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2、逃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今天是周五,街上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孟妮可一路狂奔出小区大门的时候,眼角瞥到路边一辆汽车动跟了上来,心里暗叫糟糕,脸上却做出很轻松的样子,低头说:“小玖,你乖乖地不要动,今天长老带你城市漫游,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小玖缩在外里,动都不敢动一下,惊恐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死死地闭着。

    孟妮可直奔向公车站,跳上一辆恰好到站的公车,手里早已经准备好公交卡,一路往后挤,她后面远远地坠上来两个人,跟着上了公车,在司机的怒吼声中停下脚步,正在茫然四顾的时候,孟妮可已经挤到了后车门,在关闭的一瞬间跳了下去,飞奔五十米,到达出租车站,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气喘吁吁地说:“去最近的地铁站。”

    不顾司机一脸不太愿的样子,她摸出手机拨通了岳青莲:“喂,我已经出门了,嗯,有点麻烦,我先去商场转转,等搞定了再去跟你会合……不,你现在别告诉我地点,我确定了会打给你的。”

    说完她啪地合上手机,全神戒备地从包里摸出粉盒,打开往后面看了一眼,貌似跟上来了!

    五分钟后,出租车停在地铁站,她甩下十块钱,疾奔下车,冲入了地铁站,司机不动生色地收起钱,拿起掩藏在口的微麦报告:“目标进地铁站了,她说是要去商场,没确定和另一目标的接触地点。”

    新江口广场是本市著名的‘潮’地,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很多街拍都是在此完成的,此时在周五的下午也照样是熙熙攘攘人流涌动,孟妮可在地铁上一路思考下来,终于选定了这个地方来摆脱跟踪。

    还有人在跟着她,虽然看不见,但她就是知道。

    出地铁站的时候,她抬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监控镜头,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也觉得那镜头里有人在看着自己。

    混在一群嘻嘻哈哈的年轻女孩子群里沿着地下长廊进入了一家商场的底楼,她刚想去随便买两件衣服先换下行头,就看见远处的大门口,几个材精悍,表严肃,穿着打扮都不像会在这里购物逛街的男人,走了进来,锐利的目光四下扫动,精光一闪而逝。

    话儿来了!

    孟妮可片刻都不敢耽误,转就沿着通往B座的长廊走去,尽量不引人注目,但还是感觉到后面的男人已经注意到了她,跟上来了!

    为的一个男人拿起手机汇报:“已经现她了,正在尾随。”

    他向同伴微一点头,七个男人心领神会地散开,包抄过去,他们上散的独特感觉让商场大厅里的客人都感觉不太对,窃窃私语了起来。

    孟妮可之前做‘六环外宅女’的时候,也有时‘老夫聊少年狂’,进城到这里来逛街,以她当时的收入,和岳青莲常去的地方不是一个档次,倒是这里价格平民化的‘原单’‘尾货’,还有各种各样精巧的小玩意儿比较适合她的口味,她知道大楼的B座是茶室,咖啡座,西式快餐等小餐馆聚集的地方,如果能找到一个可以从后门溜走的地方,就看她的运气了。

    她急步在回廊里走着,从直通向上的天井部向下看,那几个男人已经跟上来了。

    终于看到一家顾客比较多的茶室,隔着玻璃窗看到里面闹非凡,衣着色彩鲜明,都是女孩子,孟妮可慌不择路一把推开玻璃门就走了进去,却迎面被招待拦住,很抱歉地说:“对不起,今天下午有团体包场,不接待散客,十分抱歉,请换个地方消费。”

    “我……我想借个厕所。”孟妮可尽量很自然地说,她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室内,忽然愣住了:这都是什么?!

    招待员看起来有些为难,正要再解释什么,人群里已经走出来一个穿白衬衫黑马甲黑色窄框眼镜,脖子上还戴着今年秀场新款金色流苏项链的姑娘,态度很客气,但又透着一股疏离:“不好意思啊,今天是我们私人的版聚包场,请……”

    “我是来参加版聚的!”孟妮可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对不起我今天才看到帖子,没跟帖报名,就自己来了。”

    女孩子看起来有些怀疑:“那你在论坛的Id是?”

