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魔鬼的面孔

    <---凤舞文学网--->    ‘听我的,这一局开大。--凤-舞-文-学-网--’离开黑杰克的桌子后,马克带着王可儿来到自己的长项猜大小的桌子前玩玩。马克和王可儿试探的再大上压上十万元的筹码,樱井却压了三十万筹码在小上面。

    荷官打开骰盅报数,123六点小。马克和王可儿被杀,钱倒不多,不过马克大失面子挖了挖耳朵,带着两女离开桌子自言自语,‘不是把,这么年轻就耳背了。’

    离开猜大小的桌子后樱井笑了笑,低声说,‘遥控色子也不是什么新鲜技术了,每个赌场都有的。刚才压大的人那么多,换了我是庄家也要开把小出来的。’

    马克想想也是,万一出了豹子,自己听出来压上一亿,一倍一百五倍,150亿哪个赌场也赔不出来啊。不过自己二十多年练出来的听力居然输给了一副遥控色子,着实让人气闷。

    王可儿倒是心大好,不但把父亲前两年输掉的那部分赚了回来,还有几千万盈余,这次回去以后自己在家族里的发言权又要提高了。‘马克,樱井,想去哪里玩,或者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难得啊难得,今天没看黄历是不是世界末了?平里气死葛朗台,见了两个灯泡亮着就整夜睡不着的可儿大小姐终于肯出血了。’马克一直在王可儿的影下生活,难得扬眉吐气一次赶紧用话挤兑王可儿。

    王可儿白了马克一眼,‘你知道什么,世界上的有钱人的钱都是靠省出来的,台湾那个亿万富翁吃喝赌几年不就把几亿的家产败得一干二净,这种例子还少啊。比尔盖茨这么有钱,出差连总统房都没住过,清一色的标准间。今年选出来的世界首富是那个墨西哥电信大亨吧,人家还是用的还是上世纪的机卡一体式手机呢,那款式八年前在中国都绝迹了。我们家是有几个亿,不过那都是固定资产,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平时也就几百万。欠银行的还有几个亿,其实我才是穷人啊,一生下来就是负资产的。’

    ‘你就别哭穷了,现在谁不知道欠银行的钱才是本事呢,以前我想欠银行几百万呢,银行都不搭理我,根本没机会。^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马克说着想起一个好地方,‘我们去夜店玩吧,听人说有跳舞的。还向下面扔衣服呢。’

    樱井是没意见,不过王可儿坚决反对,‘不行,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我不去。’最后商议来商议去,由于饭点还不到马克只能陪着两位女士狂商场打发时间。

    王可儿和樱井看到一家首饰店打着珠宝首饰一折起的牌子,眼前一亮,提着大包小包的冲了进去。马克跟在后面进去看了一下樱井和王可儿正在挑选一折的玛瑙首饰,马克指着标价两万元的一条金链子问服务员,‘请问,这个一折吗?’

    ‘不能。先生。’服务员暴汗,一折的那些首饰确实是真的玉石玛瑙,不过都是些有瑕疵的下脚料加工而成的,钱早就通过主料赚回来了,那些都是些新人练手制作的搭头才能一折销售,谁听说过黄金能打折的,除非是镀金的。

    ‘我想也是,我就是问问。’马克很喜欢看别人尴尬的表,这次又看到了。

    ————分————割————

    安贞请求调查三个人的背景之后,三个人的全部资料很快通过网络技术传送到安贞手上,安贞看了一遍没有太大的问题,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让老板裁决。

    安贞跪在地毯上把资料递给老板,在老板翻阅的同时担任解说,‘三个人里面,来头最大的是那个本妞,源樱井,她的妹妹源静香现在是关东樱花社的组长。樱花社在关东和本还有一定影响力,不过在亚洲就不算什么大组织了。那个北妹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那个公司手底下也有几千号人,不过影响力只限于那一个省。那个男的没什么来头,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研究生。’

    ‘恩恩。’中年人老板在办公室翻阅到第三页刚要在这一页的人头像上也用红笔画一个叉叉,看到这一页马克的面孔后,手中的红笔不断抖动迟迟下不去笔。

    安贞正等着老板把黑名单拿过来然后找人去办理这些小事,等了一会老板还是没有反应,安贞冒死抬头望去,老板的呼吸急促瞳孔放大,明显有休克的征兆,安贞知道这是老板的老毛病又犯了,安贞急忙问道,‘老板,老板,药在哪里?’

