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米行李大当家低着头在旁边听着,实在是为那个儒生提出的条件咂舌,想他们米行现在恒定为每旧石(178斤)6银圆,也就是每斤米3.4分钱;1银圆可以买 30斤大米,现在市场的猪价是一角二分,再加上他们自己剩下的田地,五十个银元基本上就是买下了四、五年的安稳子了!他当他家那块地有宝了不成?  最近被提拔的金饰行刘大当家抬头看了一眼展云翔,又看看纪总管,觉得这纪总管今天估计是傻掉了吧,谁不知道展二少爷自从代理展家业务以来,都是公事公办,从来不徇私,有时候手段是恨了点,但是如若那些刁民按时还钱了,内贼不偷东西了,二少爷至于使那些手段吗?再说也正是二少爷说到做到的信誉和近乎无的暴行,才让外面的商家这样很放心和展家合作的,你看看桐城的那些百姓们,那个不是在背后骂人,但是时间一到还是到展家的铺子去?为什么?那些老板,那些民众,不就是冲着展云翔公正严明,信用超高这两点?虽然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现在让开例不就是等于在展家的脸上扇一巴掌吗?

    老景已经在展家几十年了,对展家很是了解,对老爷和大太太更了解,知道不一会儿就是一场战争了。--凤-舞-文-学-网--  果然不出所料,他们刚刚走出书房门,就在回廊上碰上了迎面走来的大太太魏梦娴,皱着眉,似乎很忧虑的样子。  展云翔挑眉看着魏梦娴,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他这个只会吃斋念佛说菩萨挥洒钱财的大娘特地来找他。  还没等他问好,魏梦娴就当着云翔的面,也不管他后是不是有外人在,就柔柔弱弱的声音念诗一样辟出一连串的话。

    “云翔,你怎么能这么狠呢!那个萧鸣远多可怜,本来和淑涵两个人恩恩,在寄傲山庄过着神仙似的子,可是没多久就没了妻子,他边的还留着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现在你还要夺去他的田地,你这不是要他的命吗?我和淑涵姐妹一场,那么美好的一个人,现在就没有了,你这样做,你真是太无,太冷酷,太残忍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做给他带来多大的伤害吗?云翔,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要是那几个还在就这样落入街头,你过的去吗?你要我怎么和在天上的淑涵交代啊。”  她的话说完,不仅是展云翔,连他后的那群当家管事都皱起了眉头,那些文绉绉的听得人头晕起鸡皮还是无解的词汇就算了,这些度过几本书的大家闺秀,文人书生那个不是这样,但是读书了还不明事理就不能让人理解了。

    那个萧鸣远很可怜,但是可怜不能成为借口,你见过有谁来钱庄借钱不抵押的?和欠债还钱一样,这本来就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来展家钱庄借款的人也不止这萧氏一家,如果人人都像萧家这样光拿钱,而为债主的展家还能乐呵呵的,那估计现在展家也不是什么“展城南”了,也干脆不要开什么钱庄,做什么生意,直接开慈善堂不是更好?

    刘当家看似随意的扫了一眼魏梦娴,又马上低下头,上的淡雅旗袍是有名的云绸制成,展家的云绸一年也才三匹,可想有多贵,头上的出浮云簪是从京城请来的高手制定的,仅此一只,脖子上的‘滴’,是国外进来的天然天然水滴状的水晶,手上的镯子色泽晶莹剔透,温润有光,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货,老刘记得那是展云翔辗转很多门道才弄来的好玉,请精工师傅在加工,弄了一个镯子,一个玉佩,老刘知道玉佩在品慧那里,没想到的是玉镯确实在这个看起来很朴素的大太太上,老刘瞄了一眼魏梦娴的绣花鞋,就不说那绣工面料了,单单是上面的点缀就是用珍珠串成的珠花,这个大太太。。。。。。和传闻中很有差异啊.

    这位展家大太太在铜城也是很有名的人物,呗称活菩萨,经常到寺庙烧香敬佛,看到穷苦人家也不吝啬,是个好人,今天一看,果然是个惯当有钱家太太的,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物价,对她来说,五十个银元只是一盏茶水一根发簪,甚至只是衣服上的一个小吊坠,这次的行为也只是结善缘,博得好名声而已,却不知道攒钱持家的困难。

    老李几个看似恭敬的站着,低垂的目光里都同时闪过不屑和不解?

    大太太你和那个什么淑涵姐妹一场,想要关照的话,要是你真的同的话,你自己拿出钱来不是更加的好,你上的一件就可以抵人家一辈子的吃用了,何必为难自己家的生意,你不是说二少爷当家了你也放心吗?那你现在这样算什么?五块田地换五十银元,还是活当,这已经是极限了,在他们这群铺子当家管事看来,展云翔已经很给面子了,五十个银元啊,人家可能劳苦了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么多的钱,可是她还那这件事指责二少爷,说他无?这是什么道理啊。

    今天的行为。。。。。。似宽实狭、似厚实薄,真是及其自私与冷漠。   听说老爷现在还唠叨这大少爷,这大太太有时这种子,展家的二少爷当得也腻幸苦的。

    此时魏梦娴扶着柱子满脸期待的看着云翔,即使已经年过四十,保养很好的皮肤依旧光滑,大大的杏眼此时泪眼朦胧,樱唇颤抖,像是风中柳絮般楚楚可怜,可想当年她也是一位靓丽的女子了。  看的人深意切,被看的人却是冷汗直冒,云翔嘴角微抽,很想拿手捂着脸说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好吧,不用你管理吃喝用度,不用你持家劳,你只要乖乖的当贵妇就可以了,但是你也不至于连常识也没有了吧?

