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凤舞文学网--->    在一片喧嚣中,不等祭典的高峰来,展云飞便悄然离开了,想着云翔带给他的耻辱,展云飞就觉得一股炙的火气冒上喉咙,至于其他人,展云飞已经归结成是云翔找人羞辱于他的,他展云飞怎么可能会对不出诗?

    阿超跟在展云飞后,很是担心,他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是那些人严重的嘲弄他还是能过感受得到的,在他眼底,展云飞就似乎天上的神,是神圣不可侵犯,哪里能过忍受这样的侮辱,而展云飞多才敏感,不知道等会会发生什么事呢,心底不由得埋怨云翔,为什么这样的为难大少爷呢,他明明就是你的哥哥啊。--凤-舞-文-学-网--^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展云飞在前头飞快的走动,希望离大观楼越远越好,即使如此,那些嘲笑还是依旧在他的脑海里回着,想不通云翔为什么会出现在文化的圣地大观楼,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为和拥护云翔,展云飞只能归结为是云翔为羞辱他,收买了那些学生,可恨的是那些文人一丝一毫也没有为文人该有气节和廉耻,就这样被人用污秽的金钱受收买!他一点也没有想过,假如他展云飞真的有本事有学识,云翔请多少人来试探也是没有用的,何况,云翔在厉害,也不能预知他今天回来大观楼。他根本就是在找借口,承认自己当年在学堂的时期就不如云翔,若不是他使计,用钱收买教书先生,又在展祖望面前装乖巧,他怎么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喜?还不是看在他的展祖望的宠,是展家大少爷的分上?展云飞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注意到前方拐弯出冲出一道人影,一把撞进展云飞怀里,展云飞报着人向后踉跄一步,张口喝道道:“你怎么随便撞人?”

    手中的柔软让展云飞低首一看,原来是个姑娘,穿这桃红的妖子,扎这长长的粗辨子,低这头,手上还挎这篮子。连忙改口问道:“抱歉,姑娘,没事吧?”

    那姑娘或许没有想到自己会撞到人,姑娘错鄂的抬起头。桃花般美的脸孔上,一双晶莹得要泛出水光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丰满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一瞬间充满了醉人的惑!这个貌美如花、美若天仙的姑娘,不正是自那以后消失的人吗?展云飞惊喜的呼叫了一声‘晓娟!’

    萧雨娟也显的很惊讶,“展…云飞…”

    展云飞微笑“展云飞微笑“晓娟!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惊喜,看到了你,我都高兴得要晕倒了!这个惊喜真是太大了,比任何事都要大!还有,我的名字叫云飞,而不是展,云飞。””

    萧雨鹃噗的一声笑了,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云飞。”萧雨鹃叫的响亮大方,但展云飞还是还是能听出她的羞涩,低落的心终于有了好转,心低还有丝得意。这样的事他已经经历很多次了,知道萧雨鹃必定是慕他。

    “只要你不嫌弃我份低微就好。”萧雨鹃笑道,展云飞急忙回道:“展云飞急忙回道:“怎么会呢!你才不是低微,你是高贵!明明应该是一个受人宠的公主,却愿意为家人牺牲自己,你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善解人意!多么的美好!这样的你怎么能说是低微呢?你甚至比那些伟人还厉害呢!”

    展云飞说得很激动,生怕萧雨鹃介意份的问题。萧雨鹃不敢置信的摇头,“我怎么能和伟人相比?我只是个卑微的,是低下的人。”

    “怎么不能呢?你其实比那些伟人还要伟大。那些伟大的人,谁知道他们的内在又是否真的伟大?而你却不同,你努力,你善良,你能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

    “他们也有做不到的事吗?”萧雨鹃似乎不相信,展云飞微笑,“是的,他们也是人,自然也有自己做不到的事。你知道徐傅霖吗?他早年是个秀才,后来成为了一个优秀的革命者,为了和**势力反抗而奋斗不息但是这个伟人,却为了革命,抛弃了家人!你说,这个伟人是不是很无呢?”其实展云飞并不了解徐傅霖,得到的消息都是路边行人聊天的话语中拼凑出来的,现在却为了让萧雨鹃相信她是多么的高贵,开始指手画脚的胡说一通,“你看,这些人连人生里最重要、最伟大的亲都顾不到,你却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难道,你还不够伟大吗?不,我应该说,其实,你才是最伟大的人啊!”

