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十六章

    这个展夜枭……沈世豪暗笑,脸上表不变,面不改色的说道,“的确是淘到了,虽然不是不是译本,”沈世豪一顿,这次卖出的东西的确不简单,闪过精光的桃花目在云翔那双剔透明亮的凤眼中停住。--凤-舞-文-学-网--沈世豪微笑,这么澄澈干净的灵魂,应该是不会有事,先看看在说,“但是,物以稀为贵,这本书,不说国内,就是在德国,有些人想看,也难得一见呢。”

    沈世豪什么意思,云翔自然是知道的。

    ——————————剧回顾————————————————

    《思考与回忆》是俾斯麦1890去职后倾全力撰写的回忆录,不仅述往忆旧,亦是他的政治遗言。他纵横捭阖、波澜壮阔的一生,他的政治思想与外交战略及19世纪德国乃至欧洲复杂多变的历史均于正焉毕现。这不仅是一个“伟大年代的英雄”的人个传记,也是“德意志民族的珍贵遗产”。在这本回忆录中,俾斯麦用极少的篇幅回顾自己的功业,而把大量篇幅献给了自己所参与和制定的第二帝国外交政策。可以认为,俾斯麦所忧虑的,是第二帝国尴尬的地理位置所处的未来困境,以及由此衍生的当前和未来的外交难题。(此为摘抄)

    这本书,在德国还只是是在少数人手中流传着,而在中国更是没有正式的出版过。所以想要得到这本书的正版很难,中文的译本根本就没有可能。也幸而这是德文版的,沈世豪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检查的人不知道这本书是德国的‘反动容克’的回忆录。

    “沈老板也说是难得了,总是要我看看先在做决定,不是吗?”云翔没有说起价钱问题,而是提出了先验货的要求。

    “二少爷难道还不相信我吗?金玉书店有那一次的书是假的?”沈世豪小口的抽了口雪茄,而后慢慢的吐出,烟雾缭绕,朦胧间似乎狡猾一笑?

    云翔正疑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沈世豪站起来,让云翔等一等,自己撩开门帘,从店内的小门进去了。

    这个人还真是放心,难道就不怕自己偷窃?是信任,还是根本就不担心?还有,这个人能得到这本书,肯定是认识了不得的人物,难道和他官商的份有关?在外等待的云翔没有猜测太久,沈世豪已经拿着书下来了。

    蓝色的硬皮,上面用德文写着‘思考与回忆’,翻开看,也是满满的德文,实际上云翔的德文也只是在初级阶段,当初大学修语言学的时候还只是低空飞过,到了现在,还记得一些常的口语已经是不错的了。

    云翔一字一字的看着,脑子里慢慢的开始回忆的想着以前学过的语法和单词,虽然看得不是很顺畅,但是能看到原版的书籍,云翔还是有些兴奋,当然,他脸上还是努力的保持着客的微笑,只是晶莹发亮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

    沈世豪也不催云翔,一个人在书架上,开始慢慢的整理那些翻过的书籍,按照年龄段,和书的类型,言类,武侠类,一本一本的放好。云翔看得认真,沈世豪偶尔抬头看到云翔不自觉的伸手在桌面摸索,什么没有后又放回去,想了一会,沈世豪就轻轻的走过去,在前台里找到了小水壶,摸一摸,早上烧的,已经有些凉了,只是店铺里并没有准备什么好的道具,希望这位展家的少爷不要嫌弃。添些水,就将茶盏放到云翔手边,果然,不一会,云翔又伸出手,碰到杯子,小口饮了几口又放下。

    看到云翔的动作,沈世豪嘴角翘起,笑得有些莫名。

    云翔凤圆溜溜的凤眼直直的看着书本,全神贯注的模样让沈世豪觉得是认真听课的小学生,觉得有些好笑,又忽然想起自己过往。他的过去其实很普通,从小是个孤儿,为了生存什么都干过,那十几年的生活教给了他一的本领。而记忆最深的是,他十岁那年,也切体会的告诉了他,读书人的地位!因为机灵升为跑堂,所以他跑到书院偷学知识,每次都会被赶出来,而每一次挨打他就在心底狠狠的发誓,将来要成为一个学识渊博、财势滔天的人,谁都不能瞧不起他,还必须巴结他!现在他做到了,却感激当年拿着扫帚打他的人,若不是他,他不会有这样的决心和狠劲。

