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凤舞文学网--->    云翔没有注意到,在得到沈世豪不会拒绝手下自己礼物的同时,也隐晦的暴露了自己想要追求沈世豪的心思,兴匆匆的扣住沈世豪的手腕向展家的方向走去,十几分钟的路程,几分钟遍走到了。--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跨进展家的大门,和迎面走来的品慧打了一声招呼,云翔就急不可耐的带着沈世豪走向自己的房间。

    自昨晚和云翔谈过以后,品慧便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一晚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脑子回想的全是云翔那句‘谁说美人就得是女的了?’,到清晨吃早点了还在神游,连展祖望说了她一顿都没有任何的反映,如今见到云翔,终于回过神来,想问个清楚,但是又追不上云翔的脚步,只好向云翔的背影大喊:“云翔!你昨晚说的美人到底是什么人啊,还有你说的美人不是女的是什么意思啊?!”等品慧说完,云翔早就带着沈世豪消失在长廊的转角了,哪里还有空闲去回答品慧的问题,品慧只能跺跺脚,实在等不到云翔有空的时候,随后跟上去了。

    进到自己的房间,云翔把沈世豪按到椅子上,在房子内张望了一下,看到桌子上的茶水,先很殷勤的给沈世豪斟茶倒水,笑眯眯的说道:“沈大哥,喝茶。”

    沈世豪也没有拒绝,接过茶杯,喝了几口,放下,不等沈世豪出声,又将点心放到沈世豪面前,“沈大哥,吃点心。”、莫看云翔此刻脸上笑容满满的样子,就以为他是高兴,实际上,云翔从拉着沈世豪进自己房间的时候就后悔了,他高什么东西,居然就这样把人带到自己家来了,人家不觉得自己怪异就不错了,还怎么追求人啊!但是人都带回来了,能怎么办?云翔也只能想着法子招呼,脑子则想着怎么叫自己不至于那么尴尬了,但况是,云翔的脑子已经卡机,使得况更加奇怪了……

    沈世豪笑着看着云翔一系列的动作,随后拿起一小块点心,细细品尝,动作优雅从容,仿佛现在的状况没有一丝的古怪,吃完之后,沈世豪用手绢抹了抹嘴角,然后看着云翔,似乎在等着云翔接下来的动作。

    这样的况……到底是什么况?怎么接下去?

    看沈世豪没事人一样,没有感觉到况异常般很听话的又是喝茶又是吃点心,

    这么从容不迫,反到是云翔觉得有些紧张起来了,但是他紧张什么呢?他根本不需要紧张的!

    时间不等人,他可是只有这么小半个月了,要是不抓紧,不要说抱得美人归,估计连豆腐都吃不上了!

    在磨蹭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他展云翔的新娘估计都追过来呢!

    云翔在心里不住的唠叨自己,等了一会,似乎胆气都回来了,云翔就轻咳一会,缓解了一下自己的紧张心,微笑的对沈世豪说道:“沈大哥……你等会!”说完,云翔就冲出房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沈世豪连点头都来不及,就看着云翔消失在房间里了,他轻轻的抚摸着杯子的边缘,等了一会,不见云翔回来,便站起来开始大量云翔的房间,很整洁干净的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要说有什么奇特的,就是。。。。太干净了,干净得不像是经常住的地方。估计是这房间的主任不经常回来的缘故吧,才导致这里这么的冷清,沈世豪在心里点评道,又默默的叹口气,云翔实在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等云翔进来的时候,沈世豪已经坐回去了。

    放下茶盏,沈世豪看着云翔,他手上多了一个锦盒,巴掌大的红色锦盒,上面还绣着精致的金色花边,沈世豪远远就瞧出,那是牡丹纹。

    其实云翔早就拿到东西了,只是一路上在想着用什么理由将东西送出去,直到来到门口还没有什么借口可以显得不那么僵硬和不自然的,走进房间,就看到沈世豪悠然的饮着茶水,见他来了,抬头朝他静静的微笑,那笑容轻缓柔和,云翔吊着的心不由的一松,其实他不必这么的介意这些东西,他不是别人,是嚣张的展云翔!想送东西就送,不需要理由;想个追求人就大胆追求,何必扭捏!

