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4、谋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十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最少岳青莲忽然习惯了秦明川出其不意打来的电话,她的心也由最初的愤怒焦躁而渐渐平和下来,变得冷静,甚至有时候可以跳出事外,完全不温不火地跟秦明川兜圈子。

    “你说什么?……我今天干了什么啊?”她一边拿着铲子翻着锅里的菜一边接电话,漫不经心的样子像是和朋友之间的煲粥,“是啊,我和李睿还有刘军晖一起吃了顿午饭……哦?那个大叔是x行的行长?……秦总您太多虑了,我哪有想得那么长远啊,只不过说是校友,校友一起吃顿饭很奇怪吗?我们大学马上就要五十八年大庆了啊。”

    挂掉电话的时候,她就讽刺地笑一下,心里想:之前我从来都没学会罗杰周那种圆滑的态度,原来真的只是没到份上,现在居然无师自通了。

    秦明川则一直很沉得住气,虽然每次打电话来都免不了带点刺探的意味,但语气还是保持着礼貌:“小岳,你最近和校友走得很勤啊,今天中午和老同学吃午饭了,对吗?”

    “哦对的对的。”岳青莲示意麒麟接替自己的位置,站起来走到一边,语气轻快地说,“没办法呀,陈初,也就是我徒弟明年要考大学,我想让他报本市的学校,所以得提前做准备了,现在虽然大学扩招了,高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陈初?”秦明川淡淡地笑了,“他会参加高考?小岳,你摆的什么**阵?”

    “秦总你真的开玩笑,什么阵不阵的,不是你比较拿手吗?”岳青莲反唇相讥,“我只有甘拜下风的份。”

    “行了,小岳,你是要我相信在这种关头,你还在心弟子上大学的事?你是骗我,还是想骗你自己事态其实没有那么严重?”

    岳青莲背对着窗户,轻笑了一声:“严重吗?我倒并不这么认为,千古艰难唯一死,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

    秦明川闭上眼睛,语气沉稳地说:“小岳,你真让我失望,原来你是一个要用死亡来解决问题的人吗?”

    “秦总,就算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原则和底线都是不可越的。”岳青莲的声音很轻,“我爸爸是书呆子,从小教我读历史,素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秦明川的声音带着冷笑:“你辛辛苦苦跑了这几天,弄得到处鸡飞狗跳的,花了那么多心思,到头来还是选择了最笨的办法?”

    “啊哈,秦总,你可真是用心良苦,我这几天不过是出去了几次,和几个朋友约着吃顿饭,逛逛街,偶尔碰见什么人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就提到辛苦了?”岳青莲很客气地说,“哦,对了!明天我还要和市局的警官见面,咨询一下给陈初报户口的事,你可千万别以为我是想行贿国家公器什么的……嗯,大不了你就以为我是去相亲的呗?”

    她挂上电话,伸了一个懒腰,默默地看着窗外的夕阳,这几天她仿佛又回到了最初工作的时候,每个案子都恨不得翻来覆去地分析,把对方家里每张账单都拉出来看一看,估算着风险,计划着追加投资的步骤,抽丝剥茧地一层层过滤着任何一个可以影响现实的因素……要不是白玉印里的时间流逝比外面慢很多,她可以有充足的精力来构造,推翻,再构造……毫无疑问是不可能有现在的效果的,要论起心机,秦明川远在她之上,如今她拼的只能是自己把所有的计划想了一遍又一遍,不断地完善,用时间来对抗对方的应变。

    她回头看看,胡小凡在厨房里熬粥做晚饭,切菜的声音均匀而稳定,麒麟像模像样地拿着一本初中英语课本,陈初每背一个单词,他就很认真地用肥短的小手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对应着,背对了就点点头,提问下一个,小玖趴在他肩头也帮着看。

    这就是青莲宗的大家,是她要保护的对象,也是她力量的来源。

    能做到什么程度,不是由自己决定的,但是否付出了完全的努力,却始终由自己做主。

    刘先生看着面前的女儿和未来女婿,虽然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心里还是叹了一口气:“杏子,怎么了?”