    “你……胡说!”萧雨鹃嗔,要努力的抿住嘴唇,才能控制住上弯的嘴角,只是严重的笑意却怎么都控制不住。

    “是真的!”展云飞见她高兴了,又开始举其他的例子。

    跟在他们后的阿超很开心的笑了,大少爷的心终于好起来了,他对萧雨鹃的印象开始直线上升,这个姑娘不仅人长的漂亮,格很开朗,笑容很甜美,还很善解人意!这样的美好女人那里找?阿超忽视掉自己心底的酸涩,悄悄的放慢脚步,希望不要打扰到他们。

    “心好些了吗?”展云飞问道,温柔的目光落在萧雨鹃上,体贴得很。

    “你知道我心不好?”萧雨鹃惊讶的看着展云飞,有些喜悦,这个男人这么的关注于她,连她的一点不好的心都能够察觉,令她那女人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是的,我都明白,你不用说出来,因为是你,所以我就能感应得到,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吗?你,心好些了吗?”

    “那你是不是心也不好?”萧雨鹃不答反问道。

    “不……”展云飞正要反驳,萧雨鹃却不给机会,“若真的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和我说说吧。你知道我的心不好,已经开解了我。现在,我知道了你的心不好,我也想要为你分担一些。如果是朋友的话,不是应该坦诚相待的吗?因为你是我的朋加,所以我把事说给你听了,同样地,你也说给我听吧。就算弱小无能的我不能帮得上什麽,也可以让你的心舒畅一点。”

    展云飞感动的看着萧雨鹃,说道:“你的一句‘希望能为我分担一些’让我好开心、好欣喜、好感动!你这样说,就已经是给了我安慰了。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个人给了我难看而已。”

    “什么?!那个邪恶的人是谁,为什么给你难看,又给了你什么难看?”萧雨鹃瞪大眼睛,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绪,仿佛自己重要的人被人伤害了一样,她连忙追问,她真的没有想到像展云飞这样温文尔雅的人,也有人会为难。

    展云飞在萧雨鹃表示了激烈的感后,开始慢慢的说道。“那个人,就是我唯一的弟弟,至于是什么难堪……哎,我在外面四年,学习了西方的新知,有感于洋人文化的美妙,开始沉浸其中,一心放在西学上面,诗歌、散文、歌剧,那些洋人的文化每翻一页都有着让你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专攻西学,今却有人问我中国的文学,这明明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啊,我怎么回答得出来?然后他们就开始攻击我,说我所学无用。”展云飞难过的叹口气,脸上突然载满了悲伤的神色,肩膀沮丧地下垂,自己的理想无人明白的心恰好地向萧雨鹃呈现。

    学习西方的文化,这对萧雨鹃来说是一件很遥远、很伟大的事,那些洋人的世界就代表着上流,代表着遥不可及的梦和神奇,那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触到的,所以她现在很崇拜的看着展云飞,在她的眼里,展云飞就像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却又平易近人的伟大人物,让她心感欢喜。听到有人因此而攻击展云飞,她真是恨不能直接上去两拳,为展云飞出一口气。因此,她握起了拳头,不愤地道:“这怎么能是你的错?”

    “或许是我学艺不精才回答不出来吧……哎。”

    !真是个可怜的人!萧雨鹃暗暗感慨,有些同的看着展云飞,心底却对展云飞更加的亲近了。这样一个善良而有学识的人,怎麽能让她不同呢?“你不要难过了,那些人只呆在桐城里,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数的广大,多麽的新鲜,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的新大陆。他们的目光短浅,不愿去了解外来的事物,你根本不需要与他一般见识了,只要做回你自己,放宽襟就好。”

    放宽襟?展云飞又一次激动了,这次是为了萧雨鹃。能说出放宽襟这几个字,多么不简单?就是一个多有学识,对世事有多经历的人都未必能够说出这番话,由此可见,在他眼前的这个女子果然是特别的!

    弟弟……萧雨鹃心里一动,眼里流光一转,朱唇微启,问道:“你说的弟弟是指展夜枭?”

    “夜枭?”展云飞惊呼,眼里突然浮出了痛苦,捂着心口,有些心痛的说道,“假如那个人是姓展的话,就是了,没有想到我离家四年,他就得了这么一个名号!”

