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7、离乡远嫁的后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岳青莲现自己每次和顾景行吃饭,都食不甘味,甚至不知道塞到嘴里的是什么东西,往好处想,她只能归咎于顾景行本就‘秀色可餐’。

    她心事重重地回到家里,孟妮可在厨房里烧泡饭当夜宵,一股带着锅巴焦香味的饭气弥漫开来,胡小凡站在水池边,认真地洗着青菜,小麒麟趴在陈初腿上,一边吃冰激凌一边看电视,陈初侧着,在和小玖下棋。

    小玖费力地举起一颗围棋子,走了两步,放到合适的位置,沙太软,他差点摔了一跤,气鼓鼓地就着陈初过来扶的手掌站了起来,又跑回原处。

    “回来啦?还以为你们会去开车兜个风,到江边看看夜景,说说话什么的,最后浓之际,再去附近的酒店开个房间,谈谈人生和理想……”孟妮可切碎了火腿丝和菌丝,丢进锅里,嘱咐胡小凡等再开锅的时候就可以丢青菜末进去,然后在围裙上抹着手上的水走出来,斜斜地往门口一靠,飞了个媚眼,“你赶紧加把劲啊,拿下帅哥,从此就可以过夜夜**,有人暖的好子了。”

    要是换在过去,岳青莲一定会高傲地一扬下巴:“男人哪有电毯可靠。”

    但此刻,她却啥也说不出来了,嘴唇动了两下,孟妮可立刻警觉,大惊失色地问:“分手了?不会吧!”

    “去!什么分手!我只是对将来的前景‘揣揣不安’。”岳青莲丢下包,脱掉鞋,往卧室里走去换衣服。

    孟妮可现不对,紧跟了过来,随手关上卧室门:“到底怎么了?我上次看你们感还蛮好的样子。”

    岳青莲往上一倒,烦闷地说:“面临选择……我大学毕业都那么多年了,居然还要面临这样的选择,是跟他走,还是留在自己熟悉的地方。”

    “去哪里?哦!去东南亚是吧?”孟妮可感兴趣地说,“这么说,婚姻大事有望啊?”

    岳青莲不语,她不是没看过类似的例子,同寝室里虽然没有,但隔壁寝室有个姑娘就是如此,大学毕业的时候,放弃了父母在家乡给她找好的工作单位,放弃了考研,放弃了在本市找工作,义无反顾,满怀地跟着男朋友去了他的家乡:一个西北三线小城市。

    在七八年前,那里还是个充满人脉关系的小地方,以她名牌大学金融学士的学历,在招聘中也没多大优势,再加上男方父母那点关系人和金钱,都用在给自己儿子谋出路上,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她男朋友进了银行,正式编制,她委委屈屈地去了某个边远市郊的信用社,合同工。

    婚是结了,孩子也生了,她却现这完全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了……

    “你瞎想什么呢?”孟妮可在边坐下,“如果你真的对顾帅哥得死去活来的话,这时候你早就回来向我秀钻戒了……青莲,世间万物没有完美的,你要想清楚,到底你要的是什么。”

    她歪着头想了想:“如果以结婚为前提的话,顾帅哥也是个好对象啊。”

    “是很好……”岳青莲拿起枕头盖在自己脸上,“我只是对放弃目前的一切,跟着他去东南亚这件事不安,这不像是我能做出的决定,完全丧失主动,把希望都寄托在男人上,到了东南亚,会过得怎么样,都取决于他,而我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从头开始生活,朋友都没一个,连社交圈子都是他的……这种感觉,太不好了,我不是不喜欢他,我只是过了那个为可以不顾一切的年纪。”

    孟妮可不屑一顾:“切,说得你好像有七十岁一样,修真啊,就算七十岁有什么了不起?结婚还可以离婚呢,你先答应下来,好歹过去转转,感真破裂了再回来嘛,这年头,离婚不很正常?你就是太挑了!人总是有缺点的,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啊。”

    “我要是不挑的话,早六年就嫁出去了,结婚又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再说这次不一样。”岳青莲烦躁地坐起来,“我要是去了东南亚,不管他怎么说,我怎么想,那就意味着我认同了那种……那种收人魂魄以祭炼法器的行为,还有什么降头术的尸油啊骨灰啊……我是知道他们生存不易,这都是活下去的必要手段,我能理解!我现在都可以理解!但我过不了我心里这一关……你不知道,当年我结成金丹的时候,是在金鑫大厦,那次有一个小鬼披着人皮来害我……如果我不是修真的话!那现在根本就已经死了,连夏英杰一起……都死了。”

    她抱着膝盖,目光有些空洞:“顾景行是真的喜欢我,我感觉得到,他也是真的愿意和我结婚……可是,这仅仅是因为,我是他生命里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最好的选择。”

    “那不也好吗?人生苦短啊青莲,要及时行乐,啊……不对,应该是修真月长,何惧苦与乐,反正失败了可以从头再来,你就赶紧嫁到东南亚去,不动产股票什么的留给我,我替你教育徒弟,到时候你还可以让我打个‘海外代购’‘泰国皇室美容秘方’什么的幌子,多好啊。”

    岳青莲把头埋进膝盖里,闷闷地说:“我要是走的话,陈初小凡麒麟小玖小鱼,我都要带走。”

    她抬起脸看了孟妮可一眼:“他不是自己要走的,可以说是被秦明川走的,现在局势这么凶险,我一点后手都不能留,高彤本来就是秦明川的属下,又没修真,问题不大,丹宁有周老师,也没事,但你必须跟我走。”

    孟妮可大惊,直接跳了起来:“我可不去!”

