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和警察署的小队长李大力寒暄几句后,他们抓着人就走了,剩下他们这边的夜枭队和另外两个人,书童和被称为老板的黑衣人。--凤-舞-文-学-网--

    “还好吧。”沈世豪的微笑裡帶著赞赏,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邪气。

    “你们还真是多管闲事的主仆,哼。天尧,走!”对于他救了那对父女一事嗤之以鼻。说罢,云翔利落的跳上马背,甩鞭就走。

    云翔的马儿骑得飞快,仿佛沒有听见沈世豪的话一样。只是,云翔不得不承认,在听到那一句“还好吧”時,今的不爽快似乎都烟消云散了。

    这个男子,他像是能看透人心,知道如何让人心安,这不是个好现象。

    “咦,家里怎么现在还亮着?难道这酒席还没有办完不成?”天尧打开门,惊讶的指着展家屋中的灯笼对后的云翔说道。

    云翔向前一步,定睛一看,果然,连大厅都透出着明亮的灯光,显然都没有睡觉,平时不都是不到十点就早早的睡下的吗?

    今天怎么……哦,原来。云翔冷哼。

    今晚上展祖望为了庆贺展云飞回来,大摆宴席,将展家的亲朋好友,店铺当家掌柜员工统统都请了过来,他们不待见展云飞,所以借机没有去。

    “啧,这流水宴席不知道花多少钱,哼,寻常人家结婚都没有这么奢华呢!”云翔皱了皱眉头,踏进屋内。  “什么不清楚他去哪里?品慧,就是你太惯着他由着他了,他才变得这么放肆的!”  云翔本想直接回房的脚步在听到这句话以后,慢慢的收回来了,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沉静如水,只有那双圆润的凤眼危险的眯起,如黑水晶般的瞳孔急速的转变着,最后化为深沉浓郁的黑夜。  “云翔……”  天尧想安慰云翔,被他阻拦着,甩了一下衣摆,云翔转了个方向,走进了大厅,展祖望正板着脸,呵斥品慧教导无方。

    “难道他不知道今天是为云飞办宴席的子?我都说了,统统都要来,统统都要来,你看看,现在就他一个人不来,你这是给谁丢脸,啊?哦,各个都来就他一个落下了,难道是和我抗议吗?难道他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他连自己的大哥都这样对待,还指望他什么?!”  “唉!老爷~,您可不能这样说啊,白天云翔可是和你说过了的,他今天晚上有事!再说了,您说的时候云翔可是不再场的,您可不能这样诬赖人啊。”品慧这下可不高兴了,那时候他还没说庆祝之类的话,她都是到了下午的时候才知道的,怎么能怪云翔?

    “我污蔑他了吗?他不是很有本事吗?啊,弄个船舶业,现在想建个什么东西,难道还不知道展家办酒席的事?”

    “老爷!您说的什么话啊,我们家云翔这几年可从来没有做对不起展家的事,反倒你那个云飞宝贝啊,可是什么都没有不干!您怎么能就为了他们母子一句话,这样说云翔,你对得起云翔吗?”  “我对不起他?展家没有给他吃?没有给他……”

    “爹!”云翔打断展祖望的话,在大厅转了一圈,坐在前方的展祖望,此时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他旁边的是魏梦娴,侧低着头,手还拉着展云飞,而品慧坐在下座,脸上还带着怒气的晕红。  “大家还没有睡啊。”云翔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的,像是在测量了长短以后才踏下去的。天尧跟着云翔,看到云翔的步子,知道云翔生气了,并且在努力的忍耐住不发作。

    希望老爷不要在说写荤话了,云翔生起气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熄灭的。看到门口对他示意的纪总管,天尧得到云翔点头后悄悄的退了出去,主人家的家事,下人的知道得越少越好。  “你今天晚上跑去哪里玩闹了,啊,难道不知道今晚家里有很重要的事吗?”  “爹,我走的时候不知和你说了吗?今天的工作还没有完呢。”

    “没完你难道就不能先……”

    “今晚不和那几个老顽固要钱,以后就难了!”云翔像是没有听到展祖望说话一样自顾自的说下去,说话间已经坐到品慧边,暗暗握住她的手,“还好警察署的人答应今天网晚有空,愿意帮忙,真是好事,爹,你说呢?”

    “这……”展家的钱庄有几笔债务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收回来,是展祖望心底下的一个病,他希望能收回来,现在他儿子做到了,他却不知道是夸还是骂,眼睛一转,展祖望马上换上了笑脸,“这个……收回来就好,收回来就好。但是以后也不要这么辛苦啊,公事重要,家人也是很重要的,知道吗?云翔。”  “当然,爹,很晚了,您子才刚刚好,要多休息才是,怎么这么晚了,还坐着这儿啊,啊,难道您知道我今晚会将那几笔帐收回来?爹真是神勇啊!”云翔脸上作出一个恍然大悟的夸张表,又马上脸色一正,向展祖望一抱拳,“爹果然是料事如神啊,恭喜、恭喜啊!”  “啊,”展祖望望了一眼魏梦娴和展云飞,又马上推出笑容,脸色有些尴尬,“是啊是啊,没想到真的收回来了。”

    “爹,既然你都清楚了,也该是放心了吧?大娘的子也才恢复,现在这样劳,”替品慧倒上新的茶,云翔转过头,对魏梦娴微微一笑,神真切,目光都是担心和叹息,“我真是担心啊,大娘,您该在上好好的躺下才是啊,那个大夫不是说了,您的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需要长时间的静养才是,您说,是吗?”

