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好!”天尧走到萧雨娟萧雨凤面前,刚抬起手,就被萧雨娟拍了一下手,萧雨娟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你要干什么!不许碰我姐姐!”

    “雨娟,不要激动!”萧雨凤连忙拉着自己的二妹,生怕她将这伙人惹急了,到时候没有好果子的就是他们了。--凤-舞-文-学-网--  “呦,现在是世道变了啊,还是没有脸皮的人多了,你们萧家借了展家的钱不还,难道就是这个态度的?你以为你是天仙啊,我也不屑你呢!雀仙楼的凤姐不知比你们有味道几倍呢,没脸没股的,真把自己当回事!”天尧可是火了,他好心要告诉他们事实,尽然把他当成是非礼的!看了眼云翔,看见他没有反对,就大胆的说下去了,很好,既然好话不听,那就说难听点的好了!  “你!”自己被那做那些低的□相提并论,萧雨凤气得得浑发抖,萧雨娟更是抡起了拳头,拉着她衣角的小五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天尧抓住她的手一甩,趴着地上的萧雨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清秀的青年真的还手,她从来得到这样的待遇过,对自己的容貌自信至极的她来说就是一个侮辱!  萧雨凤呼叫这雨娟马上扑过去,小三被吓傻一样站着,小四紧张的跑过来,不一会五个人都堆到了一起,一阵慌乱。

    “你!居然敢打我,你是不是男人!你还有没有羞脸面!你这个无无义,毫无风度的男人,诅咒你下辈子下地狱不得好死!……”美丽的脸庞,含泪的双眸,那愤怒沉痛的模样,还有云翔他们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只要见到,恐怕都会认为是他们欺负了这个女孩子,小将也是这样想的。  “你们干什么!”

    按照沈世豪吩咐过来看况的小将才过来,就看到萧雨娟被推到在地上,加上传言的误导,小将马上认定是云翔一群人的错。

    “姑娘,你没事吧?”小将一个一个将他们拉起来,当扶起萧雨凤时,小将一呆,竟然是个水灵灵的姑娘,柳眉杏眼,粗黑的大辫子斜放在前,此时眉头XX

    “姑娘……你们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需要帮忙吗?”

    云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没想到旁边就窜出来个小鬼,定眼一看,不正是那天的书童?他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他们都是坏人!”小三似乎清醒过来了第一个大喊起来,指着云翔就痛斥:“都是他们,他们推到了二姐,还污蔑我爹!”

    小四急忙点头,他们家现在大大小小全是不能使力的弱小,这个人来了刚好可以帮忙,完全忽视了小将看起来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对,他们不仅仅对我们无礼,还想强行占有我们的房子!”  “他们这群强盗!大晚上的乘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强抢民宅!你看看他们!”萧雨娟激动的指着云翔,对小将开始痛诉他们的罪行,“人高马大的,打着火把,围着我们的房子,就欺负我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姐妹兄弟,就在刚刚,他们还想将我们赶出我们的家,这个我的爹娘一手建造的天堂!我们的欢乐,我们的喜悦,我们的一切一切,他们居然想就这一摧毁掉!他们简直就是畜生啊……”  萧雨凤一脸担心的安抚这萧雨娟,一边帮她拍打上的尘土,眼尖的发现小五还在地上,又是一声惊呼,手忙脚乱的抱起小五,“小五,小五,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摔倒在地上了?”看见小五傻傻的不说话,像是想起了什么,萧雨凤再也不能忍受般,痛恨的看向云翔,眼泪也止不住的留下,“你们展家财大气粗难道就能这样吗?这是我们的家!你没证没据,就来我家一通捣乱,现在,”怜惜的看着小五,抚着她的头发,按进自己怀里,在转过脸,已经充满了恨意,“你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你们还是人吗?”

    “什么叫没证据!明明就是萧老头借了钱不还!”天尧气了,这萧家丫头怎么尽在歪曲事实!  “不可能!!”萧雨娟立刻反驳道:“我爹是一个有文化的读书人!即使现在落魄了,他也不会拿我们的房子去抵押的!你们这样侮辱我爹,你们到底还有没有羞耻心了!”  “羞耻心?”云翔在旁边听着感觉又是气又是好笑,到底是谁没有羞耻心?“你该问问你爹还又没有羞耻心!三年前借的钱,到现在还没有还,每次要债拖拖拉拉,哭哭啼啼,到现在都是看见展家的人就躲,一个男人的样子都没有!”

    “胡说!我爹才不会做这样的事!”萧雨娟大声怒斥,根本不相信自己温文善良的爹会做那些事,“肯定是你们这写人他的!”

    “我们他?哈!萧家丫头,你可得自己去打听清楚了!那萧老头可是自己找上展家门的,而且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们会来吗?”天尧嘲笑的看着她们,从怀里掏出借据,在空中扬了扬,又觉得他们可能看不懂,便当场念了起来,“如果去年八月十五不还钱,整个寄傲山庄的房舍,田地,牲口全归展云翔所有!去年八月就到期了,我们已经对你一延再延,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看吧!上面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呢!”  白纸黑字,上面写得清清楚楚,萧雨凤和萧雨娟自然是看得懂,但是她们不相信,她们的爹,总是和她们说这这个房子是他和娘的天堂,说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他不会这么做的!  “不!不!不!我爹不会这样做的!我爹出是个读书人,平时就教导我们为人处事,也告诉我们尊要的重要,”萧雨凤含着泪,努力的向小将和马队的人解释,踉跄一步,幸好小将及时扶稳了他,“他很善良,附近的村民有困难都会出手,这是一个多么善良、多么高贵、多么慈悲、多么伟大的人啊,你们这样污蔑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你们以后会遭到报应的!”

