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

    <---凤舞文学网--->    第三十二章

    “介不介意多个人喝酒?”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云翔睁开眼睛,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一边的沈世豪,他有一刹那的怔忡,立即恢复过来,伸手邀请他坐下,转头吩咐店员收拾收拾,再拿

    来一壶白酒和杯子,然后观察今天的沈世豪。--凤-舞-文-学-网--

    沈世豪材颀长,穿上优雅大方的深色条形西装更显得形修长,而白衬衫配着黑领结,增加了他沉稳淡定的气质,云翔在他衣服上转了一圈,觉得他真的很喜欢穿西装。最后停留在那双偶尔漫过邪气的桃花眼上,里面是让人看不穿的深沉。

    衣服平整括、线条笔直,看来平时都会细心保养,说明他认真整洁的人;坐下前细心的将西装外的纽扣解开,说明他对西装很了解,也很讲究……

    “真是相见不如偶遇,没有想到也会在这里遇到沈老板。”云翔抬手接过新送来的白酒,摇了摇,对沈世豪说道。

    纯净透明的酒水缓缓的贮满小酒杯,浓烈的酱香扑鼻而来,又慢慢弥漫在空气中,经久不散。

    “今天的生意不是很忙,小将一个人看着就够了,多出来走动走动也好。”沈世豪举起酒杯,向云翔和那个店员亮了一下。

    云翔也举起酒杯,点点头。

    “请。”

    云翔昂起头讲酒一口喝完,在看沈世豪,已经把空杯亮起,云翔笑了,一个干脆利落的人陪着喝酒,总比一个喜欢喝酒尝的人好,容易尽兴,心好了起来,云翔朗声说道,“沈老板果然豪爽。”

    “哪里,二少爷才是厉害,先前已经喝了不少了吧。”沈世豪客的回了一句,低首放下酒杯,赞许道,“回味悠长,茅香不绝。这是华氏茅台酒吧,果然名不虚传。”

    云翔吃了一口小菜,笑道,“沈老板知道它并且能喝出来,倒也不辜负它的美名了。”

    沈世豪颔首。

    云翔拿起酒杯,看着酒杯里的白酒,在明亮的灯光下,晶莹的带着微黄的液体闪出小片小片的亮光。没有急切的喝下,他先是嗅了嗅酒香,昂头将酒水一饮而尽,让白酒停留在嘴里细细品味,感受到它的柔绵醇厚,然后慢慢的将酒咽下,闭起眼先等一会,马上就有一股气韵夹杂着香气冲上头顶,有种似醉非醉的微妙之感,再看沈世豪,不同于云翔一口饮尽,而是小口慢酌,细细品味,每喝一口之后吃点小菜。

    云翔和沈世豪都暗中留意对方,目光对上都相视一笑,云翔的感想是:这个姓沈的,是个心思缜密的老狐狸!而沈世豪则心道有趣,看喝酒的方式很豪爽,却又细细品味,个必定是粗中带细了。

    “二少爷倒是很会选地方,喝到了好酒。”他记得金银花给出的菜单里面可是没有这个白酒的。

    云翔一听,嘴角带了点得意,展家的商队来来往往的,蒋家棉花厂需要只有鳳山才能出产的特制檀木榔头、城西冯家女儿所里卖出的用来敲花被(婚嫁被子)的夹缬调板(在丝质品上印上花样的工具)等,谁家都有有需要带捎的东西,金银花再厉害也是一样,既然拉扯上了利益关系,对待起来当然就不一样了。“待月楼是桐城最大的酒楼,要喝好酒,看好戏,找好玩的,当然是要来待月楼了。”

    “原来如此,那桐城还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呢?”沈世豪顺着云翔的话题问下来。‘桐城的发展不错,展家和郑家是桐城两大巨头,而其中又数展家生意产业最多伸出的触角最广,那作为展家导航人的展家二少爷,也必定最清楚桐城哪里地理位置最好哪里人流最多。