    “爸爸,订婚的事我都安排好了。”刘杏子到底是洒脱,一点也没有谈到自己婚事时候的扭捏作态,眉开眼笑地说,“十六号是五月端午,婚庆公司的人会在十五号下午到来布置场地,所有的食品饮料花束灯光也都敲定了,差不多也是那个时候来。”

    她扭头看着秦明川,撒地说:“虽然是订婚,有的规矩也要遵守的,比如说,前一天我们就不能见面了,明川,明天你不能到这边来,有什么话,爸爸你就现在跟他说好了。”

    刘先生点了点头:“的确,我是有些话要对小秦说的。”

    秦明川微微垂下眼皮,沉稳地说:“刘先生,我会对杏子好的。”

    看着满脸幸福到放光的女儿,刘先生咳嗽了一声:“杏子,你去泡壶茶来,我跟小秦聊一会儿。”

    “哼,你们又避着我说什么啊?还打着让我泡茶的名头,爸爸你不是一直很讲究茶道的吗,我泡的茶哪里能入你的法眼。”刘杏子小小地着牢,还是站起来走了出去。

    刘先生这才把目光转向秦明川,温和地说:“小秦,你要是有什么话对我说,现在就可以说了。”

    “好。”秦明川似乎也不感到奇怪,很自然地开了口,“我想请刘先生把雷字号的人马借给我用一天。”

    刘先生皱眉:“你边现在不是有四个人跟着你吗?”

    “是,但我明天要做的事来说,还远远不够。”秦明川直视着他,目光中毫无心虚躲闪之意,“刘先生想必也知道,最近几天,终南庄家和正一道正在集结人手,准备迫岳青莲交出她的秘宝。”

    刘先生很想问一句:这不都是你在其中推波助澜吗?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不动声色地说:“修真的世界,和凡人的世界一样,有利益冲突,这种事并不奇怪,我们六大世家,也是几百年下来,慢慢形成的博弈平衡之局,要说这种强取豪夺之事嘛……的确,现在中土已经不是旧的中土,过度砍伐,水土流失,野生动物都濒临灭绝,一切都要给人类的生存让路,天地灵气渐稀薄,正一道还好,终南山离城市不过一步之遥,这怕就是他们心急而不择手段的原因。”

    他感叹了两句,又问:“你是想助岳小姐一臂之力?”

    秦明川笑了,但笑容里一点温度也没有:“当然不是,我既然已经决定要和杏子结婚了,那其余的女人我不会在乎她生什么事,再说,生死有命,她自己实力不济,怨不得别人,说到底她在现实世界里生活得太久了,还没反应过来修真界没有法律可言,完全就是个凭实力说话,弱强食的圈子,如果她能活下来,想必感受会更深吧。”

    刘先生皱眉不解:“那你是要我们刘家站在正一道终南山这边?”

    秦明川摇了摇头:“锦上添花何如雪中送炭,他们这次集结起了三十多位高手,全部在金丹期以上,甚至元婴期的也有五位高手,相比起来对付区区一个岳青莲应该是毫无问题,他们之所以要我加入,恐怕也只是怕岳青莲拼死逃脱,所以想利用阵法困住她。”

    刘先生默默地看着他,然后不经意地拂了一下右边空的袖子:“说吧,你的想法。”

    “利益面前,人人皆有野心,但有人的理智尚能克制住自己,有的人,则习惯于恃强凌弱强取豪夺,从杏子准备招亲以来,除了陈氏,五大世家的人都已经浮出水面,到现在来说应该是尘埃落定,真正出尘脱俗,一心向道的人,都已经回山了,剩下的,甚至是后来迫不及待赶来的,都不可轻视。”秦明川说的很平静,甚至还带了一点疲倦,“他们今天能够对付岳青莲,明天就能回头来对付刘氏,只要露出一丝弱点,就会被他们逮住不放,所以,刘先生,我要娶杏子的话,就要在婚前把这些人都料理干净,不然……恐有后患。”

    刘先生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椅子扶手,沉吟着说:“你想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早先王七爷还活着的时候,我就想,你们以后的子不会太好过,可是等他真的死了,我又觉得有点担心,刘家老一辈的长老没剩下几个了,当年我一时糊涂,也在于怕自己年纪太轻,在世家中压不住场子,如今……我一臂已失,将来最多不过是维持现在的修为,再难上前一步,将来要你和杏子把持住刘家大局,不被人欺负,这也的确是个难题。”

    “所以我要趁此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秦明川脸上毫无表地说,“不惹事的,都已经走了,剩下这些飞扬跋扈的迟早是后患,不能留!”

