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七章

    不奇怪不是吗?老爷何必苛求?”

    云翔挑眉,说得好听,不就是说他是干粗活的,没知识没文化没水平,这些细活不适合他吗?不过……云翔泰然自若靠在椅子上,喝着茶,心平气和的样子,完全没有担心的绪。--凤-舞-文-学-网--

    “呀!你这话怎么说的,不是专门学文学的难道错了?当初去这学校可不是云翔做主,是老爷自己选的……”品慧可不高兴了,军校怎么了?不学文学怎么了?云翔照样学了一本事,把展家管理得井井有条!

    “好了,品慧!”展祖望愤怒的朝品慧大吼道,“要不是你天天宠着他护着他,至于惯成这样吗?连账簿都写成这样,成何体统!真是没用!”说完狠狠的瞪了云翔一眼。

    品慧被展祖望的大声咆哮吓得往后一跳,踩到了裙角,还好云翔在她后扶了一把,云翔安慰了一会,让品慧坐下收收惊,心底又记上一笔,越发不待见展祖望,不仅对品慧不好,连看个账本都不行,到底是谁没有用?

    “就知道给我丢脸,你看王家的儿子,虽然蠢笨,但是人家勤劳!你再看看李家的儿子,人家体不好,但是他每天都到店铺里去学习,但是你看看你自己!在看看人家,你就知道在外面不学无术、横行霸道!还展夜枭呢,你连人家手指都比不上,就知道给展家抹黑!”展祖望气得不愿看云翔,瞥到桌面上的账本又是一肚子火,打开账本,手指敲打这上面的字迹,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记账有你这么记的么?啊,你看看,帐房那里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账规则是“上来下去”、“上收下付”,在账簿格式上,将账簿分上下两格,上收下付,上格记来账,下格记去账。你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还指望你什么!”在上座的展祖望还在吼叫着,可见他心底多生气,在体好了以后他就打算再接管展家,开始查家里的账目,完全没有问题,而云飞回来以后他精神越来越好了,更觉得云飞是上天赐给他的好儿子,就念着要找个机会让云飞也接掌展家的业务,但是让他管什么呢?展祖望就思索了,让那些当家将展家的这几年的账簿给他看看,想找个好点的产业,没有想到一看看出这么个篓子!一页页一条条的笔记,完全和过去的不一样,去到钱庄,居然连钱庄的接待流程都给给改了!

    “爹……”听了展祖望的话,云翔已经有了思量,知道展祖望肯定是想要干什么,现在在那他当借口呢!拍拍品慧肩膀,让她不要出声,现在说话就是让展祖望当炮灰的。

    “爹什么爹!我没可没有你这么‘厉害’的夜枭儿子!你把展家当什么?玩具吗?乱搞一通,现在展家那些铺子都被你弄成什么样子了?啊,让店员学些不必要的东西(某冬解释:他说的是店员培训)无视行规居然降价(买五送一活动、新年减价发赠品、光顾店铺花钱到一定数目可以打折等)……”展祖望将自己看到觉得很荒谬的事一一说出,觉得云翔就是脑子有问题了,生意是这样做的吗?看云翔完全不能理解那些有什么错的,展祖望抖着手指随便指了一个当家,“你,你和这个完全没有脑子大人说!!”

    被指明的刘当家有些错愕,没有想到这样的坏差事落到了他的头上,左右看看那些同僚,都给了他同的目光,又马上恭敬的低下头,死道友,不死贫道啊,自己节哀吧。

    说?说什么?怎么说?刘当家脑子有些混乱,小步向前走着,希望能整理出点头绪,他们来之前茫然,来之后更加茫然,完全不知道展祖望在生什么气,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了,二少爷新发明的复式记账法更好,虽然繁琐,但是很详细,并且结构很严密。原来的旧式记账法固然是简单,然而却不便于检查账户记录的准确,店铺内进货出现问题他们也不能详细的知道谁出现问题,他们现在只要看账本就知道了货物来自哪里,是谁负责;用新式法子他们记错账的况也越来越少了;新式在账户设置上也比旧式的灵活,他们可以随着况的变化来进行调整;最好的一点是,以前每次店铺要用大钱的时候,完全不能掌控钱财的去向,现在他们只要拿起账本就明白店铺的经营况和产业走向,可以更好的调整管理;还有那些点子,让他们的店铺收入一年比一年增加得快,现在一个季度的利润都可以比往年一年的收成了,但现在他要怎么说?