    “你不要难过,这完全不是你的错。^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强烈的心不论怎样都难以平息,萧雨鹃用尽全的气力按捺住自己汹涌澎湃的绪,只有紧抓着前衣服的手指微微抖动,泄露了她的紧张,“你们的关系不好么?”从他们上次的对话中,萧雨鹃就得知他们关系不是很好,连说话都似乎很勉强,但是,她很明白一件事,就是时间能改变一切,即使是多麽不好的两个人,都有机会因此而改变。所以,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又和好了?

    “我当他是我的弟弟,但是,他却当我是他的仇人。”展云飞叹息的说道,无奈的目光似是看着遥远的地方,带着明显容易察觉的伤感。

    萧雨鹃猛地闪过一片晶亮,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亮起了夺目的光彩“怎么说呢?”

    “他一直以为我回来是为了和他争夺家产的,所以处处和我作对,以为我会把应该可以变成了他的家产取回。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弟弟,所以我处处忍让,没想到却让他更加的过分。这次我回来,其实只是为了看望家中的父母,为了看望我重要的亲人。我若是要争,哪里需要这样,哪里虽要多做什麽?实际上,只要我一说,我爹就会把一切双手送到我面前!更何况,我在外面又自己的事业,并不需要花家中那些沾满血腥的臭钱!可惜的是,我那个执迷不悟的弟弟,已经被利益和钱财蒙蔽了他原本也许明亮的双眼。到了现在,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清。说真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可以去挽救他了。”展云飞说得很沉重,那就像是一个哥哥看见走错路的弟弟的痛心疾首,仿佛那些都是真实一般。而萧雨鹃听到後就感叹展云飞的好,心里面不断地咒骂云翔这么的坏,有这么一个美好善良、细心关心他的哥哥却不知道珍惜。

    “这么说,你们关系真的不怎么好啊,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萧雨鹃问道,带着真诚的担忧。

    “能怎么办?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是我唯一的弟弟。”展云飞摇头回答道,脸上的无奈、嘴上的担忧,看起来都真得没有一点虚假。因为这些虚伪的话,他已经说成了习惯,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是假话,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关心弟弟的好哥哥了。

    ‘萧雨鹃,只要你拿到展家布料制作的方法,我们不仅可以将你档案上的污点除去,还会给你一笔钱,能让你度过生活优厚的后半生。怎么样?’厂长的话犹在耳边,萧雨鹃的脸上依旧镇定,但手心却开始冒汗了,这是一次机会,一次摆脱黑暗与困苦的机会,她不能放过。

    “这样禽兽不如的人,不!这根本就不是人!你怎么还能叫他做弟弟呢!”萧雨鹃握紧拳头,忽然很愤慨的怒叫。

    “晓娟?你怎么了?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展云飞愕然的看着萧雨鹃,发现她在提到展云翔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恨意。心里面猛地一阵恐惧,仿佛想像到那个展云翔会对萧雨鹃做出什麽可怕的事。“这样禽兽不如的人,你怎么还叫他弟弟呢?!”萧雨鹃忽然很愤慨的怒叫道。

    “晓娟?你怎么了?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展云飞愕然的看着萧雨鹃,发现她在提到展云翔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恨意。心里面猛地一阵恐惧,仿佛想像到那个展云翔会对萧雨鹃做出什麽可怕的事

    “他不仅毁掉了我那个既美丽又可的家园,还将我……将我……”萧雨鹃想到了几个月前的经历,在得知自己将会坐牢时候的无助,能出来时候的欣喜,走投无路时候的惶恐,以及得知到那个时的晴天霹雳——她萧雨鹃的档案将打上犯人的这个痕迹,永远都洗刷不去,跟随她一生,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而现在,她却有了改变这个事实的机会,这也是她唯一的机会,只要拿到那个方法,只要她能够顺利完全这件事,她就可以摆脱这个污点了!

    云飞!云飞!若是你知道了我的难处,你一定明白了我心中的痛苦,你是多麽的仁慈,多麽的善良。如果是你,你也一定会支持我现在的决定的,对吗?一定会原谅我的作为的,对吗?犯人这样充满着可怕和屈辱的名号怎么能按在我这样如花似玉和貌美年轻的女人上?你也说过我们是朋友,是真诚的朋友。既然我们是朋友,这些小忙,你一定会帮助可怜无助的我的,对不对?