    “那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答应了他们,明天午夜就是对岳青莲的最后通牒之时,他们会分出人手来帮我布阵,困住岳青莲,然后一举击杀,或者迫其交出秘宝,我想借全部雷字号的成员,在大阵外围,再布一个大阵,到时候,他们是杀了岳青莲拿了秘宝也好,是岳青莲愿意屈服交出秘宝也好,我再趁机动外围大阵,能毁了他们一半的修为,就可保刘氏一百年的安宁。”

    刘先生有些犹豫地说:“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秦明川笑了笑:“岳青莲已经向我表达了死战到底的意向,我了解她,不是说说而已,只怕那天混战起来正一道终南山这边,也看不出到底是谁动了手脚,何况……我已经把这个消息散出去了,姹宗和幽冥道的邪修,还没死光呢,他们也许不敢在城市里正面出现,但如果有什么受伤的修道者离开城市仓皇逃窜,想来他们也不会放弃这大好机会的。”

    刘先生盯着他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一点别的绪来,比如得意、偏执、杀气什么的,但是没有,秦明川的黑眸里,只有深深的疲倦。

    “当然,如果刘先生不放心的话,也可以亲自压阵。”秦明川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刘先生心头猛醒,急忙摆手:“不不不,我已经是半隐退的人,就不在这时候出现,落人口实了,反正你马上就是杏子的夫君,我看着你和自己的儿子也没有什么两样的,放心,绝对放心。就这样吧,雷字号的人,我这就召集起来,你把古雷留下,明天让他带过去。”

    秦明川似乎有些意外如此顺利,又说:“还有阵图的事……”

    “哦,我上次把阵图都收回来了是吧?没有关系,你等下自己去挑,不过,小秦啊。”刘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到底是个凡人,用灵力驱使不了阵图,只能用精神力去作,这是很伤体的,还有眼睛,凡人的眼睛本来承受不了行阵时候的灵力冲击,虽然有乾坤琉璃镜保护,但对你的损伤还是存在的,我不是不放心把阵图让你收藏,而是担心你年少气盛,冲动之下铸成大错。我可不想你的健康出什么问题,你还要和杏子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呢,你要是出了事,杏子会怨恨我的。”

    秦明川低下了头,郑重其事地说:“刘先生,您放心,我会对得起杏子的。”

    这天,大家都起的很早,小玖仿佛知道这已经是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了,挨个拉拉大家的手,然后就乖乖地跑回白玉印里去了。

    “陈初,去,帮我下楼拿个报纸和牛。”岳青莲洗漱完毕,指挥陈初出门。

    陈初有些纳闷,但还是乖乖地开了门出去,岳青莲看他走了,问胡小凡:“行李都收拾好了吧?”

    “是,师父……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要收拾的,你不是说,我这次只是去小住几天吗?”胡小凡恭敬地说。

    小麒麟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老气横秋地说:“小狐狸,你真迟钝,那是宗主骗你的。”

    “什么?骗我?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胡小凡吃惊地问。

    岳青莲笑着安抚他:“小凡,也不算骗你,只是,我对今晚的局面也没有什么把握,如果我全而退,那当然很好,你就只不过是回乡小住,过几天就回来,还能给我们带点干蘑菇什么的,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你就要担负起青莲宗开山大弟子的责任,挑选门人,把青莲宗的心诀慢慢地传下去,这是个很艰难的事,我这个宗主没做到,后来人一定会做到的,我相信你。”

    胡小凡默不作声地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师父,弟子只不过是一尾狐狸,实难担当起此项重任,不如这薪火传承的大业就交给师弟吧,我好歹也有一些修为,先不走了,人家挑衅的既然是青莲宗,无论是生是死,今晚弟子就留下来跟师父一起面对。”

    岳青莲轻笑着,摘下他的眼镜,露出后面清秀的眉目和乌黑的大眼睛,其实胡小凡并不近视,戴副眼镜只是出于天生的胆小,没安全感,借眼镜挡住自己的脸和眼睛,好更安心一点。

    这么看起来,胡小凡还真是个俊秀斯文的帅哥呢。

    “师父?”胡小凡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你不是青莲宗的普通弟子,你是师兄了,不能轻言牺牲,我不在的时候,你还要照顾师弟呢。”岳青莲拉起他的手,塞给他一把钥匙,“前几天我在银行开了个保险箱,里面没别的东西,就是一些山里的特产,你现在还不到用的时候,以后有需要的话,再去取出来,密码是你份证上的生。”

    “可是,师父你都要……”

    岳青莲摆手制止住了他的话,盯着他的眼睛说:“小凡,你我师徒一场,我对你只有两个要求,你能答应我吗?”