    站在大厅中间,刘当家沉吟了一会,怎么说?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既好听,又能让展祖望同意复式记账法的话来。

    以为刘当家是怕云翔报复,一直不出声的展云飞开口了,“这位当家,不用怕,你勇敢的说出来吧,他不是自称对展家尽心尽力么,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狂妄的二少爷是怎么管理展家的!我们一起揭穿他的真面目!不要害怕他,我们都在,他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害怕?真相?这位大少爷在说什么?刘当家莫名其妙的望着说得激昂顿挫的展家大少爷,那严肃的表那坚毅的神色,不像是再说自己的弟弟,倒是像上他要上战场杀敌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他现在叫他去杀敌,而大少爷就一边看戏。

    二少爷虽然公事严格,但是对他们都是公正公平,赏罚分明,从来没有亏待他们,他们反而因为二少爷工作更加轻松了,家庭都和谐了不少。而且,二少爷还是他的恩人呢,当初因为不会说话得罪人,被赶出来,还是二少爷愿意用他,给了他活路,要不他现在都不再知道在哪里当乞丐了。

    刘当家想想到以前,店铺不仅是出现麻烦事的时候就找不到根源,乱成一团,还每天忙成个骡子一样,连家人都没有时间陪,妻子都埋怨儿子认不出他了,再看现在,店铺管理得井然有序、条理分明,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他每天还能空出时间回家和五岁的儿子玩一玩,晚上回家的时间都提前了不少。为了不重复以前的生活,刘当家决定豁出去了!

    “老爷,这个……您可能不清楚,我们在账本上用的是复式记账法,是现在流行的最新的记账法子呢,”刘当家咽了咽口水,圆圆的胖脸上流下一滴汗,手心也一直都湿着,这个复式记账法根本就不是外面流传进来的,而是在云翔接管展家半年以后革新时候提出来的,并且是强制实行,他们开始是不同意的,不过尝到好处以后就没有反对过了,现在为了让老爷熄火,他却把这个属于二少爷的创新说成是外人的东西,刘当家不安的用眼角观察云翔,看到他轻微的点头,没有怪罪的意思,才松口气,和展祖望详细的解释了一下复式记账法的原理、程序和好处,了一下已经发干的嘴唇,刘当家继续说了下去,“听说是京都的人发明的,那些大的店铺都开始用这个方法记录账簿了,我们也不能落后了人家,您说是吧?”

    民国记账用的是原始的记账法,流水账,一项业务只记录一笔,并且只记录摘要和数量等信息,我们现在俗称为单式记账法,非常的简略,每次要查看统计某类信息时,都要到所有记录中从头到尾地去找相关的信息,而且在按类进行登记时又使得业务记录过于分散,不能再集中地进行反映财产活动的状况,查看和统计时也不能一目了然,而且通常还要重新进行时序(也就是先后啦)的确定,很不方便,这也是云翔当初急不可耐的改革的原因,他每天看账簿就看去不少时间!

    展祖望的确是尴尬又恼怒,燃烧着怒火的眼睛恨不能将刘当家戳出一个洞来,谁让你说这复式的好处了?让你说的是坏处和云翔的愚蠢!他本想通过这次将展家的产业的掌权全部要回来,并且交给云飞的,现在却完全没有理由了!

    云翔在旁边看刘当家卖力解释复式记账法的时候,展祖望还在摆着脸色,可是云翔肯定那张老脸真的开始透出红光,只是黑着脸看不太出来而已。差点没笑出来,难道他以为所有人都看不懂?估计他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吧?