    他展云翔自己的追求方式就是最好的追求方式!

    “送给你的。”云翔伸手将锦盒递到沈世豪的面前,没有其他的话,只是静静的等着沈世豪的反映。

    沈世豪沉默的看了一会锦盒,没有接过去,过了一会,才轻笑一下,问道:“云翔这么急忙的拉着我来,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吗?”

    云翔没有收回手,而是定定的直视沈世豪的眼睛,望着那双深沉迷人的桃花眼中印出一个小小的自己,有种淡淡的满足感,觉得自己有些没药救了,还没有开始呢,就这样了。“不止是这样,但是现在你必须先收下这个东西。”看着沈世豪挑眉,云翔赶紧加了一句,“沈大哥不是说了吗,没有人能拒绝云翔送的礼物,包括沈大哥自己!”云翔说完,面露得意的等着沈世豪的反映。

    沈世豪不出声,看着云翔,清风调皮的将云翔的短发吹起来,上挑的眉眼闪烁着狡狯的光,温润的嘴唇划出优美的弧度,形成一抹狡黠的笑容,在阳光下,愈发的神采飞扬。

    “收下还是收下,你自己选吧!”云翔等不到沈世豪出声,实在急了,脱口说道。

    沈世豪一愣,口微震,发出低沉的笑声,没有再为难云翔,将锦盒收下了。

    “还有一件事……”云翔也觉得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能有些惊骇,额上已经紧张的溢出了汗珠,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嘴巴张张合合,就是发不出声音。

    沈世豪在云翔看不到的角度悄悄的翘起嘴角,看上去带些狡猾的意味,深邃的眸子微眯,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无声的看着云翔焦急的模样。

    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不能说的!喜欢的人就要勇敢的追求!豁出去了!云翔拿起沈世豪用过的杯子,一口喝光杯中的茶水借以壮胆,将杯子往地上一摔,在‘乓噹’声中,云翔迅速的将两手按在沈世豪坐的椅子的手把上,将沈世豪控制在自己两臂之间,很牛气的说道:“沈大哥,我看上你了!你当我压寨夫人吧!”

    说完,房间内马上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云翔的话,不仅让沈世豪错愕,连云翔自己都想扇自己一巴掌了。

    他先前本想对沈世豪说的是‘沈大哥,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但是……一出口却成了这样,这话,说的真的想是强盗抢人一样!

    而在房门口躲着的品慧更是直接呆住了……压寨夫人……要是云翔用很正常的话说喜欢,品慧估计早就冲出去表示强烈的反对了,但是现在听到云翔的表白,品慧不是不想反对,而且嘴角抽动,子僵硬,根本行动无能了,蹲在树丛里,脑子里又开始旋转着云翔那很具有山贼色彩的话了……云翔可不知道自己的话导致品慧在他房间外僵硬了一天,还在纠结自己怎么白告白说成了这样。

    房间里一片寂静,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愉快的唱着歌儿,树叶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屋内,沈世豪和云翔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说话。

    “沈大哥……”瞥了一眼沈世豪,那沉静镇定的样子,实在摸不透他是什么想法,云翔嘴角微抖,是不是解释一下比较好,那话,真的太流氓了。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云翔有种这时候出现人了该多好?可惜生活不是戏剧也不是小说,想出来个人来就出来个人,所以尴尬的气氛还在持续当中。

    沈世豪不做声,肚子里早就笑的打结了,云翔的那些小心思,他在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云翔送礼物不叫他意外,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云翔居然出了这一桩戏,瞧见云翔柔软的耳垂染上淡淡的粉红,知道他急切无措,沈世豪便心软的伸手轻拍了拍云翔的头,说道:“以后可以经常来找我。”

    云翔有些吃惊的瞪着沈世豪,这是说,接受?还是考虑?