    沈世豪不知道在想什么,魅惑的桃花目忽而迷蒙,又马上清明过来,他垂下眼帘,在心里评道,这位二少爷,倒是很有趣的人。

    古有言,读其书,知其人。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通过看一个人读什么书,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例如,喜欢看言小说的人,心中必定隐藏有一份浪漫的怀;常读武侠书的人,内心一定有着血和侠义梦想;对史书、政治很感兴趣的人不是心怀天下就是野心勃勃。当然,事也不是绝对的,但是相当一部分确实是这样。

    而云翔看书就比较奇怪,就拿书店的书来说,那本人人喜欢《西游释厄传》(即西游记),他读过四十回,后面的就不再读了。《忠义水浒传》也是大概的略读便了放回去。《三国志通俗演义》(就是现在的三国演义)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沈世豪曾介绍过《石头记》给云翔,云翔一句‘人物过多,文章太长,没有时间’拒绝了,而这些全是书店里最受欢迎的书本。云翔喜欢看那些写得比较平实的书本,要么看比较偏激的文字,都是些都是外人看来像白开水一样没有味道和疯子写的东西,偏偏都是云翔常常看的,还看得津

    津有味,而另外一种云翔会翻阅的就是在角落里没人动辄的杂书,所谓的杂书其实就是现在我们说的技术类书,食谱、药物分类,连打铜担(就是补锅补碗配锁匙)的书他都看,这种‘不正当’的书,云翔每次来都会买几本。

    当然,沈世豪并没有批评云翔的意思,相反,他很欣赏云翔。有人说过,有知识的人常常看书,有智慧的人常常写作。而展家的二少爷不仅常常看书,看好书,而且还很会看书!

    沈世豪也是个书的人,那些书他早早的读过了,《西游记》读过二十回后面的内容大多是雷同,《三国志通俗演义》写得过于简要,不如《三国志》符合史实,也没有《资治通鉴》简洁,至于石头记,他想那本书更加适合女孩子看,而那些杂书……一个成功的商人,在掌握自己的驰骋领域同时,也必须时刻关注其他的行业,三百六十行,看似没有关系,实际上每个领域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行业的盛兴和衰退,其他行业也会受到影响,显然,他很清楚这个道理。

    书店里,云翔看书,沈世豪拿着鸡毛扫擦拭着书架上的灰尘,虽然说两个穿着显贵衣服的少爷先生在一家小书店里有些奇怪,不过在这安静的午后,却显得安详而和谐。

    天尧在那家书店没有找到要找的书,准备去金玉书店的半路上。又被自己爹叫去帮忙,等忙完回来,还不见云翔,想到那个有着官位的商人,怕真的出什么事,赶忙跑到金玉书店。

    “云翔,你怎么还不回去,都快五点了。”

    是不是愉快的时间总是流逝得很快?橘红的太阳一点一点的向西边下落,天尧出现在金玉书店门口的时候,云翔才发觉,下午已经过去了。

    望着书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上的灯,云翔有些哑然,总不能说‘我看书一时忘记了时间,看到现在’吧,那也太丢人了!那又怎么说?

    云翔咳了几声,刚要站起来,子却一顿,原来他在这里已经坐上了好几个时辰了,脚都麻了。

    天尧奇怪的看着云翔,怎么不出声?想什么呢想这么久?

    “虽然说不是什么孤本名著,但是得来不容易,二少爷你觉得呢?”沈世豪及时出声,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抿着嘴,云翔镇定的点点头,脑子则想着怎么拖点时间等脚恢复过来,要是让别人知道展夜枭在苦恼这个事,不知道会不会笑死?

    “那二少爷觉得先前开的价钱怎么样?”沈世豪眼中流光一转,已经猜出是什么事了,慢悠的问道,“二少爷不必急着回答,可以先想想,毕竟不是小数目。”

    他什么时候说价钱了?云翔有点愕然,随后反映过来,这个人怕是知道了,在帮自己。

    只是……这人先前坑了自己,随后自己当场戳穿他的诡计,现在怎么反到帮自己了?

