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凤舞文学网--->    在书房门口站了很久,展云飞依旧没有想好怎么和展祖望说,他前几天就想狠狠的给云翔一个教训了,先是毁掉美丽善良的雨凤的家,后来又毁掉妖娆媚的晓娟的清白,简直是不可原谅!

    不能在等下去了,如今犹犹豫豫只会让云翔更加嚣张下去,必须制止他,惩戒他!

    “ 扣扣……”

    “进来。--凤-舞-文-学-网--”展祖望抬头看了一眼展云飞,他早就知道展云飞站在外面了,只是不出声,想看看展云飞这次想干什么,他实在是有些怕自己最疼的儿子又是来说自己要走的事

    “爹……我这次来,是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的。”展云飞没有说云翔的事,转而说其他的事。“您一直希望我能接手展家的事业,我现在有兴趣了。”

    “真的!”展祖望惊喜的站起来,虽然不清楚是什么原因让展云飞改变了主意,但是展云飞愿意回来帮忙,这就是一件好事!

    “但是我只接手溪口那块地。”展云飞面不改色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在展云飞看来,那块地本来就是萧家的,他现在要过来,再还萧家也是理所应当的。

    “什么?溪口?”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头的展祖望没有听清展云飞的话,只能愣愣的重复展云飞的话,随后明白了展云飞的意思。

    “我就弄不懂,家里那么多的事业,粮食店、绸缎庄、银楼……就算你要钱庄,我们也可以商量,为什么你都不要,就要溪口那块地?”展祖望烦躁的问,这样做,无疑是对云翔的挑衅,即使对云翔有意见,想拿回展家大部分的主权,但展祖望还没有想赶走云翔的意思。

    “如果我其他的都要,就把溪口那块地让给云翔,他肯不肯呢?”云飞从容的问,他就是来和云翔做对的,自然怎么叫云翔难受就怎么做,云翔既然打理了展家四年的时间,那一定是很在乎展家的事业了,那就让他在展家的事业和溪口那块地中选一个吧。

    祖望怔了怔,看云飞: “你真奇怪,一下子你走得无影无踪,什么都不要,一下子你又和云翔争得面红耳赤,什么都要!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越来越不了解你了!”虽然展云飞的态度转换整合他的心意,但是未免也太快了,快得叫展祖望有些不放心。

    云飞叹了口气,说道:“爹,先前我就和你说过,这次我回家,本来预备住个两三个月就走,主要就是回来看看你和娘,不是回来和云翔争家产的!但是娘的子不好,我实在担心才留下的。”

    祖望困惑的点点头,这件事很久以前就说过了,那现在提出来是干什么?

    “我在外面有自己的事业,这件事我也说过。”展云飞态度轻松的看着展祖望。

    “我和几个朋友,在上海、广州办了两家出版社,还出了一份杂志,叫做“新潮”,你听过吗?”

    “没听过!”展祖望带着怒意点了点头,他似乎知道展云飞的意思了。

    “你大概也没听过,有个人名叫“苏慕白”?苏轼的苏,羡慕的慕,李白的白!”云飞再问。

    “没听说过!我该认得他吗?他干那一行的?”祖望这会是真的困惑了,要是先前他提出自己在外面有事业是为了提醒他,即使不在展家他也能活的很好的话,那现在提出这么一个没有听过的人物是做什么?

    “他……”云飞言又止。“你不认得他!反正,这些年我们办杂志,出书,过得非常自在。”

    “是你想过的生活吗?”

    “是我想过的生活!”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对你的安排,不能让你满意,你就走了,是不是?”祖望有些担心起来,先前虽然让魏梦贤安抚下来了,但难保他以后不走。^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差不多。”

    “你简直是在要胁我!”展祖望有些生气了,难道这个家就没有叫他留恋的?

    云飞看着父亲,困惑的样子,说: “我实在不了解你,你已经有了云翔,他不是能够把你所有的事业,越做越大吗?那么,你还在乎我走不走?我走了,家里不是平静许多吗?”在展云飞心中,展家就是一个牢笼,冷淡的母亲,不能理解自己又总是强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的父亲,低的姨娘,恶劣的弟弟,最叫人窒息的是,这是一个充满铜臭的家,那些钱不知道沾满了多少人的血泪,不知道破坏了多少人的家庭,他根本就不愿意在这里多呆一秒,而至于自己为什么至今还站在这里,展云飞下意识的回避了这个问题。

    “你说这个话,实在太无了!”祖望很生气,什么叫不在乎他走不走,难道他以为让他上最好的学堂,想把事业交给他,想方设法将他留下来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他展云飞在展祖望心里是最重要的儿子和继承人,否则他以为,他花这多的心血干什么?

