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凤舞文学网--->    楼上的云翔从歌声出现就定住了,静静的听着,只是云翔的心思却已经飞到了别处。--凤-舞-文-学-网--

    高亢动听的黄梅调,引起了客人们的阵阵掌声,云翔的绪却一路下降,若是其他时间,云翔一定是饶有兴趣的评论一下,或是不加理会的自饮自酌,但是就在昨天,一直介意品慧份的展祖望羞辱了品慧,要品慧‘端庄点、检点点’!

    那算什么?云翔无意识的握紧拳头。他想起了四年前的一件事。在云翔刚刚来到的那段时间,每次睡前和醒来都能听到品慧的歌声,《采茶曲》、《点大麦》、《纺棉纱》等,很多,不同于下面那样嘹亮又带着柔媚的声调,品慧唱歌完全区别于平时说话的尖酸,轻柔缓和的歌声,仿佛唱的是催眠的小夜曲一般,奇迹的抚平了云翔的不安。

    然而一次被展祖望发现以后,居然狠狠的呵斥了品慧狐媚,自己不学好,居然还在这里带坏自己的儿子,怪不得云翔这么没有出息!扣了品慧的月钱,导致品慧和云翔整整半个月都是在喝粥。

    努力了四年,让品慧从只比仆人高一等的小院接到就在主屋不远的大院子,让展祖望对自己另眼相看,也让他对品慧的态度开始缓和亲切起来,没有想到展云飞一回来就毁掉了一切!他只看见展云飞的好,完全无视自己的努力也罢,对品慧的态度不仅变回了过去的样子,还变本加厉,似乎什么都是品慧的错!

    没有了细饮浅酌的心,云翔将茅台酒一杯接一杯的往嘴里灌,速度又急又快,想到展祖望侮辱,云翔就觉得一股气往头上冲去!难道真的以为他展夜枭真的这么好欺负,你们一个个的,居然胆敢欺负到他头上来!

    云翔的变化,沈世豪自然是清楚的,那双晶亮的凤眼此时布满了霾,浑散发的怒火让周围的气氛都开始紧张起来了。

    这么漂亮透彻的黑宝石,要是真的染上血迹那就不好了。这样的念头在沈世豪的脑中划过,清亮却深不见底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眯起,形成了一抹弯月,缓缓的问道:“二少爷还好吗?”

    沉稳清醇的声音将还沉浸在愤怒中的云翔拉回,子轻轻一震,快速的瞄了一眼沈世豪又若无其事的点点头,“很好。”

    “二少爷再忙也好,也要要注意自己的子。”沈世豪暗示的点了点桌面上的几个空酒壶,将最后的半壶拿走,把桌上新上的小菜挪到了云翔的面前。

    这样几乎就是朋友的关心了。云翔有些迷糊,又恍然,也对,他们刚刚一起喝酒,他还蛮欣赏眼前这个深沉聪明的老狐狸的,喝得也算是开心,也算是杯酒朋友了。

    头有些晕乎,云翔知道自己喝过头了,要醉了,他下午到晚上就一直和八爷在拼酒,沈世豪来了以后还是在喝酒,本就不是千杯不醉的人,也难怪了,云翔不希望自己酒醉的摸样让别人知道,也不逞强,放下了酒杯。

    点点头,云翔拿起筷子小口小口的吃着小菜,却对沈世豪说的忙字嗤之以鼻,“忙?有什么好忙的?忙展云飞给我丢下的烂摊子,忙这发展展祖望的产业?呵呵。”云翔大笑猛的又灌了几口酒,他什么地方对不起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对他们母子公平点,不要人太甚!

    在这吵杂的环境中,那笑声并不是很大,沈世豪却觉得有些刺耳,这样的愤懑不适合飞扬的展夜枭,他该是嚣张的,是不羁的,是意气风发的!是什么原因让这只夜枭这么的难过?

    “他们……是你的家人?”展,都姓展,不难猜出他们的份,沈世豪谨慎小心的观察了一会四周,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到了那对唱着哥哥妹妹的小曲儿的演员上,而他们处在角落里,没有人注意,转过头,沈世豪放柔嗓音,开始慢慢的引的问道。

    “一家人?哼!背后放冷箭的家人?人前对你好、转就猜忌你的家人?面上慈悲却对你心怀怨恨的家人?我展云翔可没有这么大的福气,我的家人只有我娘!若不是这四年来我一直努力工作,将展家发展到如斯盛况,恐怖现在我住的不是主屋,而是距离下人不远的小院吧!”云翔冷笑,那群家人的面目他早就看清了,若不是为了品慧,他根本不愿意留下。

