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悠远湛蓝的太空上,几片薄薄的白云,随风缓缓的漂移着,即使已经到了中午,温度却不是很高。--凤-舞-文-学-网--  “云翔,云翔!要不算了?”天尧跟在云翔后面,随着他慢慢的在大林街走动着,他苦着脸,不知道怎么去阻止云翔。

    这条大林街就在展家不远,属于展家管辖范围,也就是说,展家会收取保护费和摊位费,虽然价格比较高,但是展家会负责保护他们,并且为他们提供一些商业信息,要是你有足够的钱财,愿意和粘接签约,你还能成为展家的代理商,

    不少人说展家黑心等,但是大林街是桐城最繁华的接到确实毋庸置疑的。  云翔此时不慌不忙,神色悠然的在大街上闲逛着,东瞧瞧,西看看,弄得小摊主一下子全绷紧,一会神经松懈,等云翔走过了这条街道,他们全都是冷汗加苦笑,不带这样吓人的啊。  “云翔,我们还是回去吧,你不是说公事第一的吗?那个人份不一般,就当是一次教训,我们下次不去他们那里买书看还不成吗?”天尧有些不赞同的看着云翔,觉得他一去就肯定是,死定了。  “天尧,你紧张什么,我只是去看看,他不是说有新书来,还特地给我留了一本吗?我到是要瞧瞧,这次怎么坑我!”原来今天早上金玉书店的小书童就来了,和他们说,店里来了新的书籍,有本欧里庇得斯的《伊翁》,别人要买,老板不卖,特地留下来给云翔了,云翔心中有数,就推脱说还有公事,等到有空了再去。

    才有鬼,你眼中分明就是……燃烧着熊熊的战火,这还只是……只是看看吗?天尧以他对云翔的了解,被人坑了,他不可能就这样认输的。

    看到天尧不信任的目光,云翔回了一个‘亲切’的笑容,又马上转过去,在太阳的反下,似乎真的有一丝杀气闪过?

    云翔脸上带笑,而心里已经有了腹案,打定注意,他不仅不会上,而且还要将那本书低价买下来!  走到夏林路路口,云翔停下,回头吩咐天尧,“你再去上次你买书的那家书店看看,是不是有《伊翁》的上册或是下册,或是有,你先看清楚有没有再去缺什么,像是页码什么的,要是没有问题你就问价钱,要是漫天要价,你说又不是全册的,用不成和他杀价。“

    等到天尧离开,云翔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脑中则在思考着天尧查出来的消息。  沈世豪,红顶商人,是中国第一位也是最大的电影商人,同时是“大出版家”,是上海半月刊《论语》的老板,创过《诗月刊》、《世界万象》,在京都成立金屋书店、第一家出版社,曾经同时出版九种刊物,一时间成为社交和金融界的一个话题。但是五年前,因为他妻子的逝世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这位大商人便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野。

    巨大打击?淡出商界?云翔暗中咬牙,你就是这样淡出的?不管你是什么人,来到桐城,这里的老大就是他展云翔,而胆敢坑他展夜枭的,就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整了整衣领,云翔背手走进了金玉书店,环视一圈,并没有看到书店的老板沈世豪那个小书童也不在,云翔随意的在书店里走动着,终于在做后一个架子上发现了那本欧里庇得斯所写《伊翁》,欧里庇得斯与埃斯库罗斯和索福克勒斯并称为希腊三大悲剧大师,他一生共创作了九十多部作品,在现世保留下来的有十八部,欧里庇得斯的文章大多取材于常生活,他的文笔并不华丽,可以说是平淡却实在,他怀疑神的存在,所写出来的神也是荒谬的,他认为命运不是生前就注定的,是由人的行为决定,这和云翔的人定胜天的观点不谋而合,所以他云翔喜欢他的写作,同时钟于……一点一点的反驳他。  翻开书本,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句话,‘奴隶上只有一样东西不体面,那就是奴隶这名称。’云翔淡漠的笑了,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曾真正的平等过,想要体面,想要尊重,你就必须有力量,有财势,虽然恶俗,确实事实,在这个弱强食的世界里,适者生存,强者主导,才是真实。  “怎么样?”沈世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云翔后,面带微笑,带着黑色手的受指了指云翔手上的书,“这本《伊翁》可是我千方百计找到的呢,觉得怎么样?”

    “不错,我的确喜欢,”云翔也扯开笑容,只是那双灵秀的双目却没有笑意,清明如水,反到有丝火气一闪而过,“没想到沈老板真是好本事,居然连欧里庇得斯的书也敢卖。”  在民国时期,卖书其实是件很危险的事,只是卖些报纸、儿童刊物、圣贤书,还是可以的,但是要是涉及到政治,例如‘反对投降,反对签约……’等等,这些在那些军队,特别是国民党眼中都是犯忌的,而现在连可能带有反对国民党意思的书本,字迹都不能出现了,一旦出现被抓,那就是坐牢的事了。  “呵呵,二少爷倒是说笑了,沈某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商贾,哪能有什么本事?一本写着看不懂的洋书而已,也是朋友的帮忙啊,而且,那不是二少爷喜欢吗?能让客人觉得满意,生意才能做下去啊,既然二少爷喜欢,沈某自然是要尽力而为。您也是商人,自然是知道的,是吧,二少爷?”  沈世豪笑得亲切,说得温和,云翔却听出了意思,一个是,那些党派军队又有几个是懂得的?在说他也有一些朋友帮忙的。二是,他也只是一个卖书的商人,看不懂这些英文,只负责卖,他也是为了云翔才特地去找来的,要是真的出事了,也是想要得到这本书的人。