    “小蝴蝶。”孟妮可随口捏了一个在各大论坛都会存在的,平淡无奇的Id。

    女孩子偏头苦苦地思索了一下,然后还是摇头:“非常抱歉,我们……”

    “我刚下飞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回家换呢,带着儿子就赶来了。”孟妮可暗地里下手戳了戳小玖的股让他有个准备,然后拉开外,给她看。

    “哎呀!口胡!好可的仔仔!”女孩子的表立刻变得很亲切,捂脸尖叫,“包包头什么的,最讨厌了……可的!”

    孟妮可余光看到几个男人已经沿着回廊向这边走来了,急忙拉上外说,“我跟人订了衣服,约好面接的,不知道她来没来?”

    “哦!你定的是小辉家的,还是小美家的呢?她们都在那边呢,我带你过去。”女孩子地拉着她,“我在论坛叫月姬骑士,嗳,你的仔仔是谁家的?看着比一般的四分要小呢!”

    “是……是吗?是限定版的小四分来着。”孟妮可有个最大的本事,就是杂学庞收,无论什么方面的话题,她都能装得像很内行一样侃侃而谈毫不露怯,“高是38公分。”

    “那衣服一定很难买吧。”

    “是的呀!所以我才特别订制了几。”

    “能买到毛已经很好了,小四分一般头围也小,买不到合适的毛,你家仔仔的这个包包头很适合他呢!”

    “也……也是定制的!我想换个金色卡丝的。”

    小玖藏在外里暗暗地踢了孟妮可一脚。

    “不要啦,还是黑毛好看,高温丝的手感会更好一点。”

    茶室的角落里,几张桌子边围满了人,女孩子拉了拉孟妮可,悄声说:“我们包场的时候,跟老板说好不进行商业活动的,她们还是带了点货来,悄悄的,悄悄的别出声,啊?”

    “明白明白。”孟妮可心领神会地说,“悄悄的。”

    女孩子眯起眼睛笑了,然后对她怀里的小玖挥挥手:“等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来合影哦……你家仔仔叫什么名字?”

    “小玖。”

    “小玖,过一会来站娃墙哦!”

    女孩子欢快地走开了,在这个时候,先头的三个男人已经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照例遭到了招待员的阻止:“几位先生,我们这里今天有团体包场,不接待散客,请……”

    看着满屋子的莺莺燕燕,还有她们手里抱着的,在桌上站着的,墙边架子上排成一排的……高从12公分到72公分都有的……娃娃,他们莫名地惊悚了。

    “这……这都是吗?”一个男人喃喃地说。

    为的男人也赶了过来,挤开手下,看到这个场面,也呆住了,不顾招待小姐一叠声地请他们离开,掏出手机就打了过去:“喂,师尊,麻烦了,这里有很多女人……带着很多娃娃,我们分不清哪一个是的。”

    “你瞎了眼了!找四肢关节会动的!不是死板一块的!”

    “可是……”

    可是放眼望去,每个娃娃的四肢关节,都是能动的,摆成各种类型的姿势,甚至还有倒立着叠罗汉的。

    “蠢货!”手机那头的人看来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真的灵物和假的娃娃你都分不清?对方明显是鱼目混珠,你亲手去摸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是!师尊!”男人收起手机,迎面戴金色流苏项链的小姑娘正一脸不友善地看着他:“对不起,这里是纯女聚会,不欢迎男客,除非是娃爸……不过看你也不像,我们今天包了场地,请你离开。”

    男人二话没说,一手推开她,伸手掏出警官证,还没怎么学会展示,直接往空中一举:“警方办案!都请配合!”