    ___

    过了几天,展祖望再次找到了展云飞,希望展云飞已经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姑娘,当展云飞说出萧雨凤的名字的时候,展祖望迷茫了。

    “萧?”展祖望疑惑的想了一会,始终想不起来有哪个大户人家是姓萧的,摇摇头,展祖望抬头看向展云飞,问道:“这萧雨凤是哪家的女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她曾经住在溪口,有个幸福的家,但是,现在她已经因为一些人贪图钱财富贵的心而便车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女子。”展云飞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那她现在住在哪里?”展祖望并不明白展云飞那些暗指,虽然不满意哪个女子是个贫民,但是展云飞愿意结婚就好,但是没有住址怎么下聘呢?于是,展祖望又急忙问萧雨凤的住所,心里猜测是不是住在亲戚家或是别人家去了,要是这样的话要做好安排再下聘,毕竟到别人家里下聘总是不合理。

    “她是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子,总是处处为他人着想,更加人敬佩的是,即使深处泥泞,她也洁自好,自尊自,不为金钱名利而出卖自己……”展云飞瞅了展祖望一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始谈论起萧雨凤的优点,他知道直接说萧雨凤是待月楼主唱,是肯定得不到他的同意的,所以他想先让展祖望了解一下萧雨凤,再说出她的份,要是到最后他都没有办法接受的话,那,他还是有杀手锏的,不怕他不同意!

    “那真是个好女子。”展祖望听完,很高兴展云飞找到了一个这样好的女人当妻子,对于最疼的孩子,展祖望也给予了最厚重的信任,虽然对展云飞久久不说那女子的住所这点有些疑惑,但是展祖望还是没有起疑,反而替展云飞找到了理由:是不是那个女子的家庭环境十分的不好,展云飞不好说出口。“那云飞,不如准备准备,我们明天,不!我们今天就去下聘?”虽然很仓促,但是夜长梦多,越快越好,免得展云飞到时候一个不字,什么都成了泡影!

    “她现在为生活和自己的家人而劳累奔波,如今暂时栖于……待月楼。”展云飞那‘待月楼’几个字说得很轻,但是展祖望还是听清楚了。

    “待月楼?”展祖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他最有前途的儿子,怎么会看上一个……连贫民都比不上的低女人!展祖望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那只是一个同名的旅馆?“你说的是那个待月楼?”

    “ 是的,爹,就是你想的那个待月楼!”展云飞肯定的点头。

    “你……你去待月楼?你看上了一个风尘女子?你你你!我不许!”展祖望浑发颤,已经气疯了,用尽力气大吼道,说完就有上气不接下气的。

    展云飞看展祖望气得脸都变了形,反倒镇定了,脑中印出萧雨凤动人羞的模样,口充满了怜惜和甜蜜,似乎有了打倒一切阻碍的勇气,展云飞在心认为这是真的力量!

    云飞看看祖望,再看被展祖望的声音吸引过来的梦娴,又看着满屋子的围观的人,仰仰头,对着大家大声说:

    “对!我去了待月楼!对,我迷上了一个唱曲的姑娘!我一点都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地方!但是,你们要弄清楚,这个姑娘本来在属于自己的人间天堂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原本可以自由的奔跑、欢笑,也有一个清白的家庭的!可是,云翔鬼迷心窍,为了那些黑心钱、为了得到他们的地,放火烧了他们房子,烧了他们的父亲,导致她家庭破裂、亲人失散,是云翔,让她失去了清白的家庭,是云翔,把她到待月楼去唱歌!所有的错都在云翔上,而雨凤,她完全是无辜的!难道她能独一人扑灭大火?难道她一个弱女子能够都得过云翔这个大男人?难道能选择一个好的工作她还会到那么鱼龙混杂的待月楼么?而我之所以会迷上这个姑娘,完全就是因为展家把人家害得那么惨,我想赎罪,我想弥补……”

    大家都听傻了,人人盯着云飞。祖望深吸口气,眼神郁。

    大少爷喜欢上一个卖唱的女子!下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大少爷是什么份啊,是桐城最富有的展家的大少爷,而那女子,不管从前怎么样,也不管她经历怎么样,说到底,她现在已经是一个一脚跨进□行列的女子啊,而最叫他们吃惊的是展云飞那句话,‘我之所以会迷上这个姑娘,完全就是因为展家把人家害得那么惨,我想赎罪,我想弥补’难道说,感大少爷你根本不是真的上了这个姑娘,只是同心过甚、正义感萌发,才想要娶她的?也有些仆人满脸感动的看着展云飞,觉额展家大少爷真是好人啊,他和萧雨凤之间的感就是一场浪漫感人的故事。

    “赎罪?弥补?”云翔刚刚从外头回来,就听到展云飞那可笑的论调,不由的冷笑,从下人让开的道路中走了进来,眼神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不说那场大火是不是我烧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到钱庄查一查,再去警署一问就清楚了,至于展云飞你,哼!真的只是赎罪和弥补的话,只要给点钱把她赎出来,在安置好就可以了,用得着把你自己也搭上去么?这个代价你不觉得太大了?我瞧是你自己看上了人家了吧!”