    “大娘,我们展家是做生意的,是开钱庄当铺的,而不是慈善堂。”云翔决定耐心点和她解释解释,他已经够宽厚的了,这萧鸣远也估计是被其他的钱庄人手打出来了,实在无路可走了才到展家的吧,在来展家之前,他狂妄的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价钱呢。

    “什么做生意的能做得这么的黑心啊,云翔,你想想外面的那些人,啊,他们生活该是多苦啊,云翔,我们干干净净正正当当的做生意人,这样的黑心钱我们不攒,好吗,你就放过他们吧!云翔?”  “大娘,你说的什么话,”云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魏梦娴,黑水晶般剔透漂亮的的眸子马上因为怒火显得更加的明亮,“我们家的米价,布价全是和全国同步的,金饰银饰全是经过专家鉴定才出来的,钱庄当铺这些也都是行规了,你说我们家的生意哪个是不是正当的,在说了,你见过到钱庄借钱不抵押东西的?你见过用一块烂布能换到一个银元的?我们展家做生意,不会黑他们!全是公证价,但是也不会让自己亏本!大娘,我不计较你不知道市价行规,但是你这样出去说话,得罪了人倒霉的却是我们展家!我希望你能注意一点!”

    “云翔!”魏梦娴捂着口,震惊的看着展云翔,觉得自己特地跑来劝解他,他却丝毫不领,反倒是理直气壮更加过分,从没有一颗让他这么的思念自己的不仅优秀而且听话贴心儿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

    “二少爷!你这话就不对了,大太太拖着病体过来,这么艰难,你还说让人伤心的话,你还是人吗?我看不是展家的生意黑心,是二少爷你黑心!”跟在魏梦娴后的齐妈马上很正义使者样出现了,张开双手,老鸡护小鸡似的挡在她面前,像云翔要欺负魏梦娴一般。而实际上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有一两米。  “齐妈。。。。。。”魏梦娴感动的将手覆上齐妈的肩膀,不知道对为自己出头的怎么感激才好,只能忍着激动,用很动的目光看着齐妈。而齐妈也在魏梦娴的激励下起了膛,激动的看向自己伺候了几十年的女主人, “大太太!您放心,您这么的美好,这么的高贵,这么的慈悲为怀,上天好德,一定是站在您这边的!齐妈今天就是拼却了这条老命也会护着您的,有我齐妈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您!”说完握起了双拳,一脸英勇就义的表看着云翔,像是要赴死了一样。  后的各店铺当家门就呆呆的看着齐妈和魏梦娴,抽了,只有布行的老景很习以为常的扭过脸去,当作没有看见,这种场面只要来展家都会有,看着看着就可以练到面无表,心如止水,他的坚定意志救治在这种环境下练就的,不过显然他的功夫还不够,不别过脸去他怕自己扭曲,老景在心里默念,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口胡!师傅,你当年怎么走这么早啊,是不是您有先见之明,知道老爷娶回的太太是个这么。。。。。。的人啊,这口诀念了三十年了,难道还要在念三十年?老景心里吐槽悲催着。  话说,他拿刀了还是提着斧头了?弄得他要杀了她们一样?

    展云翔咽下口中的叹气,已经被面前这对主仆弄得丝毫没有火气了,反倒是觉得想要和魏梦娴说教的自己真是傻瓜。

    “大娘,我只想要告诉你,展家到底是生意人,是不会做无本生意的,还有‘您’是展家的‘大太太’,希望不要插手展家生意上的事,如果‘您’还有疑问,请‘您’去找爹去,我就不打搅大娘‘您’的兴致了,‘您’慢慢的玩吧。”云翔吐词清晰,重点也咬了重音,展老爷是个很保守的人,女人不上台面的观念早就根深蒂固,及时是魏梦娴,要是管到生意场上的事,也不会高兴的。  “云翔你!  说罢不理会魏梦娴花容失色,带着一群人从她边快步离去,等会还要去新开的码头监工,看看  是否符合他的要求呢,哪有这么多的时间去听她唱戏。

    被甩在后的主仆都脸上都气的铁青,却只能盯着在人群中云翔若隐若现的背影绞着丝帕咬牙。  展云翔或许是真的天生薄凉无,就如他所想啸鸣远果然没有种出什么蔬菜粮食来,只有那几头牛还在,被自己的女儿养得很好。

    而第二年秋,暴雨连连下了半个月,田地里的粮食全军覆没,桐城开始闹饥荒,唯有展家事先打量的收购了大米,蔬菜,并且买下港口建成了新码头,修建了半年耗资十几万的巷道也弄好了,展家的船舶在开就已经开始通行,水灾之后常常能运回珍贵的用品。

    借此机会,展家狠狠的赢取了一次暴利,次年,展家的实力急剧上升,各商家在两年后再次纷纷以展家为首,并且建立了商业联盟。

    在那次灾害中,除了展家相安无事,并且大攒一通外,地位依旧稳固的就是城北的郑家,对于这个曾经机会很大吞并展家但是依旧没有动手的郑家,展云翔现在暂时并不想交手,一是展家才稳定下来,二是郑家是一个可以和展家比拟的大商家,那个郑老板狡猾的看不出破绽,尚且不知道他后还有没有人,三是他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大的生意往来和冲突。

    这两家屹立不倒的商家就成了桐城最大的头头,那些已经复活过来的桐城百姓又开始唱了。  展城南啊,郑城北。。。。。。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