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忆四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什么没用!你又不是大夫,出血了能够马上治好吗?还有你的想法是对的,你们都是兄弟,兄弟哪里有隔夜仇的?”展祖望满意的笑了,他一直对这两兄弟之间存在间隙而苦恼没有想到云飞现在更加懂事了,知道要和弟弟好了。--凤-舞-文-学-网--

    “哼哼哼!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看你来不是道歉是来让云翔放过阿超吧!哼1品慧可是一点也不相信展云飞的什么道歉的话,以往不见他有这个心思,现在就懂事了,估计就是为了那个粗野汉子阿超罢,“那喝水的事呢?”

    “喝水?姨娘,我从来没有说喝水埃”云飞神茫然的看着品慧,似是对于品慧说的事一点不知般。  “还说没有!要不是你说云翔出了很多的汗我怎么会倒水给云翔喝,那个洋人大夫说了流血不宜喝水的#。。。。。”

    展望祖听不下去的挥挥手阻止了品慧的争辩,“好了,品慧,我知道你不喜欢云飞,我也不强求,你平时针对云飞我也不说了,但是看你现在说了什么话!啊!云飞只是说云翔流汗根本就没有说倒水喝,你自己弄的事还怪到别人上去1在展望祖看来品慧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好了,你们吵到病人了1王延哲翻了翻白眼,才来这个地方不到三个月,听到最多的及时展家的事,两个太太和两个儿子,听是一回事,吵到自己的病人就不好了!

    品慧赶紧走过去关切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展云飞想想还是走上前去。

    展云飞是优秀的,他从来就是个好学生,好儿子,好少爷,好公子,也是好人,一直都是好的,善良纯正,温和有礼,每个人都夸他,展云飞也努力的达到他们的要求,从来不叫他们失望,教书先生,他爹娘,他的玩伴,他最好的兄弟阿超全都这样认为,除了云翔,虽然这个弟弟总是用痛恨的厌恶的目光看着他,但展云飞认为自己还是应该做一个好哥哥才对。

    展云飞微弯下腰关切的看着云翔苍白中泛着红潮的脸,很清秀的脸,不像展望祖,倒是和二姨娘比较想,带着风流,这也是展望祖不是很喜欢展云翔的原因。这个时候不论是谁看见展云飞的模样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好哥哥的。只是在低头的瞬间,从他肩膀穿过可以看见后方桌子角落下有一个削到一半的橙子,沾了尘土,展云飞不笨,这么简单的事一猜则就知道了,一定是他进来时忽然发声吓到云翔才错手伤到的。

    只是有些压力太大,大到展云飞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变成了心结,有些心藏得太深,深得已经成了毒瘤却不自知,然后不知觉的选无视一些事实而已。

    此时云翔已经陷入了昏迷,抑制了一个晚上的恐惧,恐慌在认清事实的同时一下子爆发出来,伤上加伤,加上绪的巨□动,云翔整整昏迷了三天。

    这是个陌生的时代,是个陌生的家庭,成为的是一个陌生的人,即使已经是大人,自认成熟已经有了不少社会经历的闽翔也开始恐慌了。或许有的人真的能够冷静的分析,能够很好的适应,但是那不是闽翔,闽翔也只是一个有点小聪明的被家人深深的宠着的普通人,他对家庭,对亲人有着深刻的依恋,现在他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亲,还怎么能淡然的说,哦,原来我穿越了。  他不能,所以闽翔极力的希望自己能够回家。

    或许他真的存在自杀的念头,但是闽翔又不敢,自杀是要下地狱的,要是不能回去就要下地狱了,闽翔一点也不想下地狱。所以闽翔一直是恍恍惚惚的犹豫着。反倒是云飞那一惊吓帮他做了决定。  只是在意识里看见一个人后,闽翔就知道这个可能很小了。

    剑眉凤眼,琼鼻菱唇,眸光流转,示意非常,这真是一个俊俏飞扬的青年,闽翔打量着那人,闽翔知道他就是外面那群人叫的云翔了。

    展云翔也打量着闽翔,清爽的短发,有张如云如水的清绝容颜,和那个人很像,但是不同的是外面的那个人是温柔的水,那这个人就是就是夜,一双微翘凤眼里像是蕴含着星空的黑夜。  “你就是云翔1闽翔挑眉,眼前的这个青年虽带着肆意狂傲,但是亦是单纯的很,什么的都不掩饰,不过他也是喜欢这样直接的人,因为他自己也是一个从来就不喜欢掩饰的人。  “我就是,那你就是闽翔了?”展云飞也不客气的抬起下巴,对上闽翔的视线,对视几眼他们都笑了。  “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会面。”闽翔走过去和展云翔并肩站着。他们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面,四周都是黑暗。  “恩,”展云翔看着闽翔,忍不住说道,“你和你哥哥真是不同。”

    “哦,难道。。。。。。我到你的子去了,你也到我的子去了?”

