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凤舞文学网--->    结婚前要做很多很多的准备,而更重要的是婚礼前,展云飞要解决很多的问题,所以现在展云飞很忙,很忙,真的很忙!

    而当天虹出现在展云飞面前的时候,展云飞真的很吃惊,他已经许久不见天虹了,差点以为这个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她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她知道自己要结婚的消息了吗?展云飞有些警惕的看着天虹。--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云飞哥哥!”天虹激动的看着展云飞,这些子,她都被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天尧关住了,她已经逃了很多次,都被抓了回去,到最后,天尧干脆直接把她关在柴房里不让她出来,除了送饭,其他什么也和天虹说,好不容易,天虹找到机会溜了出来,就直接来到了展云飞的房间,当然,她是偷偷的来的,生怕被人发现,再次被抓回去。

    展云飞上下大量天虹,发现惊现的天虹说多狼狈有多狼狈,披散的头发,脏兮兮的脸孔,以及凌乱的不知沾上了什么东西已经变黑的衣服,展云飞不由的惋惜,天虹那病如西子的美态已经然无存。

    “云飞哥哥,我……好想你啊!”天虹呆呆的看着展云飞,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展云飞,早就已经忘了,眼泪扑哧扑哧的流了下来,走到展云飞面前,只想投入他的怀抱。

    展云飞被扑鼻而来的臭味熏到,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示意阿超将天虹拦住以后,深吸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选天虹当自己的新娘人选,自己的新娘必须是个美丽的可人儿,再看天虹,那晶莹的泪花落下,在泥泞的脸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的沟壑,那尊容配上那衣服,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展云飞眼角撇了一眼自己的房间,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让天虹染脏了自己的房间,便让阿超带着天虹到自己的房间去洗簌一下。

    天虹急切的看着展云飞,不愿离开,她千辛万苦就是来看展云飞的,现在离开怎么愿意呢?

    “天虹,你也累了吧,去洗簌一下,睡一会,有什么事,到时候再说,好吗?”展云飞温柔的安慰着天虹,却不肯向前一步。

    天虹听了展云飞的话,见展云飞神色坚定,才沮丧的低垂这头走出房门,这短短几步路的距离,天虹是一回头、二回头、三回头,只希望展云飞能收回那些话,再叫她回去说会话。但是直到天虹走远,展云飞也没有在说话或是有什么行动,天虹只能在心中大喊:云飞哥哥,你知道我这些子是怎么过的吗?没了你,世界就想是变黑了一般,没有了光明!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的想知道你是否过的好吗?多么的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夜夜想念你,多么的想知道你要是知道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后会是怎么的惊喜!

    孩子?对了!孩子!天虹抚着小腹,想着腹中的孩子,又开始重新振作起来,只要有了孩子,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天虹带着笑容抬起头,看向展云飞房间的窗口,露出甜蜜的笑容。

    天虹从小就慕展云飞,是展云飞的影子、跟虫。她喜欢跟随在展云飞的后,一方面是为了能时时的看见展云飞,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驱除那些同样恋慕展云飞的女子,但是效果甚微。当时幼小的天虹还不知道怎么办才能让展云飞只属于自己,而有一天夜晚,天虹睡不着,便起去找展云飞,在靠近展云飞房间的时候却听到极其轻微的呻吟声,这声音吓得天虹逃回了房间,她捂住烧红的脸庞,却是有了主意。待到第二晚上,她偷偷的溜入了展云飞的房间,当天晚上就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当时的天虹才16岁。

    但是,幸福的子没有多久,她的云飞哥哥却要离开了,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为了不再老爷的迫下结婚!