    “过去立刻就分房子,海滩别墅!配佣人!厨子!花匠!”

    “那也不行!我吃惯了中国菜了,我不习惯冬天不下雪的子!更受不了满街外国话!”

    “别胡扯,你又不是没出过国。给你介绍个拿督当男朋友!让你当拿汀!”

    “什么拿督拿汀……我可是堂堂华夏苗裔!”

    岳青莲苦笑了一声:“不是说以结婚为目的吗?这种条件还不好?”

    孟妮可语塞,半天才说:“你和我又不一样,你明明也喜欢顾大帅哥的……综合考虑一下,他可是最好的人选了。”

    是的,顾景行是最好的人选,无论什么都无可挑剔,他说过的:无论过去是怎么样,那一夜金鑫大厦里生过什么事,她没死,她活下来了,她就有资格站在他边做他的伴侣,从此不离不弃……

    这也是修真的生存观点吧……不能以凡人的正义与否而论……

    要跟顾景行去南洋吗?结婚,生子,一切听他安排,这就是自己未来生活的全部吗?

    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事业,都在这里,在这片土地上,要彻底离开吗?

    卧室里一片寂静,胡小凡在门外叫:“师父,孟长老,夜宵好了。”

    “就来。”孟妮可答应了一声,拍拍她的肩,“你是吃了大餐,我还要补充点能量后半夜好修炼呢,先出去了。”

    岳青莲用手抹了把脸提起精神说:“以前也不见你这么贤妻良母,还准备夜宵,咱家晚上除了麒麟谁还动过嘴?”

    “嗨,那不是为了陈初嘛,他还在成长期呢。”

    孟妮可出去了,听着外面的碗筷杯盘声,岳青莲露出一丝微笑:无论如何,她还有青莲宗的大家……跟家人一样的存在。

    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以为又是夏英杰借了别人电话,不假思索地接通凑到耳边捏着鼻子拖着声音问:“喂?是舅舅吗?”

    那边传来一个严肃得有几分古板的男声:“对面可是岳宗主?”

    岳青莲不假思索地想回答‘你打错电话了’,幸好她脑子稍微一转就明白了过来,立刻正言回答:“是我。”

    “你前递交的以宗派份加入中土修真界的申请已经被受理了,请你明上午九点到如下地点进行初审陈述。”那个声音很公式化地说。

    岳青莲飞快地记下来地址,下意识地补了一句:“方便的话能把时间地点个短信给我确定一下吗?”

    那个声音照样很严肃地说:“何谓短信?”

    岳青莲没办法地去头柜上抓纸笔:“那您能重复一下吗?我好记录……”

    “可以。”

    早上九点,岳青莲打扮整齐,和周围急匆匆的上班族o1没有什么不同地混杂在人群中走入了一间有了年代的写字楼,电梯一直升到顶楼,她迈出电梯,看见前台那金字招牌写的‘xx贸易行’,字上的镏金都掉了一半。

    整个办公区寂静无人,她正在奇怪,一片闪着微光的绿叶自动地从走廊那端飞了过来,悬在空中向她上下摆动,状似招手,岳青莲犹豫了一下,举步跟着走了过去。

    她经过的路上,一扇扇门自动开启,名为公司,两边的房间却基本空置,连桌椅都是十几年前的款式没有变化,更没有电脑等办公自动化用具,显然只是个幌子,都不屑于掩饰一下。

    走廊尽头,门户大开,里面不知道怎么弄的,却是一副园林景象,假山花木,小桥流水,远处云雾缭绕,明明只有几十平方米的地方,却横辟出十几亩地的空间,迎面就是一块青石板为桌,两个老者弈棋,一个老者在旁观战,几只白鹤站在松下互相嬉戏,好一副仙风道骨的做派。

    岳青莲本就有白玉印洞府,对此倒没有多惊讶,她的高跟鞋一步跨入了这个神奇的空间,紧接着就现后的房门不见了,她是真真切切出现在园林里面。

    三个老者都是青布道袍,芒鞋布袜,比起来岳青莲那一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显然,这三个人也是这么想的,下棋的下棋,观战的观战,连仙鹤都不看她一眼。

    岳青莲想:难道要是考自己的眼力?还是看自己能不能破解棋局?就像武侠小说里写得那样?

