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5、成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来越多的乌云凝聚下来,其中闪电耀动不已,沉闷的雷声从天边滚滚而来,预示着一场雷劫即将生。

    孟妮可依然不知道自己上生了什么事,她探入丹田一查,本来金色光点所在的地方,一无原来存在的光点,二无岳青莲丹田内结成金丹后的莲台,而突然多了一个血红色的蛋形物,一呼一吸,还在微微波动。

    “这是……怎么了……”她喃喃自语,而形还在不由自主地继续上升。

    快到自己刚才跃出的窗户时,她一抬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胡小凡一手抱着麒麟,一手护着后的陈初,看向自己的脸上,满是惊惧。

    孟妮可不微微一笑:小狐狸的胆子就是小,难道没看见过修道者在天上飞吗?

    刚伸出手去准备说点什么,小麒麟忽然尖叫了起来,小脸上夹杂着怀疑和愤怒,肥短的小手指直直地指着她:“墨色莲花!黑琉璃!天魔!是天魔!吾踩死你!”

    说着,他把头一低,金红色光柱冲天而起,向着孟妮可来!

    孟妮可脚下莲花心随意动,轻盈地一转,躲开了这道光柱,她笑盈盈地说:“麒麟,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刚才我出门的时候,你还要我带你去吃哈根达斯呢。”

    陈初和胡小凡面面相觑,小麒麟却完全不管,愤怒地说:“呔!你休想骗过吾的眼睛去!你就是天魔!”

    孟妮可呵呵一笑:“麒麟,魔也分很多种的,我并未失去自己的本心,你何以这样对我?我要是那等低级的神智不开的魔,现在早就大开杀戒了。”

    小麒麟气息一窒,还是跳着脚地叫:“走开!走开!这是吾保护的地盘!你敢动他们一下试试!吾踩死你!”

    胡小凡抱紧了小麒麟,拉着陈初一步步地向后退去,孟妮可微带伤心地叹了口气:“小凡,连你也……罢了,个人有个人的缘分,求不来的。”

    说着,她双臂一展,直上半空,迎着层层压下的黑云,应劫而去。

    大千世界,无论城市乡村,山林荒野,无数蛰伏的魔都闻风而动,空气中飘着渴求的呼唤……

    墨莲现世,天魔临凡,万魔汇聚,以待魔尊。

    作者有话要说:岳青莲形如电一般地飙过空中的时候,不是没想过在大白天这样做是不是太惊世骇俗了些,但是看一眼脚底下那缓缓前进的车流,想着不管哪种交通工具,现在都不如修道者管用,于是也就舍弃了这个心思,再说,前后左右,城市上空像自己这样飞奔的光点也不止一个,真要出了什么事,总不至于让她来扛。

    越临近黑云的中心,她的心就跳得越快,当终于看见那个在空中缓缓升起的人影时,她完全没注意到对方脚下踩的墨色莲花,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入在那张熟悉的脸庞上:“妮可!?”

    孟妮可终究还是没听她的话,在白玉印外修行了,要是在平时当然无所谓,可是在她结丹的重要关头,这一下会给她招来天雷劫,无可避免,以孟妮可修道的天数,又无法宝护,要怎么才能扛过这不知道是几下的天雷?

    “妮可!”她高呼一声,白玉印已经祭在半空,红光烁烁,连顶部正在汇聚的乌云都被红光所摄,退开了一步,“小心!”

    孟妮可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挂着微笑:“青莲,对不起,你来晚了……”

    “不……不晚,你别担心,现在虽然你躲进洞府是来不及了,不过我们可以一起对抗天雷,我给你护法!”岳青莲果断地说。

    孟妮可笑着看她,重复地说:“青莲,对不起……”

    “呔!何方妖人!竟然修成了天魔!”从远处气喘吁吁赶来的一个修道者,拂尘一摆,厉声喝道,“那位道友,还不快快退后!小心误伤!”

    岳青莲大怒,回怒喝:“什么眼神!这是我青莲宗长老度劫结丹!不过声势浩大了一点,就被你们误认成天魔?!你们想要栽赃也找个聪明点的理由!”

    孟妮可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没说错,我入魔了……所谓的天魔,就是我……”

    苦笑着看向目瞪口呆的岳青莲,孟妮可诚挚地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可能真的是心魔太重吧……青莲,你快离开。”

    最初的惊愕之后,岳青莲看向她脚下那朵晶莹澄澈的墨色琉璃莲花,把牙一咬:“妮可,不管生了什么事,也要等你度了劫再说!”

    仿佛为了应和她这句话,一道粗如水桶般的闪电柱,从乌云当中毫无声息地当头劈下!岳青莲还没反应过来,孟妮可一把推开她,脚下黑色莲花盛放出七彩光芒,硬碰硬地迎了上去!

    咔嚓一声,气浪震得岳青莲向后飞退了十几米,孟妮可毫无损,衣裙飘飘,凌风而立,仰起头,雪白的脸庞上红唇越饱满润,乌黑秀如蛇般在风中狂舞,伸出一只手,笔直地指向天空:“我成魔!”