    天虹曾经恨过展云飞,但是,四年过后,展云飞回来那一刻,恨意全部消失了,这个个男人,走的时候是还只是一个英俊青年,再回来的时候,却更加迷人、更加具有魅力了,而天虹,更加的他了。

    也许,云飞哥哥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劫。天虹痴痴的想着,又开心的笑了起来,现在,这个劫终于会为了自己而停留了。

    她一直都在害怕,害怕展云飞还要离开她,所以她总是小心的伺候这展云飞,想着只要展云飞对这个家。对她天虹产生依恋,但是她一直都有种不确定感,指不定那天展云飞就要离开了呢,如今,有了他的孩子,他一定会为了孩子而留下的,他是个负责人的人啊~

    幻想着展云飞得知自己有孩子时候的惊喜表,天虹甜蜜的笑了。

    云飞哥哥,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暂且不说天虹的痴心妄想,在天虹前脚走后,展云飞后脚跟就离开了。

    在西郊寻了又寻,展云飞都没有找到今天要找的人,最后是一个好心的人将他带到了萧雨鹃所在的厂门口才找到了萧雨鹃。

    在厂外等了良久,展云飞才看到萧雨鹃,明媚的脸上带着动人的微笑,缓缓的向展云飞走来,一阵香风迎面扑来,展云飞在萧雨鹃的腰间转了一圈,印着碎花的粉红衣裳已经有些旧了,但是也掩盖不了她玲珑的材。^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男人的心思,萧雨鹃还是了解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出来之前先去清洗了一遍果然是对的,要不然以刚刚的样子,实在不适合见……展云飞。

    “ 云飞,你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吗?”萧雨鹃有极其柔媚的嗓音问道,脸颊轻侧,目光流转,将自己美丽的部分献给展云飞看,果然,展云飞被迷得魂都飞了。

    “,是我快结婚……啊,是我很想念你,所以想和你说会话,有没有打扰到你呢?”展云飞在关键时刻终于形过来,回过神来连忙补救,只希望萧雨鹃没有听清他前面说的话才好。

    他今天来自然不是为了和萧雨鹃说自己结婚的事的,即使是要结婚了,他也没有打算放弃萧雨鹃,这样的齐人之福他舍不得放手,所以他希望不要让萧雨鹃知道自己结婚的事,也想在结婚当天避免让萧雨鹃出现。说实话,在他心中,最好的新娘人选就是萧雨鹃了,她和萧雨凤具备同样的战斗力,甚至比萧雨凤更叫展云飞喜欢,貌美如花,又善解人意,可惜,就是被云翔给玷污了!假如萧雨鹃知道自己当没有解释清楚、只为了博取展云飞同的话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不知道她会是怎么样的表

    “我……也很想念你。”萧雨鹃说完,像是很害羞似的底下了头。实际上萧雨鹃冰没有听清展云飞的话,倒不是展云飞说得小声,而是此时的萧雨鹃也很紧张。她害怕展云飞知道这个厂真实的意义,明白她的份以后甩手就走,她害怕展云飞知道她拿走的那些布匹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和她要回那些布匹和首饰,但是布匹她已经交给了厂长,金饰也全都换成了大洋,全都不在了!她害怕的,无论是哪一样,只要展云飞提出其中一个,她都死定了。

    “我们……我们到那边走走吧。”不知道怎么接话,萧雨鹃便指着远处的草坪说道。

    “嗯。”展云飞牵着萧雨鹃的手慢慢的走的,看着萧雨鹃的衣服说道:“晓娟,你今天穿的衣服让我想起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你是说展家布庄的那一次?”萧雨鹃面上若无其事,心却咯噔的一下,不知道展云飞为什么提起这个。

    “是啊,你知道吗?那时候的你,就像是一个火的精灵,燃起了我心中的激,那时候的我,本来已经沮丧灰心了,不能在去瞭望广阔的天空,不能再去触摸心的文学,必须去学习那些自己厌恶的东西,我以为自己已经掉下了无底深渊,就在这个时候,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了,像是一团火,温暖了我寒冷的心,是你,挽救了那时候的我!”展云飞抚着萧雨鹃的粗黑的长辫子,深的说道。

    萧雨鹃浑一震,被展云飞真告白所感动了,她抬眼正视着展云飞,也动的说道:“不,云飞,你错了。”

