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展家当铺  “二少爷,求您了,看在我娘的病得这么严重的份上,您就再宽容几个月吧,我全家老小就全靠着小小的酒店度过活了,求您了,您就发发善心吧,等我筹到钱立马就还给您,求求您,求求您了!”匍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不停磕着头,苦苦的哀求着他面前的债主——展家的二少爷展云翔。--凤-舞-文-学-网--  面对中年男子的痛苦哀求,展二少爷只是稳稳当当的作者红木椅子内,无聊的把玩这手上的鞭子,俊秀的脸上尽是嘲弄,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听见男子的嚎哭,漂亮的凤眼只是冷冷的瞟了一眼地上的中年男子,依旧不吭一

    中年男子看展云翔不为所动,转扑向纪总管,“纪总管,求求您,和二少爷说说吧,我们家真的不能没有这个酒店啊,没有这个酒店,我的老婆儿子就都没有活路了啊,还有我娘,她的病很需要钱,我现在没有钱带她去医院,只能让她在家养病,要是酒店被收去了,难道要她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谁大街吗?您怎么忍心啊,纪总管——”

    中年男子额上磕书的伤痕沾着沙子,血模糊,加上此时眼泪鼻涕一把一把不要命的流淌着,更是显得凄惨。  纪总管实在忍不住了,他跟在展家老爷展祖望边也有几十年了,商场上看得多了心肠也硬了不少,还有些功利,但是在这民风淳朴的桐城,都是街坊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能完全的无动于衷?  纪总管伸手拍拍中年男子的肩膀,双手微垂,向前一步,虽然低着头,但还是拉出一抹笑容来:“二少爷,现在收债的话钟家上上下下这么多口人,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地方,而钟老板要养一家老小不容易,这次收债,不如缓一缓?”

    听见纪总管的话,展云翔终于有点反应了,他的脸颊微侧,朝站在他后的纪天尧问道:“来,天尧,来念念这位不容易的钟老板的借款详细记录,”

    被点名的纪天尧看了一眼自己的爹纪总管,翻开借款账本,账本很厚,借款单子一页页的翻,终于在展云翔等的不耐烦那一刻翻出来了。

    “钟阿达,现以酒店作抵押,借款八十个银元,利钱一块五,借款时间为一年,如不能如期归还,则愿意以酒店抵债,以求债款两清。”

    展云翔伸出手,天尧马上将账本奉上,“钟阿达是吧?”那个叫钟阿达的中年男子连忙点头,满脸的焦急,只期望展云翔能够松口宽限几天。

    展云翔只是瞟了一眼钟阿达,又转回账本上面,“我派人查过你的酒店经营况,人来人往的,虽然说不上是旺铺,但是生意是不错的,至少是够你一家老小吃饭,包括治你母亲病的钱,还有盈余,而你借钱是为了扩张你的酒店,但是借到钱以后你不仅仅没有用到生意上,也没有用到你的家人上,反而去赌场输个精光,从此难以翻。这笔账你已经欠了半个月了,难道你以为你娘病了,家里的孩子够多了,就可以赖账不还了,我的伙计就不能和你要账了?我就会饶过你一马了?”  他的如意算盘可算是打错了!他展二少是谁?是桐城有名的展恶魔,哼哼,对了,现在还多了一个展夜枭的称号!恶魔会仁慈?夜莺还会有心?那是专吃腐的食人鸟!!没有提前索命已经是宽容了!  “好了!我限你三天内,搬出这家店铺,否则我就让政府出面了!”丢下冰冷无的话语,展云翔起,不在做无谓的停留,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接下来他还要去巡逻展家名下的产业,还要向那些欠款人要债。  钟阿达连忙哀求的看着纪总管,纪总管收到求救目光却不敢轻易的再次求了,展家二少的脾气没有人敢惹怒他。自从一年前展家二少爷回到展家以后,不仅果断的开放钱庄,将心存犹疑的桐城百姓相信展家的钱庄没有问题,还到花钱到京城请了名师当场验证展家的首饰铺,请政府出面找出被收买的钱某,以雷霆手段,铁血政策在短时间内解决了展家的问题,而且展二少爷还用它手中的长鞭告诉展家的敌手,展家上至店铺的干事夏至内院的仆人,乃至于普通老百姓,他展二少爷绝不是吃素的!  “二少爷,二少爷!”地上的钟阿达依旧不愿死心,跪在地上一路追着求着:“二少爷,求求您,求求您了,看在我老母重病的份上,家中大小不容易的份上,您就请宽限几天吧!我一定会筹到钱还给您的,这个店铺是我们全家的命根子啊,没了这家店铺,我们一家就要出去讨饭了呀,我娘年过六十,最小的孩子才三岁,二少爷,您就可怜可怜我们,放我们一马吧!”