    “母凭子贵,自古如此。”沈世豪说得冷静,也说得中肯,这样的况在不少家族中并不少见,而且大多数家庭都是这样,可为何却有口叹息慢慢的溢出了口腔。

    “是!所以我回来了,所以我接手了这个空篓子!但是若我所要求的他们不能做到的话——我也不会客气的!”握着酒杯,云翔口中冰冷绝的话蹦出,似乎结上了冰,说完将酒水一饮而尽,眼中露出了幽暗的火焰,是决然,也是凶狠。

    四年前,品慧感激展家,不愿在展家落魄之时离开,所以云翔终于下定决心帮展家,还展家一个恩,也是为了让品慧能在展家更好的做人和生活。

    云翔做到了,展家如今是占据桐城一半势力的战城南了!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他估计展祖望的好也只是看到自己对展家的作用,才默许云翔对品慧的所有安排,也是不愿意失去自己这样一个好棋子,才会对品慧和颜悦色,对云翔开始关心起来,所以在展祖望不知况下,他利用展家的商队开始安排自己的人马,并开始在外面设置属于自己的产业,又在展祖望的反对声中自己以借款的名义借来了钱修建了码头,发

    展起了船舶业,开始了海外交易,而前年他才将钱加利息还回去,所以这项产业是以云翔的名义建立的,写的全是展云翔的名字,是单独属于云翔的私人财产。

    这些,当然都是瞒着所有人做的。意思是展祖望并不知道,不仅是云翔在外面有自己的财产,而且不知道船舶业并不属于展家。

    云翔当初这样做,是考虑到现在的世道生活艰难,难保什么时候上面的人看不顺眼展家,到时候自己再厉害也是斗不过当官的,在其他地方有点产业,在从新发展也不是困难事,也就是‘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一样的道理,还有就是展祖望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不会真心对待品慧这点,云翔早就知道了,而展祖望不是笨蛋,不清楚云翔全部的能力,至少也了解一些,他不会这么容易的放手让云翔离开的,云翔离开就等于展家失去了一个好手,等于展家多了一个厉害的敌手,万一哪天出问题了,手里握着东西,也好讲价,或者哪天他不愿意再留品慧,他们也能找到落脚的地方。

    云翔甚至安排了几个地方,就怕出什么问题……如今想来,那些多疑多么的正确,以现在展祖望对品慧的态度,不久之后,就会完全的冷落下来,到时候带着品慧走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至于展家……为展家工作了这么多年,若连最后的面也不给的话,不要怪他心狠!

    微微一笑,沈世豪伸手拿下云翔手上的杯子,喝酒伤,特别是空腹喝酒,对健康更加有害,还是少喝为妙。

    根据前些子得到的资料,再结合云翔说出的话,沈世豪可以得到结论,云翔在展家并不好过,但是为了自己的娘一直忍着,现在展家似乎有大风暴,而不吃素的夜枭不准备坐以待毙。

    他会怎么做呢?沈世豪放下酒杯,有些好笑自己的好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活泼’了,希望面前的这个人能带给他惊喜,沈世豪有些期待的想着。

    “我已经把自己的事说了,现在轮到你了!”云翔话一出,沈世豪一呆,才拿出来的雪茄差点从指间滑落,怀疑自己听错的沈世豪在云翔的再一次‘恐吓’中无语了,“喂!姓沈的!做人要公平起见,我已经说了,你也必须说!”

    云翔看沈世豪没有反应,以为他不想说,有些圆润的凤眸眨了眨,脑筋一转,黑溜溜的眼珠子亮了起来,赫然抽出马鞭迅速的上沈世豪的脖子,往他的方向一勾,得意的翘起嘴角,云翔单手撑着桌子子一个翻,坐到沈世豪旁边的位置,慢慢的拿起竹筷,细嚼慢咽的吃起桌上的小菜,邪气的目光不住的往沈世豪上打转,嘴里津津有味的发出发出啧啧的声音,最后扯了扯马鞭,“呐,你再不说,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马鞭紧紧的缠着沈世豪的脖子,让他见识了云翔的马鞭的厉害,更让他见识到了云翔的另一面,太过晶亮的目光,云翔上飘来的浓郁的酒香,以及桌面上已经空了的酒瓶告诉沈世豪发生了什么事——云翔醉了,让他觉得有些无奈。而此时,云翔这桌的动静已经让一些人看向他们这边的方向了,为了不引起动,沈世豪只得说,“我没有不说,只是这么重要的事是不是应该找到隐蔽点的地方再说呢?”

    云翔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灵光,出于对沈世豪的好感,最终,云翔还是命令道:“起来,走了!”