    他这一声很大,压过了茶室里飘的轻音乐,顿时整个嘈杂的室内都安静了下来,女孩子们或坐或站,都惊讶地扭头看向门口。其中一个喃喃地说:“没听说接娃还犯法啊?我家仔过海关的时候可是交了税的!”

    “难道说罗礼贵那个不要脸的今天也来参加版聚了?!是来抓他的?”

    “哇塞,警方也太给力了吧!不是说不能立案吗?”

    男子对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满意,暗想原来就算时代改变这吃官家饭的还是不变的威风,下巴一扬:“都乖乖接受检查!”

    说完,他走向最近的一个抱着娃的姑娘,一抬手,粗鲁地揪上了娃头上金红色的头,他用力太大,毛头连着脑盖都揪了下来,露出半截空的内腔,因为惯,脑盖从毛头里滑落,跌到地面上时出清脆的碰撞声。

    “不是这个。”他下了结论。

    正想迈步前进继续查证,刚才被他的警官证镇住的姑娘们好像一瞬间活了过来,尖叫声此起彼伏,抱着娃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穿着粉红色萝莉裙,本来是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都不知道反抗,直到他把毛头丢回怀里,才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我的总司啊我跟你拼了!”

    接下来生的事十分混乱,当事人都不记得具体细节了,总之就是一屋子三四十个温温柔柔的女孩子忽然都跳起来变成了老虎,怒骂声,指责声不绝于耳,男子在这样强大的声浪攻击下,也不自后退了一步,脸色一变,袖口滑出一截黑色棍头,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茶室里的动静已经吸引了外面的不少围观群众,自己的弟兄正在阻拦着不让进来,急忙收起短棍,厉声喝道:“我是警察!你们想造反吗?!”

    在他的印象里,在凡人的社会里,造反这个词是具有很大威力的,面对这些弱弱的凡人女子,只怕这一个词就能镇住,但他很意外地现,这句话一出,反而群更加激愤,一个高挑个子的姑娘冲出来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是警察?我们还是纳税人呢!搞清楚是我们养着你!”

    “什么警察!拿个警官证就说是警察!?叫他拿出来看看!记下他警号!”

    “对!把警官证拿出来!记他警号!投诉他!”

    男子暗自吞了口唾沫,他不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甚至从前在山下,看到农村几百人为了抢水争地挥舞锄头打群架的惨烈场面,他也见过好几次,但是为什么今天这群小姑娘冲过来的架势,虽然在威力上不能比,但气势上却毫不输?

    “看警号!看警号!”

    他没办法,强作镇定地把警官证打开,傲慢地说:“我的警号是xxxxxx,你们仅管记下来。”

    警官证是假的,警号却是真的,这是他们的领头人早就准备好的,就算告诉她们也不怕,等事结束,他们早就躲藏到安全的地方,不怕被揭穿了。

    但是他错误地估计了信息时代的力量,号码一出,立刻有姑娘开始打手机:“喂?市局查询线吗?请问你们那有没有一个警号是xxxxx的警官?什么不便透露?!不便透露我们就报警!让11o来处理!”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顿时又点燃了火药桶:“曝光!上天涯人他!”

    “对!人他们!”

    顿时男子感觉无数的手机,数码相机都在自己面前竖了起来,咔嚓咔嚓按快门的声音得他都快疯了。他想破了头都想不出,为什么上次下山的时候,相机似乎还是个稀罕的玩意儿,短短十几年过去,连这些小丫头片子都人手一台,还小巧无比,随手就从兜里摸出来,对准自己这边猛拍一气,这要留下照片的话,怎么善后?

    “人他!人他!”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门外的人也越聚越多。

    这都是一群什么地方来的女妖怪……她们都是妖怪没错吧?!为什么口口声声都喊着人

    那个粉红裙子的小姑娘已经哭得泪如雨下,抽噎着正在打电话:“你这就去帮我帖……照片一会儿彩信传给你……啊啊我的总司啊我不要活了……人出他祖宗三代来……我要……去他家大门上泼漆……”

    “师兄,动手吧?”后一个人低声地建议。

    男子恨不能回头先揍他一顿:“动手!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

    人烟聚集的地方就是不好,这么多的目击者,他万不敢露出一点修真的手段的,一旦被当局察觉深究下来,那整个师门恐怕都面临着重罚。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吆喝:“让一让!让一让!大家都散开!”