    “荒唐!”展云翔马鞭一甩,将就要扑到他上的钟阿达甩倒,站在椅子旁,面容紧绷,猫眼一瞪,出凌厉的光芒,“笑话,你娘病了难道还要我奉养不成?你家大小根本就是你的责任!她们和我有什么瓜葛需要我顾及的?现在是你欠了我的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曾经签约过期则以店铺抵债,我已经延迟了十五天才向你要债了,但是至今你都没能力归还!那么现在你有什么理由要让我宽限你几天?恩!”  一番话让钟阿达无法再找借口,只能在向纪总管使眼色,只是这次纪管家直接转头当做没有看见了。他已经开口一次,不能再惹展二少爷生气了,果然,不等纪总管想法子,展二少爷就一个眼神横过来了,“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今天的账目还没有核对呢!”说罢,甩开衣袖,朝店铺的内阁的方向走去。  纪总管(展家总管兼当铺管帐)、一直站在一旁把自己当影子不存在的各个店铺的当家,账房纷纷垂头跟上,缩在角落的朝奉和伙计连忙弓着不敢出声。

    钟阿达知道希望破灭了,立即蛮横起来,起开始发标:“展恶魔!你果然冷血无!你不是人,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生儿子没□,生女儿被人!我诅咒你活不过二十,死后没人理!下地狱被。。。。。。”

    不再给他叫嚣的机会,随行的跟班和护院已经捂着他的嘴,将他拖出这条街外去了。只是那些诅咒和叫骂还是将街上的百姓吸引过来了,极具八卦精神的小老百姓们顿时围在当铺门外议论纷纷。  “连家中有老人都不放过啊,这个展二少爷真是狠辣!”

    “哎呀,要不然怎么叫展恶魔呢?”

    “你看他那要债的凶狠摸样,怎么又人家干嫁给他啊?”

    “是啊是啊,这么残忍的男人,姑娘嫁给他就是遭罪的!”

    “听说了吗?”

    “什么?”  “你看他那恐怖的摸样,还常常夜半出来要债的,那些人私低下都叫他展夜枭!”  “那不是专吃腐的。。。。。。”

    “嘘嘘——难道不是?”

    “的确是。。。。。。”

    掀开帘子的展云翔还没有耳聋,他微合着眼斜看了一眼外面议论的人们,冷笑一声,大步向前走去,将那些嘀咕一一忘掉。

    他是商人,一个一个不知手段的完全功利化的商人,一年的时间使得摇摇坠的展家从新站起来,并且再也无人敢得罪展家,可以想象他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时间,也可以想象他运用了多少铁血的手段,他每天需要核对账簿,巡逻店铺,要和各个店铺当家商量对策,要防范店铺出漏子、敌人设陷阱,要时常关注市场需求动向,还要带着一批人向那些不愿不能不想还钱的人要债,而到了晚上也要挑灯伏案,这些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他们不会清楚将漏洞连连的展家补救回来需要多大的精力,花费了他多少的脑细胞。

    展云翔并不想解释什么,说今天放过你一马,明天肯定也会有人求着放一马,有一就会有二,一马一马又一马,这样下去,展家就是掏空不够,你们要展家放你们一马?有没有想过放过了你们,那展家的人怎么办,他们不用吃饭吗?你要展家的合作伙伴和商场对手怎么想,一个善良可欺,没有信用的商家!他们是生意人,不是慈善家,而且,敢借钱敢抵押,你就要有还不了钱的觉悟,就要敢承担后果!  “请问展家二少爷在吗?”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