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凤舞文学网--->    是什么?云翔也谈过几场恋,并非没有甜蜜的经历,但最后都是清一色的以分手结尾,不是那些女孩子觉得云翔不够他们,就是云翔自己感觉没有意思。--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云翔曾想象过自己的恋,必定是轰轰烈烈的、让人难忘的,只是至今没有人让他有心动的感觉。

    ,云翔至今还处于朦胧的状态,摸不透它的本质,但是对于婚姻却有自己的见解,生于21世纪的他,已经习惯了一夫一妻制度,也相信只有两个人的婚姻才能相持到老,所以对民国时期一些一夫多妻的现象并不喜欢,然而他没有阻止他人行为的权利和喜好,所以他一生只娶一人的想法也只是藏在自己的心里,在美英找到自己满意的新娘之前,他是不会结婚的,这也是他挡了几次品慧想让他娶妻的念头的原因。

    “你娶了几个妻子?”这个问题比较**,若是平时,云翔是不会问的,但他很好奇,这个沉着冷静的男子,会怎么样对待自己的伴侣,而心底的好奇一旦起来,思潮移动,就没有办法平复下来,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

    将云翔手中的酒水换下,沈世豪抬头微微一笑,回答道。

    云翔点头,说不出心底为什么会有一丝失望,他以为这个男子是不一样,他欣赏这个人,也希望他对婚姻有不一样的态度和看法。或许是相信自己的感觉,云翔认为,沈世豪不是那些世俗的男子,歪着头,云翔又问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角勾起,意味不明。^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他刚刚决定,要是云翔问的话,他就告诉他。“第一任妻子是为了生活而娶的,后来得病死去了,后来续弦娶得妻子在五年前也难产离开了人世。”

    的讲述,连一点多余的修饰词都没有,是不是说明这是两端没有感的婚姻?云翔点点头,的确,这个男子把心藏得太深了,交心的人必定是不多的。云翔没有觉得松口气,反而觉得这样才是理所当然,——难道他们已经熟悉道了这个程度了?云翔有些不解,细细数来,他们相处的时间真的不多,为什么却觉得已经认识很久了,已经很熟悉他了?错觉吧,刚刚好感觉对了而已,他平时猜人夜是猜的很准的,这次估计也是这样,云翔暗自笑自己多心。

    色的灯光,云翔窃见了沈世豪眼底的叹息,想着便很直接的说道:“是不是很寂寞?”

    一张上睡着的,却是两颗背离的心,没有人说心里的话,没有人明白你的心,心脏的地方不会空的吗?就和品慧一样,即使这么精神的叫骂着,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露出寂寥的表

    “你会不会觉得寂寞。有没有感觉的到累?”沈世豪没有回答,反问道。表不变,依旧是笑脸,唯有那双晦暗不明的桃花眼中,划过疼惜。

    惯了,就没有感觉了,因为它已经成为了体里的一部分。但有些人,真的不适合伪装,那么明亮干净的笑容,却一直被人误解,很难过吧。

    翔瞪大了眼睛,使得那双圆润好看的凤眼变得圆溜溜的,努力压下鼻尖和眼角酸意,像个受了委屈,却倔强的不想被人察觉的孩子,云翔用力的摇了摇头。^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他是最厉害的,才不会觉得累,只是偶尔、只是偶尔心口的地方有点空,做很多很多的工作夜填不满,品慧的关心也消除不掉它。“会找到一个人陪我的。”他一定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真心相的人,陪他度过这漫长的一生的。

    找到之前呢?”沈世豪追问,世界这么的大,他从来没有不现实的想过,一定要找到那个特定的人,在此之前,他一直都觉得,和婚姻,都是他手中的一个筹码,可以换取金钱、权利等,但那是在此之前,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到之前……”想了很久,云翔表严肃的说道:“那你先陪我吧。”想着又补充道:“我会等你找到了以后再去找的!”

    着嘴,忍住笑意,知道这会儿,看出云翔是完全醉了,于是他苦恼的说道:“哎,要是我一辈子都找不到可如何是好?两位妻子先后离世,或许我是个不详的人也说不定,你这样说,不是连累你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再怎么变化和掩饰,也改变不了沈世豪诈的本,云翔或许是对人冷硬、没有同心,但是对于已经认定的人却十分的信任和心软,只要能利用好这点,就等于控制了云翔的软经。

    大哥这样气宇轩昂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呢?”云翔急忙安慰道,现在,云翔没有了清醒时分的精明,显得很单纯,沈世豪怎么说,他怎么相信,完全不会去怀疑沈世豪话中的可信度又多少。“要是找不到的话,那,那我也在啊,我说了会陪你的啊。”

    “你却找到了,怎么办?”

