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修)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年底和月底总是展家最忙碌的子,但是云翔还是抽出时间看看自己的父亲,展祖望,进到屋,就看见品慧忙着收拾东西,其实收东西什么的,下人老妈子就可以了,只是品慧坚持对自己的儿子和丈夫的照顾,不过有些人不见得领会就是了。--凤-舞-文-学-网--

    “品慧,你是姨太太!”

    云翔连忙挡在品慧面前,“爹,你还好吗?”

    “恩,还好啊,人老啦,听老纪说你干的不错,很好啊,这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啦。”  “爹,你想多了,现在展家的当家还是您,我只是二把手而已,等到来年,您就可以下了。”  “恩恩恩,好,云翔啊,你做的很好啊。”

    “没有什么,本分而已。”

    “哎,要是云飞在就好了,你们兄弟两个一起,那展家一定发展得更加快啊。。。。。。要是他在的话。。。。。。”

    展云翔皱起眉头,对于这个父亲几句话不到就扯上展云飞很不耐烦,不知道对一个丢下家庭,去外面逃避的懦夫,有什么好提的。

    “。。爹,今天年低对账,我先去了。”

    “。。。。。。云飞。。。。。。啊,好好,正事要紧啊,你大娘她。。。,”  “昨天看过了,这次晕倒好像是似乎是心事过重,用心。。。。。。过深,还在腰间发现了不明的东西,需要在检查。”

    “这样啊,啊,你去吧。”

    “那爹,我走了。”云翔和品慧使了一个眼神,出了门口,向书房的方向走去。  此时正是年底,展家的各个账房,商铺的当家汇聚一堂,或站或立,依照顺序一一向展家二少爷汇报每个月的账目,本年的利润损失等等。

    自然,在这一大群人当中,最忙碌的有属展家二少展云翔了,他耳朵听着,左手飞快的破算盘,右手同时拿着笔记着,嘴也不闲下来,时不时的去纠正错误找出漏洞,眼睛不忘看看大家,乘着空隙清楚的指出谁记错谁拿错谁不要忘记什么,而往往展云翔停下来不动笔的时候,他们也会跟着停下来,认真的听取和记录展云翔下达的新的命令。

    这些人有些是已经跟随在展祖望三十就多年的老管事,有些则是展云翔亲自提拔的新当家管事,在最开始他们对展云翔是不服气的,在他们看来,展云翔也不过是才是19岁的孩子,即使做事也是屈服于展云翔的暴力政策之下,但是在几个月之后,他们就不得不对展云翔翘起大拇指了。  展云翔很精明,到他手上的账目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然而算账厉害又怎么样?账房里算账先生全都没有你一个人厉害,你是当家不是账房啊,而叫这些人称赞佩服的是展云翔不仅仅是管账方面天才,他还能够在第一时间察觉百姓的意向,敌人的动作,并且够果断够狠辣!

    那些账簿上细小的数字变化,加上云翔吩咐他们一直注意的顾客询问和商品买卖的变化,就能让云翔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市场的走向。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改变政策和方略,掌握市场。对于意图攻击展家的人展云翔更是血腥到了极点,曾有一个管事想偷拿展家的账簿卖给敌手,在他没松口说出是谁以前,展云翔当场将他拖出门口,抽出鞭子就打,打倒他说为止,等到他愿意说的时候,那个管事基本上已经体无完肤了,还是展云翔叫人去抓了他的家人才说出来的,之后那个姓苏的敌手怎么样了,他们都不想知道,总之,第二天晚上,苏家米行店已经成为了一堆废墟,而展家有多了一家店铺。  “纪总管呢?”

    此时,纪总管手上正捧着一叠新的账本,脚步沉稳的穿过回廊,跨过门槛走进内堂,直书房。  “二少爷,米行金饰行的账簿送到了。”

    “恩,下次快些。”

    他并不打算停留太久,外面还有还有一箱子的账簿等着他拿进来,屋子里也有一群人等着他招呼,虽然心里有埋怨,老爷还当家的时候他还是高高在上的总管事,虽然还是展家的管家,但是现在另一个份却只是一家当铺的当家了 ,当然,这些绪都掩埋在他心里的,脸上还是谦逊的笑着。  他轻声放下账簿,微微躬下,半垂着腰,“二少爷,展家当铺第三家的陈副当家请见。”  “副当家?副当家来做什么?他不知道第三当的当家就在这里吗?”他制定出来的规矩——年底月底汇总,只有大当家重病或万不得已的理由不能来时,才由副当家代理汇报。——这个副当家难道不知道吗?  第三当的当家看见展云翔生冷的语气和不悦的神,吓得浑一哆嗦,脚底生软,连忙低下头,不敢吭声。  纪总管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第三当当家,垂下眼帘,“陈当家说,就在刚刚,西口那块地上的一户人家,萧氏,想用田契,抵押借款50块银元,那块地似乎正好是您最新计划的酒庄需要的地皮。所以特地拿过来给二少爷来定夺。”