    自己看上了人家,还找赎罪这样的借口,还真是虚伪、龌龊!

    “你……这么说,失火那天晚上,你确实在现场,对不对?”云飞大声问。

    云翔一楞,发现这展云飞倒是变聪明了,选了一个视野比较好的位子坐下,结果品慧递过来的茶盏,才慢悠悠的说道:“我在现场又怎么样?”

    “看!你已经承认了,这件事就是和你有关,放火事件的主使人根本就是你!”展云飞向前几步,指着云翔大声说道。

    “那天晚上可不只是有我,照你的说法,我在场我就是放火的人,那当时还有警署的人也在呢,萧家的人也在,这你怎么说?也都是放火的?不过萧家的人在场,同时属于纵火人员倒是真的,这个我有说吧。再说,在现场的不一定就是放火的,也可以是围观啊。”云翔耸肩,对展云飞的指责不以为然,难道他以为在现场就是放火的人?那当时在场的警署人员也是吗?

    这的确是强词夺理啊,在现场不一定就是放火的,也可以是救火的啊!

    “对对对!!”品慧急忙插嘴说。

    展祖望对品慧怒瞪一眼:

    “云翔说过的话,一句也不能信!”

    品慧生气了:“你怎么这样说呢?难道只有云飞说的话算话,云翔说的就不算话?老爷子,你的心也太偏了吧!”

    梦娴在旁边听了展云飞说的那些话,十分的着急,自己精心培养的儿子最后怎么看上了一个下种?那样的怎么配得上自己天神一般的孩子?她紧锁柳眉,带着哀戚的表看着云飞,说道:“云飞,你为什么要搅进去呢?我听起来好复杂,这个唱曲的姑娘,不管她是什么来历,你保持距离不好吗?”

    展云飞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对她的话很愤怒,他们已经整整为他安排了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了,从读书到结婚,到现在还想管自己续弦的人是什么份!他抬起头,一脸正气的看着父母:

    “爹,娘!今天,我在这儿正式告诉你们,我并不是一个玩弄感、逢场作戏的人,我也不再年轻,映华去世已经八年,八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姑娘动心!这个姑娘拥有一颗善良高贵的心灵,她知道生命的可贵,懂得尊重人,明白尊严的重要,和我一样喜欢文学,她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物,她的名字叫萧雨凤,而不是叫什么“唱曲的”,我喜欢她,尊重她,所以,我要娶她!”

    展云飞的话就像是一个炸弹,满室惊动。人人都睁大眼睛,瞪着展云飞,连云翔也不例外。

    “娘!你应该为我高兴!映华的离开也带离了我的欢乐和笑容,生命里不再拥有和活力,我以为我的一生就是在这一片灰黑色中过了,是因为雨凤的出现,给我的世界重新抹上了色彩,她带给我的欢乐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也是你们给与不了我的,正是她的出现,我才能重新活过来!”展云飞看着魏梦娴,用深款款的语调述说着,企图说服自己的母亲。

    魏梦娴怎么肯?一个唱曲的啊!魏梦娴心底燃烧起了憎恨,为什么?为什么?她的丈夫已经被一个青楼女子抢去了一半了,如今,自己完美的儿子又要被一个唱曲的抢走,而且这次还是全部抢走!她不能答应!

    品慧弄清楚了,这下乐了,忍不住笑起来: “哎,展家的门风,是越来越高尚喽!这酒楼里的姑娘,也要进门了,真是新鲜极了!”

    展祖望完全不能理解展云飞什么想法,他们分明就不配啊,他心中怒极,对展云飞一吼: “你糊涂了吗?同是一回事,婚姻是一回事,你不要混为一谈!”

