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忆二

    <---凤舞文学网--->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魏梦娴和展祖望是从小订婚,也算是两相悦了,只是后来展祖望和一个戏子有了传言,而魏梦娴又一直没有所出,注重血脉传承的展祖望才会娶品慧,虽然到了最后还是魏梦娴先生了孩子,但是展望祖在心底还是有一丝愧疚的,品慧也只是是一个地位低下的妾,再加上品慧的原先戏子份实在是太低,以展祖望自视甚高的心自然是看不上,而魏梦娴却是世家的大家小姐,所以展祖望对魏梦娴的请求很少有拒绝的,这次也不例外。--凤-舞-文-学-网--

    喉咙在清水的滋润下终于得到解救,闽翔也从迷糊中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一个女人小心的捧着杯子给自己喂水喝,直到闽翔睁开眼才拿开,焦急的询问闽翔还渴不渴,还有哪里痛,是不是不舒服等等,虽然被吵得脑子嗡嗡响,虽然很迷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在品慧那张快哭出来的脸时,闽翔选择了微笑,提起无力的手覆在品慧的手上,开口说了声,没事,声音竟沙哑得厉害。  很有好感,感觉很亲近,但是。。。。。。闽翔确定,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也不认识那群人,一个也不认识。

    那他们是谁?或者是谁的把戏?

    “云翔?云翔还好吗?”品慧看云翔呆呆的看着他们却一句话也不说,开始担心了,其实从云翔醒来开始,品慧就担心了,要是平时被云飞阿超欺负了,云翔定然是很生气很气愤的,可是现在他却很安静,还懂事的和自己说没事。

    似乎是一夜长大了。

    这样想着,品慧不由的感到心酸,是啊,经历了生死,要要是没有改变那是不可能的时,但是这么懂事的云翔却让品慧更加的心疼。

    “云翔,你啊要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受了什么委屈就和妈说!妈给你做主!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什么也不知道直接动手的读书人!”品慧后面那句说的及其大声,相当做没有听见都不行。  云飞?阿超?云翔?怎么。。。。。这么熟悉?

    闽翔愣愣的看着品慧,有些转不过弯来,到品慧又开始对那些人喷火了闽翔才惊醒。  “没事。。。。。。只是头痛。。。。。。”

    “好了,品慧,云翔头痛,就让他休息吧,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有什么事也等明天再说吧!”展望祖觉得无奈又厌烦,品慧照实是刻薄了些,只有云翔的事能让她安静一些了。  “好吧,”看看窗外,品慧才发现已经黑了,也是,早上抬过来一直折腾,直到云翔醒过来,有些不甘愿的瞪了眼展云飞,回过脸马上就笑了,“云翔乖啦,你睡一会,妈给你拿点吃的,一天都没有吃了。”  闽翔摇摇头,他现在头很难受,只是摇摇头都觉得晃得紧,哪里还吃得下。  “那至少喝点粥?”品慧急了,一天都没有吃了,谁受得了啊,而且云翔还受了伤,不吃点东西怎么好的起来,“乖啦,云翔,喝完粥,马上就可以不难受了。”

    “恩。”这明显是哄小孩的语气,只是那话语里包含的关心让闽翔嚅嚅嘴,最后还是答应了。  一小碗桂花粥,还是品慧哄了又哄才吃下半碗,实在吃不下了,品慧才不甘愿的放下碗,用手上的丝巾擦拭闽翔的嘴角,扶着闽翔躺下,捏好被子,将他额前的头发掠开,有些心疼的拍拍闽翔的脸,“云翔,你好好休息啊,乖,等你睡醒了就不会那么难受了,恩?”