    中年老板的瞳孔注视着自己的上衣兜,安贞马上从上衣兜找到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小口袋,去纯净水过滤器那里接了一些水,把药粉和纯净水混合在一起又从老板的办公桌中找到注器和皮管以及剪刀。安贞用剪刀迅速剪开老板的袖子,用皮管扎住胳膊,将注器抽满药水,刺入静脉中推注。这一动作从八年前安贞给老板做助理的时候就已经很熟练了,虽然半年没做,不过业务仍然没有生疏。

    好一会,药力发挥了作用。中年老板呼吸开始平稳下来,抓起安贞拿来的文件走到碎纸机边,投了进去,看到资料都变成碎纸条中年老板才算安心,‘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以后不要提了。’

    安贞冒死问道,‘为什么,老板,只是一个樱花社而已。我们不能让他们……’

    中年老板摆了摆手,‘不是樱花社的事,是那个男的,你不知道。’中年老板在屋里转了半天,看安贞还是没走最后和倔强的安贞说道,‘我知道你的格,还是跟你说了吧,省得你自寻死路,你死了倒也没什么,不过会牵连到我们。

    那是十一年前的事了,真不愿意想起来啊,那是刚刚回归的那段子,这个小岛处于风暴的中心,暴力团伙们为了地盘整间在街上打打杀杀。最后还是我们家支持的组织胜了,兼并了岛上所有的社团。仅骨干分子的人数就有一千多人,那时候的我年轻有为,还刚刚被评选为十大杰出青年,随便一个电话就能召集三千人马。

    有一天有一个大陆客在我家的赌船上赢了五十亿筹码,下了船之后我当然不能放他走,谈判失败后,我真的打了一个电话召集来三千人马,可是三千人,三千人没有一个活到第二天,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晕死过去的,我醒来后只记得第二天珠江口上满是打捞尸体的船。我的病也是因为那次过于血腥的场面活活吓出来的。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了把。

    今天我又看见他了,又看见了。’

    安贞想着马克的面目,也就一般人啊,‘那个男的不过二十来岁,十一年前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把。不可能是他的。’

    ‘应该是他的孩子,是那张脸,错不了的,如果是他的孩子年纪也能对上。姓也一样。’中年老板叹了一口气,‘你没见过他,见过他的人除了我差不多都死了。我想我可能是假死逃过一劫。如果他孩子在澳门出了事,按照他的格,应该让这个岛在世界上消失吧。’

    安贞咽了一口唾液,‘老板,太夸张了吧。’

    ‘不,他就是这样的人。’中年老板说道,‘你知道当年三千多人死亡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报案吗?因为那个人又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把这三千多人的亲属杀了一个个干干净净。我们全家人在危地马拉躲了两年才避开他。等确信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我们举家回到澳门时,这里我们家在这里说话的力度已经大大不如以前了。不过这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那这件事……’安贞仅仅听了就已经觉得毛骨悚然,想来当年老板临其境被吓出病来也不奇怪了。

    ‘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这张脸以后我也不想再看见。明白了吗。’

    ‘明白了。’安贞已经有了办法,大不了把他列为不受欢迎的人士之一,以后赌场不做他的生意。祸水东引也是不错的办法,澳门现在可是有三张赌牌呢。

    PS:偶尔做白梦,幻想了一下每个看这本书的人都投我一票......一定爽死了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无敌之夺宝奇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