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咳咳!”展祖望用力的咳嗽几声,可惜不能打断他们的神对望,展祖望气得背过去,实在不想在看到这对狗男女了!

    “快开始吧!”魏梦娴急忙喊道,毕竟也曾经是大家闺秀,她也知道大庭广众之下,未婚男女搂搂抱抱是很羞耻的事。--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中国古人在感和方面或许在房间里是开放的,但一旦走出房间就会比较含蓄,隐讳,藏而不露,这和东方人的品、禀赋有关的,是大部分中国人的特点,而在古代这方面就更加的保守了,他们甚至认为公众场合过分亲和谈论,都会被认为是是□不洁之人。

    在客人们怪异的眼神中,展云飞和萧雨凤来到了大厅,他们紧紧的拉住对方的手,好像一旦松开就会失去对方一样。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迎娶之后,魏梦娴和展祖望接受了新郎新娘的三跪九叩。看着一对璧人,终于拜了天地,梦娴的心被喜悦涨得满满的,展祖望也松了一口气,云飞终于不会离开了,但是想到萧雨凤的低微份,而且她还导致了他和展云飞之间吵架、感破裂,展祖望就没有办法瞧她顺眼,对她敌意也没有办法消除,而魏梦娴对于女子嫁给自己这么优秀的儿子这件事也是不愿意的,谁都。可是想给自己的儿子找个份高贵的温柔贤惠的好妻子,而不是一个卑如泥土的□女子,但在这喜庆的时刻,展祖望和魏梦娴都把这份不满都咽下了,带着一脸的笑,迎接了他们的新媳妇。

    三叩首之后,现场就陷入了一片宁静当中,谁也不愿意带头祝福,第一个祝福的人肯定会被认为和新郎新娘关系不错的人,那不就是和不洁之人做朋友?大家都有物以类聚这样的想法,即使没有,被认为你和一个品德败坏的人做朋友了,你也会归类为下流之人的。树要皮人要脸,他们还不想在自己脸上抹黑呢。

    云翔看没有人起祝福,喝了几杯酒,冷笑一声,站起了子,为这钞婚礼’,说了几句话:“今天是展家素未谋面的萧雨凤和展家大少爷大喜的子!大家对萧雨凤一定都很熟悉了,她和苏慕白的故事相信大家也听过一些,他们的那些‘非常感人’的小故事,都可以写一本书!他们能够结为夫妻,也是一件喜事!今天的嘉宾,都是一个见证!希望大家,给他们祝福!”

    所有宾客互相对望了一会,都看见了各自眼中的不屑和厌恶,但是迟疑了一会,他们还是都站起来鼓掌。“……哈哈哈,对对对,要祝福!新郎新娘!恭喜恭喜!”

    萧雨凤和站与非都双双起,举起了酒杯,开始答谢宾客,有瞎起哄的,开始鼓掌大吼着:“新郎,讲话!新郎,讲话!新郎,讲话!”

    展云飞脸红红的,口被这样浓郁的幸福和欢乐涨满了,举着酒杯,不知该说什么好。半天,才勉强平定了自己激动的绪,对宾客们诚挚的说:“谢谢各位给我们的祝福!坦白说,我现在已经被幸福灌醉了,脑子里昏昏沉沉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现在很幸福,双亲同意了我的婚事,而妻子十个可善良的女子,我的人生可以说是圆满了,如今我也终于证明了我自己常说的话,“这个世界因为,才变得美丽!”,我的世界就是因为这些人的,这么快乐的时刻的!但愿各位,也有这么美丽的人生,谢谢你们能分享我们的喜悦!谢谢!谢谢!让我和雨凤,诚心诚意的敬各位一杯酒!”

    云飞和雨凤双双举杯,爽气的乾了酒杯。^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有些宾客脸色不愉的撇了撇嘴,什么叫‘但愿各位也有这么美丽的人生’,说但愿,难道他们现在的人生不是美丽的,是丑陋的不成,掌声雷动,久久不绝。

    展祖望几乎是有些忍耐不住了,脸色完全可以和锅底比拟,他用力握紧拳头才能制止住自己不当的行为,展祖望依旧持着封建的思想,在他的想法里,礼成之后,新郎新娘就该入洞房了,之后客人由新郎及他的家人招待,但是酒席已经开始不少时间了,这个萧雨凤怎么还停留在这里不入房间?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女流之辈喝酒已经够惊骇了,而她还是一个刚刚嫁过来的新娘子!真是荒谬!她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作是展家的媳妇,有没有考虑展家的面子?!