    几个商场的保安零头,一群穿着警服的警察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为的正是那个年长的警官,男子大喜过望,刚要上前,就被他威严地一眼盯住,然后厉声说:“抓起来!”

    “对!都抓起来!”男子帮腔说。

    年长警官冷笑了一声说:“你们以为靠着一张假的警官证,就能以假乱真吗?”他一摆头:“拷上!这几个都是假的警察!”

    这出峰回路转不但让男子傻了,连茶室内的女孩子们也平静下来,但是数码相机和手机们还在辛苦地工作着,高高地举成一片。

    年长警官看着手下如狼似虎地扑上去把几个人按倒反铐,才露出一丝安抚的笑容,对大家挥了挥手:“好了,小姑娘们,别拍了,拍了也不要上传到网上去,别干扰警方正常办案。”

    “警官,那你们是真的吗?”有人顶了一句。

    年长警官呵呵地笑了起来:“这几天电视台会做一个案件专访,等你们在电视上看见我,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162、逃亡

    他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这是一个利用假的警官证冒充警方人员,敲诈勒索的犯罪团伙,我们已经盯了很久了,今天终于一网打尽,谢谢大家的配合,对于给大家造成的损失,我个人表示道歉。”

    听了他的话,女孩子们慢慢地安静下来,只有个别的还嘀咕了几句,但终于都各自散开,去忙自己的事,几个人围着穿粉红裙子的小姑娘,一边安慰一边在商量着‘里归’‘磨头’之类的事。

    带着男子们出了商场大门,上了警车,在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几个人在的时候,为的男子才敢开口说话:“我……我只是碰了一下那个娃娃,她们就疯了!”

    年长警官的脸上毫无表:“不用解释了,你回去跟师尊和几位长老领罪吧,有了她们拍的照片上网,我怕你有生之年,都不用出现在尘世了。”

    他敲了敲前面的隔离窗,示意开车。

    刚从商场侧门出来,换了一装束,浓妆艳抹,波浪长都塞在红底白点的法式遮阳帽之下的孟妮可,,背后背着娃用外出包,手里拎着旅行运动袋,拉下太阳眼镜露出一只眼看着离去的几辆警车,冷笑了一声。

    (老规矩,今有话说,老秦的戏份我已经尽量放在有话说里了,就是为了照顾大家,勿谓言之不预。也不能天天有话说,不然怎么叫惊喜……)

    作者有话要说:

    入夜,刘家大宅。

    这次紧急会议是在主楼的大客厅召开的,长桌两端,一边坐着刘先生,一边坐着秦明川,两侧的座位上,一群面无表的各方代表,都暗自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

    “今天让大家来,主要是讨论一下某些前辈,不遵守计划,擅自行动的事。”刘先生态度和缓地说,话里的内容却充满了压力,“我知道,刘家只不过仗着地利,在本市展多年,所以当初要对付邪修的时候,我本着大家方便的原则,恬着脸以刘氏的名义,接下了暂时的领导权,现在看来,是我孟浪了,我本人才五十九岁,不过还没到金丹期的修行,更别说小婿明川,小女杏子,都是凡人,要各位前辈听从他的计划,是太过为难各位了,所以,造成今天的局面,刘氏责无旁贷,还请各位举贤不避亲,再推举一位领袖出来主事,正好小女婚期将近,也给两个年轻人多点时间相处,办一些琐事。”

    秦明川面无表,专注地看着手里的一叠子文件。

    “哪里哪里,刘掌教这话,让我等无地自容了。”一个山羊胡急忙打圆场,“秦总是年少英才,深谋远虑,几次行动都让我等大开眼界,其眼光,其韬略,其心机,都是一等一的优秀,刘掌教有此贵婿,实在是刘家的福气啊。”