    “这个问题算是问对人了,”云翔大笑,当初为了掌控展家乃至桐城的经济动脉,云翔可是跑遍了整个桐城,不说把桐城摸透了,至少该了解的一点也不会少。但是,想从我口中得到消息,你也太小瞧我展云翔了!“桐城外溪口的风景很好,有山有水,平时郊游散步去那里就不错,而且溪水很浅,兴致来了你还可以玩玩;西郊那边有座山庄……”

    沈世豪嘴角微微上翘,这个展夜枭居然玩起文字游戏,给个似是而非所谓答案,倒是警惕,虽然不是自己要的答案,他依旧认真的听着,还时不时的问一些问题,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倒是云翔,因为沈世豪认真的倾听,说起劲了。

    忽然,楼下爆出一声叫好声,似乎是谁赢钱了,沈世豪微笑的赞美道,“没想到桐城有这么多的秀丽景点,看来我是来对了。”瞥了一眼楼下,貌似感慨的说道,“今天客人很多啊。”

    是的,很多人,云翔眯起眼看向楼下,待月楼是一座两楼的建筑,楼上雅座,楼下是敞开的大厅,大厅前面有个小小的戏台。戏台之外,就是一桌桌的酒席了,华灯初上,正是最闹的时候,金银花穿着艳丽的服装,像花蝴蝶一般周旋在每一桌客人之间,那几个女店员穿梭在客人中,倒茶倒水,上菜上酒,跑堂的小范上上下下连停歇的机会都没有。

    在桐城,除了过节,待月楼就是最闹的地方。

    “待月楼里饭菜酒水都不错,又能听唱歌又能玩乐,在加上郑老板的捧场,来的人自然不少,桐城有十分之一的人喜欢流连这里,。”云翔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待月楼什么地方?就是那些权贵在手却无聊的人找乐子的地方,是商人联络感的地方。

    “哦,看起来做的不错。”将酒杯送到唇边,轻巧地、缓缓地呷一小口,在嘴里细细抿品过后,沈世豪看着楼下笑颜如花的金银花,轻声说道。

    “的确,可惜,管理和发展的方向都很单一,能做起来无非金银花八面玲珑的交际手段的功劳,拉拢了一个大老板,找人建立了个小舞台。靠着这两点她才能坐稳桐城第一酒楼的位子。”沈世豪之前的态度太好,博得了云翔的好感,加上之前的和解,云翔想了想,他们也算是朋友了吧?喝了杯酒,他也就不是很忌讳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论酒水,待月楼不如金家酒馆,论饭菜,待月楼还不如它斜对面的芙蓉餐馆呢,但是靠着郑老板和舞台她做起来了,但是,只要失去其中一个,她的生意就会慢慢的开始衰败。

    “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一步,也实属不易。”沈世豪给云翔酌酒,用平静缓和的语气说

    道,“能想出在大厅中建立一个小舞台吸引人点子,也不错了。”不错,这个待月楼最大的漏洞就是支撑起它的,只有两条柱子,只要其中一个倒塌,待月楼的倒闭也指可待了。

    “一家店铺要做起来,光靠一个点子怎么够呢?她这个台子,在短期内还能拉拢客源,但是从长远来看,是不行的,今天待月楼有小舞台,过几天,整个大街上的酒楼,都有可能出现同样的东西,假如她不能创造出一个区别于其他酒楼的特色来,至少是它们在长期内不能模仿的事物,那么,待月楼生存的时候也不会太长了。”云翔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店铺的发展其实就是不断走特色化的道路,一旦没有了新意,吸引不了客人,那也就距离它消亡不远了。”这个台子也搭建有段时间了,新鲜过去了,看久了也会腻的,除非她天天翻新,过段时间就换表演法。

    “她不是有个人是在吗?”沈世豪不动神色的观察这云翔,发现在说到商业之时,那两颗黑珍珠一样圆大又黑的瞳仁总是闪闪发光,珠光集中。听到云翔最后那句话,心里一动,很赞成他的观点,人就是这样,喜欢新鲜,喜欢不一样的,要是都相同,为什么还一定要来你这里?