    云翔古怪的笑了笑,同?恐怕是美色迷人心窍吧。

    展祖望被展云飞弄得晕头转向,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资讯,太多的震惊,简直无法反应了。“我要是说不许你娶她呢?”

    云飞极为傲然的高昂着头,带着一股正气,朗声说:“展家不能娶她,我展云飞娶她!”

    这句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展家不同意这个女子,那他展云飞就离开展家!展祖望握着椅子手把的拳头抖动着,几乎气晕过去。

    魏梦娴捂住心口,庆幸自己没有来得及出口反对。挡在展祖望面前,朝他轻微的摇摇头后,转脸对展云飞说道:“你就真的这么她么?”

    “是的,我她,我要娶她!”展云飞语气铿然,带着决然,似乎只要魏梦娴一说不行,他就会马上离开这里。

    云翔坐在椅子上看好戏,这展云飞说的那么好听,而这话里面有多少水分,他们都清楚。若真的是深意重的男人,那怎么会和几个女人纠缠不清;若真的只对萧雨凤动过心,那其他两位女子是什么东西;能同时和三个女人谈的人还世界一片黑暗?要是展祖望知道自己从云翔哪里拿回的产业都让展云飞用来养女人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感想?

    云翔不经意的转头,在魏梦娴边居然没有看到那个总是忠心护主的齐妈,又四处看了看,还是没有找到人,难道被魏梦娴叫出去了?云翔挥挥手,将天尧召唤过来,低声问道:“齐妈呢?”

    天尧下意识的抬头张望,真的没有看到齐妈那臃肿的影,奇怪的抓抓头,猛然想起来,和云翔说道:“齐妈的媳妇出了一些事,前天回去了!”

    回去了?这么巧,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走了。云翔挑眉,思索了一会,吩咐天尧,“你去看看,能不能帮帮齐妈,让她能在展云飞的婚礼钱赶回来,就说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大少爷要结婚了,她一定会赶过来的!还有,不要说新娘是谁!那个什么娟的,你这几天叫人盯住,不要到时候找不到人。”

    天尧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至于齐妈回来干什么,盯着萧雨鹃要干什么就不干他的事了。

    “你妹妹找到没有?”云翔想起消失的天虹,随即问道,这个天虹,都关进柴房了都不听话,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来的。

    天尧摇头,和云翔对视一眼,都对此有些忧虑,天尧是担心自己妹妹的安危,虽然天虹不争气,但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云翔则是担心天虹的出现会扰乱自己看戏。

    另一边,魏梦娴则在展云飞说完后浑一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么的坚决,就想当初拒绝续弦一样。不敢想象要是他们真的排斥这个萧雨凤进门的话展云飞会干出什么,魏梦娴也只能在心里狠狠的念道:萧雨凤,你本事!但进了展家的门,我看你怎么得意!

    “我们并没有说不能啊,只是她的份,需要修改一下,不是么,进过待月楼这样的话题对一个女孩子家的也不好,你也希望她是风风光光的进门,对吧?”

    展云飞听魏梦娴的意思就是同意了萧雨凤进门了,大喜过望,连忙点头,当然,换个份不仅对萧雨凤好,对自己也是好的。

    展祖望瞪大眼睛的看着魏梦娴,不懂她为什么同意这桩婚事,堂堂大少爷居然要娶青楼女为妻,这成何体统?展祖望现在之觉得连外面围观的下人眼中都是嘲讽,何况是展家之外?

    安抚了展云飞,将下人驱散,魏梦娴和展祖望进了自己的房间,才柔柔的说道:“除了同意我们还能怎么办?你需要云飞接掌展家,我也心疼云飞在外面吃苦,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让云飞能够永远的留下来!而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云飞结婚,在这里有一个牵挂的妻子。现在云飞喜这个萧雨凤,看他那样子多坚决?你要是不同意,云飞那倔脾气,肯定抗战到底,到最后,受伤的不仅是云飞,还有你啊,不要让你们的父子之因为一个女子而破裂了啊,你现在是在和云飞怄气……到时候把云飞气走了,那……我也不活了!”抹去眼角的泪水,魏梦娴接着说道:“假如我们不同意,他照样可以在离开展家后在外面娶她,既然都会娶,不如让同意了,再说了,待云飞稳定下来了,我们也可以叫云飞再娶一个还一些的,现在将云飞稳住比较重要不是吗?”