    “我已经说啦,等你找到以后我再去找!说话算话!”云翔很义气的拍了拍自己的口,表示自己一定会做到。

    “是不是说,只要我没有找到,你就会一直陪我?”沈世豪眼神深沉,低沉的嗓音里,有着别样的感

    “是!”云翔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不清楚他答应意味这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并不会后悔答应沈世豪什么,他知道这个男子不会伤害他,他有这样的自信。

    “云翔,有些话不能乱说,有些承诺夜不能随便应答的,若是无法做到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的,想好了吗?”

    “恩!想好了!”云翔眉眼微笑,俊雅清秀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朵明亮但一场稚气的笑容,

    “没有关系,反正……找到的机会也不多。”他有很多很多的秘密,而他能对谁说出自己的秘密呢?反正心事都要藏着,那么现在多个人出来,也只是多个暴露的危险。

    “?云翔怎么这么肯定呢?”沈世豪好奇的问道,眼眸深处折出了淡淡的柔光。

    云翔本来不想说的,然而沈世豪那双幽深的眼眸,蠕蠕嘴唇,决定透露一点点。就像个孩子一样,想和自己亲密的人分享只属于自己的秘密。左看看又看看,确定没有人以后,将头靠过去说道,“我和你说,你不能告诉其他人。”

    “好,只会我们两个人知道。”沈世豪偏过头,刻意降低音量说道,他带着磁的声音就在云翔耳边响起,让云翔有一瞬间的慌乱,又马上平复下来,为什么紧张?该紧张的也不是他!报复似的将嘴唇凑到沈世豪的耳边,近得刻意清晰的看到他耳朵轮廓上的绒毛,当然,云翔并美艳注意到这个,他现在满心都是也要沈世豪紧张起来。“我有个很重大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的,要是找个老婆,万一被发现就麻烦啦。”云翔说话间,将气息呼到沈世豪的耳朵上,使得沈世豪的耳朵有些细微的抖动,而这些反映已经足够逗乐云翔了,他一高兴,又有些不满足了,也许还能看到这个新任大哥的其他反映呢?

    “秘密?”偏了偏头,沈世豪看了眼云翔,眼角弯下,带着深深的笑意和一些古怪的绪,他很好奇这个小家伙的秘密是什么?

    有些不满的将沈世豪的头转回去,云翔趴在沈世豪的肩膀上,大部分的重量压在沈世豪上,再把头凑到沈世豪的耳旁,微眯眼睛,对着他的耳朵吹气,“对啊!”云翔的心思已经转到怎么才能让沈世豪有更多反应这件事上,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我偷偷打通了海关和节度使,在有一个月,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要离开。”

    “是啊,要打仗了,我娘跟着展祖望也不会有什么好子的,还不如到一个安全点的地方,在找一个老实点的人过下半辈子呢。”

    “你怎么知道要打仗了?”沈世豪心间一动,目光变得认真了点。云翔还真是敏锐。京都已经蠢蠢动,有了战争的预兆,一些一直关注政治文学方面的人都有些危机感,但是距离京都较远的地方却还没有知觉,除了政府常常弄些莫名其妙的事外,依旧是一副和谐的景象。

    “嘿嘿,这个是秘密。”云翔得意的嬉笑,嘴角勾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很欢乐的看着沈世豪好奇的样子,忽然,云翔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点子,一下子伏在沈世豪肩上偷笑,笑得肩膀也微微发颤。“怎么了?”沈世豪有些好笑的看着云翔,眉宇间出了淡淡的柔,看得云翔心里有些麻麻的,像是被小蚁啃咬着般,有点奇异的感觉。为什么每次沈世豪这样看他,他就浑不自在呢?云翔有些不解的笑笑,随即将这个不明白的问题甩掉。

    云翔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会,似乎觉得他坐的位置不好办事,行动也不太方便,便有些摇晃的站起来,左摇右摆地坐到沈世豪旁边。长椅并不是很大,两个人挨着坐刚刚好,两人的体刚好紧贴,他揽着沈世豪的肩膀微微着力,脸上立刻换了另外一个表,脸上淡淡的微笑着,将眼神放柔,嘴角却坏坏的勾起,像个多浪子一般,嘴角摩擦着沈世豪的耳垂,泛着水光的眸子却悄悄地注意着沈世豪的每一个小动静。“也不是不能说,但是……你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这个是……调戏?

    有些错愕的扶着额头,惊讶得微微睁眼,沈世豪有些不敢置信,口涌起一股好笑又好气的绪,怎么每次云翔都能带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你想要什么代价呢?”沈世豪戏谑的笑问,没有想到他沈世豪也又被调戏的一天,这样的感觉很新奇。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