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6、联盟拉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时间进入五月,在夏季还没正式到来的时候,空气却已经变得燥,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摩擦出火花。

    姜老头刚刚送走一个客人,回头一看,金一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自己小院的树下,正拈着胡子饶有兴趣地观赏着花架上的各类盆栽,不由苦笑一声:“金老头,你又来垂涎我的好药了。”

    “哈哈,你从前可是很欢迎我来的。”金一鼎从怀中摸出一个瓶子丢给他,“这是三十年才能摘一次的顶尖云雾茶,便宜你了。”

    姜老头把玩着瓶子,却没有多少喜色,反而摇了摇头:“老金啊,我知道你要我干什么,可是我这一点头,就是家族几百口人的兴旺衰败啊……我不比你们正一道,姜家从来就是老老实实做点小生意,子弟遍布全国,实在吃不起对方的飞剑杀来啊。”

    他说着一摊手,苦笑着说:“做生意的,就求个和气生财,姹宗也好,幽冥道也好,何尝不是好主顾呢。”

    金一鼎也面露危难之色:“老姜,你以为我愿意掺和进这种事去?有这个时间我到你这弄点灵药,回去练一炉丹,顺便修行一下我的阳火诀,不比跟着刘家胡闹强?但现在形势不如人啊,刘家那边,咄咄人要我们立刻站稳立场,正一道是受过皇封的天师世家,立得最正的牌坊就是降魔卫道,他们就算自己不出面,我也在劫难逃哇。”

    姜老头沉默了一会,叹口气说:“淮南刘家,终南庄家,正一道……现在六大世家里,你们已经占了三家,岐山周家不过是擅长风水卜卦,也谈不上战力,潼南临平山陈家虽然以剑修闻名,但一直严守不出,这次连掌门嫡孙,年轻高手里最优秀的陈初吃了大亏都没有人来找刘家理论,想必是绝不会出山的了,你们还有什么可虑的,非要拉扯我进去?”

    金一鼎拈着胡须,意味深长地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啊。”

    “原来是看上了我这点家当。”姜老头冷笑一声,“下一步想必就是开门见山,要我支持军需了吧?”

    “不然不然,秦总已经说了,按原价购买。”

    姜老头就差捶顿足了:“老金!你多不下山,总守着你那破炉子炼丹,你是不晓得,现在尘世间出了一个新的行当,名曰‘金融’,搞金融的主儿,都是一个个以钱变钱的高手,你就说我是商,好歹我还有真东西卖给你,这群人手里一件货物没有,就弄一些所谓‘金融产品’压根不存在的东西,都能变出成倍的钱来,所谓空手白狼的好手,就是指这种人!你说的刘先生的乘龙快婿,那位秦总,就是这行当顶尖的高手!”

    金一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果真有如此厉害?”

    “如果这次联盟是刘先生主持,那我还放心一二,如果换了他,只怕我这点小把戏,在他眼里是一戳即破,我还能留点棺材本吗?!”

    金一鼎不以为然地摆摆手:“他一个凡人,能有什么手段,你多虑了。”

    “凡人才最可怕!你现在行的路,坐的车,看的电视哪一样不是凡人造出来的!我们自负修真,乃是脱俗世的东西,殊不知凡人也在进步,中土六大世家修真一千年,可能修出个互联网来么?”

    姜老头泄了一顿,也垂下了双肩:“罢罢罢,我就勉为其难‘共襄盛举’吧,不然恐怕明天一群人就上门来气势汹汹地要找我‘论道’了。”

    金一鼎拍拍他的肩膀:“安心,我估计此次所谓联盟,不过是刘先生看他女婿是个凡人,担心以后他闭关修炼,家族里有人不服管教,所以拉我们给秦总锦上添花一样,以后说起来也硬气,未必还真的打起仗来?盘桓个半年,大家也就各自散去了,谁还真的动你那堆老古董的脑筋呢!”

    姜老头眯起眼睛:“希望如此吧……”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多少青年才俊,刘大小姐怎么就死心塌地地喜欢上一个凡人了呢?”

