瞄,还能瞧见颈间的红印,“看来你和展云飞到是投意合啊,要是我想象办法让你们成了?”

    天虹抖着唇,泪花不断的落下,不说话,像是哑了一样。

    “云翔,你疯啦,叫天虹嫁给那个……”指着门口,天尧说不出口,气得挨了一声,背过去,叫展云飞当他妹夫他还真是不乐意,但是他和天虹之间,该做的不该做的全做了,如今他们之间的事估计已经传遍了桐城了,谁还会娶天虹?远一点的地方的好人家也不是傻瓜,只要询问一下就什么都出来了,但是不好的人家天虹怎么可能受得住?

    在这个时代,要是一个清白女子不被人强了,家人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找到那人,然后……着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因为你已经不清白了,除了这个人还有人愿意要你吗?即使那个人是畜生流氓痞子,就是丑成了猪你都要给我嫁!

    天尧也知道想什么都于事无补了,这件事的结果要不是天虹嫁给展云飞,就是天虹离开。

    “不成,你说,找个外地人……”天尧挣扎的说道。

    “你想说把天虹弄到小山村,改名改姓?”云翔摇头,有些同,同天尧有着合影不安分守己的妹妹。“要是这件事没有被捅破之前,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这么多人都知道了,你觉得展祖望还会叫天虹平安无事的离开吗?”

    天尧心头一紧,“这……老爷,不会的!”

    云翔毫不留的戳破了天尧的天真,“不会?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纪总管就拉着我说话了,要我护着你一点,恐怕是爹对他说了什么了,你也不想想,天虹在展云飞婚礼上干了什么,闹出这么大的事来,满城风风雨雨的,展云飞和三个女人的纠缠,闹得人尽皆知,原先没有证实的时候还可以说是天虹痴心妄想说假话,过个几年也就算了,或者是嫁到老远去事也就平息了,现在这一闹不是说明了这件事是真的吗?毁了展家面子和名声的人,展祖望怎么会放过。”

    云翔说得平静,天尧却是听得毛骨悚然,大天的,额上却是冷汗连连。“但是老爷怎么可能同意天虹嫁给展云飞?!”

    “这也是……”以展祖望的格,的确是不可能,但是……“要是他不得不这样做呢?”

    “怎么说?”天尧停下步子,带着希翼问道。

    云翔站起,无奈的转过,说道:“天尧,我说你……是不是让天虹……换件衣服?”大男人就是粗心,他们到现在都没有让发生了惨剧的天虹更换形象呢。

    “换衣服?”天尧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低头望向天虹,然后有些不自在的别过脸,点点头,说了一句“你赶快换上衣服,不要在给我丢人显现了!”就和云翔走出了房间,关上门,还在不远处把关,就怕有人闯进去。

    “天尧,我要是离开了,你还愿意跟随我吗?”云翔问道,这个问题其实很早之前就想问了,但是不愿天尧多想,也怕泄露了秘密,也就拖到了现在,但是也不算晚了。

    “这……什么意思?云翔,你想……”天尧惊疑的看着云翔,不知道云翔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来,难道他有这样的打算?

    “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打算。”云翔毫不犹豫的回道。

    “为什么?你刚刚不是说要继承展家吗?你这几年这么劳累,难道就放下这些不管,要一走了之,你放心的下吗?你舍得?”天尧急切的追问,希望云翔在考虑考虑。

    “天尧,爹已经好起来了,展云飞也回来了,你觉得展家还需要我吗?”云翔说得很平静,天尧还是察觉到云翔的失望,也许云翔不觉得,其实他回来也是带着一些希翼的,希望展祖望能表现出一些父子之,希望展祖望对品慧能顾念他们二十几年的感,但是这几年展祖望的表现叫他不再抱以期望了,所以才能这样没有留恋的说出离开的话。

    “云翔……那你娘?”天尧不知道怎么说,云翔这几年的表现他是看在眼里的,以前他知道云翔很直率很嚣张,进了军校他知道云翔很有韧和毅力,了解到云翔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是回到展家以后他才知道云翔很厉害很强悍,四年风雨不动,每天都伏案到半夜,早上六点就起,即使这么忙,他也会抽空去看看品慧和展祖望,每次店里来了新的布料和首饰都会先拿回家给他们用,只是除了品慧,其余的人都拿着好东西却总是虚伪的应付他,难道他们真的以为云翔是铁做的,不会受伤不会难过?云翔要是厉害,只能说,应该!

    “我会接我娘一起离开。你呢?”

    “这……我不行。”或许是云翔问得严肃,天尧也起精神回答,想了一会,给了否定的答案。

    有些失望。云翔还是微笑的问道:“为什么?因为你爹?”

    “是,我爹已经老了,桐城就是他的家,是他的根,他是不会愿意离开桐城的,作为他的儿子,要是我离开的话他就没有了依靠,一个人孤零零的,我怎么忍心、怎么放心?”天尧抱歉的看着云翔,做出这个选择他很愧疚,但是却不后悔。

    云翔理解的点点头,品慧不愿意离开的时候,他也是选择了留下来,所以他能理解天尧的选择,也不怪他。

    “那你说的老爷不得不让天虹嫁入展家是……”天尧踌躇了会,问道,不管怎么说,总归要让天虹有个人家才好,总不能让她一辈子孤老吧。

    “爹不会承认萧家姐妹生的孩子,天虹地位低下,但是好歹比□的份高,正妻不行,难道当个妾还当不起吗?”就怕你不乐意自己的妹妹当妾。云翔在心里补了一句。

    “也是,难道现在天虹还能挑吗?那是她自己找的!”天尧苦笑,看也不愿意看天虹一眼。

    “要是当妾的话还是有可能的,我会给你想办法的,不要担心了。”拍了拍天尧的肩膀。

    忽然,一声惊惧的尖叫在天虹的房间里传出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人间惨剧一般。云翔和天尧对视一眼,都冲进了过去,到门口的时候,云翔拦住天尧,先是敲敲门,然后大力的拍门,房间里的天虹还是没有反映,天尧等不及,推开云翔就踹门进去了,云翔等着大门,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少儿不宜的东西,要是长针眼怎么办?最后还是不好丢下朋友,进去了。

    往房间里张望会,发现天虹站在原地,上还是披着那块桌布,并没有换衣服。

    云翔朝天虹讽刺的笑了笑,“天虹,你的愿望就快要实现了,高兴吗?”