    “我怎么错了?”展云飞不解的看着萧雨鹃,目光火的可以将冰山都融化了。

    “你说反了。是你挽救了我!那时候的我,真是凄惨至极,宛如天堂的家园被毁,亲人失散,可敬的父亲至今还在医院里不省人事,每天辛苦的工作,艰难的生活着,我几乎被这一现实所压垮啊,但是,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你出现了,你的柔蜜意,你的温言细语,你的关怀备至,都滋润着我干枯的心灵,是你,是你将我从黑暗中拉了出来,是那时候的你,挽救了那时候的我啊!”萧雨鹃说得激动,说完已经喘兮兮了,展云飞连忙拥着萧雨鹃。

    “不,你是挽救了我。”展云飞摇头,坚持自己的想法。

    “不,是你挽救了我!”萧雨鹃也坚持的说道。

    “是你挽救了我!”

    “是你挽救了我!”

    展云飞和萧雨鹃为此开始争辩,到最后,还是萧雨鹃坚持不下,举手投降了,无奈的拍了一下展云飞的肩膀,说道:“不要争了,不是你挽救了我,也不是我挽救了你,是我们同时挽救了对方!”

    “对对对!是我们同时挽救了对方!”展云飞听后大喜,连连说对。

    不是你挽救了我,

    也不是我挽救了你,

    是我们同时挽救了对方!

    展云飞有念了几遍,心里感慨,多么有哲理、多么有诗意的话语啊!这个女子是多么的不可思议,拥有着不同于一般人的智慧!

    假若她没有被云翔玷污该有多好!展云飞忍不住叹息。

    萧雨鹃听到展云飞夸她,脸上笑开了,宛如一朵艳的桃花,明艳动人。

    展云飞被萧雨鹃的笑容迷惑,忍不住也想作一首诗,沉吟一会,展云飞便用昂扬顿挫的语调,缓缓的念到:“是你挽救了我,也是我挽救了你,我们彼此拯救了对方!”

    “ 你说的真好!”萧雨鹃痴迷的看着展云飞,夸道。

    “不,你说的才是好。”

    “不,是你说的好!”

    “你的好。”

    “你的好!……噗!”萧雨鹃捂嘴笑了起来,他们似乎有重复了刚刚的事件,展云飞也意识到了,也和萧雨鹃一起大笑起来,笑完,他们深款款的对视一会,又异口同声的念到:“你做的诗真好,我做的诗也好,我们做的诗都好!哈哈!”念完他们都笑了!

    瞧,他们多么的有默契啊,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萧雨鹃脑中不由的闪现这句话。

    展云飞拉着萧雨鹃想远处跑去,口中大喊着:“是我们同时挽救了对方!”

    萧雨鹃嘴里发出铃铛似的笑声,也大喊道:“是我们彼此拯救了对方!”

    对视了一眼,展云飞和萧雨鹃又同声喊道:“我们作的诗都好!”

    展云飞气喘吁吁的躺在草坪上,而萧雨鹃则靠着展云飞的肩膀,他们彼此紧紧地拥抱的对方,开始说着人之间的话。

    “云飞,很晚了,我该回去了,今天我玩得很开心,谢谢你。”萧雨鹃不舍的看着展云飞,但是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晓娟……”展云飞抱着萧雨鹃,搔着自己掌心的小手还没有离开,展云飞便知道萧雨鹃也是不愿离开的,手掌便大胆的在萧雨鹃上游弋起来,感受这和男人完全不同的柔软,更是不愿松手了。

    “嗯~云飞~”萧雨鹃喘着,并没有拒绝展云飞的抚,也不阻止展云飞的行为,甚至暗示他要更多一下。

    一番野战之后,展云飞和萧雨凤还是依依不舍的分别了。

    “云飞……你有时间吗?我们找个时间出来谈一谈,好吗?”萧雨鹃再三犹豫,还是决定告诉展云飞一件事,于是,便开口相约。

    展祖望担心展云飞反悔,在展云飞答应结婚以后便开始准备结婚的事项了,就等着展云飞说出了名字来,过不来几,展云飞的婚礼便可以做成了,所以展云飞也急着想在那一天把萧雨鹃调开。萧雨鹃此话一出,正是和了展云飞的心意了。