    展祖望紧锁眉头,没有回应魏梦娴,魏梦娴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也不再说话了,安静的给他按摩肩膀,斟茶倒水,时不时用丝巾给他察汗,想了很久,展祖望回过神来,看到魏梦娴贤惠的模样,心中安慰,叹口气,握着魏梦娴的手,一晚上都没有放开。

    展祖望第二天便叫人传话,他同意展云飞的婚事了,但是结婚钱必须解决好萧雨凤的份问题,否则免谈!

    展云飞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连中饭都来不及吃,有匆匆的赶了出去。

    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心的姑娘!

    萧雨凤看着满头大汗的展云飞,连忙拿出手绢给他擦拭,奇怪的问道:“云飞,你怎么回来了呢?”

    展云飞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一把抱住萧雨凤高兴的大喊,“雨凤,雨凤,雨凤!!!”不等萧雨凤反应,就握着萧雨凤的肩膀,说道“我们出去说会话,好么?”

    虽然不知道展云飞要说什么,但是她能清晰的看到展云飞眼眸中闪现的深和喜悦,仿佛被感染到了展云飞的激动,萧雨凤欣然同意了。

    “好的,我们一块出去走走。”

    虽说是展云飞提议出去,却是萧雨凤带路,他们去了鸣远的墓地,祭拜父母。萧雨凤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活着,就在小三治疗的那家医院里奄奄一息,差一口气就要归西了,她一直以为萧鸣远已经死掉了,所以在得以安之后就找了机会给自己的父亲做了一个坟墓,而里面什么也没有。展云飞也像萧雨凤一样,燃了香,对着鸣远夫妻的坟墓,虔诚祝祷。他的神那么真挚,眼神那么专注,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鸣远诉说。这种虔诚,使萧雨凤更加感动了。

    他们还一起去郊外野餐,放风筝。风筝是阿超做的,又大又轻,可以放得好高。风筝在天空飘飘,展云飞和萧雨凤在山坡上奔跑,争抢着放风筝,不知怎的,最后就抱成了一团,他看着我,我看着你,距离越来越近,阿超远远的看着他们,拳头握得紧紧的,上面还有红色的刮痕,那是为展云飞做风筝的时候刮到的,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神色难辨。

    “我的生命曾经一度陷入了黑暗,我觉得,一会一直活在这黑暗当中,然而你改变了一切,失去的欢笑,在你出现以后又都慢慢的回来了!这些,都是你带给我们的!你总是千方百计的帮助我们,带我们出来玩,让我们忘记悲哀,让我们重新拾起快乐和欢笑,我真的好感激!还有,你这么的好,对我也是温细语……”萧雨凤靠着展云飞,羞红着脸,展云飞转头看雨凤,她的脸孔发红,眼睛闪亮。和云飞眼光一接触,她那长长的睫毛,立刻垂了下来,遮住了那对翦水双瞳。这种“语还羞”的神,就让云飞整颗心都颤动起来,他不自的悄悄伸手,去紧紧的握住雨凤的手,雨凤缩了缩,终究让云飞握住,脸孔红得像天空的彩霞。

    他们走到溪口,落的光芒洒在溪水上,闪耀着点点金光。

    “雨凤……”展云飞动的看着萧雨凤,落的光芒,染在她的眉尖眼底,她脸上挂着彩霞,眼里映着彩霞,唇边漾着彩霞,整个人像一朵灿烂的彩霞。他面对着这份灿烂,觉得自己也化为轻烟轻雾,不知之所在了。

    “我永远无法忘记,我们第一次相见的那一幕!我还记得,那时你唱了一首歌,歌词里有好多个“问云儿”。”他说。

    雨凤就轻轻的唱起来: “问云儿,你为何流浪?问云儿,你为何飘?问云儿,你来自何处?问云儿,你去向何方……”她注视着云飞:“是不是这首?”

    云飞盯着她,为之神往。

    “是的……我好喜欢,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他鼓起勇气,脱口而出:“我还有一个名字,叫……“云飞”!”