    秦明川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李先生谬赞了,我这点小心机,不过是在凡尘俗世,和人交往之中,学得了一点勾心斗角的小皮毛,和各位仙长高瞻远瞩脱世俗的眼光不能比,我也知道我这手段还是凡人的水平,万事只求稳妥,胆子不够大,力度不够强……倒是耽误了各位仙长的正事儿,所以各位有自谋展的心思,也在所难免,正该是我退位让贤的时候,岳父说得对,我马上就要和杏子订婚,接着就是结婚,度蜜月,俗世的那家公司还忙不过来,各位仙长都雷厉风行地要求个度,我实在是力有不逮啊。”

    “这个度么……其实我们庄氏也不是很在意的。”吴老言道,“秦总说得对,凡人的世界就要按照凡人的规矩来,我们这些不下山的老古董,什么都不知道,惹了麻烦还无从说起,必须得秦总谋划全局啊。”

    秦明川唇角弯起,轻轻一笑:“吴老先生,就比如您的弟子今天闹出的乱,我可不敢大包大揽地接下‘谋划’之责。”

    “嗨。”吴老脸皮一红,“这也是我管教无方,我那师弟秋老,素来得师尊宠,三百年改不了的火爆脾气,我也劝阻他来着,但他执意不听,带着几个弟子惹下了这等事,不过,我们埋伏在警局的门下已经处理了,倒不劳秦总费心。”

    “我是不想费心。”秦明川向后一招手,古雷送过一叠照片和网页复印纸,他径直摔到桌面上,“今晚这个帖子被转载了三百多次,百度网页七百多条,令高足的玉照,举国皆知,您那位警局的门下,现在正在电视台录影做专访,专访一出,电视台一播,某小区的保安,立刻就会把这个案子和今天中午出现在他们那里的有关人士联系起来,因为投诉说楼上漏水而去查看的小区物业,也会现遇到的那几个男人原来不是警方办案,实际是闯空门作案吧?恐怕令高足这一生,都要背着假冒警察招摇撞骗的幌子,在尘世行走了。”

    他垂下眼睛,淡淡地说:“吴老在警局的门下,倒是丢卒保车,明智得很,只希望最好上头不要被惊动,更不要把这件事和修真界联系在一起。”

    “秦先生,你放心,以后这种事不会再生了。”坐在桌子一侧的某个老者,沉声说,“终南山怎么出了你们这群不着四六的东西,刘小姐招亲的时候,你们不来,对付邪修的时候,你们不来,不知道哪个嘴尖的报了一句信,说这里有好东西了,你们就跑来捡便宜了?还有你,李彦宏,你是个什么东西!除了拍马和稀泥还会干什么?这里也有你说话的地方?下去!”

    他转向秦明川,态度并不友好,但起码还算平和:“秦先生,你不过是个凡人,本来我正一道能人无数,门下弟子也多在红尘行走,是看不上刘先生把大权下放给你的,但如今看来,你好歹还比这些东西稍微像样一点,你就接着坐这个位子吧,谁敢不服气,再在背地里捣鬼,我先收拾了他!免得影响大局。”

    秦明川点了点头:“多谢。”

    他沉稳地坐着,忽然抬起头,目光扫过众人:“各位前辈都是修真有成的仙风道骨,却始终还放不下小利小惠,最近状况迭出,不得不说,和各位的失策有关。”

    他慢慢地一个一个看过来:“围攻博纳基金的卫总,导致现在陈家完全脱离联盟,据传陈掌教已经就此事上诉道盟,说我们暗地里胁迫陈家在尘世的代理人,这一条就足够其他各大世家的代理人人自危,各位有法宝有飞剑,我秦明川不过是个凡人,我也是很怕死的,你们先挑头闹了这么一出,是想给别人提个醒,还有刺杀代理人这条断送门派财路的捷径可以走吗?你们真的以为陈家那九把飞剑一出,我秦明川有十条命可以躲过去吗?”