    姜老头哼哼一笑:“要真是招了青年才俊当驸马,以后这刘家的江山,还不知道姓什么呢……”

    “你听说了没?刘门王七爷的宝贝九孙子被人杀了,他现在都快疯了,到处找凶手。”

    “他?老了老了变疯狗了,明明没那个命,还天天想着坐家主的位置,现在这局势,刘先生留着他,分明是当枪使呢。”

    “慎言啊,老姜,现在刘先生基本不管事,一心一意准备闭关了。”

    “这么说姓秦的果然不好惹!”

    岳青莲的车送去大修,她早已经忘了在闹市区打的有多么难,站了半个小时才好容易打到一辆,到约定地点的时候迟到了十分钟。

    顾景行坐在餐厅的一角,聚精会神地低头看着自己的pda,等她到了跟前才猛然惊觉,站起来笑着说:“青莲,你来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岳青莲顺手把手里拎的一只小巧玲珑还带着叶片的柳条筐递了过去,“这是送给和阿姨的,一点水果。”

    柳条筐里是四五个鲜嫩丰润的大桃子,殷红的尖儿上仿佛还带着早晨的凝露,饱满得像是汁液随时能从里面渗出来,一股桃子的香甜气味飘在餐厅里,甚至有客人转寻找是哪里传来的味道。

    顾景行把目光从岳青莲脸上收回来,落在桃子上:“你太客气了。”

    “哪有……”岳青莲暗地里吐了吐舌头,她以为今天的饭局还是跟上次一样,阿姨压阵,顾景行忙着打圆场,自己好歹弄点东西来,有点额外的话题,别让大家的注意力都盯在自己头上。

    桃子是从山上摘的,柳条筐是陈初编的,没想到他那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编起筐来非常灵巧,岳青莲弄了几根柳条忙碌了半天也没编成,他接过去几下就编出了筐底,随即手指翻飞,一个精巧的小筐瞬间而成。

    “以前在家乡山里,储存运输都是要靠自己编筐的。”他解释了一句。

    岳青莲‘师心大悦’,立刻就忘记了刚才还狠地要打他去劈柴的打算,再说了,现在大家生活在城市里,公共绿地的树木都是国家财产,法律止乱砍乱伐的,她为良好守法公民,怎么能犯这个错误。

    “你太客气了。”顾景行又说了一遍,重新抬起眼看着她,苦笑了一声,“你不知道这个的价值吧?”

    “什么?不过是几个桃子而已……”岳青莲忐忑不安地问,她上次也送了一个桃子给养伤的陈初,夏英杰并没当场大惊失色,口称‘好宝贝!’,她以为就是当水果的灵桃,小麒麟每天要吃一个的……那自己也吃过啊,除了很甜很香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对自己的修行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帮助。

    顾景行看着她的眼睛,确信她什么都不知道,忽然一笑:“青莲,有时候我觉得你是真的在红尘中生活到现在,有时候我又觉得你是刚刚走出来。”

    他拉着岳青莲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摸着柳条筐,淡淡地说:“柳树,亲水,本来不是很吉利的,对于修道之人,也没有什么用处,但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七色柳’,如果能活到万年以上,枝条就会呈现七种颜色,现在是时候未到,只有三种……此物属阳,具有五行特质,完美均衡,是修道人梦寐以求的利器,用此种柳枝折而为笔,书写起符咒来,天生而具五行之力,更不要说……可以配合其他物质,练成法宝。”

    他说着,转向岳青莲:“你真的要送给我吗?”

    岳青莲这才明白他在意的根本不是桃子,有点窘:“你拿去好了,对我也没什么用处,不过你说的练成法宝……我倒是蛮感兴趣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炼几件。”

    孟妮可最近灵力凝聚,终有结丹之象了,目前经费严重紧张,她也拿不出几千万去老姜头那里给孟妮可买件法宝护,如果能利用手头的材料dIy一件,那是最好了。

    顾景行显得有些为难:“这个,我们家族里的炼器师都留在南洋本家,在这边没有充分稳定之前,我爸爸是不会许他们踏入中土一步的。”

    “哦……那就算了。”岳青莲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说,“景行,我刚才跟两位学长见过面,有一些关于金融政策最近调整和有关部门的动向猜测,想跟你透个底。”

    顾景行第一次打断了她的话,温柔地看着她,轻声问:“青莲,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你愿意不愿意,跟我去南洋?”