    有些好笑的拉住云翔,安抚了一下云翔不爽的绪,指了指马鞭,“你不把马鞭拿下来,我们怎么走?”

    “……”拿下来,你不就跑了?云翔可不愿意好不容易捕获到的猎物逃走,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人很强,机会难得,放开就很难再抓住了!

    “我不会跑掉,再说你的马鞭不是很厉害吗?要是我想逃,你只要一甩不就又可以抓住我了?而且到时候你想干什么,我都不拦你。”沈世豪看出云翔的犹疑,马上有加大马力说道,“现在这样出去,会有很多人拦着。”

    很多人拦着?云翔茫然的看着沈世豪,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拦着,但是看着下面这么多的人,要真的要拦他们,即使他很厉害,要带走沈世豪也会很困难的。

    “因为好奇你为什么住我,要是放开的话,你只要装得凶一点,就不会有人来阻拦了。”沈世豪面不改色的说着谎,还用很诚恳的表建议云翔怎么做才能出去得快点。

    “凶点?”云翔一愣,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对哦,只要凶点,别人都会怕他,那就没有人敢拦着他啦!“好,我们快走!”

    “等等。”云翔松开了马鞭,却又觉得有些不放心,皱起眉头,视线不断的在沈世豪甚少扫描,最后停留在沈世豪的手上,用马鞭在沈世豪手腕上旋转上几圈,云翔满意的点点头,这样的话,这个人就不能逃走了。“走了!”

    沈世豪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云翔真的醉了?怎么动作这么利索?除了说话比较的孩子气,态度更加霸道外,似乎真的没有一点证明他醉了,可是沈世豪又万分确定云翔是醉了的,若云翔真的清醒,他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说话,也不会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更加不会……这么简单的被骗。

    云翔是不是真的醉了?他的确是醉了,只是平时应酬多,那些敬酒又不能一一拒绝,在大量的训练中,他练就了一个本领,喝醉了也眼睛清明,脸色正常,只要不说话,就没有人知道他醉了,当然,平时是天尧在旁,真的不行了,天尧就按云翔事先吩咐的去做,于是,在云翔准备完全的况下,除了天尧和他娘,至今无人知道云翔酒醉的模样是怎么样子的,很不幸的(对云翔来说)又很有幸的,沈世豪见到了。

    相比舞台的闹,云翔这里自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但是作为待月楼的主人,金银花可不是个会冷落客人的老板,看到沈世豪和云翔一起从楼上下来,按下心中的惊奇,扭动着纤细依旧的柳腰,金银花一脸媚的样子迎上上去,“呦,二爷,您这就走啊,咦,这不是沈老板吗?你也一起走了?难道是金银花这儿的酒菜不够出色?还是小曲不吸引人?”金银花开玩笑道。

    云翔不说话,板着个脸,眸中闪着冷光,菱唇抿着,似乎不高兴的样子,而沈世豪眼角弯下,却带着舒缓的笑意,似乎很愉快的模样,怎么两个人一起下来,心差这么多?

    “金老板客气了,谁不知道待月楼是第一酒楼?酒菜自然是好的,而且今天可是请来了一个很好的姑娘呢,歌声甜美,唱的顺滑,你一定花了不少的心思吧?只是今晚有急事,很遗憾不能多听一会了。”沈世豪装似真的很遗憾的摇摇头。

    金银花一听,既得意于自己的好运气,也对雨凤的表现越发的满意了,“呵呵,这位雨凤姑娘可是很乖巧,我只花了几天的时间,她就能上台了,是个天赋很深的孩子呢,呵呵。”

    看沈世豪和金银花聊的欢快,云翔很敏锐的察觉到了沈世豪和表面不符的漫不经心和忽悠,便开始盯着台上的雨凤,冷不丁冒出一句,“狐媚臊子风尘气!”

    “走了!”马鞭转冷落很多圈,云翔和沈世豪之间的距离比较近,不仔细看根本不出来,云翔轻微的甩了一下手,不理会有些地愣住的金银花,拉着沈世豪就往外走。

    “不狐媚怎么动人心,我又怎么会用她呢?”后的金银花低下头笑道,眼角的余光看着雨凤在台上眸光流转、不知觉的挥发着属于她的清纯妩媚的风,金银花低笑。

    “对了,刚刚好像看到展二爷和那个沈老板……之间有根黑色的线?”金银花觉得自己眼花的摇摇头,怎么可能?果然是有些老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某冬来码字啦~~

    坐了13小时的火车==快垮掉了……

    敖可可,希望你们喜欢这一章节哦

    下一章……待续~~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