    刘先生适当地插了一句:“此事我有分寸,王七爷,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家主,我也只是一时痛失孙……”王七爷还想辩解,被刘先生微笑着摇手制止,“事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算了。”

    “还有,某些人,放着大敌不顾,却为了蝇头小利,去谋算一个女子。”秦明川冷笑着说,“这种事生在本市,简直是刘氏之耻,传出去,一个新兴宗派,正在提交申请加入道盟的时候,忽然被抄家灭门了,很好听是不是?很光彩是不是?别人不知道是各位擅自行动的,还以为是刘氏打击后进,不遗余力,我虽然是个凡人,也不愿意背这样的黑锅的。”

    他坐在长桌这端,除了刘先生还是微笑点头,其余人都面沉似水,一言不。

    “诸位,我们目前的要目的是什么?是集中力量,消灭邪修外道,不是拘泥于谁分了什么东西,谁得了什么好处,不客气地说,现在还没到分胜利果实的时候,就算现在到手了,将来如何?放着南洋顾家这么一块大石头在心头,你们倒能真沉得住气装没看见,就算顾家碍于道盟约束,为了要在中土扎根,承诺不再利用凡人生魂祭炼,在坐的诸位可都是修真者,不受这条规则保护的。”

    “一个南洋蛮夷,能有多大力量,上次秦总的神机妙算,不是已经大伤顾家元气,顾家少主也被重创,就来了两个女人,能济得甚事?”李彦宏不甘寂寞,跳出来大拍马

    秦明川看向他,彬彬有礼中带有一丝蔑视地说:“顾景行不过是个纨绔子弟,不足为虑。毛幼书当年可是以一人之力,悍杀南洋十七位降头大师的角色,虽然是女流之辈,但仙长以为这样的女人,在自己儿子受到重创的时候,会做出什么反应来?毛家有三道异宝,都是由万道生魂炼成,怨气冲天,前两道都已经在本市被毁了,唯有她手里的血河幡,里面的主魂是毛家先祖,分神期高手,一万道血魂里面三分之一来自二战时期驻扎印尼的军第五师团,各位仙长久居深山,恐怕不知道这军第五师团在中国打过南京,打过台儿庄,打过广州……是何等血腥可怖的生魂吧?哦,对了那时候各位仙长忙着在山中修炼,自然是不理会这些凡尘俗事的。”

    他站了起来,向刘先生微一点头:“我在公司还有点事,这就回去了,言尽于此,请各位自行考虑。”

    “好,明川,你去吧,路上小心,也不要太晚了。”刘先生微笑着说。

    “我知道。”

    秦明川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溜溜的东西,随手丢到桌子上:“这是我派人伏击了顾家向外联系邪修的一个手下,获取的一枚弹丸,古雷说此物名叫流星赶月丸,是王七爷从前一时兴起所制的玩物,如今原璧归赵。”

    古雷为他拉开大门,在走廊的近处,刘杏子正一脸困倦地坐在沙上,看见他出来了,兴奋地站起来:“明川,我为你煮了夜宵,是你上次说想喝的白果粥。”

    “下次吧,杏子,我急着回公司,还有个电话会议要开,欧洲人比较看重守时的合作者。”秦明川抱歉地说。

    刘杏子急忙说:“那没关系,我给你打包,路上喝!你等着,一分钟就好了。”

    秦明川无奈地点点头,刘杏子飞一般地冲出了走廊。

    古雷在后关上门,轻声说:“大小姐以前从来不下厨的,她是真的很喜欢您。”

    秦明川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笑了:“是的,我当然知道。”

    他随即收敛了笑容:“如果是想要灵液的话,终南庄家和正一道李家是不会这么不惜一切撕破脸抄上门去的,去查查,岳青莲家里还有什么能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是

    ..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