    那个郑士逵也是个黑心的主,这几十年金银花能做起来的确有他的功劳,在郑城北的地盘上,只要他说,待月楼不错,谁不去捧个场?做生意的都有些眼光,待月楼的什么吸引了这么多的客人,除了占据一方的郑城北,还有什么?但是这么年来,还真的只有待月楼的小舞台可以长存下去,什么原因脑子灵活点的都能猜出来,但是郑城北不愧为郑城北,不仅做事干净,而且交友广阔,很会做人,别人根本找不到证据指证他。沈世豪可不认为金银花那个所谓的老人会好心的一帮帮到底,而且他肯定,一旦真的出现这个况,郑士逵还有背后来一刀。

    云翔似笑非笑的看着沈世豪,从他开始说起,这个人的眼睛,一直都是平静如水的,镇定自若,一点点惊讶的绪都没有,分明是事先就了解过,刚刚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专注,也是赞同他的想法了,现在居然还想考他。“谁能阻止时间的流逝?”等到那些人容颜衰老,功成退,她却找不到一个能顶上去的人的时候……

    “难道他还不帮自己的老人?”沈世豪点头却露出不赞同的表,现在郑士逵还需要待月楼,不会袖手旁观的,而且他也想知道这个展家的二少爷对郑士逵的印象,看看他识人的本事。

    “哈,哈哈!”或许是喝多有些醉了,也可能觉得沈世豪不是敌手不用太防备,云翔很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帮自己的人?啊哈哈哈哈,你说的真的是大风煤矿的郑士逵么?他可没有这么好心!没有利益的事他是不会干的。这个精打细算、喜欢出暗招的黑鬼,不暗中吞掉这待月楼已经是他良心发现了,还谈帮忙?要他真的帮了忙的话,我估计金银花是连尸骨都没有了吧,哈哈!”四年前,郑士逵的确没有动手,却在暗地里极力煽动了那些商家对付展家,在展家安插眼线和黑手,云翔的出现导致他的计划破产,在发现不能吞并展家后,他的确是没有了太大的动作,但是跟随他的人却不这样认为,那些展家时不时出现借债不还、然后在外面散播流言的人,其中有一半,不是他的安排的也和他有些关系!要不是这个郑士逵太狡猾,抓不住他的小辫子,他老早就解决了他!云翔忍不住用牙痒痒的语气说道,“你以为这他是个好东西?别看他一副人模狗样的,我这展夜枭的名号还是拜他所赐呢!”云翔倒不觉得郑士逵有错,商场上是没有任何的面可以讲的,看的就是你的本事和手段!只是他被人黑了一把,但是却始终找不到踹回去的机会,很不爽而已。

    说完云翔惊觉自己说了太多了,连忙转移换题,“今天的待月楼人不少,怎么这么闹?”现在不仅楼上楼下都坐满了,连待月楼外面还围了好几层的人。

    沈世豪眼中划过一抹邪气,没有纠缠刚刚的话题,接着云翔的话回答道,“的确是闹,听说今晚来了一个新的唱曲小姐,老板娘还夸说貌美如花,就不知道唱歌的功力怎么样了。”

    “新的?”云翔记得先前的台柱是对男女,都是白净俊俏的人,现在走了?怪不得今天只是是拉琴,唱小调。

    唱歌当然也是一份工作,不过,不到走投无路,实在是迫不得已了,要脸面的家庭都不愿自己家的女儿出来卖唱的,那就等于就是一只脚踏入了青楼,和女同等的地位了,只是女什么都卖,而卖唱小姐不卖而已,说是这样,但是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云翔眯起眼,注意到台前正中的一个桌子上,那位郑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那里,一眼看上去,这个郑士逵是个长相体面,穿着很正派的中年人,正和几个好友在推牌九,赌得和。