    你知道我刚才有多纠结,不想利用这个男人,心里面对这个人很有好感,却不得不做,很对不起,却又要为了自己……萧雨鹃在自己的心中低喃,对於要利用这个绝世的好男人她也感到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好好跟这个好男人相处,深入地了解这个善良的人。但是,现实已经不容她选择了。而且,他自己也说了,他们是朋友,那么,互相帮助也是好应该的,不是吗?展家这么的大、这么的有钱,根本不会在乎那一丝一毫,而且他们所得来的所有钱财全都是沾满血腥的臭钱,都是伤害人得来的血钱,失去这些钱财更是替他们赎罪了!想到这里,萧雨鹃心里的歉疚感马上就消散了不少。对,展家就是活该!是展家欠她在先的!

    “还将你怎么样!”展云飞看着萧雨鹃不停变着的脸色,猛地沉下脸,以为已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他用力的握着萧雨娟的肩膀,用力得快要把她那小巧的肩膀捏碎,他愤怒地大声吼叫:“他还将你怎么样了!是不是还对你做了不好的事?你告诉我!请你现在就告诉我!”

    被展云飞用力是我摇晃着,萧雨娟根本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又怕在回答展云飞问话中,泄露了自己曾经坐过牢的事,只得大叫:“够了不要问了,那种事我不要想起来!”

    此时已经是半夜,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但是他们这样大声叫嚷,还是吸引了不少的人,大街上、酒楼里,不少人探出头来探望,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些偷听到一些的人则在猜测,不好的事是什么事?难道是被人给……那个了?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那姑娘还没有盘头,分明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大半夜的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的站在街头,也不害羞?难道是相好?对她干了那事的不会就是她自己的相好吧?

    萧雨鹃这样说就等于是承认了云翔对她做过什么,展云飞心头一震,颓然的放下双手,注意到萧雨鹃脸上的疯狂和痛楚,不忍和痛心的他连忙用力的抱住她,把所有的支持放进这自己的怀抱里。拍着她的肩膀,他压抑着自己的难过和愤怒,“都过去了,不怕,不怕!一切都过去了,不会有事,我在你的边,不怕!”

    “我这样卑微无能的低下人物,怎么配当你的朋友呢?”萧雨鹃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侧过子,难过的撇过头,微微下垂眼帘,却不着痕迹地留意着展云飞的表,她洁白光泽的牙齿轻轻地咬着丰厚红润的下唇,刻意将美丽动人的侧脸完全地在展云飞的面前呈现,恰好,一行清丽晶莹的泪缓缓流下,滑过她白晢光洁的皮肤,使得这份无可挑剔的美丽染上了一丝丝的伤感,更大地增加了她那致命的惑力。

    展云飞果然着迷的看着萧雨鹃,啊,这是多么可怜,多么值得人疼的美人儿啊!那个可恶邪恶的展云翔,居然抢先玷污了这份精致的纯白!展云飞在心底里暗自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回去定要给云翔好看,他是不会放过这个可恶的恶人!

    “不!晓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不能挽回的事,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一朵洁白的莲花,一朵不能被污染的水莲!你相信吗?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着,一直都不能自拔,噢,我确定我已经不能再对豢隐藏我的心声,我……我你!”

    在萧雨鹃错愕的回头中,展云飞快速地吻上了她的唇,萧雨鹃瞪大了眼睛,对上展云飞那一双只满满地载着深的眼睛,心里面感到一阵激动,她渐渐的闭上了眼睛,在一片叫好声中,忘记了其他的一切,沉醉在展云飞那深、而从没有尝试过的的深吻当中。

    恰好,云翔带着沈世豪到芙蓉小阁吃宵夜,一整晚,云翔都是在喝酒,因此到达芙蓉阁的时候已经有些小醉,脸色亦只是略为红润。若不是他偶尔会蹦出一两句显得幼稚可的话语,看着他那神采奕奕的样子实在是不知道他快醉了。每当云翔神迷糊,话语间胡搅蛮缠的时候,沈世豪的目光中都会露出一丝柔软,温柔地安抚他,却又在云翔清醒时候恢复清明,那些温柔就像是瞬间即逝,不曾存在一样。

    此时,楼下轰然叫好的声音顿时引起了云翔的注意。

    街头吻,假若是其他人物,就有趣了,云翔说不定也会拍手叫好,只是主角换成了展云飞,云翔只觉得分外的恶心,家中的天虹还没有处理,待月楼的萧雨凤还在纠缠没现在却和别的女人接吻,难道他就不嫌脏?

    展云飞的可真是’神圣’!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