    刘当家赔笑着,看展祖望脸色还是硬邦邦的,才想到展祖望……看不懂账簿!刘当家当下知道事大条了,展家最高当家当众才骂这个方法错误,二少爷行为荒谬,他现在告诉他这个方法是目前最新最好的记账方法,而展祖望看不懂新式记账法,他……不是在众人面前展祖望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巴掌吗?眼睛一转终于计上心来,“老爷,您别看这新式方法很麻烦,弄懂学会就要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一旦学会就很简便,给我们的店铺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展祖望沉默了一会,似乎还是不满意,但是脸色却是缓和下来了,不满的看着云翔,“什么新式记账法,为什么不和我交代一下,自作主张的,万一要是展家出事怎么办?我一手建立这么大的展家产业,现在还供你吃供你穿,将你养这么大,不是给你玩闹的,一不小心把展家的产业玩掉了,就你那小伎俩,以为还能要回来吗?即使是京都人发明的好东西,人家能用的我们不一定能用,你不能这么就这么乱过来……”

    交代?和一个病的不轻的人交代?交代你的后事吗?云翔只觉得好笑,他每天忙的脚不沾地的,哪有时间和展祖望扯谈。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什么都不懂?他以为开始没有声响的半年他在干什么?他每天在桐城里面走动是为了什么?若不是全面的了解了展家的况,他怎么能详细的计划和执行?何况,要是真的出事了还会等到现在?

    这个爹是傻了吧,你让我管理展家的时候,展家可是一个破漏子!他管理了展家四年,挣了这么多的钱,现在却说展家养他?云翔用杯子掩住自己的嗤笑,多么可笑可鄙的人。

    “爹,吃饭时间到了,大娘也饿了吧。”云翔打断展祖望的话,瞄了瞄魏梦娴‘瘦携的材,用担忧的语气说道,“大娘真是的,子还这么的‘虚弱’,这几天都‘瘦了’,不舒服要‘明说’啊,一家人,何必客气呢?站累了吧?你也不应该这么劳的,快快快,收拾收拾,要是大娘出了什么岔子怎么办,还是按时吃饭比较好。爹,你说,是吧。”一段话下来,云翔笑得那个灿烂,说话那个温柔啊,熟悉他平时说话的品慧和天尧都抖了抖,真是麻。

    原本不悦的展祖望一听马上专向魏梦娴的方向,果然,魏梦娴被齐妈扶着,脸色苍白,半睁开的眸子含着泪珠,右手捂着心窝,假若她能在年轻三十年,云翔还能用弱柳扶风、楚楚可怜来形容一下,可是你想象一下,一个快五十岁的女人,即使保养再好,也已经是半老妪娘的年纪了,现在却做西施捧心状……云翔看看魏梦娴,又看看品慧,还好,品慧虽然出来就会浓妆,也就动作言语泼辣点,不是那种恶心的矫做作。

    那些当家偷偷抬眼,看清魏梦娴的模样,连忙低首,只是抽动的嘴角却出卖了他们的感觉。

    展祖望却不这样觉得,较弱的魏梦娴多么的叫人怜惜啊!也不说云翔了,挥着手叫唤纪总管,

    “纪总管,快去,叫人收拾好,开饭了。”

    “是。”一直在后面当隐形人的纪总管在听见展祖望的叫唤才出来应答一声,他算是跟了老爷大半辈子的忠诚仆人了,但是他儿子天尧和二少爷好,他也就一个儿子,自然不想儿子为难,所以碰上二少爷的事,他能避开就避开。

    “唉,你怎么不说呢?”展祖望痛心的看着魏梦娴虚弱的样子。

    “老爷在说事,我怎么能随便的插口呢?”魏梦娴摇摇头,笑得温顺贤惠。

    “我不希望你出事啊,阿娴。”展祖望叹息的拉着魏梦娴的手,不忍她的隐瞒。

    魏梦娴对上展祖望怜惜的目光,有些羞涩又不自的投入展祖望怀里,二人四目相望,眼里只余下对方。

    云翔有些受不了那边缠绵戏码,他们这些人还在,展家的家仆还在,那些当家也还在!吩咐那些当家回去以后,云翔轻咳几声,没有用,他就不管了,反正丢脸的又不是他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