    但是她压根不会下棋。

    不过这难不住岳青莲,她是来过初审陈述的,那么不管前面是园林还是ceo办公室,不管面前是三个穿道袍的老头还是穿西装的ceo,要她来做陈述,那么她就做好了。

    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下面轮到岳青莲小姐上台言。”以资提醒,岳青莲瞬间进入工作状态,微昂下巴,,收腹,腰背笔直,高跟鞋在青石板路上踩出有节奏的一串脆响,径直走到三个老者面前。

    三个老者还是没有抬头,她照样看也不看他们,脸上露出得体的微笑,声音清脆悦耳,干净有力:“各位道友,各位来宾,meinedamen,meineherren,下面由本人岳青莲代表朝歌山青莲宗表宗派申请陈述,请审查!”

    今天是中间段的,生在青莲修炼后,和青莲出门前之间。

    不知道是不是要去参加什么‘宗派申请初审陈述’,岳青莲今天的修炼有些瓶颈,半道上突然‘心血来潮’,再也坐不稳了,咬紧牙关,再定心也不行,,索停了养气工夫,出了洞府。

    看了一眼头柜上的钟,凌晨四点十七分,初夏时分,窗外晨光初露,一片寂静。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忽然刺耳地响了起来,岳青莲吓了一跳,疾步走出去,胡小凡被声音惊扰,迷迷糊糊地从宠物垫上抬起头来,小麒麟枕着他的尾巴睡得正香。

    “没事,你睡,我来接。”岳青莲抬手示意三花小狐狸继续睡觉,过去一把抓起了话筒,按了可视,倒要看看这么早来乱按门铃搅人清梦的是谁!扫街的也没起这么早的啊!

    屏幕上出现的是保安的脸:“岳小姐啊,对不起打扰一下。”

    说着他把子侧了一侧,露出后不远处的人影:“我想问问,这个人你认识吗?他说是住在你家的。”

    岳青莲五雷轰顶:陈初!

    她扭头看去才现沙上没有人,薄被叠得好好地放在一角。

    陈初仿佛自己也知道不对,低着头,站在原地,动都不动。

    “是,当然是……他是我老家的外甥,刚上来城里,不太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岳青莲客气地说,“能问一下他干什么了吗?”

    保安挠了挠头:“倒也没什么,就是他围着小区跑了一圈又一圈的……我们看着实在有点……不正常。那对不起啊,是我们多想了。”

    “不不不,谢谢你们……小孩子就是比较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你让他上来吧,谢谢啊。”岳青莲余怒未消地对话筒叫了一声:“陈初,你给我上来!”

    她按掉门铃,在门厅里转了两圈,等到敲门声响起,一把拉开门,不由分说地把陈初拽进来,压低声音说:“你搞什么呀?!大家都还担心你刚出院体不好,要慢慢调养,你倒好,大半夜的不睡觉,下楼跑什么步啊?你还以为自己多健康?”

    大概是为了运动方便,陈初穿着白背心和过膝的运动裤,一眼可知是胡小凡的,露出瘦削的体,露的皮肤上偶然还可见几处旧伤痕,低着头,不说话。

    岳青莲再次回头示意坐起的胡小凡继续睡,推着陈初往卫生间里走:“去先洗个澡,水开一点,别感冒了。”

    陈初用手抵住门框抗拒了一下,闷声说:“我没有想到,在城里跑步,也会有人管……”

    声音里藏着不安,和小小的委屈,岳青莲抬手在他头上虚打了一记,恨铁不成钢地说:“事物反常即为妖!你看哪有人半夜三更跑步的?人是群居动物,尤其住在小区里,要注意公共道德!……我跟你讲这些干什么?……都是你自己不好,出来了也不想着融入社会,多跟人接触,不然这种事哪还用我讲……你那个舅舅也不管你。”

    陈初抵着门,忽然说:“他不配做我舅舅!”

    岳青莲愣了一下,怒了:“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吃亏上当一次还不够啊?他不是你舅舅是谁?我跟你说,血缘这关系,是天生注定别无选择的,我也知道老夏这个人不着四六的,不招人喜欢,但他起码不是个坏人吧?”

    陈初抿着嘴,一言不,倔强的侧脸让人看着心里难受,岳青莲按压下火气,放轻声音说:“好了,赶紧进去洗澡吧,别感冒了,我知道你在青叛逆期,别人说不听的……现在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体养好!”

    陈初侧头看着她,很认真地说:“师傅,我多加锻炼,体很快就会好。”

    “这是什么年代的康复理论,难道你们都不知道还有运动损伤这个说法吗?”岳青莲手上加了一把劲,用力把他推进卫生间,关上了门,转看见三花小狐狸坐起来,眼巴巴地看着卫生间,气不打一处来,低声说:“小凡,没你的事,躺下!叫你睡觉呢?!连你都不听话了是不是?”

    “师傅……”胡小凡很羞惭地低着头说,“弟子只是想上厕所……”

    ..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