    “。。。。。。恩。”

    “我的家人很棒吧1闽翔很骄傲的笑了,他那些家人们,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他很想念他们。  “恩!你真好,有这么你的家人。”展云翔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嫉妒,是的,他很嫉妒,疼的亲人,关心的朋友,然而最重要的是。。。。。。他拥有闽傲的宠

    “难道你家人不好?”闽翔并不是很了解展云翔的况,比较深刻的是他有一个很疼他的娘亲。  “完全偏向自己哥哥的爹,总是很温柔实际很冷淡的大娘,很溺自己却总是拿自己当箭头的娘亲,下人们心里都看不起,连管家都可以不鸟你,只有一个小时候的玩伴兼仆人对自己还好一点。”展云翔撇嘴,这也是好?因为那个人的关系,现在,他已经可以很坦然的面对自己了,对于那些不堪也放宽了心。  “恩。。。。。是傲?”闽翔看见展云翔像是想起什么整个人都柔和起来,在家里最宠自己的除了爷爷就是自己的哥哥傲了。

    “。。。。。。恩。”还想说什么展云翔和闽翔忽然被一股强力拉走!

    “。。。。。。1闽翔赫然打开眼睛,还是古意的房间,还是那个一直叫着云翔的女人,  只是这次担心的人多了一个,是一个很端正的青年,算不上出色,但那双眼睛清正,穿着短衫,系着腰带,似乎很疲惫的样子,大概是那个关系不错的玩伴兼伴读和仆人。

    那是闽翔第一次见天晓,第一感觉还不错。

    闽翔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说不清的原因,总之他知道,回不去了,之前的焦躁和恐慌在见到那个展云翔的时候平复下来了,看展云翔就知道他的家人并没有出事,而且不错,虽然很失落,想念的心也没有变,但是似乎是安心了。

    展云翔,我的家人很好恨好,我没有办法回去了,但是,请你一定要好好的对我最重要的家人。  好。。。。。。

    “云翔,你刚刚说好,好什么?”从闽翔,不,现在起就是云翔了,从云翔醒过来品慧开始忙着倒茶,削苹果,嘴里还不忘记叽叽喳喳的说着外面的事,天晓也被品慧以云翔醒过来了去休息的理由打发去了,打发了全部的人就余下自己在哪里忙。

    “埃。。。。。”是母子连心吧,居然也听见了,云翔笑,看,不是还有一个好在这里吗?“我说,我快好了。”  “去,臭小子,才刚刚醒过来,哪里就那么快好了1品慧不理会云翔的抗议,将云翔按回去,继续忙东忙西,云翔都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却听话的躺下来了。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三个月,全在醒了补,补了睡,这样的循环中过活,这之中没少受天晓的嘲笑,快变成猪了。

    云翔也这样觉得,不过品慧觉得还是瘦了,伤还没有好等等理由驳回,原来的闽翔,现在的云翔对于很宠自己的亲人总是乖巧的。但云翔知道品慧肯定隐瞒了一些事

    一直到展祖望和跟随在后的纪总管过来,云翔才知道,展祖望希望云翔去读军校,陆军讲武堂。  那是展祖望跑了很多路找到的学校,最近对于云飞品慧越发的刻薄了,所以为了家里的安宁,展望祖想把两个儿子都送到学校里面去,两所不同的学校。

    虽然学校不同,但是都是有名的好学校,只是一个近些,一个远些罢了。

    展祖望希望云翔去讲武堂。

    考虑了很久,云翔答应了,附带就是天晓也去,然后安抚了品慧很久,到七月就动和天晓去了讲武堂。  一去就是三年。

    “云翔?”  天尧的声音把云翔从回忆中拉回来,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

    “什么事?”

    “我把账簿拿来了,还有关于老爷和大太太的病的事。”

    “大夫怎么说,还有把今天听到看到的详细的和我说一说。”

    今晚展家书房的灯一直亮着,亮着。。。。。。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