    “老爷,您消消气,云飞高兴就好,过段时间说不定云飞认清自己对那女人的感不是,就会回头的,到时候您也……”魏梦娴看到展祖望眼中的郁,几乎是杀人的目光等着今晚的新娘,她只能用力的抓住展祖望的手,生怕他做出点什么事来,再不喜欢,他们也可以在私底下教训这个萧雨凤,犯不着让自己落下坏名声,还气走儿子啊!

    “哎呦,大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看云飞一副深的嘴脸,估计这个感是吹不了了,我看你啊还是慢慢的接受这个份有些问题的……‘长媳’吧,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一句,待月楼虽然不是什么青楼,但是卖唱的女子要单单只是卖唱可座上不上当家花旦的位子,你可得小心咯,否则展家当了冤大头,养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啧啧,那可就冤枉了。”品慧今天的心特别的好,终于看到自己一直以来的敌手吃瘪了还得装出宽容的样子,真是爽快,于是很好心的提醒了魏梦娴一句,那是当年魏梦娴提醒展祖望的话,今天,她如数奉还!

    果然,展祖望一听,蹭的站了起来,幸而展云飞在敬酒,站起来的客人并不少,展祖望的举动不是很明显,但是展家的家主对自己未来媳妇这么明显的排斥他们却是看在眼底的,不过为了展家的面子,也为了自己未来的道路着想才当没有看见。

    “祖望!”

    展祖望颓然坐下,不再看叫他气恼的场面,他现在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当时是鬼迷心窍了还是脑子糊涂了,怎么就答应了这门亲事!要留下展云飞这个儿子难道方法只有这一个吗?为什么一定要答应娶一个有辱家门的媳妇?这不是给展家抹黑么!

    展云飞正拉着萧雨凤,和一桌子上的客人敬酒聊天,接受他们带来的祝福,说完又往下一桌走去,萧雨凤拉了拉展云飞的袖子,之前刚经历那些事,现在又走了这么久,她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又舍不得离开自己的结婚场地,她想多看看,于是靠着展云飞的子,低声说道:“慕白……我们真的结婚了!为什么那么的不真实呢,轻飘飘的,我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死掉了!”

    “该叫云飞了。对,我也是,觉得自己在天上飞,在云端上走着,这是得到幸福前的晕厥感,雨凤,即使是幸福的快要死掉了,也一起死!”展云飞低下头抵着萧雨凤的额头说道。

    “嗯!死也一起!”萧雨凤躲在珠帘后的脸颊生出了红晕,得到了展云飞的誓言和承诺,感动的笑了,大声的应下了。

    展云飞和萧雨凤肆无忌惮的说着话,而他们附近饱受他们言语折磨的人却是皱起了眉头,这毕竟是在外面,这两个人难道就不能收敛一点、含蓄一些么,一路走来都不停的说着这种话,自己没有一丝的羞耻心,好歹也注意一下听到的人的感受好吗?

    结婚之时说死啊死的,这么不吉利的话,这两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他们在结婚?这新娘也是,这么不懂事!一个夫人低声咕噜几句,拉着孩子到别的桌子去了,再怎么着也不能还自己的孩子受到残害啊!其他妇人见那位夫人带头了,孩子在的也在展云飞两人过来时候纷纷带着孩子到别桌子去了,没有孩子为借口的只能忍下了,可惜,这两个人一点也不清楚原因就出现在他们上。

    “大少爷!”纪总管神有些古怪的从他们后出现,吓了展云飞和萧雨凤一跳,对视纪总管的无声出现都很不满,他的行为打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什么事?”展云飞背过手,咽下自己心中的那些不耐烦,扯开一抹算得上温和的笑容问道。

    纪总管从十几岁就跟在展祖望边,已经四十年不止了,难道还看不出展云飞那些心思?但是出于对展家大少爷这个份的尊敬,他并没有摆脸色,只是笑了笑,垂下眼说道:“大少爷,齐妈本来请假回家探亲了,但是听说您今天结婚,由特地赶回来想恭喜您,您看……”是不是到小客厅见见?