    “是的!我爹是不会做这种事的!”萧雨娟直腰板,强调着这是不可信的,“哦,是不是!是不是你们!你们是怎么我爹的,一定是你们毒打了我爹,强迫我爹同意的对不对!还是怎么骗我爹得到借据的!说!你们把我们的爹怎么样了! ”

    云翔听的是目瞪口呆,当然脸上还勉强的保持着平静,这萧家的丫头也太能想了吧?她们还真是把展家当是桐城的老大了不成?展家再大,也是个商家,即使有金钱贿赂和交易,也不可能大得过政府和军队,他展家还想干下去,这么大的罪名谁会去这么顶?云翔还没适应这两姊妹的狂想症,冷不防的被忽然冲过来的萧雨娟抓住领子就是一阵子的猛摇,云翔反的就是一个鞭子打过去。  再次摔倒地上的萧雨娟久久不能回过神啦,直到听见萧家的几个姐妹几声哭喊,慢慢的覆上自己的脸颊,一片刺痛,“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你不是男人,你良心呗狗吃掉了!你这个冷酷无的败类!你……”一片谩骂然后就要扑过来,云翔一个后退,他后的随从立马围上来拉住她,萧家的人看见自己的二姐被抓,立马飞奔过去帮忙,之后又是一场混乱。

    被人架着的小将很无奈,完全不能配合被萧家姐妹的激烈反应,也不能理解她们是对是错,毕竟人家手上真的有借据啊,现在帮忙又被人挡着,这可怎么办?

    而此时的沈世豪正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寄傲山庄的方向。

    正为萧雨娟的无理取闹不耐烦的云翔似有感应般,后有股强烈的视线袭击而来,立马警戒的转过头,墨蓝的天幕下,除了他们,四周一片寂静,并没有人在,难道自己多想了?云翔回过头疑惑的想到。  “老板!”小将大叫了一声,云翔再次回头,看到一个穿着西服的年轻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带着微笑,一步一步,缓缓行至云翔面前。

    “抱歉,他是我的家仆,本想叫他来打听打听路的,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惊扰到你们,真是失礼了。”沈世豪丝毫不在意云翔的打量,抬手用夹在指尖的雪茄点了点小将,然后语气温和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需要帮忙吗?”虽然听不见,但是他看得很清楚,不过还是要问问的,不是吗?  “他天多管闲事了!这萧家欠了我们展家的钱,已经拖了一年了,现在却在这里抵赖!”云翔不悦的冲口道。  随从们看到神自若的沈世豪,面面相觑,不知为何都开始停下的手脚的动作,退到了一边,防备这这萧家的疯狗在弄出岔子来。

    云翔看得清楚,这个男子来历不凡,必定不简单,举手投足间,竟演绎着一种流动的质感,倾泻出迷人的诗意,他能让人不知觉的御下防备,即便只是那么一站,就掌控着人的行动,这是个很危险的人。  或许是小将的那声老板,或许是沈世豪上那股若隐若现的气势,也或许是在面对云翔时他上依旧不变的沉稳,让萧雨凤看到了希望,她挣扎的想沈世豪大声呼叫起来:“那位大人!那位大人,请不要听他乱说,我爹一介清流,知书达理,明晓是非,是个很善良很正直很有气度的人,您要是看到他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这么一个人,他心比天高,却愿意为了自己的子女,拿起锄头,他才华出众,却为了家人推掉正当的工作只为了照顾我们!他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啊!他就是我爹!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将我们的天堂拿去换钱?你看看他们!欺负女流,强抢民宅,就是一群强盗坏蛋!我爹一定是他们的啊!”

    萧雨凤那段几乎是吟诗一样唱出来的赞美和后面哭诉似的怒吼,云翔是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让他想起了家里的魏梦娴,怎么都是这个调子?一想到魏梦娴,云翔的心指数一个猛降下来,不打算在拖下去了!  “天尧!去,再让他们看看那张单据!”心里本就带有恼意的云翔这回可不想在拖下去了,“我到要看看,你们能赖到什么时候!”

    可是不等天尧在念一次,被松开的萧雨娟一个箭步来到天尧面前,天尧急忙去抢回,萧雨娟哪里这么容易还回,想也不想就往嘴里吞咽,嚼也不嚼,就生吞活咽的吃下肚去了。天尧惊喊:“赫!居然有这一招!”。  不理会后家人的惊呼,萧雨娟涨红着脸,挑衅的看着云翔,像再说,看,已经没有证据了,你也不能受回这块地了!

    云翔仰天大笑,那双凤眼在火光中闪闪发亮,“真是个带劲的妞,要是脑子没有问题的,也算是个角色了,可惜了!”从怀里刷的掏出一分单据,扬了扬,冷笑着,“你看看这是什么?早就知道你们这些没品的人,不管读不读过书,赖起帐来都是一个模样!”将借据小心的收回怀里,旋而又得意道, “你爹这种字据,我有十几张,你毁了一张,我还有的是呢!何况,这寄傲山庄的房契、地契,老早就被你爹押给我了……”

    “说!萧鸣远呢!”

    “我们说了!我爹不在家!“

    “不在家?怕是躲到那里去了吧?我就不信了,这糟老头还能躲到天上去了!”心恶劣起来了,将债务拖这么久还是第一回,简直就是丢展家额脸面!高举起火把,“萧鸣远!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可就不客气了!”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