    “什么?”岳青莲心里已经完全明白了顾景行的意思,但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她还是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顾景行微笑着拉起她的手:“我是在问,你愿意不愿意到南洋去生活?”

    他的黑眸早已不是初见时的严冬寒冰,而是水般地温暖:“这边的局面太严峻,我要控制的话,不是没有胜算,但必须要搭上好几年,甚至好几十年的经营算计,大家都会很辛苦,甚至会让你有危险,饱受惊吓。而回到南洋,一切就可以尘埃落定,雨过天晴,那里我们家是当然的霸主,不会有人敢来挑战我的地位,我们就可以多出很多时间相处……我想过了,作为男人来说,建功立业当然是很重要,但陪伴家庭亲人也同样必不可少,我不愿意你把生命中最美好的青年华,浪费在为我担心上,我只想给你最好的。”

    他停了一下:“我并不想用求婚这类的招数给你施加压力,但只要你一点头,我立刻就去买钻戒和玫瑰花。”

    在远处等着随时召唤来点菜的服务员似乎也明白了什么,抿着嘴笑着悄悄离开了,把这一角落完全留给了他们。

    “我……我没想过。”岳青莲勉强地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留下。”

    “我当然可以留下,只要你愿意,我这就留下。”顾景行相当肯定地点着头说,“我的事,当然要自己做主,而如果是我们俩的事,自然要听你的意见,青莲,我只是不想你那么辛苦,在这么一个……这么一个剑拔弩张的环境下,天天担惊受怕,我们换个地方,去南洋,过安定的生活,不好吗?”

    “可是,我对东南亚一带,没什么了解……”岳青莲支吾着说,在她的印象中,那是一个椰风海浪,风景迷人的地方,四时花开,珊瑚礁的海水碧蓝湛清,晒得黝黑的孩子们在海浪里鱼一般地出没,去旅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在那里生活?

    顾景行郑重地说:“有我,你放心,我们家族的人,婚前也许还会衡量各种原因,但一旦成婚,那就是不离不弃。”

    他似乎也需要勇气,低头看着岳青莲的手指头,慢慢的,但没有什么条理地说:“我爸爸有好几个私人小岛,房产也很多,我们可以住在任何你喜欢的地方,我知道作为职业女,你对工作还是有需求的,新加坡、大马,都是新兴的金融中心,顾家有银行在那边,你愿意的话,可以继续从事风投,香港台湾那边的投资环境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们的富豪政要,求助于我的地方很多,必要时候也会倾力相助的,至于东南亚本土的降头师,我就不信他们还有胆子来挑衅我……青莲,跟我走吧,在我的家乡,你会生活得像个皇后一样……”

    如果再年轻六岁,岳青莲想必立刻就感动得泪盈眶,拼命点头了。

    但现在,她的脸虽然飞上红霞,眼睛润润的,笑意从嘴角泄露出来,脑子里却开始飞快地旋转,思考着一系列问题:她去了南洋,那朋友们怎么办?小凡和陈初怎么办?

    富洋要撤离大6吗?刚才刘军晖说的话,果然是真的?

    顾景行实际的重心并不在金融上,如果仅仅是金融上的节节败退,他后有东南亚财团的支持,和港台资金的涌入,肯定能撑过去,秦明川坑了他一次,未必能坑第二次。

    那原因是什么呢?修真相关吗?刘家最近又有什么动向?是针对顾景行吗?他们想干什么,这城里还妖怪满地跑呢,人类之间就先起了内讧!秦明川,你是真的疯了吗?

    “青莲?”顾景行轻声叫她,“我也愿意为了你而留下来……这毕竟是你生活了多年的城市,我能理解你的感觉,我只是有点愧疚,如果留下来,我恐怕给不了你最好的生活……”

    岳青莲咬了咬下唇,露出一个微笑:“景行,这是人生大事,我需要考虑一下。”

    顾景行体贴地放开了她的手:“没问题,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给我答复,我好带着钻戒和玫瑰花上门求婚……”说着露齿一笑,“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肯回头的话,我都在。”

    岳青莲眼眶忽然了,为了掩饰她急忙转过头去。

    顾景行察言观色,并不再说,而是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点菜吧,我饿了,你喜欢吃什么……”

    ..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