    “难道,他就是那个城北名商?”疑问的语气,若不是沈世豪语调太平稳,云翔都以为他是真的不知道了。

    云翔斜眼看着沈世豪,这人根本就知道,却还明知故问。还不及讽刺他几句,楼下忽然传来一声高亢悦耳的歌声,压住了整个大厅的嘈杂,一个女声,清脆嘹亮的唱着:“喂……”声音拉得很长,绵绵袅袅,余音不断,绕室回响:“叫一声哥哥喂……叫一声郎喂……”

    所有的客人都楞住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看着台上。云翔也转过头去,俯首看向声音的来源之所——那个小小的舞台。

    而本来在招呼客人的金银花也悄然坐到了郑老板的边,和他们一起凝神观看,郑老板听到这样的歌声,完全被吸引住了,停止赌钱,眼睛也瞪着台上。其他的客人们也都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随着歌声,一个穿着古装的翩翩美少年,手持摺扇,顾盼生辉。一面出场,一面唱:“叫一声妹妹喂……叫一声姑娘喂……”

    随后一名女子也跟着出场了,同样是古装扮相,扮成一个媚女子。柳腰款摆,莲步轻摇,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半带羞涩半带

    这一男一女的扮相,一个俊俏一个柔媚,都出色极了,立刻引起满座的惊叹。

    两个人对视一眼,就开始一人一句的唱了起来:“郎对花,妹对花,一对对到田埂下,丢下了种子……”女声唱。

    “发了一棵芽……”少爷对台下扫了一眼。

    台下立刻爆出如雷的掌声,

    “什么果子什么叶?”女声唱。

    “红果子绿叶……”男声唱。

    “开的是什么花?”女声唱。

    “开的是小白花……”男声唱。

    “结的是什么果呀?”女声唱。

    “结的是黑色果呀……”男声唱。

    “磨的是什么粉?”女声唱。

    “磨出白色的粉!”男声唱。

    “磨出那白的粉呀……”女声唱。

    “给我妹妹搽!给我妹妹搽!”男声唱。

    下面是“过门”,那秀美的女子做羞不依状,用袖子遮着脸满场跑。那折扇少年则一副意绵绵的样子,满场追女子跑。

    客人们再度响起如雷的掌声,并纷纷站起来叫好。郑老板惊讶的看向金银花:“你从那里找来这样一对美人?又唱得这么好!你太有本领了!事先也没告诉我一声,要给我一个意外吗?”

    金银花笑得妩媚动人,“不瞒你,我打着灯笼,全桐城找,我也不见得会把这一对美人给找出来!这是个天大的意外呢!”

    “哦?意外?”郑老板惊奇的问。

    “对,我前些子想去找瘸脚李,没想到他不在,回来的时候就捡到了一个姑娘,本来想把她当丫头使唤算了,没想到无意间听见她唱歌,虽然是哀戚的歌,但是声音不错就聘请她上台了。”

    “拾来的?会不会有问题?”郑老板的想法却没有那么简单,什么时候不出现,偏在金银花需要人的出现了?会不会是谁的诡计?

    “没问题!我找人打听过了,这个叫雨凤的姑娘是前段时间传言因为欠钱进了牢房的那一家人,他们被放出来的时候隔了点时间,没有遇上,现在似乎是失散了。”金银花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随后神秘的眨眨眼睛,问道,“你猜猜看,我请人教了她几天?”

    “一个月?哎,怎么是一

    一个月?哎,怎么是一个姑娘,那另一个呢?”郑老板心中还存在怀疑,却没有在问,顺着金银花回答道。

    “呵呵,你可猜错咯,”金银花得意的摇摇手指,“一天!就是昨天才调教的,没想到她本就会不少的曲子。”至于她会什么曲子,他们都不言而喻了。

    “那另一个?”

    “那是一个月前苏眉说要走的时候就开始准备的。”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