    这四个字一出口,第二道劫雷神地凝聚起来,再次狠狠劈下,墨琉璃莲花绽放出霞光一般的彩芒,托着孟妮可在闪电丛中傲然而立。

    岳青莲也知道度劫这种事,别人压根插不上手,只能凭自己的本事硬抗,但是看着一道又一道的天雷连环劈下,刚刚凝成的墨琉璃莲花光芒越来越暗淡,嫩的千叶莲瓣簌簌而落,孟妮可的影也从一开始的拔昂然变得摇摇坠,心急如焚。

    偏偏这时候修道者都得了消息,各色法宝光芒急而来,好在也许是畏惧雷劫的威力,远远地停留在远的地方,其中竟然还有姹宗的特有血色剑芒,那些叫嚷着邪魔外道一律诛之的道长们,这个时候倒熄了火,对近在咫尺的邪修视而不见,面色凝重,只注视着场中的孟妮可。

    “岳宗主!”王俭影飘动,脚下踩着一块像玉笏牙板一样,散着淡淡光芒,但周布满金色符咒的法宝,匆匆赶到了她边,“你离得太近了,快跟我来!”

    “王俭!那是我朋友!”

    王俭一惊,随即又安慰她:“修道之路,多有坎坷,人有七,心魔横生也在所难免,你也无需挂怀,反倒羁縻起旧来,快跟我离开,别波及到你,他们马上就要出手灭魔了。”

    岳青莲死死盯着他:“你说什么?”

    王俭诧异于她的态度:“岳宗主,为正道修真,降妖除魔义不容辞,现在天魔现世,别说正道有责,邪修也未必肯袖手旁观,你道行尚浅,我怕你被误伤,带你离开而已。”

    “那是我朋友!我不相信她会是什么天魔!”岳青莲呛声叫道,王俭脸色一变,苦笑着说:“岳宗主,魔入心,那就不是从前的人了,你把她当朋友,她可未必把你当朋友,刘先生曾经入过一次魔,据说那次你也在场,你还没有体验吗?”

    岳青莲打了个冷战,想起刘先生的手插入曹向南的口,冷漠地握住那颗心脏的样子,又想起他清醒之后,抱着曹向南的尸体摧心啼血的嚎叫……

    “不,不会的,我相信妮可!”她坚持地说。

    “岳宗主。”王俭见劝不服她,索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马上就是最后一道劫雷了,这就是天魔最虚弱的时候,他们会趁此时机出手的,你快跟我来!”

    果然,乌云中最后一道雷柱劈下的时候,天边一直凝聚了九次的雷声才猛烈地在头顶炸响,闪电霹雳,声势威猛,孟妮可犹如风中落叶一般飘零的躯陡然一震,墨色莲花全部的光芒在这一刻尽怒放,刹那光华化成一朵在天地间盛开的硕大莲花。

    于此同时,七八道剑芒飞跃而出,朝着孟妮可在光彩中模糊的躯凶狠地刺去!

    岳青莲挣开王俭,右手一招,白玉印飞上半空,红光乍现,护住了孟妮可边方圆之地,四朵本命宝莲也鱼贯飞起,在空中构成了四角大阵,分成四个方向,莲房压低,待她一声‘疾’字出口,无数金色莲子喷而出,状如急雨,转眼打得飞剑光芒零落,有两柄甚至还落了下去。

    “哪位道友!不分青红皂白,在此捣乱!”有人厉声喝道,“还不快快退下!不然玉石俱焚,你师门脸上也须不好看得!”

    岳青莲咬紧牙关,也不答话,只是拼命运转每一滴灵力,严密地护住在雷声闪电中眼看就要湮灭的孟妮可。

    “既然如此,也休怪我们不讲面,诸位道友,请出手!”

    伴随着声声怒喝,岳青莲眼前像是开了无数烟花,各色法宝的光芒铺天盖地一般冲过来,她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哪怕是白玉印也支撑不住,红光逐渐向内缩小中。

    四朵本命宝莲在呼吸的瞬间就被纷沓而来的剑光给绞得粉碎,岳青莲心口如被重锤,难言的烦闷一涌而上,哇地一口,猩红的鲜血喷而出,头顶白玉印光芒顿时收敛,眼看就要缩回体内。

    “孟妮可你给我住!”这一声不知道是喊给妮可听的还是她用来激励自己,岳青莲再度鼓动灵力,用尽最后一分力量,顶起了白玉印,稳稳地维持着只能护住孟妮可一个人的光圈。

    “哼!”从远处传来一声冷笑,清晰得似在耳边,紧接着就听到王俭惊怒交加的声音:“前辈!如何下此狠手!”

