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好快!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云翔有点呆愣住了,看着天虹消失在回廊尽头的衣角,他一直认为天虹是个滴滴的弱女子,可是现在,那双从来只走盈盈细步、可比拟三寸金莲的小脚此时像是加了马达的火车,飞速的滚动着。--凤-舞-文-学-网--  云翔轻轻的叹口气,本想还想到书房看会书休息一下的,现在看来是不成的了。展云飞回来了,那是不是说剧就开始了呢?

    云翔边走边努力的回想剧,可怜的他,从来只看财经和新闻,偶尔的电视也是看战争片,现在却要绞尽脑汁的去想八点档剧

    “是大少爷!大少爷回来了!”

    “太好了,大少爷回来了,我们就可以不用受苦了。”

    “听说大爷少是个读了很多书的人,很温和,很有礼数,对人很好的!”  “那叫温文尔雅!不知道不要乱说,丢人!”

    “你说什么!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

    “我说什么了,不知所谓,大少爷在才不会看上你呢,一个乡下货。。。。。。”  云翔抿着嘴,这些人真是太不象话了!丢下工作在这里围观就算了,还争执吵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带她们消音,转头就到看到一场父子久别重逢,泪洒当场的戏码。

    【展祖望激动看着云飞,颤抖着声音,一直不敢相信的低喃着,“云飞,云飞,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  云飞爇烈的握住祖望的胳臂,用力的摇了摇。

    “爹……是我,我回来了!”

    祖望终于确认下来了,开始上上下下的打量他,激动得不能自已,“你就这样,四年来音讯全无,说回来就回来了?”

    “是的,爹,一旦决定回来,我就分秒必争,等不及写信了。”

    展祖望重重的点着头,是了,是了!这就是云飞,他终于是回来了。他定定的看着他,心里有惊有喜,还有伤痛,不百感交集,忽然间就生气了:“你!你居然知道回来,一走就是四年,你心里还有这个老家没有?还有爹娘没有?我发过几百次誓,如果你敢回家,我……”】  祖望的话没有说完,颤颤巍巍让齐妈扶出来的魏梦娴一听,【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泪水便冲出眼眶,她急切的抓住云飞的手,打断了祖望的话:“谢谢老天!我早烧香,晚烧香,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我把你给盼回来了!”说着,就回头看祖望,又悲又急的喊:“你敢再说他一个字,如果再把他骂走了,我和你没完没了,我等了四年才把他等回来,我再也没有第二个四年好等了!”  云飞仔细的看梦娴,见母亲苍老憔悴,】脸上是又惊又痛,急忙说:“娘!是我不好,早就该回家了!对不起,让您牵挂了!”展云飞在众人面上都看了一圈,在品慧上停顿了一会,又看向自己的母亲,“爹,娘,这四年来我无时不刻不自在想念的着你们,想念我的家,想念这些和看着我长达的父老乡亲,但是。。。。。。”

    品慧原先就在大厅,本来打算不说话的,说了闹心,但是一听云飞的话,不爽快了,拜托,你走是和老爷吵架了,和我什么关系?你回来了也是你自己的自由,又和我什么关系?看我什么意思!!  “哎呦喂,说得可真是好听,四年前不知道是哪个人,就为了老爷说续弦一事,第二天就甩手走人了,还说什么。。。。。。”

    “品慧!”展祖望大声喝止道:“云飞回来,是个天大的喜事,少说两句行吗?云翔呢?大中午的就不见人,去哪里胡闹了!”

    站在人群后面的云翔一听,顿时笑了。

    这个爹,昨天晚上还很温和慈祥的对他说他们是一家人,想要和他商量船舶业的事,现在却在大厅呵斥他去那里胡闹了。

    “云翔呢?”  嘴角意味不明的勾起,云翔从分开的人群中缓缓走进来,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一白袍,甚是潇洒。  或许是很少见到这么温和的二少爷,那些因为展云飞回来而兴奋不已的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云翔,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展云翔吗?