    魏梦娴躯不由的一颤,那个‘是吗’说得很轻,像是鹅绒刷过耳垂,温柔至极,她却觉得一股寒流穿上心头,听出了威胁,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展云翔已经变得这样的可怕了?魏梦娴抓紧手指,连指甲戳进云飞的也不知道。

    “娘!”展云飞吃痛的叫起来,惊醒了沉思中的魏梦娴,抬起头,脸上依旧温婉,柳叶眉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又马上舒展开,杏眼转动,才发现大厅上的人都看着她,以及她的手。  手?魏梦娴低首,一声惊呼,“啊,云飞!!你,手,天啊,云飞,为什么不说呢!”说罢泪雨倾泻,眉间染起了哀伤,“对不起云飞,都是娘不好,你这个傻孩子,哦,你是娘的心头啊……”  “大娘,你看起来真的不好,神恍惚,脸色苍白,齐妈,还不快扶大太太回房间,不要忘记了倒杯参茶过去,爹,夜深了,还是快点休息好。”

    展祖望看到魏梦娴况真的不是很好,终于点点头。

    拉着品慧,云翔和她一起慢慢的走在回廊上,月光清凉如水,照在地上,拖出长长的影子。  “那两个虚伪的东西!尽知道胡说八道,那个魏梦娴就知道说,是不是你不欢迎展云飞回来所以才不来的,那个虚伪的展云飞呢,还一边附和点火,说什么,啊云翔本来就对我有意见,以前怎么怎么样,现在可定还对他有恨意!什么东西!然后老爷就火了!你给展家做了多少事啊,,就知道说三道四!”  品慧一路说,丝帕使劲的在空中甩动,云翔没有说话,看着品慧气得语无伦次,只是安抚的拍着她的肩膀,直到进了书房,品慧都没有停下来。

    倒了杯茶水递给品慧,看品慧喝下以后,云翔不急不缓的开口了,“娘,何必生气,不是早知道是这样的人了吗?”

    “那也不能这样欺负你啊!难道你这几年起早贪黑的,是白干的吗?”品慧不服气的叫嚷着,带着疼惜,抚上云翔的脸,她早注意到了,今天回来的时候上有些凌乱和疲惫,额上的头发有一小撮焦了,“你今天忙什么了,是不是有去干危险的事了?”

    “没有,只是叫一个老头还钱,他不肯,还烧掉了房子。”云翔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在这几年里,他已经见识了不少的赖账人,今天这个算是特别的,想烧死他。

    “还说没有,是不是想对你动手了?说了几百遍了,这些事你可以叫下人去做的!你等等,我去那点东西过来。”品慧想起了什么,拍了一下手,摁住云翔的肩膀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跑来出去。  那些事是可以叫下人去干,但是有些不能叫他们的呢?还是自己去干的比较好,不是吗?

    从衣服内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那是他乘要债之机,和人会和拿到的,张开纸张,上面盖着扬州政府的大印,他已经取得进入扬州海关的通行证了,也就是说,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想在扬州开店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现在是民国,历史上最混乱也是最具有发展机会的民国,他必须带着他母亲活下去,而在展家,是不行的,展祖望的态度,他是完全的偏向于展云飞,对品慧没有一点好态度,在展家,他们的子一定不会好过,他不能将品慧留在展家,至于天尧,若是他愿意,他不介意带上他们一家。  就差时间了。  再过几个月,一旦那边安排妥当,就可以接品慧过去了,现在,就差,让品慧离开的理由了。云翔眯起眼,思考着怎么样品慧自愿离开,或是彻底的对展家失望。

    “云翔!”  品慧的声音在门外想起,云翔连忙将纸张收好,抬起头,恰好品慧进门,手里端着冒着气的玉米汤,“呐,我特地熬汤给你喝,可得给我喝光了!”

    “是是是,娘,即使你熬得是糊糊,我也会喝下去的!”云翔一本正经的保证这,品慧终于笑出声了。“说什么呢!敢说你娘熬出糊糊啦!老娘的手艺是一等一的好!”

    “嗯!没有想到啊,娘……”云翔吃了一口,瞪大眼睛,然后言又止的看着品慧,一副难以开口的模样。  “怎么?真的难喝?”品慧紧张起来了,她很久没有下厨了,不知道手艺退下没有,现在看云翔苦着脸,以为真的很难喝,伸出手,就想试试。

    “云翔拿起碗,一个侧躲过,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哈哈,没想到娘你还有这么一手啊!”  “什么?”品慧一顿,知道自己被骗,好笑又好气的在云翔头上一打,“就知道调皮!”  “娘,很晚了,你也去睡觉吧。”

    “你也是,不要弄这么晚了啊。乖。”

    “好的。”  等品慧关上门,云翔也褪去了笑容,抽出摆放在书本下面的盒子,拿出那本彩绘本,第一页,上面的小狐狸望着星星,对旁边的小小男孩说,‘有些东西,不用真心是看不出来的’。颜色很鲜艳,却给人柔和温馨之感,可是想象画画的人当时一定怀着温柔的感画下的。坐在椅子上一页一页的翻动着,等待自己平静下来,待云翔已经开始看第三次的时候,他的心绪已经稳定下来了,  云翔忽然很嫉妒那个孩子,被这么温柔的呵护着,脑中却不由闪过今晚遇到的那个黑衣人,那句很普通的问候。  “还好吧?”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