    纪总管的话还没有说完,展云飞就飞快的打断他,急切的说道:“齐妈?!那不快让她进来! ”

    纪总管犹豫了会,没有动,他低下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大少爷,这恐怕不适合吧,这里全都是贵客,齐妈进来的话……”

    “住嘴!我说让她进来就让她进来!”展云飞一声大叫,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他不加理会,轻蔑的看了眼纪总管,傲然的说道:“这是我展云飞的婚礼,我想让谁进来就让谁进来。”顿了一下,有说道:“齐妈是看着我长大的长辈,从小就对我呵护备至,这么多年了,关心我护我,把我当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我也几乎把他当成了我的亲人,她不是什么下人,纪总管,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的市侩,拿出良心做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敬,齐妈是我展云飞的亲人,即使是这些贵客也比不上她,现在,你可以请她进来了么!”

    那正义凛然的模样,真是具有一些革命家的气质,可惜,为人太蠢了。沈世豪淡笑,对展祖望即将让展云飞坐上展家家主的位子,他却在这个时候得罪在展家颇有地位的纪总管和那些一直有商业往来的贵客,他将来在展家的地位,岌岌可危。

    “……是。”纪总管脸色一变,至于腹部的双手一紧握成了拳头,随后又恢复了笑脸,应声去带人了。

    齐妈进来了,或许是急着赶路,脚上全是黄土,灰色衣裳上带着尘土,发丝也有些凌乱,但是从那双兴奋得发亮的眼睛,脸颊上不自然的红晕都可以看出来,齐妈很激动,他跟在纪总管后,目光一直看着展云飞 ,似乎怎么都看不都一般。

    “大少爷,按您的吩咐,我马上将齐妈带来了,假如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下去了。”说罢,纪总管转就离开了,来到了展祖望的边候着了。

    “齐妈,您怎么来了!”展云飞握着齐妈的手,高兴的说:”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高兴的子了,齐妈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太激动,也太感动了!”

    齐妈不自的留下了泪水,看来那个天尧派来的人说的是真的,大少爷真的很希望她能出现在他的婚礼上,她幸苦大半辈子养大的孩子还惦记着她!“能看到大少爷结婚,重新站起来,齐妈也很激动很感动啊。”

    “齐妈,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心,这些年也是你一直在细心的照顾娘,这个家已经因为一些人的存在变得乌烟瘴气的了,要没有你的话,我回来以后这里恐怕都没有我站脚的地方了,那将是个什么景,我都不敢想象!”

    展云飞的话里意有所指,在场的人除了齐妈都多少听出了一些,可惜当事人正和沈世豪聊得开心,根本没有空闲理会无聊的展云飞。

    齐妈不知道展云飞说什么,她赶了两天的路程,只睡了几个时辰,就是为了给结婚的展云飞一个衷心的祝福,见到展云飞后心神放松,顿觉得头晕眼花的,四周都在转动,但是她还没有将自己心中的祝福说出来呢!齐妈暗暗扭了自己一把,疼痛感终于让她清醒了一点,瞪大朦胧的眼睛,想看清新娘子,却只能隐约的看到他们挽手对视,心中很宽慰,于是说道:“大少爷,真是太好了,恭喜你终于能和天虹在一起了!”

    齐妈一句话出,四周都安静了下来,而展云飞一呆,继而惊恐的转头看向萧雨凤,此时萧雨凤也是呆愣,有些不解齐妈话里的意思。

    “前些年,大少爷和天虹的相处我也是看在眼底的,明明大少已经离开了,你伤心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愿意接受了一个女人,婚事却担心天虹份的问题耽搁了,原本我以为你们分开了四年估计是不可能了,但是没有想到大少爷你这般念着旧,依旧对天虹存在着意,天虹呢,从小就喜欢粘你,长大了也恋着你,你走后也等着你,总算是等到了你们有人终成眷属的时候了,大少爷,天虹,恭喜啊!”

    齐妈高兴,又想在自己晕倒之前说完和离开,便自顾自的说话,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反映。

    “她……她、她说的是真的吗?”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