    “我也只是一个花着展家钱的二世祖罢了,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反而沈老板不简单,年纪轻轻的已经事业有成,我可以佩服的紧啊,没有及时拜会真是失敬失敬。”云翔圆润的凤眸微眯,敛起眼中的精光,剑眉微挑,嘴上也不客气,对沈世豪的份意有所指,说罢还对着沈世豪,双手轻轻的一握拳。  “二少爷说笑了,沈某只是普通商人而已,哪有二少爷厉害。桐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是展家的二少爷及时回来救了岌岌可危的展家,若不是二少爷力挽狂澜,哪有展家今天的风光?展家有二少爷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沈世豪那双桃花目终于露出了点点笑意,这个展夜枭分明不高兴,脸上装出客,眼睛却这么的诚实,真是……有趣。

    其实沈世豪对云翔的印象也只是那几面而已,点头之交,并没有什么过节,他甚至还是有些欣赏他的,当初决定耍个把戏捉弄他,只是因为他将自己特地送给疼的儿子的礼物买走了,给他一点小小的、不伤大雅的教训罢了,现在,沈世豪却觉得继续下去倒也是不错的。

    云翔一愣,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知道。倒不是说多隐蔽,只是他总是做一些横行霸道的事,主要是为了让下面的百姓知道展家是强盛的,而不敢反抗展家;让上面的人认为展家也只是一个用暴力获取钱财的商家,放松警惕。四年来,恶劣的行为,已经渐渐的掩盖了那些事实,几乎,不,应该说,除了他娘,所有的人都认定他就是个坏胚子,是恶魔,是一个专吃腐的夜枭,没有想到还会有人看出真相,还对他说,是你救了展家,展家有你是展家的幸事。

    云翔低下头,假装看书,手指却轻微的抖动了一下,只是一些客的话,心里却有些温和雀跃,其实,还是有人知道的。

    心忽然好转的云翔,侧过脸,却看到了隐藏在不远处的天尧,望向他,天尧看到云翔注意到他,连忙指了指怀里,又点点头,告诉他已经买到了那本书,云翔若无其事的拿着书低头翻了翻,然后对沈世豪扬了扬书,“你这次开什么价钱。”

    沈世豪刚想说话,云翔手一摆,说道:“沈老板,你看,这本书不全,只有上册,你看这价格……”  沈世豪拿着雪茄的手一顿,发现这个展夜枭似乎心变好了?垂下眼帘,拿过桌上的茶盏,“虽然只是残本,但是上英文原版本就是难得,而且得来也是不容易,”饮了一口茶水,沈世豪沉吟了一会,老伙计刚刚派人来说看到展夜枭的随从出现在万棠书店,怕是这个夜枭早识破把戏,现在已经拿到得到那本书了,他此时应该是已经十二分的警惕了,也罢,也放手一局,赢的才会更多。想到这里,沈世豪抬起头,笑着对云翔说道,“二少爷也是老客户了,这样吧,还是上次那个价,怎么样?”  还是上次那个价?在这里买的价还是你坑人的价钱?云翔心底嘀咕着,嘴上继续砍价,“这本书和上次那本可不同,名气也不一样,沈老板也知道,我就这半月已经在你这里买了不少书了,都是熟客了,就便宜点吧。”

    “好吧,”沈世豪似佩服状,摇摇头,站起,接过书本走向台前,“二少爷真是厉害,不愧是展家的当家。”  递过钱,云翔发现这个沈世豪居然大部分都是在笑着的,不知为何,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涌上心头,于是,云翔拿起书,微微一笑,问沈世豪,“沈老板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下册吗?”  或许云翔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现在的笑容得有多明亮,沈世豪一愣,没想到这个夜枭笑起来竟也是这样的……干净。

    沈世豪思考一会,回道,“在夏林路里有家万棠书店,那里或许会有也不一定。”  云翔又笑了,眉间满是傲气, “不用了,我想我已经得到了。”

    云翔看了一眼天尧,摆摆手叫他过来,不久,天尧就进来了,拿过天尧买到的那本书,云翔翻阅一会,眼睛微微眯,又看向沈世豪,“看,这不是找到了吗?”那笑容得意至极,翘起的嘴角柔化了面庞,眼角生出缕缕风

    “哦。”沈世豪面露惊奇。

    虽然不是直说,但是云翔也点出了沈世豪的计谋。

    云翔看到沈世豪的惊讶,很是高兴,没有想到吧。得意的笑了笑,拿着书,带着天尧转走出店门。  沈世豪在他后面笑了,他刚刚不是惊奇他买到了书,而是再一次有趣的发现这个展夜枭和外面流传的不同。  云翔VS沈世豪,结果……貌似是云翔胜利了?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