    云飞不语。

    祖望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心烦意乱。忽然站定,盯着他: “你知道,溪口那块地是云翔整整花了两年时间,说服了几十家老百姓,给他们搬迁费,让他们一家家搬走!他这两年,几乎把所有的心力,都投资在溪口,你何必跟他过不去呢?”

    云飞心里一气,顿时激动起来:“是啊!他说服了几十家老百姓,让他们放弃自己心的家园,包括祖宗的墓地!爹,你对中国人那种“故乡”观念,应该是深深体会的!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云翔到底用什么方式,让那些在这儿住了好几代的老百姓,一个个搬走?他怎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你想过没有?你问过没有?还是你根本不想知道?”只是听见了传言,只是心中偏见,但是展云飞就像是真的看见了云翔做坏事一样,说的分外的激动和愤怒,在他看来,云翔根本没有能耐叫那些百姓搬离的,自然是使用了暴力

    祖望被云飞这么激动的问话吓到,看着展云飞近乎狰狞的表,有些心惊跳了,睁大眼睛看他,下意识的头口而出: “所以,我看到你回来,才那么高兴啊!”

    云飞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你知道?难道对于云翔的所作所为,你都知道?”

    “不是每件都知道,但是,多少会了解一些!我毕竟不是一个木头人。”展祖望话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对于这件事的细节他知道一些,但是从老纪口中得知,云翔是真的找人去说服他们离开的,而且给了不少的安家费,然而为了让展云飞留下来,他咬了咬牙,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其实,云翔会变成这样,你也要负相当大的责任!在你走了之后,我以为,我只剩下一个儿子了,难免处处让着他,生怕他也学你,一走了之!人老了,就变得脆弱了!以前那个强硬的我,被你们两个儿子,全磨光了!”

    云飞十分震动的看着祖望,没料到父亲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带给他非常巨大的震撼。父子两人,就有片刻不语,只是深深互视。

    片刻后,展云飞开了口,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感

    “爹,你放心,我回来这些子,已经了解了太多的事,我答应你,我会努力在家里住下去,努力加入你的事业。可是,溪口那块地,一定要交给我处理!我们家,不缺钱,不缺工厂……让我们为后世子孙,积点陰德吧!”

    祖望听到展云飞会留下来,有些感动,又有些惊觉,他的话是不是让这两个兄弟有了更大的间隙?可是,绪平息下来,展祖望只能心底小声念到:‘云翔,为了你哥哥,你就暂时的委屈一下吧。

    “你要定了那块地?”展祖望还是有顾虑的,那块地云翔花了这么多的心思,早就已经被云翔建成了工厂,如今也成了展家财源的一部分,现在跟云翔要回来,是不是不适合?但是也不是不可以,将云翔的权利收回来是迟早的事,现在动手更好……

    “是,我要定了那块地?”云飞坚决的说。

    “你要拿它做什么?”

    “既然给了我,就不要问我拿它做什么?”展云飞不愿意说出,他拿回这块地,一是为了气云翔,二是为了还给萧雨凤,怕他这一说,展祖望马上就反对。

    “这……我要想一想,我不能马上答应你,我要研究研究。”展祖望想了想,依旧觉得这个时候出这桩事并不适合,毕竟就现在的形势来说,云翔是占优势的,商海对敌,需一击必中,否则后患无穷,而此时生事,会叫云翔对他们产生戒心……

    “我还有事,急着要出门……在你研究的时候,有一本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看一看?”云飞看展祖望一直不说话,便出声说道。

    “等等……等等。”展祖望在桌前来回走动着,这件事关系到展云飞去留问题,展祖望最后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云飞,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展云飞高兴得差点没有跳起来,脑中已经开始想象萧雨凤知道自己的家园再次回来的喜悦模样了,一定美极了!

    “不要高兴的太早,我是有条件的。”展祖望会答应自然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展云飞会因此留下,但是这个留下具有太多的不定因素,也许下一次展云飞又是因为什么拿离开来威胁他,他已经老了,经不起折腾了,必须找一个理由来束缚住展云飞,让他走不得!

    “什么条件。”展云飞自信的看着展祖望,无论是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的,为了自己心的人,他愿意赴汤蹈火,刀山火海也不怕,还会怕那小小的条件吗?

    “那就是你,在此之前必须结婚!”

    “什么?结婚?”展云飞有些错愕的看着展祖望,随即是不敢置信,像展祖望说的是多么难以置信的一件事。坚定的拒绝了展祖望的要求以后,展云飞跨出了门槛,不管怎么样,展祖望是不可能拒绝他的要求的,展祖望害怕他离开,为了让他留下来,不会真的拒绝他的。

    展云飞想错了。

    “假若你不结婚的话,那么我是不会插手云翔的事业的。”展祖望看着展云飞的背影,沉着脸说道,他就不相信,他说服不了自己的儿子!