    “师父请说,弟子万死不辞。”

    “第二条:别让你师弟受委

    174、谋划

    屈。他出不易,又经历坎坷,才十七岁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在的时候,还可以慢慢修正他的心,我就担心万一我不在了,他会不会更加愤世嫉俗,所以,你的责任重大,你要看着他,照顾他,培养他,如果他被人欺负了,你还得给他报仇去,能做到吗?”

    胡小凡肃然说:“师父放心!如果有人敢欺负师弟,我就踩死他!”

    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小麒麟在旁边满意地连连点头。

    岳青莲点了点头:“第一条,就是别让你自己受委屈。我知道如果我出了事,你在外面一个人肯定不会过什么安生子,没准要东躲西藏,也没准要忍气吞声,这都是人生的历练,可是小凡,你要记住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们活在世上,有时候也是必须要面对自己的,不是一味的退缩就能成全,你明白吗?”

    “是……弟子明白。”

    “当第二条和第一条有冲突的时候,以第一条为准,记住。”

    胡小凡眨巴眨巴眼睛,强忍住泪水:“是,师父……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师弟的,您就放心吧。”

    这时候陈初开门回来了,看到这场面吃了一惊,但他沉默惯了,把报纸放到茶几上,就要往厨房里走。

    “陈初,你过来。”岳青莲叫住了他。

    陈初默默地转,走到她面前,岳青莲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坐下。”

    有些不解,陈初还是坐了下来,胡小凡连忙把体往旁边让了他,给他留出一块地方来。

    看着两个弟子年轻的脸,岳青莲不想到如果他们没有投到自己门下,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胡小凡一定早就回到狐族的地盘去了吧,没准在附近的小县城找一份工作,勤勤恳恳地生活,陈初呢?陈初回到临平山会怎么样?会不会和他父亲一样,从此就心灰意懒,再无斗志?

    可是现在他们肩并肩地坐在自己面前,黑眸纯净,眼神明亮,如此美好的青,人生才刚刚开始……

    本来还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过上好子,希望胡小凡能渐成长起来,最终成为沉稳可靠的大师兄,带动狐族共同致富,希望陈初就算再也挽回不了修为,也能顺利地过普通人的生活,考上大学,找一份工作,不要像他那个倒霉舅舅一样不济……

    “陈初,最近生了很多事,师父一时也照顾不到你。”岳青莲从怀里掏出一串手珠,九颗青金色的莲子散着水波般温柔的光,她拉过陈初的手,给他在左腕上,一接触到陈初的皮肤,那九颗莲子就顿时光华内敛,变成粗木一般质地,雕工朴实的普通手串,在各大旅游景点都能买到的那种。

    “师父,这是?”陈初疑惑地问。

    “你常在山里练剑,这是我用灵力凝聚成莲子收存起来出的剑意,你的神识犹在,心念一动,捻碎一颗就能出一道剑意,相信必要时候也可以自保吧。”岳青莲放开他的手,有些遗憾地说,“本来我想等手边的事忙完了,就认真地跟金老先生谈一谈炼丹的事,但现在看来只怕是没什么希望了,对不起,陈初,师父暂时没法帮你恢复修为,只能用这种办法,让你有一点自保之力。”

    陈初睁大眼睛看着她,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师父,你这样说,弟子不走了。”

    “闭嘴!你以为在大学里给你弄张旁听证容易啊,人家帮了多大的忙。”岳青莲断喝一声,然后揉揉他的一头短,“听话,大学城有几万个学生,男生占了五分之三,藏你一个易如反掌,你又没有灵力修为,那些老不死的家伙就是来回地毯式搜索也找不到你的,比你藏到哪里都方便,你也该学着点融入社会,为人处世什么的……没事,等师父这边的事一完,就叫你们回来。”

    她说着把脸沉了下来:“如果我不去找你们,记住,你们也千万不能回来,知道了吗?”