    慢步走入大厅的云翔,面貌清俊,笑意盎然,眼波流转间流露出无限风流,衣摆甩动,带着让人沉醉的静谧。  刹时,大厅有一刻的寂静。

    他们似乎直到现在才发现,展二少爷也是个俊秀儿郎。

    展祖望心思全在展云飞上,看见云翔出来脸色一板,“既然都回来了,都不过来打声招呼!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品慧无聊的喝茶,一听,怎么又扯上自己儿子的不是了,连连提高音量说道:“哎呦~老爷,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吧,这四年来云翔那天是去胡闹的,什么时候不像话了?他的时间全用在帮您做生意了,反倒是您的另一个儿子,不知道到哪里去逍遥了呢!”

    云翔瞥了眼展云飞,还在和魏梦娴诉说着自己的思念,要是真的和自己说的那样,夜夜都挂念这魏梦娴,思念家乡的话,会现在才回来?云翔心里鄙夷,过去轻轻的拍打这品慧的背脊,替她顺顺气,待品慧缓和下来了,才转过脸,很认真的看着展祖望:“爹,我刚刚在巡逻店铺,才回来。”  “哦,”展祖望一愣,也知道自己刚刚说得是难听了些,敢忙拉过展云飞说道:“你刚刚回来,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一件大喜事,来来来,你大哥回来了,云翔,还不和你大哥打声招呼?”  “展云飞,好久不见。”云翔说得很平静,态度也很疏离,连正眼都没有给展云飞一下,说罢就低下头在品慧喝完的茶盏中倒上新的茶水。

    云飞想过很多次回来的景与家人的反应,都和预想的一样,唯独漏算了云翔。他以为云翔会冷嘲讽,会暴怒如雷,会愤恨出手,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回话,怎么让自己的弟弟丢脸,而在回家的路上又听到那些传言,更是对云翔有一肚子的火气,却没有想到云翔这么冷淡,哽着他不知如何回话。  展祖望看展云飞一直不说话,疑惑的碰了碰他,“云飞?怎么了?云翔和你说话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展云飞回过神来,笑了笑,嘴里确实话中带刺,“没有什么,爹,我只是很好奇,四年前‘狂妄’的二少爷,和现在‘嚣张’的二少爷,有什么区别。”

    “哦,那你得出什么结论了?”云翔伸手按下就要发作的品慧,在他的记忆里面,这个展云飞很是狡猾,每次都是他激怒‘云翔’,最后导致‘云翔’动手,又很恰巧的被爹看见,现在他倒要看看,没有他陪着演戏,他要怎么收场。转动的眼眸瞥见柱子后的影,低下头,乘喝茶眯起了自己闪过怒火的猫眼。  【纪天虹,是纪总管的女儿,比云飞小六岁,比云翔小一岁。她和哥哥天尧,都等于是展家养大的。天虹自幼丧母,魏梦娴待她很好很亲切。从小,她就是展云飞的“小影子”。】  他一直很疑惑纪天虹明明就是对展云飞有,但是为什么两月前开始,她却对自己说她很感动自己对她的好,甚至若有若无的提出结婚的意愿,现在是想起来了,这个纪天虹已经21岁了,在21世纪21岁还年轻,还是玩乐读书的年纪,但是在这民国就不一样了,是老姑娘了,而天尧也说过,纪总管最近在为她物色丈夫人选,这个纪天虹不会是为了展云飞,想‘将就’了吧?  “现在得出结论,也不过是一个纨绔罢了。”云飞甩着衣袖,背着手,不屑的别过脸,他在等,等云翔生气的过来大人。但是云翔不仅没有生气,心似乎还很愉快的拿起糕点吃食起来。  抬起手中的茶盏,云翔悠闲地喝上一口润了润喉,其实他对是普通茶叶还是铁观音并不是很在意,能解渴就可以了,不过大娘这么讲究,他也不会吝啬,所以在他管家的四年来,家里吃喝用度全是桐城最好的,现在,他似乎能理解铁观音的妙处了。

    云翔没有理会展云飞,而是从怀里拿出一条粉色的丝帕在空中挥了挥,放到桌子上,对躲在柱子后面的偷看的纪天虹说道,“天虹,你那天你在我房间里把你的手绢落下了,真是不小心啊。诺,拿回去吧,下次可不要这样了。”