    “他难道是第一天当家不成?连这个都不懂?量物计价,当价不超过原价的一半。赎当时须付利息。期满不赎,由当铺变卖。50银元?他当他家的地是宝不成!”说完同时,展云翔已经把布庄的账目核对完毕,还制定出新的销售方案。米行的大当家连忙将账本递上,没有因为纪总管和展云翔说话儿怠慢放松。  “这个。。。。。。陈当家说,这个萧氏是一个儒生,名为啸鸣远,听说以前是干乐师的,在20几年前带着妻子搬来了桐城,在溪口建立了寄傲山庄,妻子很勤奋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养牛种菜,而啸鸣远曾在学堂教书,后来似乎是不放心妻子又辞退了,以买乐谱挣钱,能挣不少的钱,二十几年来,生活一直很不错的,但是其妻子萧氏淑涵在八年前生下孩子难产死去以后,啸鸣远陷入了低谷,常常荒神发呆,没有了经济来源,萧家的生活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家中有五个子女,寄傲山庄有比较大,近几年还能支撑,但今年连维持常的开支都有困难了,啸鸣远本想到赌坊赢回钱给儿子上学,结果却输了最后的钱财。。。。。。”

    “好了!”展云翔不耐烦的制止了纪总管,停下手中的动作,偏过头,犀利的猫眼闪过一丝嘲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有家,有田地,有牛,什么都放在那里,只要自己动手出力,不愁没用吃的,但是这个叫啸鸣远的男人还养不活六口人,可见他有多么的没用,儒生怎样,乐师怎样?难道为了养家糊口,放下你口的尊严锄田喂牛你都做不到么?哼,买乐谱,名号都没有的人能买带哪里?估计也只是买给一些小馆子青楼了,而这样的人能挣不少的钱?能有十个铜币就是不错的了,简单推算一下也知道支撑这个家的是谁了!“儒生?乐师?能当饭吃?管他是什么,照例!”  纪总管想了又想,还是向前一步,“二少爷。。。。。。”

    “还有什么事?你没看见我现在很忙吗?天尧,把七月份的账目拿过来,老李,你看,这个账目不对。。。。。。”

    “可是。。。。。。”纪总管皱眉,决定咬牙上了,“二少爷,这个叫啸鸣远的已经来过几次了,前几次二少爷你在忙,要不就是不在,实际上他的妻子和大太太在京城时是朋友,刚刚大太太听说了这件事,希望二少爷你能够许。”

    大太太?魏梦娴,想起那个女人,展云翔皱眉,好与不好他不与评论,只是不知世事的大家小姐真的指导五十个银元相当于什么吗?一个银元几乎相当于三口之家一个月的伙食费了,五十银元抵挡一小块田地,还真是会算!

    真当展家是慈善的?还是展家的东西这么的好吞?哼!让你进得来出不去!  “听着,我记得萧氏一家的田地一共有五块,告诉他,五块田地的田契都拿来换,就借银元五十,利息照算1分5厘,一年内不能清还,则以物抵债,无物送官。”这种男人,估计是一年的时间也不能让他种出东西来,你就一点一点的抵押吧!反正渡口已经被展家买下来了,船舶业的计划现在正进行,需要时间,而酒庄的计划还需要在研究,等一整子也无所谓。展云翔思及此便不再理会纪总管,算盘的声音又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那大太太那。。。。。。”

    “那就和爹说,还有,纪总管,你给我记着了,桐城不小也不大,不说谁都知道,但是左右方圆百里,认识的肯定是不少的,若人人如此,展家的生意还做不了?”

    "。。。。。。是。”纪总管也知道展云翔说的是正理,只是那萧老头虽然是自作孽,,但是毕竟是可怜了些,夫妻深,如今去却佳偶,忍受着天隔一方的痛苦,家里又有五个孩子,大太太是个面子的,本来对二少爷掌家就有不满,现在二少爷再拂了她的脸,指不定要怎么闹了。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