    展云飞高兴的说道:“好,我过几便有空。”定下子,展云飞心愉快的离开了。

    看着展云飞兴致高昂的背影,萧雨鹃以为他是因为能和自己见面才那么高兴,也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左手下意识的抚摸自己的腹部。

    她怀孕了。

    萧雨鹃就是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展云飞。

    而这本来就在萧雨鹃的计划当中的事

    当初,萧雨鹃想要换取自己自由的同时还能报复展家,就同意了那厂长的提议,但是,她也上了展云飞,自然就担心展云飞知道这件事以后的反映了,她相信展云飞也是自己的,但是一边是自己的家,一边是自己的人,总是会叫他为难的,而感的事谁能说的准的?只有有了孩子,展云飞才会有牵挂,有顾虑,那就不会放开她萧雨鹃的手,不会有抛弃她的念头。

    云飞是个深意重的男人,到时候他知道了这个消息,就一定会娶自己的。英俊的丈夫,可的孩子,还有一个美丽的她,这就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家庭了!她要在西口重新建立一座属于他们的如梦如幻的人间天堂,那里鸟语花香,他们一起在自己的人间天堂里吟诗作对,一起弹琴唱歌,他们一定会成为一对叫人羡慕的神仙眷侣的,,对,还有他们的孩子,他们会成为幸福快乐的一家的!萧雨鹃想得入神,时不时的发出痴傻的笑声,连前方有人都没有看见。

    撞到人,萧雨鹃想要推开,却被那人紧紧地抱住,萧雨鹃刚刚被展云飞疼过,子酥软,哪有力气挣开,只得大叫:“什么人,你给我放开,来人啊,救命啊!”

    “鹃啊……”

    来人一出声,萧雨鹃的呼喊就戛然而止了,会这样叫她的,就只有那个人了。

    “厂长……”萧雨鹃躯轻颤,她害怕这个人。她曾经亲眼目睹这个人面不改的的将一条生命轻易的结束,那血腥的模样至今还在她的梦里惊现。

    “怎么在发抖啊,是不是很冷啊,真是可怜呢,要不要到我的房间里做会,那里面比较的暖和。”那男人材矮胖,圆脸上留下一把难看的络腮胡,嘿嘿的笑着,露出难看的黄板牙。

    “不……不用了。”

    “真的是不用和我客气,去吧,去吧。”男人伸手想揽住萧雨鹃的肩膀,却发现自己没有萧雨鹃高,只能撇撇嘴,转而搂住萧雨鹃的柳腰。

    “谢谢厂长的好意,我的释放书已经出来了,后天就可以离开了,我还要去收拾一下,先走了,再见。”说吧,像甩开垃圾一样大力的拍开男人的手,惊吓的看了一眼那男人便飞快的逃走了。

    那男人眯起眼睛,满脸的霾。“居然还敢嫌弃我,这可恶的蹄子,也不知道被杜少人骑过了,我呸,走,不玩够了,我看你怎么走!”

    即便是说了,最后不成就抢人去,但是到了沈世豪面前,却不可能真的这么干的。

    云翔缓缓的走在大街上,脑子里则想着,怎么做才能赢取一个男人的心呢?

    方法一,要突破沈世豪的心里,就必须将他的家人都解决掉,也就是说,要讨好那个小鬼头沈。

    小男孩喜欢什么?喜欢战争游戏,喜欢飞机、坦克、炮弹、汽车等。

    云翔打了一个响指,转向玩具店走去。

    在店铺里翻来找去,云翔拍了下头,终于想起了,现在是民国八年,不是二十一世纪,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先进的玩具?感慨一下二十一世纪的好处,云翔只能往器具店里去找了。

    没有现成的玩具,还不能做一个吗?