    云翔话一落下,一时间,大厅里里外外所有的人都看着纪天虹。

    【自从跟着大家,冲进大厅,一眼看到展云飞,依旧翩然儒雅,依旧玉树临风,她整个人就痴了。】她怔怔的凝视着他,满眼迷蒙,只有倚着柱子才能稳住她因为激动而颤抖的躯,在满屋子的人声喊声中,说不出自己的思念,在心底默念的看过来,看过来,云飞哥哥,请你看过来啊。  此时她满脸的恋和痴迷,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她看的是展云飞,但是——纪天虹是个下人!  有些地位的下人依旧是下人,而一个下人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喜欢一个大少爷!  “哎呀!老爷最喜欢的长青树啊!”眼尖的小慧定睛一看,脸色刷的白了,她们是负责大厅清洁的下人,来也有四年了,很清楚二少爷的尺度,做好事干好活了,工钱一分不少,还有可能得到奖励,现在她可以肯定,自己的年末奖励岌岌可危了!

    纪天虹有些手脚无措的站在那里,看着脚边一地的细碎树叶,手里还拿捏这几片,不知道是放还是怎样,还有那些人的目光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都看着她,哦,她的云飞哥哥终于看到她了吗?  “柱子!!!”小琳他们指着柱子大呼,小慧抬头,看着柱子上的刮痕,愤怒了,那是几天前才刚刚整修过的!  在等几天发了钱她就够钱交弟弟的学费了的,可是现在不仅仅是奖金了,连工资都有危险了!她和几个姐妹都是几年前洪涝中搬到桐城的,家里都是老老小小的,幸而找到这个工作才能活下去,他们容易吗?但是现在这个纪天虹居然!!!她们可不是什么都不用做家里有个总管爹的纪天虹!  “你!”小慧瞪着纪天虹,气得说不出话来。发现纪天虹完全没有反应,还傻傻的看着那个大少爷,看着能当饭吃吗?小慧向前一步拉着纪天虹就想理论,没想到这个纪天虹一个踉跄,居然摔倒了。  【展云飞深深的凝视天虹,眼神里充满了震惊、疑问、和无法置信】,在云翔的房间?为什么会在云翔的房间?看见天虹倒地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推开小慧,扶住天虹,看着天虹柔弱的表,怒极了对小慧低吼:“你难道不知道天虹从小子就不好吗?她这么弱,这么可怜,怎么得起你这用力一推!你还这样对她,你有什么居心!”

    “云飞哥哥。。。。。。”看着这么维护她的展云飞在想起刚刚云翔的行为,纪天虹心里想道,果然,云翔比不上她的云飞哥哥!

    “天虹!你怎么样了?又没有摔伤?”展云飞担忧的看着纪天虹,纪天虹也痴痴的看着展云飞,忘记了要说什么。  被同伴扶起来的小慧看到这一幕简直就是目瞪口呆了,她什么时候推人了?她只是只碰到她的肩膀根本还没有开始用力好吗!还有弱?敢问材比她还高大年龄也比她大的纪天虹哪里弱小了?啊靠!!见过没理的,没见过这么没理的!!

    展祖望脸色铁青的看着纪天虹,魏梦娴也没有想到出现这一茬,纪总管就在展祖望后,气得想去暴打自己的女儿一顿,你当你是什么人,大少爷也是你想得了的吗?下人低声耳语他们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但是这两个人这样公然的对视,想叫人不误会也不行!

    “啊,大哥可真是聪明,有双慧眼,”云翔像是才看到展云飞,回了一句,笑着放下茶盏,拉起气得直翻白眼的品慧,对旁边皱起眉头的展祖望说,“爹,天色不早了,我今晚有事,可能不能回来吃饭了,你们自己先吃吧。”

    “有事?有什么事比庆祝云飞回来还重要!”展祖望脸直接黑下来了,对云翔的说辞很不满。  “爹,您忘记了,今天还有几样工作没有做完呢。”说罢拉着品慧,扔下一个大风暴,轻轻松松的走了。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