    天忙茫然的转向云翔,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和天尧打算让爹同意你和展云飞在一起,怎么样?是不是好事啊。”

    天虹肩膀一缩,想起展云飞对她说的话和那些非人的虐待(□),那样的展云飞真的是太可怕了,恐惧的摇摇头,要说出拒绝的话,张开嘴巴却是啊啊啊的声音,天虹惊恐的捂住自己的脖子,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天尧吓一跳,马上冲过来,焦急的问道。

    “啊……啊……啊!”天虹失控的尖叫着,指着自己的□,怎么也说不出话来,最后尖叫戛然而止,终于晕倒了。

    “怎么这么多的血!”饶是天尧这个大男人,看到天虹站的地方有摊血也也是惊慌不已,不知道怎么才好。

    “叫医生!”云翔果断的下命令道。

    展祖望来的时候只看到看着一地的狼藉,听偷偷报告的下人说当时的况,气得甩下拐杖就离开了,至于被他叫出去寻找展云飞的人手也被他撤了回来,看来在短期内,他是不会找展云飞了。

    ———————————————有的分割~————————————————————

    阿超带着展云飞出了展家,天色已经开始晚了,左右看看,后的展家是不能在进去了,也不知道去往哪里才好,展云飞上有伤得先去医院,可是,他上没有带多少钱,难道要回展家去拿钱不成?

    大少爷说展家不是什么好东西,拿一些钱也是他们应该出的!阿超想到展云飞以前说过的话,就放下展云飞打算回去拿钱,哪知放下展云飞,还没有走到门口,后门那小小的木门就砰的关上了,阿超一吓,连忙跳过去扑到门上,可是门已经紧紧的锁住了,他使劲的打门,可是这木头做的小门却是意外的结实。

    “你们还有没有人啊,居然这样对待病人!”踹了一下门,阿超无奈的转过去,心里想着,还是先给大少爷治病吧!没想到一抬头,就差点被眼前的景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块头巨大的狗正往展云飞的方向扑去了!

    阿超三步做两步,来到展云飞边,又是挥手又是踢脚,大狗嘴里还咬着展云飞衣服上的布料,被阿超踢开后还想上前,它估计是饿恨了,狼眼里闪着绿油油的光,口水不断的往下掉,发出嗷呜的犬吠,但是阿超挡在前面,踢了她几脚,也许是痛了也不敢撒野了,夹起尾巴掉头就离开。

    亲眼看到大狗消失,阿超才蹲下检查展云飞的况,手臂上居然有几颗大洞,鲜红的血不要钱的往外冒,将本来就破烂的灰色长衫弄得一片红色。

    不敢在耽搁,阿超抱起展云飞就往医院的地方跑去。

    圣心医院,可以说是桐城最好的医院了,这家洋人开起的医院,拥有桐城最好的大夫和服务,与之相匹配的当然是价钱也是最贵的,话说的好,给什么样的钱就有什么样的货,想要好东西,自然不可能白拿的,需要钱的~。

    “大夫医生,你发发善心吧,大少爷真的很严重,你只是随便包扎一下怎么就可以了呢,我们不是没有钱只是没有带而已啊。”阿超拦住医生,着急的看着上的展云飞,他还在昏迷中,眉头紧皱,一定是很难受,这些医生怎么能昧着良心不给病人好的药物呢!

    “这位先生,我们已经给上的病人包扎了伤口,连骨头都免费给你接好了!”意识到自己的口气不是很好。李医生深吸了一口气,不愿在医院里发脾气,只好忍住火气,说道:“这位病人除了骨伤外全是外伤,我们医务人员已经很负责的包扎好了,只要按时换药,定时清洁,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至于骨伤,脱臼的已经接好。”

    “那他的脚呢!”阿超追问,展云飞的脚被天尧利用的踩踏过,阿超之前就摸过,骨头还没断,但是伤势似乎很严重的样子。

    “这需要骨科的医生来检查,还有,这位先生,假如还要继续医疗的话请到下面缴费!”李医生说完就要离开,这个男子真是难缠,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啊,没有足够的钱就去小点的医院看啊,硬要在圣心医院看,好吧,当你是慕名而来的,那位病人有重伤的样子就看看了,好嘛,外伤帮忙包扎了,不流血了,还没有让你交钱呢,居然骂他们黑心,说他们拿劣等药出来害人!可恶,有谁流血了能一上药就马上止血的!他们这里可没有这样的灵丹妙药!让他到其他医院看又说医院没有医德!李医生暗中咬牙,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不讲理的人!

    “等一下!你还没有给大少爷治好病,你这个庸医!”阿超看到展云飞呻吟,马上大怒,觉得就是这个医生无能!

    “这位先生!请你注意一下,这里是医院,请安静,不要打扰到病人的休息!”甩开阿超的手,李医生冷静的说道:“请到外面缴费,然后我们会给你的朋友制定一个很好的医疗方案的,假如您不愿意在圣心医院继续医疗的话,等你的朋友醒了之后觉得没有大碍的话,休息够了就请离开,好吗?我们外面还有很多的病人等着位呢。”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