    “爹!!”展云飞悲愤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没有想到这次会这么坚决,除了上一次阿超差点打死云翔,和四年前坚持让他续弦外,展祖望从来都是顺着展云飞的要求,这次却意外的提出了要求,并且还很坚持。“难道你就这样看着云翔为非作歹吗?”

    “不是我要看着他为非作歹,而是你!”展祖望矢口否认道,狡辩本就是商人手上的利器,展祖望曾经也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自然也有一副好的口才。“只要你继承了展家的事业,云翔就没有了插手的余地,他还有嚣张的资本吗?没有了。要是你结婚生子了,你的儿子就是展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在展家的地位就更加牢靠了,展家的下人还会帮着云翔吗?不会了。只要断了云翔的后路,难道还怕制服不了云翔吗?制服了云翔,你就是阻止云翔作恶的功臣。不仅是恢复了展家的名声,也是为桐城除去一恶人,但是现在,是你不愿意这样做的,难道不是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云翔作恶的吗?”

    “我……”展云飞震惊的看着展祖望,似乎真的是他的错。

    云翔是他的兄弟,自己的兄弟做错了事,难道不应该阻止吗?展云飞自问,是的,应该!那,他该怎么做呢?

    “结婚吧。我知道你心中还是念着映华,但是她都已经离开四年了,你也应该平静下来了,难道你打算一辈子不结婚吗?展家的血脉就靠你延续了,要是你不结婚,难道你打算断了展家的香火吗?那你怎么对得起展家的列祖列宗啊,还有你母亲。她的病已经没有几年可以活的了,做父母的,那一个不盼着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想看到他结婚生子,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抱到孙子,你母亲含辛茹苦的把你拉扯长大,难道连这点小小的愿望你都不愿意帮她实现吗?何况,一旦你结婚就可以马上宣布你坐上展家家主的位置,到时候,你想怎么阻止云翔都可以,只要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办到!”即使已经休息了几年,骨子都懒惰生锈了,但是展祖望还是展祖望,商人的本能并没有忘记,动之以之以利,这些就已经足够对付展云飞了。

    果然,展云飞犹豫了。

    但是和展祖望想的不一样,他并不是对亲犹豫,而是对能对付云翔这点而动摇。

    “你自己想想吧。”

    看着门外的蓝天,展云飞忽然感觉心头一片悲凉,他的父亲知道云翔做坏事也不阻止,而等到他回来了,知道了这件事,想要为桐城除害,想给展家一个安宁,他明明是好事,却被自己的父亲利用、胁迫,这就是自己的家了?这就是自己的家!

    “好,我答应你,结婚!”展云飞最后满脸无奈忧伤的给了展祖望答案,即使是这样,自己也不得不答应啊,他人无,自己却不能无义!

    “但是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

    “新娘的人选必须我自己挑选!否则……”

    “这……好!”否则什么,展祖望明白,要是不答应,就离开,横竖他已经愿意结婚了,展祖望也欣然点头了,毕竟展云飞能答应结婚已经不易了,不能再得寸进尺了。

    展云飞转要离开,又想起什么,对展祖望说道:“我这有本书,不知道你看不看?”

    “什么书?”

    云飞走向书桌,在桌上拿起一本书,递给祖望。祖望低头一看,封面上印着:《生命之歌》,书名下,有几个小字:“苏慕白着”。

    祖望一震,似乎明白这个苏慕白是谁了,抬起头,云飞已经飘然远去。

    回到房中,展云飞便开始思考结婚的人选,几个人在他脑海中转了一圈,他便有了决定。

    首先是天虹,第一个去掉,因为展云飞已经玩腻她了。少年之时,他和天虹在一起只是不懂事,一时的好奇,而青年回来以后,发觉天虹越长越漂亮,才会许天虹每天晚上偷跑到他的房间里去的,展云飞一直都把天虹当作是自己的玩具,只是贪图方便而已。

    展云飞一口喝掉茶杯里的茶水,嘴角勾起轻蔑的弧线,不说天虹低微的下人份,就说这四年,展云飞一点也不相信,在这四年里面,天虹没有其他的男人,何况,他回来那天,天虹的手绢还遗留在云翔的房间里面,这样的女人,谁敢娶?

    再来是晓娟,晓娟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尤物,不仅有面容妩媚,材魔鬼,而且还善解人意,一想起和晓娟在一起的子,展云飞就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过了一会,展云飞终于冷静下来,心里有些遗憾,这么‘善解人意’的‘好’女人,居然让云翔玷污了,否则当小妾也是可以的。

    最后就是萧雨凤了,展云飞决定娶萧雨凤。

    萧雨凤的容颜清丽,有着纯真魅惑的气质,格温柔婉约,很适合当妻子,最重要的是,她有趣,而且子清白。

    要是他们结婚的话,他和雨凤之间,不仅仅是知己,还是夫妻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