    沈世豪到没有想这么多,只是觉得明明尴尬,却强撑场面的云翔怪好玩的,而他们也不是什么敌人,顺手而已,何况,在这个世界上,沈世豪是没有敌人的。(至于是从来没有过,还是已经没有了,这个问题……还是不要追究了,仔细想会觉得很恐怖……)“要是不满意,我这里还有其他几本好书,分别是……”

    像是浓厚的咖啡。云翔想到。手暗中摩擦自己的脚,等着酸麻劲过去。

    沈世豪简单的介绍了那本书,又拿出目前在国内流传比较广的书,比较分析,低沉温厚的声音在书店里徐徐的响起,不急不躁,有股安抚人的力量,连天尧也安静下来不敢出声打扰。

    沈世豪停下看着云翔,嘴角勾起,云翔试着动了动,似乎已经好了?“就这本吧。”算了,价钱贵就贵点吧。云翔站起来,还是有点不真实感,但比刚刚那好多了。

    “这本书在国内到不是很有名,加上是德文版,很少人能看得懂,二少爷也是熟客了,我也不和你讲价,给个实惠价,这个数字,你看呢?”

    ‘他肯定以为我会狮子大开口,呵呵。’沈世豪比了下手。不多不少,确实是实价。

    云翔的确觉得这个沈老板会开大价钱,他上次不是坑人了?这次有帮了自己。云翔有些意外的同意了。

    “你会不会喝酒?”本要离开的云翔看着灯光下微笑的沈世豪,忽然蹦出一句,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话已经出口,他就不打算收回,就站在书店门口等着沈世豪的回答。

    “偶尔也小酌一两杯,怎么,二少爷难道有空?”沈世豪一愣,马上温言回答了云翔,并没有否认。

    “有机会去喝几杯吧!”说罢也不等沈世豪答应还是拒绝,带着天尧风风火火的走了,似乎还急。

    微喘着气,云翔带着天尧终于在六点前赶回了展家。

    展家有规定,不管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晚餐都要一起吃,迟到被说还是连坐制度呢,像云翔晚到了,会被说,连品慧也不放过。至于上次一整天都没有来的云飞,人家生病了嘛。

    还是病的不清呢!云翔讽刺的想道。

    “呼,似乎还没有开饭?”天尧探了一下头,“怎么没有动静?”

    云翔随手招来小丫头,“过来,”上下大量一下,圆圆的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上一双大眼睛,穿着简朴的短衫,年纪十四五岁的模样,“你叫什么名字?”

    “回……”小丫头还是刚刚来,还不懂规矩,还偷偷的瞄了一眼云翔,“回少爷,我叫小葵。”

    “发生什么事了?”云翔抬起下巴点了点大厅的方向,小葵也看向大厅,害怕的缩了缩肩膀,小声的回答了云翔的问话,“老爷在发脾气。”

    发脾气?云翔和天尧对望一眼,云翔率先走了进去,天尧跟后,才跨进门槛,云翔眼前一花,一本账本就朝他的方向砸过来,幸而还有段距离,云翔赶忙侧躲了过去。

    “哎啊——”品慧惊呼一声,双手紧张的握紧,看到云翔没事,赶紧跑过去,嗔怒的打了一下云翔,“进来也不看着点,这么厚的东西打到了可怎么办?”

    “碰”账本重重的砸到地上,扬起了一阵灰尘,云翔瞥了一眼染上了尘土的账本,怎么每次回来不是来拳头就是被人砸?云翔找了个位子坐下,“爹,你干嘛呢?怎么拿账本出气?不是说账本是命根子,要好好看护吗?”云翔小声的在品慧耳边嘀咕一声‘娘,没事,我看着呢’,然后视线在大厅里转了一圈,除了展家的人外,连各个店铺的当家都来了,正站在大厅一侧听着展祖望训话。

    展祖望原本沉的棺材脸,看到云翔更是完全黑下来了,嘴角往下弯,气得展祖望青筋直冒,大手“啪”的一声往桌子上一拍,指着云翔大吼,“你都写的什么账本!啊,我把展家交给你,你就是这样管理展家的吗?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在外面都学了什么胡乱东西,真是后悔把你送到外面去,特地给你找了好学校,你到是好,在外面几年玩野了,本事不看你涨多少,不三不四的东西学了个全,你看看你写得账本!样子不像样子,连格式都写错!”

    “老爷,”魏梦娴从座椅上起来,腰肢款摆,莲步轻移来到展祖望边,嫩白依旧的手指攀上他的手臂,柳眉似蹙非蹙,睫毛颤动,杏眸马上泛起了水光,“云翔也不是故意的,他去的毕竟是军校,都是吃苦的地方,并不是专门学习文学的,不懂这些一点也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