    在两个徒弟虽然不愿但还是答应了之后,岳青莲一拍手站了起来:“好了,大家再吃一顿最后的早餐,就赶快出吧,小凡是十点的飞机不是吗?陈初的行李收拾好了吗?小凡你再帮他看看。我去煎蛋,。”

    胡小凡和陈初在客厅里整顿不多的行李,小麒麟迈着小短腿跑进厨房,站在岳青莲旁边,踮着脚尖也只能在灶台边上露出一双眼。

    “麒麟,干嘛啊?你想吃哈根达斯的话,也得等我们吃过早饭啊。”岳青莲索蹲□来,捏了捏他的小圆脸:“吃太多甜食,会变成小团子的!”

    “宗主,你把他们都支走,却独独留下了吾,这证明在你心目中吾的地位甚是重要,吾心甚慰。”小麒麟点着头说,“也罢,吾本来就是护山神兽,此次由吾来保护宗主!”

    岳青莲失笑,也一本正经地点着头:“是啊是啊,神兽大人,你本来就是我的保护神嘛,不对,应该说是吉祥物更合适一点。”

    她拍拍小麒麟的头:“那么今晚就看我们并肩作战了。”

    小麒麟抓住她的一根手指,拉下来认真地说:“宗主,朝歌道友飞升的时候,吾还小,就算是现在,吾的法力也不到鼎盛时期,不过,吾生而为神兽,就是为保护青莲宗而存在的,所以,吾会尽全力!”

    他仰起小脸,期待地看着岳青莲:“如果吾不幸战死,还请宗主不要悲伤,将吾埋在朝歌山的半坡即可,这样吾可以每天看着你们,就好像吾还和大家在一起一样,好不好?”

    岳青莲无言地俯上前抱住小麒麟软软的小体,在他耳边低声说:“麒麟,不到最后关头,不要轻言牺牲,我才是青莲宗的宗主,如果真的有人要牺牲的话,那也该是我,不该是别人。”

    小麒麟却摇了摇头:“不然,宗主,你是青莲宗的宗主,吾也是青莲宗的小麒麟,我才不要落到别人手里,虽然他们照样会对吾毕恭毕敬,但那都是虚伪的,吾才不在乎呢……”

    他执拗地抬起头来要求确认:“吾不要离开青莲宗,宗主,你也不会让别人带走吾的,对不对?”

    “对。”岳青莲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把你带走的。”

    夜幕低垂,城市的喧闹才刚刚退去,遥远的市郊刘家庄园,想必正在做盛大豪华订婚仪式之前的最后准备,而岳青莲却收拾整齐,牵起小麒麟的手,准备去赴一场死亡之约。

    她开着车到达金融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经过一天在洞府里最后的休整,现在她神清气爽,双目明澈,一切状态都在巅峰。

    “到了,麒麟。”

    她说了一句,并不急着下车,反而若有所思地看着黑黝黝的金鑫大厦,质检部门的工作十分到位,仅仅十几天,金鑫大厦有建筑质量问题的后续工作就全部完成了,所有公司搬迁一空,物业也离开了,只留下两个保安看守。

    负责拆迁的公司已经进驻,不久的未来,这栋大厦将被慢慢推倒、移开,到时候金融街这块寸土寸金的地,又将迎来新的主人吧?就是不知道未来这块地上会盖起什么样的建筑,又或者,这块地‘不祥’的谣言会传播得甚嚣尘上,导致没有人敢下手呢?

    一切都从金鑫大厦开始的,那个夜晚,小麒麟引导着她来看大厦顶端冲天而起的一道黑气,那之后,她才由小打小闹正式迈进了修真的圈子。

    修真是为了什么呢?她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最终她想明白了,修真是为了活下去。

    活下去就行了吗?是要一个人,孤单单地活下去吗?