    “恩!好。”闽翔应得很顺口,从前在闽家的时候家里人都是这样宠着他的,倒没有觉得不对,而且在这满是陌生人的地方,品慧溺的态度反而给了闽翔亲近感。

    “好好休息,等会妈来看你啊。”

    “恩。”乖巧的点点头。

    等到品慧关起门,脚步声渐渐走远闽翔马上睁开眼睛,静静的躺着,神变了又变,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还是闭上眼睛,睡了。

    一夜皆是半梦半醒,做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梦,里面的人是自己还是别人,闽翔分不清,也不想分清,现在只是恐惧。

    恐惧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抬眼看看四周,天还没有完全亮,有些昏暗,但还是能够看清的,闽翔忍着头痛,手肘顶着想支起上半,还没来得起起来,脑子里便晕乎乎的,天旋地转,四周都没有了感应,不知道过了多久,闽翔终于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就趴在地上,房间的光线已经完全亮了,虽然手脚酸软,头脑发胀但是已经轻松了不少,子的沉重感减少了很多。  挣扎的站起来,有一瞬间的黑暗,闽翔抿着嘴,在原地等了一会,觉得自己适应了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在房间里寻在一会,就有些摇晃的向被屏风半遮半掩挡住的镜子走去,仔细的看镜子里的男子,头发、衣服都稍显凌乱,显然是刚刚一番折腾弄的,头上还绑着绷带,前额还隐隐作痛,还在病中的原因,脸色很苍白,嘴角还带着淤青。

    漂亮的脸蛋,斜飞的剑眉,微挑的凤眼,直的鼻梁,略带苍白的菱唇 ,这些都让人无可否认,这个男子拥有出色的外表,仿佛是画里走出的人一般俊朗,但是更加叫人痴迷的是他眉宇间蕴含着一团若有若无的邪气,与男子本的俊美揉粹为一体,带着坏男人的魁魅。

    举手投足,尽是风流。

    万种风,皆在眉梢。

    闽翔却在看见镜子中人的瞬间,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很冷静的抬起手拂拂头发,镜子里面的人也拂了拂头发,他摸脸,镜子里面的人也摸脸,他侧过子镜子里面的人也侧过子,他张开手镜子里面的人也张开手。  这个人应该就是我了,我变成现在这个人了。闽翔很冷静的做出了判断。闽翔真的很冷静,拉拢好衣服,将衣服上的褶皱抚平,甚至将自己摔倒时拉直之间掉到地上的被子放好,只是没有死掉而已,只是换了一个子而已,只是再也见不到家人了而已,只是换了一个环境而已,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真是,才走了一点点的路,口干舌燥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一口,凉了,而且苦苦的,闽翔不喜欢,放下杯子伸手拿了一个橙子,又圆又大个,捏捏皮不是很厚,颜色橙黄,水分应该不少,从篮子里抽出刀子,闽翔开始削皮,一圈一圈,没有断而且很均匀。

    这双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线条优美却不缺失力量。右手手掌和指尖不满细细的茧子,它可能常常握着笔,现在则拿着刀在橙子上旋转。

    展云飞出去后一直在思考,觉得自己的弟弟虽然不对,但是阿超这次的确是打得太过火了,受罚也是应该的。不,天啊,我怎么会这么想?这样的想法太可怕了!阿超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能这么的自私,完全不顾及阿超的初衷呢?将云翔重伤是阿超太过,但是阿超也是为了正义,为了那个可怜的老头,而且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了,忠心耿耿,一直阻挡着云翔欺负自己,展云飞觉得自己不能就坐视不管,但是现在爹也听不进道理,唯有从云翔下手,只要云翔不计较了,那么什么事就都没有了。

    这样想着展云飞就坐不住了,整个晚上翻来覆去,想着阿超的事,想着怎么劝云翔才能不去计较阿超打伤他的事,根本就睡不着,等到天一亮就匆忙赶到云翔房间门口。  抬起手又开始犹疑,在门口走来走去,脚步焦虑而急促,云飞思来想去,觉得以云翔的个必定是不会原谅的!但是阿超已经被拖下去要毒打50大板了,现在纪叔在监守,也不知道况怎么样了,要是阿超坚持不住怎么办? [小 燕文 学免费提供更新h_ttp://W^wW.xiA^oYanwe^nxu^e.c^om]

    [[小 燕文 学交~流~群:118778997]

重要声明:小说《苍天有泪之雨落云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