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忆三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阿超是个没有父母的孤儿,从小就是就是展云飞的伴读、只有展云飞这一个朋友,现在阿超只有我了这个念头闪进了展云飞的脑子里面,越这样觉得,越不能静下心来等待最后的审判,至少要努力改变才行!  坚定了决心,展云飞抬起手有礼貌的在门上敲了几下,但是没有人回应,展云飞本就担忧重重,如今云翔没有应门就更叫展云飞着急了。--凤-舞-文-学-网--等不及展云翔是不是听见是不是答应,也管不上展云翔现在是不是受伤了在休息,推开门就呼叫,由于展云翔是侧着子的,展云飞看到的就是展云翔拿着刀子就要往哪里割去,脑子一翁,连忙惊叫起来。

    而过于专心的闽翔根本就没有听见展云飞的敲门声,却因为展云飞的大叫差了神,下意识的看向展云飞,左手一滑橙子掉到了地上,右手的刀还在使力,惯之下刀划向左手掌心!  “蔼—”  “啪嗒1描着青花的凝白瓷器直线下落,在地上摔成了碎花,沾着水珠,温的晨曦照进屋里,折出一片晶莹,散落在地上的花朵在这朦胧的光华中更显美。只是品慧无心行赏,跟随在后的丫头秋雁、秋菊也在看清屋里的形时吓得不敢动,若不是训练有素,恐怕她们手上的水和早餐早就滑落了。  “云翔,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的血,”品慧对云翔很溺,虽然不到事事亲为的地步,但是早晚餐都会过来看看云翔,今天早上也是照例,只是云翔受了伤,品慧就想换换心,亲自去花园剪了花,抱着自己最喜欢的青花瓶来看云翔,没有想到一进来,品慧昨晚才平复下来的心再次裂开,这种失去的惊恐她尝了一次,已经不想再尝一次了,马上扑上去执起云翔受伤的左手,白皙的手映着鲜红的血更加的刺目,品慧现在也只知道用丝巾裹着不让血流出来,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而展云飞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弟弟要‘自杀’,脑子里全被自己看到的景惊呆了。

    被刀割到的地方开始还没有感觉,随着鲜血不要命的流淌,不会儿便开始抽痛起来,即使品慧用丝巾包住摁着,那红色那不见减少。

    很痛,随着手心的疼痛而来的却是心口的疼痛。这不是一个梦,这些穿着长衫旗袍的男人女人,这间古意的房子,这些中国风味浓郁的装饰,全是真实的,这疼痛提醒着闽翔,一切不是开玩笑不是做梦,闽翔被这个事实撞击得两眼昏花,他还活着,却不是活在原来的世界里,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成了一个陌生的人,那他原来的家呢,原来的家人呢?要是能活下来为什么不在原来的世界里面,自己的逝去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痛,那这个体的人呢,他去了哪里?是不是和自已一样?还是已经不再了?要是知道这个体的真正主人已经死去,那那些他的人不是很伤心吗?而他又怎么补偿得了?  浑浑噩噩间,那些问题在闽翔脑子里旋转着,不知如何是好。滴在手腕上湿润将闽翔惊醒,看着品慧慌乱的表,还有那双哭红的双眼,纷乱的思绪就停了下来,只得苦笑,“妈,得叫医生。”  “医生?什么医生?”品慧迷茫的看着闽翔,随后醒悟。“你说的是那些洋人的大夫?对对对,叫大夫!秋雁,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叫大夫,要是云翔有个什么又你好看的!还不快去1  被品慧的声音惊醒秋雁秋菊慌慌张张的放下东西奔跑出去,也惊醒了呆愣着的展云飞,闽翔已经开始头晕了,早先子就还没有好,在地上躺了一早上,现在又失血,闽翔忽发奇想,要是自己再死一次,是不是就可以回到现代去呢,是不是就可以回到那个有家人的地方?