    她静静地仰头看着大厦,在这里,她曾经和夏英杰午夜狂奔,生死相依,顾景行也曾经许诺,有时间有心的时候要陪她慢慢地观赏他的空中花园,和那些来自带的美丽植物。

    “宗主?”小麒麟在副驾座上扭来扭去,出声提醒。

    “哦,我打个电话,很快就好。”岳青莲摸出手机,拨了夏英杰的号码,那边一直是无人接听的嘟嘟声,直到挂断。

    莫非手机还被卫总没收在手里?她知道博纳基金这段时间由于匆忙搬家,事一定很多,所以都没有去打扰,但今天也许就是自己给他打的最后一个电话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能接通,说上几句话的。

    她耐心地拨了三遍,终于有人接电话了,夏英杰好像在干什么累活一样,说话的声音带着喘息:“喂?”

    “老夏,是我。”

    “哦……弗萝拉?”夏英杰气喘吁吁的声音里带着困惑,“干嘛?”

    岳青莲皱了皱眉头:“你干什么呢?博纳基金搬家没有公司负责,要你亲自搬箱子吗?”

    “呃……没有。”夏英杰吞吞吐吐地说,“一点小事而已。”

    “好了,我不打听你的私事。”岳青莲无奈地说,“有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陈初被我送到大学城去了,我帮他租了一个铺位,希望能躲开这次的争斗。”

    “嗯,那傻小子没事的,不用管他。”

    岳青莲气笑了:“你现在怎么这么开明了?那时候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的是谁啊?”

    “那不是……他那时候年轻气盛,又有点本事么,我就怕他到处闯祸,现在他的爪子都没了,就不用担心了,大学里能闯什么祸啊,最多和人泡妞吃醋打一架。”

    “嘿,你倒真想得开,我说老夏,今天你正经得让人吃惊了?”岳青莲调侃地说,“长话短说吧,我是想告诉你他的下落,如果我……我一时顾不过来的话,希望你能去看看他。”

    夏英杰声音响亮:“哈!那个瓜娃子……我去看他,又要被他给冷脸招待!”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怎么说也是你亲外甥啊。”岳青莲不满地说,“好了好了,去不去在你,他的地址除了他师兄,我就只告诉你一个,你听好了……”

    “啊?什么地址?你别……哼吱呜信号不太好啊,喂喂!听得见我说话吗?我听不见你啊……哼吱吱呜啦”夏英杰煞有介事地在手机那边表演着拙劣的口技。

    岳青莲气得对着手机吼了一声:“不听拉倒!”

    关掉手机,拔下手机卡,折断,迈出车门的时候又扔在地上踩了几脚,“猥琐男!二皮脸!麒麟,我们走!就算是为了找他算账,老娘也一定要活着回来!”

    麒麟答应一声,迈着小短腿跟在她后面昂地走向了黑洞洞的金鑫大厦。

    由于这里已经是待拆的‘危房’,两个保安没事也不敢停留在大楼里,怕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塌了,所以岳青莲轻而易举地就进到了里面,电梯那是早就停运了,但电还没有完全拉闸,随着她的脚步在楼梯间响起,墙壁上的声控灯照样亮了起来。

    不耐烦爬楼,岳青莲拉起小麒麟,一踩地面,轻飘飘地在楼梯上飞了起来,借力一层一层地飞上去,灵活地在空中变换着方向,一边还在想,大楼里应该不会有摄像头吧,万一被拍到,那可真是‘废弃大楼里的女鬼传说’了。

    不知道过了今晚,自己会不会真的变成这栋大楼里的一个孤魂野鬼呢?

    她很快就到了顶楼,这里是当年富洋金控的地盘,顾景行走的时候十分匆促,很多东西都还残留在公司里,沿着长长的走廊向上走去的时候,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会的夜晚,自己也是走过这条走廊,边还跟着一个披着人皮的小鬼。

    只不过那时候是从顶楼向外走,今天自己却是一步步地走上去。

    推开被临时加固起来隔绝外部的简易木门,灵巧地跨过地面上的建筑废料,岳青莲一边叮嘱麒麟小心脚下,一边索离开了地面,慢慢向前飘去。

    忽然,她停住了前进,就这么呆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前面一片空地上出现的高大人影。

    大约是察觉到了她的到来,对方也回过了,摸了一把光溜溜的下巴,干笑着说:“留了多少年的胡子了,一下子刮光,还不老习惯的……喂,弗萝拉,这样你就看我顺眼一点了吧?”

    ..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