    雨凤完全没有疑虑,那个时代,每个人都有字有号有别名。她的心,就算纤细如发,也没有任何一丝丝,会把他和展家联想到一起。她坦的啾着他:“这么巧!是你的字?还是你的号?”就抛开了这个问题,萧雨凤两眼亮晶晶的,看进他的眼睛深处去。“你知道吗?那天,我正在溪水边唱歌,忽然听到马嘶,然后,我一抬头,就看到你骑着一匹马,停在我面前,你盯着我,像是天神下凡……我没想到,你真的是我命中的天神……”这个表白,使她自己震动了,一阵害羞,说不下去了。

    展云飞太震动了,也太激动了,这是第一次,听到萧雨凤这么坦白露骨的流露出对他的真。他觉得自己的心就像鼓满风的帆船,要一直驶进她心灵深处去了。他的眼光,缠在她的脸上,再也移不开了!雨凤啊雨凤,从今以后,你是我生活的目的,生命的主题!他心中辗转的低语,心里汹涌澎湃的,翻翻滚滚而来,不可遏止。他低低的,眩惑的说:“你不明白,你才是我命中的天神,注定要改变我一生的命运。我好害怕……我会抓不住你……”

    雨凤扬着睫毛,眼光如水如酒,淹没着他。她轻轻的,吐气如兰:“怎么会呢?你已经抓住我了……抓得牢牢的了……”

    云飞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将她拉进怀中,他的唇,就忘形的印在她的唇上了。

    雨凤醉倒在云飞的怀里,溪水潺潺,鸟声啾啾,大地在为他们两个奏着乐章;落将沉,彩霞满天,天空在为他们绘着彩绘,此时此刻,世界是那么美好,所有的哀愁仇恨,都离她远去。她什么都不想,心里只是一遍一遍低呼着他的名字,慕白,慕白,慕白!

    “慕白!”

    展云飞听到萧雨凤的称呼有一刹那的怔忡,立即心事重重起来。

    萧雨凤的笑容很灿烂,展云飞却有些心神恍惚,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假如要萧雨凤嫁给自己就势必要坦白自己的份,但是萧雨凤那么讨厌展家,怎么肯嫁给展家的展云飞呢,他要怎么做呢?

    唉,不如离开展家呢,但是离开展家的话,他们以后又能怎么生活呢?展云飞哀愁的叹口气,决定到最后了在说这件事

    他们两人依偎在亭子里,面对着屑峦叠翠,雨凤满足的深呼吸了一下,说:“真好!待月楼的工作也稳定下来了。一切都慢慢的上了轨道,生活,总算可以过下去了!”

    云飞凝视她,要说的话还没说,先就心痛起来:“待月楼的工作,绝对不是长久之计,你心里要有些打算。那个地方,龙蛇混杂,能够早一点脱离,就该早一点脱离!”

    “那个工作,是我们的经济来源,怎么能脱离呢?”

    似乎找到了机会,展云飞一把拉住她的手,握得紧紧的。“雨凤,让我来照顾你们,好不好?”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不要再讨论了!”雨凤脸色一红,随后撇开脸,她当然知道这样的工作不是很好,但是她能怎么办呢?除非……除非有人愿意不计较份的娶她。

    “不不!以前我们虽然点到过这个问题,但是,那时和你还只是普通朋友。我只怕交浅言深,让你觉得冒昧,所以,也不敢具体的提出任何建议。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是我最重视最深的人,我不愿意你一直在待月楼唱歌,想给你和你的弟妹,一份安定的生活!”

    萧雨凤专心的倾听,眼睛深得像海,亮得像星星。

    展云飞提了一口气,看萧雨凤没有反对的意思,就鼓足勇气,继续说:“但是,在我做具体的建议或是要求以前,我还有一些……有一些事……必须……必须告诉你!”

    雨凤看云飞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心里一跳,顿时被一种不安的绪抓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好害怕,就恐惧的问:“你要告诉我的事,会让我难过吗?”

    云飞一震,盯着雨凤。雨凤啊雨凤,岂止让你难过,只怕会带走你所有的欢笑!他怔怔的,竟答不出话来。他的这种神,使雨凤立刻怆恻起来:“我知道了!是你的家庭,是吧?”

    云飞一个惊跳,以为萧雨凤知道了自己的份,随后有些喜悦,要是她知道了依旧和自己交往是不是说明已经不计较他的份了?