    这样的想法出现就不可能忽视,感觉心脏砰砰砰紧张的跳动着,闽翔却有些兴奋,才一天,才一天的时间,就这么的想念,家人,即使在外求学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急切的想要快点见面。

    想要,想要回家——

    “嗷——云翔1小的品慧扶着骤然倒下的云翔,显得很吃力,但是品慧还是死命的顶着,展云飞连忙过来帮忙扶着云翔,展云飞和展云翔的材一般,都是南方人的高,一米七五左右,有展云飞的帮忙,品慧扶着云翔到上。

    擦着云翔头上的冷汗,品慧能做的会做的只有这些,第一次这么的的痛恨自己这怎么这般没有用。  品慧进来就被云翔手上的血吸引了注意力,没有看到到展云飞,连展云飞帮忙扶人都没有发现,此时也全心的关心着自己的儿子,眼睛紧紧的盯着云翔,怕他稍不注意就没有了。品慧用手绢时不时的擦去云翔额上脸上颈上的汗珠,展云飞怔然的站在一边,他娘也很疼他,但是他娘也是一个算得上上等的家庭出的良家小姐,却不会这么的溺.

    展云飞忽然感觉自己很多余,不由的四处望了几眼,被桌子上的橙子吸引,盘子上放了两个已经削皮的橙子削得很好,没有破皮,展云飞回过头怆然的看着云翔。

    慢慢的垂下目光,展云飞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虽然只是姨娘,虽然云翔总是排斥他,但是好歹都是一家人,所以展云飞努力推上友好的微笑,“二娘,云翔想事很难受的样子,出了这么多汗,没有问题吗?”  品慧从看到闽翔手上的血开始就很混乱,此时根本无法思考什么,再说她原先是个戏子而不是大夫,觉得云飞的话很对,出了这么多的汗,怎么办?

    按照以前的习惯,云翔回来一汗的时候品慧就倒茶给云翔喝,品慧现在也是,倒出一杯温水,一点点的喂进云翔嘴里。。。。。。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1秋雁的声音大老远就听见了,品慧赶紧发下杯子站起来,才发现她的脚酸软无力,上也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哎哎,跑这么急干什么。。。。。。好好好,看看,看看,”走在路上被人确认是大夫以后就死命的往这里拉,要不是看在有病人的份上,王延哲早就发火了,“我先给他的手包扎一下,好吧,哎,夫人,你给这个少爷喝盐水?不错不错。”

    “盐水?不是,就是温水,云翔流了很多汗——”

    “哎呦,我说夫人喂!病人流血了喝盐水还行,但是是不能喝白开水的,您不懂就不要添乱子。。。。。。”  品慧瞪大眼睛瞬间转过头看向展云飞,而展云飞则很茫然不解的看着品慧,似乎不能理解品慧的怒目是为了什么。  “怎么回事!一大早的有吵吵嚷嚷的1晚上失眠半夜才好不容易睡着的展祖望很不高兴,昨天展家才出了丑事,现在又吵嚷,难道怕人家不知道展家的事吗?

    品慧推开扶着她的秋菊,向前嗔的叫了声老爷,马上就伸出兰花指指着展云飞,“还不是你的大儿子!我一进来就看见云翔手上全是血!房间里面只有他,不是他是谁!还有他一个读书人难道不知道流血不能喝水的事,还让我给云翔谁喝!他分明是不安好心啊老爷,你看云翔,才被阿超打伤,他大少爷就来还云翔,这对主仆。。。。。。”

    “够了!你该知道云飞不是这样的人!你怎么处处针对1展祖望呵斥住呼天抢地的品慧,对于她胡乱冤枉人很不满,转过脸脸色马上缓和下来了,对于自己这个大儿子,展祖望是很满意的,长得很正,功课优秀,为人温和,就是太心软了,过段时间磨练磨练就好了,大定注意的展望祖连眉梢都带着笑意,“云飞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啊,一大早的来云翔着干什么?说清楚,否则事不好说。”  品慧气得咬牙,听见展祖望这样说,一甩帕子,扭头哼了一声,这个家,最终还是展祖望做主的,就看他想什么而已!

    “是这样的,爹,昨天阿超打伤了云翔,虽然是云翔不对在先,对一个老人家动手是不对的!但是阿超出手太重也有错,也是我阻止太迟,才会导致云翔重伤的,阿超是我的人,阿超有错就是我管教不严,我觉得很愧疚,,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想给云翔道歉,希望云翔能够宽宏大量的原谅阿超,没有想到推开门就看见云翔手上都是血,我。。。。。。我一时吓呆了,对不起,爹,都是我太没用。”展云飞说着愧疚的看了一眼躺在上的云翔,然后低下头。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