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感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w.xSong.cOm ww.XSlong.  ww.xSLOng.com     岳青莲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回到家里,和孟妮可关起门来密谋,出乎她的意料,孟妮可倒对她的行为深表赞同:“应该的嘛,上次你神勇无比地显露了那么一手,他们不动你脑筋是不可能的,肯定要你这个强力输出入团,嗳?原来这次是四百人大副本啊!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很卡……”

    “可是,我真的毫无经验……”岳青莲苦恼地说,“当着老大我是不能说‘我不行’,但实际上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啊!”

    孟妮可用力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想着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开口跟老外说话,第一次去教授那里面试,第一次用外语写论文……这种事来鼓励自己就好了,当时我还不是一样,找个房子都羞羞答答,到最后真急了,在超市出口抓着每一个人问请问你知道哪里有房子可以租……都是出来的!好啦好啦,咱们这样的人,自负优秀独立,除了咬碎牙关也要往前冲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别的路可走。”

    “说的是!”岳青莲振作精神,深呼吸了两下,“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我既然已经修真了,就必须为修真界出一点力,不能独善其,这是冷血的表现……唔,我现在感到自己有点像个真正的修道者了。”

    “再说,陈初那个傻小子,也一定会加入的,你还可以趁机看着他别乱来。”孟妮可修剪着指甲,漫不经心地说,“这样你就不用像个鸵鸟一样,天天让我接电话了。”

    岳青莲装作没听见,快乐地伸了个懒腰:“哎呀,一直都没顾得上再找份新工作,现在终于又充满了干劲!小凡的褪胎子也快到了,人生真的很圆满啊!”

    说完她拉开卧室门走了出去,胡小凡刚从浴室洗完澡变成人形出来,正站在桌前,一边单手在键盘上敲字应付客户,一边拿毛巾擦头发,被下午的金色斜阳一照,湿漉漉的黑发下面,是白润如玉的额头,清秀的眉毛,低垂的眼睫根根分明,犹如墨画而成,忽然低头对腿边的小麒麟说了句什么,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好看。

    “以前没看出来,原来咱小凡也是个美男哩。”她惊讶地说。

    正在桌面的小里晒着夕阳打瞌睡的小玖‘呼’地一声坐起来,睡眼惺忪地四下看,目光迷离又凶狠。

    “我去逛个街,买点东西!”岳青莲高声说了一句,溜之大吉。

    很久没有在晚上出来过了,当然是排除了夜里做‘那个那个’的事,岳青莲没有开车,漫步在附近的街道溜达,一家家地逛着街头小店,这在之前似乎都是琦琦那样的小姑娘才会干的事,但现在她却有了充分的时间和心,慢慢地逛过来。

    虽然已经是四月,但晚上的天气还是有点寒冷,街头走过的人多还穿着厚外或者风衣,回家的步履匆匆,也有像她一样的女孩子,大概是下班之后无聊拉了闺蜜一起来血拼,软磨硬泡地跟店主砍价。

    “今年真的是寒啊。”岳青莲听到一个女孩子对同伴抱怨,“我买了装,一天穿的机会都没有,眼看五一就到夏天了。”

    “所以说气候异常嘛,好歹我们还不是南边,听说西南大旱,才刚开始下雨。”

    “嗳,只希望不要大旱之后就是大涝就好了,我最讨厌发洪水。”

    “乌鸦嘴!”

    岳青莲心不在焉地买了几条丝巾,反正便宜,回去给小玖随便剪着当衣服穿都不心疼,正低头在一家小店里挑十几块钱的闪闪亮小首饰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人行道上有人惊呼:“看!飞碟!UFO!”

    飞碟?!她立刻放下东西,拔腿就冲出去仰头看,一面在心里唾弃自己,平时装得很淑女,但一到关键时候,还是忍不住看闹的本能。www.xsLOng.