    “你知道?”

    雨凤看他,觉得很悲哀。“你想,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跟我交往以来,你从不主动跟我谈你的家庭,你的父母。我偶尔问起,你也会三言两语的把它带过去,你根本不愿意在我面前谈你的家庭,这是非常明显的一件事。所以,我早就知道,你有难言之隐!”

    “那么,你什么都知道了?你知道,我家是……是……”云飞紧张的看她。

    “我知道你家是一个有名望,有地位,有钱有势的家庭!甚至,可能是官宦之家,可能是在桐城很出名的家庭!那个家庭,一定不会接受我!”

    “不,雨凤,你听我说!”展云飞盯着萧雨凤,把她往怀里一搂,用胳臂紧紧的圈着她,用烈的眼神看着她,说道:“雨凤,先诚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我吗?”

    雨凤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被他的言又止惊吓着,又被他的震撼着。

    萧雨凤抬起头来,烈的盯着他,眼里,浓如酒。“是的!你……你说便说吧!”

    展云飞把萧雨凤紧紧一抱,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家确实很有名,在桐城,确实是大名鼎鼎的家庭,不过,我和这个家庭一直是格格不入的,我喜欢文学,家中确实从事商业,那是我一直不屑的行业它太脏,我喜欢帮助那些贫穷的老百姓,但是家里却专门剥削他们,我一心从文,但是我的弟弟却一直质疑我,觉得我就是回来抢家产的,他在桐城的名声最臭,却不愿意改过,我一直劝导,结果翻倍诬陷……我呆在家中,总是很痛苦,所以我才会离开家中四年,只是分外想念一直养育自己的母亲才会回来,我希望,你看到的,是我,而不是我的家,我只愿你对我这个人已经有相当的了解,再来评定我其他的事……”

    “慕白……我知道,我知道,我看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家庭,你放心,我不会在介意你的家庭了!”萧雨凤点头,她刚刚深思过,为何对云飞这个名字这样的熟悉,现在已经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但是她不想说出来,那些仇恨,她已经说出口,就不能这样轻易的松口,否则会被看轻的!

    展云飞大喜,又担心她知道具体的姓名的时候更加的愤怒。“那……你现在可以来评定评定我了,我……”

    “你是我的人!”

    展云飞一楞,明白萧雨凤恐怕是知道了自己的份,但是不愿意说出来,想要将真相隐瞒下来,现在,恐怕他一说出来,萧雨凤会不愿意原谅自己。

    “我是你的人……”

    萧雨凤突然把面颊往他肩上紧紧一靠,激动的喊着:“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所以……如果你要告诉我的话,会让我伤心,就请你不要说!最起码现在不要!因为……我现在觉得好幸福,有你这样着我,保护着我,照顾着我,我真的好幸福!我所有的直觉都告诉我,你要说的话,会让我难过,我不要再难过了,所以,请你不要说,不要说!”

    萧雨凤的确是猜到展云飞的份了,这些子,展云飞出钱包下萧雨凤的场子,没有说太多关于自己家的事,她也只是隐约的知道展云飞家庭是很好的,而展云飞刚刚的那些话里,却是透露了太多的□了!但是她已经离不开展云飞了,不仅是感上还是金钱上,她都不能失去展云飞,只要不明白的说出他的出,她就还能和展云飞在一起!

    云飞震撼住了。紧紧的搂着她,心里矛盾得一塌糊涂。

    “雨凤……你这几个“是的”,让我再也义无反顾了!今生,我为你活,希望你也为我坚强!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大的份量,自从在水边相遇,我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你的影子!我的生命里有过生离死别,我再也不要别离!……”

    展云飞一震,开口说道:“雨凤啊……我的心,真的是天知地知!”

    萧雨凤虔诚的接口:“还有我知!”

    展云飞把萧雨凤紧紧一抱。

    当天,展云飞还是没有将自己是展家的大少爷的事告诉萧雨凤,而当时的气氛太浓厚,他们都很,展云飞就在萧雨凤的住所留下来了,在那里,萧雨凤不仅将自己交到了展云飞的手上,并在展云飞的‘一切由我’中,答应了展云飞的求婚。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