    “二少爷啊,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器具店里,老师傅拿着云翔画的图纸。左看看右看看,就是看不出那画成一团的是什么东西。

    “飞机!”云翔没有耐心等着那老师傅看完,抽出图纸,在桌子上啪的一声放下说道:“是这样看的!”那图纸上画的是飞机的模型,他想要这老师傅用木材做一个小型的飞机,只是云翔的画画功力叫人不敢恭维就是了,也难怪那师傅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飞鸡?”老师傅一呆,揉揉眼睛,再使劲的看图纸,还是没有看出哪里有鸡,只能问云翔:“二少爷,会飞的鸡……这个我没有看过,您要做的时候是要把这鸡的脚缩回去还是伸出来啊?”

    “ 我说的是飞机,天上飞的,不是公鸡!”云翔使劲的瞪了一眼老师傅。觉得自己牙痒痒的,想要揍人。

    “不是会飞的鸡,是飞机!”老师傅说完,不等云翔松口气,又问道:“那飞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原理是怎么样的?怎么个飞法?”

    云翔愣住了,他是做生意的,又不是作飞机的,怎么知道飞机的原理是什么?而且飞机是个什么东西,云翔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载人的交通工具?需要用油的天空飞行器?

    “云翔?”

    云翔听到有人叫自己,转看去,不正是沈世豪吗?云翔在沈世豪后看了看,没有看到那小家伙,便问沈世豪:“沈大哥,那小鬼呢?”

    沈世豪好笑的看着云翔在他后东张西望的样子,又听云翔问话,觉得好奇,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能让云翔这么牵挂?

    “小孩子贪玩,让他叔叔带他出去玩了。怎么,找他有事?”沈世豪往器具店里望了一眼,不知道云翔在里面干什么,这么激动?

    “能有什么,找他玩玩呗。”总不能说我想通过那小鬼追求你吧?云翔有些心虚的笑了笑。

    和那老师傅要回图纸,云翔和沈世豪一起走出器具店,往沈世豪的书店的方向走去。

    “云翔想要买什么器具吗?”沈世豪手上夹着一根雪茄,并没有抽,边拿出一个扁平的精致小盒一边问道。

    云翔点头,注意到沈世豪的雪茄是刚刚熄灭的,心中一动。

    方法一现在是使不出来了,但是可以用方法二:直接向沈世豪展开攻击。问题纠结处就是,没有缘故的送礼物会不会叫人以为自己有谋?而知道自己目的以后,沈世豪会不会收下礼物,乃至于和自己交往,这是个大问题。

    想到这,云翔转而问道:“沈大哥,你说,我我该送什么给我喜欢的人,才不会被拒绝呢?”

    “原来云翔也到了这个时候了啊。”沈世豪脸上闪过一抹异色,又马上隐没,他笑了笑,将刚刚放进去的雪茄又拿出来,说道:“只要是云翔用心选的礼物,相信你喜欢的人一定能感受得到,那她就会郑重的给你一个答复的。”

    “,是吗?但是我担心礼物才送出去,就被扔掉了。”云翔嘴角翘起,却哀声说道。

    沈世豪深吸一口雪茄,这样的吸食雪茄其实是最不懂得享受的人才会做的,但是他今天心有些差,便不用在乎这些了。朦胧的烟雾缭绕在沈世豪边,让人看不清他的表,可那低沉稳重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我相信,只要是云翔送的东西,谁都决绝不了的。”

    “谁都拒绝不了啊,那也包括大哥咯!”云翔眼睛一亮,随即追问道。

    沈世豪拿着雪茄的手一顿,放下,晦暗的眼睛深深的看向云翔,幽暗如夜,深沉似海。云翔有些不自在的扭动一下,感觉被沈世豪看透了一样,不过,不可能吧。

    沈世豪没有出声,而是将雪茄熄灭了,放进盒子内,收好,才悠然的回答道。“当然。”

    焦急的等待答案的云翔一得到肯定的答案,马上说道:“那就好,跟我来!”说罢便抓住沈世豪的手腕,转向展家的方向走去。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