    眼前一黑,刚才虽然是乌云压顶但可见度还能达到十米以外的环境迅改变了,变成彻底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白玉印出的微弱红光还在头顶闪耀。

    漆黑中,无数萤火虫一般的金色星沙灼灼闪亮,杀气腾腾,转眼就到了跟前,强大的压力得岳青莲长向后飘飞,脸上被罡风刮出了细小的血痕!

    她右耳一动,咬着耳环的小金鲤腾空而起,呼地一声迎风就长,化回原形:一条足有三米长,嘴唇边带着两根龙须的金鳞赤眼鲤鱼,形流畅,每一片鳞片外围都围绕着红色花纹,美得让人目眩神迷。

    三米多长的金色鲤鱼浮在空中一弓,以自己的挡住了向岳青莲和孟妮可袭来的这一波天星神砂,顿时,无数带着杀气的金芒没入了金鲤的躯,在表面纷纷炸开,血横飞,盘子大的金色鳞片被炸得脱离了躯,纷纷向下掉落,还有人趁火打劫地高喊“金鲤鳞啊!这可是千年难遇的宝贝!收集起来,不要放走了一片,这是炼护宝甲的好材料!”

    岳青莲最后一丝力气也消失殆尽,不由己地跌坐在空中,抬眼看去,金鲤硕大的躯被这剥鳞削的剧痛疼得浑乱颤,双眼圆睁,厚唇无声地张到最大,仿佛在向天出不屈的呐喊,却始终死死地固守原地,不退缩一分一毫,用自己的躯尽可能地护住下的两人,挡住一切外来的致命攻击。

    “小鱼……小鱼……”

    偷喝灵泉的小金鲤,挂在自己耳朵上打秋千的小金鲤,在咖啡里游泳的小金鲤,甩着尾巴挑三拣四的小金鲤……

    “小鱼啊你们这群混蛋!”岳青莲不顾一切地狂叫了起来,丹田内被抽取一空的灵气忽然又激了起来,青色莲台上的蛋形光点几近透明,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一个盘膝而坐的人形,正是缩小版的岳青莲!

    她激怒之下,白玉印感受到了这股澎湃的灵力,红光大涨,一瞬间向外一口气推了出去,无论是法宝还是星沙,甚至当头劈下的道道闪电,都在红光照之下狼狈退散,周围一拥而上的人也被得纷纷后退,露出了她和孟妮可的影。

    也就在此时,金鲤所有的灵力耗竭,伤痕累累,露出白骨的硕大躯直直地向地面摔了下去,岳青莲衣袖一拂,一朵莲花横空而出,托住了金鲤的体,却从三米多长逐渐地缩了下去,最终被莲花托起的,是一条巴掌大小,蔫头巴脑的普通鲤鱼。

    小金鲤刚才替她们挡住攻击,足足耗尽了自己所有的修为,五百年的修炼一瞬流失,化为乌有,又变回了一条普通的鲤鱼,灵识未开,短暂离水之后已经呈现了垂死之相。

    倒出半杯灵泉在莲台中,好歹暂时滋润着小鲤鱼,岳青莲冷笑着看向四周,那几个手里还拿着小金鲤鳞片的修道者,在她的目光注视之下,齐齐向后退了一步。

    “原来是岳宗主!”有人抢先问罪道,“吾等为降魔卫道而来,不知道岳宗主为何出手阻拦?就算生了什么误伤,也须怪不得我等!”

    岳青莲气急而笑,轻轻地说:“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唉!岳宗主为何执迷不悟,现在大敌当前,我们正道之内却还勾心斗角,岂不让人看了笑话?”来人一指她后,“天魔已成,眼看就要大展屠戮,岳宗主且请退后,我们之间的事,以后再说。”

    岳青莲刚才伤心过度,还没现头顶乌云虽然依然密集,但雷声闪电已经戛然而止,扭头一看,在不远的地方,孟妮可正凌空而立,脚下的墨色莲花又重新鲜活了起来,千叶莲台,每一片花瓣都带着琉璃般的鲜明澄澈,清曜灵活,大波浪卷变得柔顺笔直,一缕缕在空中飘,围绕着她雪白的脸庞,看见岳青莲望过来的时候,微微一笑。

    “青莲,我最好的朋友,再见了。”

    这句话不是孟妮可开口说的,却无比清晰地闪现在岳青莲脑中,她刚反应过来,孟妮可已经缓缓升上天空,俯视众生,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脸:“说的没错,我是天魔,可是我自认做的事,比在场的某些人,要光明磊落得多!”

    在她的目光扫视下,人群又向外扩大了一圈。

    “所谓魔者,就是任而为,何况我还是个女人,小心眼,记仇……”她一字一句地说着,“各位,你们都小心了,我还会回来的。”

    她上的衣服早已经在刚才的劫雷中被震得粉碎,此时魔力凝聚成了一件黑色长裙,露出一截雪白的脖子,越显得感,**蚀骨,在众人的注视下,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在面前的空中化了一个圈,转眼就消失在虚空中,只留下飘渺的一句话在空中久久回

    “欢呼吧!人间的魔者……你们的女王降世了!”

    ..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