    此刻天空半黑半蓝,带着玫瑰紫的最后一抹夕阳正在地平线上遥遥坠落,天空偶尔有几颗疏星闪烁,城市的霓虹还没亮起,两个色彩斑斓闪亮的物体,正缓缓地从东往西移动,从凡人的眼里只是勉强能看清的地步,但她清楚地看见前面的像一只蝴蝶,翅端闪着七彩的光芒,后边的更像一个没有双翼的飞机,沿着机一溜有六个航灯一样的窗口在闪烁光华,明明灭灭。

    路上行人多驻足观看,各个品牌的手机都被主人举在空中,噼里啪啦地乱拍一气,岳青莲下意识地也去摸,才发现自己跑出来的时候只带了钱包没带手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不明飞行物’在大模大样地天空晃了一分钟之后,忽然光华尽灭,隐入云层。

    围观群众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议论着走开了,还有几个不死心的站在原地继续望天,希望能再度看到。

    来吧,都来吧,既然修真是真的,那外星人为什么不能是真的,反正局势已经够乱了,加上外星人掺乎一脚也没什么。

    她这么心灰意懒地想着,也无心再去挑东西,沿着栽有梧桐树的人行道向前走了两步,忽然敏感地一回头。

    在街道的另一边,夏英杰骑着自行车,一脚支地,静静地看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隔着车水马龙人流熙攘的街道,对视了很久,终于,夏英杰瞅准了一个空,一踩脚蹬,嗖地在车流中找到一个空隙,横穿马路,来到了她边。

    “老夏,巧啊。”岳青莲面无表地说,“你是为陈初的事来的吧?”

    夏英杰尴尬地挠了挠头:“当然不是,那臭小子……唉,已经麻烦你够多的了,我只想请卫总去接他回来,结果……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

    每次他这么赖兮兮地对她说话的时候,岳青莲就怒火高涨,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有些心酸的感觉,低下头说:“算了,他根本也不会听你的,你又何必把责任往自己上揽,吃饭了没?我们一起去吃点吧?”

    “不了不了,我来找你,就是想谢谢你,还有,替陈初说句对不起。”

    岳青莲不相信地抬头看着他:“天下奇闻啊,老夏,居然有免费晚餐你都不吃的时候了,难道是2012真的要来了吗?我刚才还看见飞碟呢。”

    “那不是飞碟,是幽冥道的‘掠花飞影鬼蝶’,后面跟着的我没见过,大约是什么‘九天十地神魔梭’类似的东西吧。”夏英杰若无其事地说,“青莲,老秦找过你了吧。”

    岳青莲点点头,心里把那两个名字重复了一下:“是说各方势力都来了吗?”

    “当然不会是全部,修真界隔一百多年就免不了要打一场,大家都留着底牌呢。”夏英杰讪笑着说,“比如陈家,这次就又是傻小子上当了。”

    他推着车子,在岳青莲边站着,微垂肩膀,岳青莲侧头看着他,总觉得他心事重重。

    “老夏,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她很不习惯夏英杰这样子,吞吞吐吐,言又止的样子,回想起来,自己和夏英杰的相处方式,从来都是直截了当,反正在她面前,夏英杰从来不掩饰自己猥琐的本质,而她也不吝于表现泼妇的一面。www.xsLOng.

    “嘿嘿,我就怕说了之后,会听到‘您拨打的电话永远不在服务区’哩。”夏英杰厚着脸皮说。

    岳青莲噗嗤一声笑了:“对不起啊,前几天我心不好,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现在你说吧,我保证不生气。”

    “我还是想劝你出去走走,暂时避开这里的一摊子事,更不要去……去参加什么行动。”夏英杰深邃的黑眸看着她,夜色中,路灯在边依次亮起,明亮的灯光染在他瘦削的脸颊上,还是那么胡子拉碴的脸,透着几分沧桑和憔悴的神

    岳青莲吸了一口夜间寒凉的空气,耐心地说:“老夏,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这不可能,老大已经找上我了,首先,他根基不稳,需要有人帮他一把,我也不知道刘家为什么让他出来主持这件事,但以懋华风投部的一贯风格来说,不管多难的项目,只要接了,就无论如何要啃下硬骨头来,他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我不想让他在这种时候捉襟见肘毫无助力,再说,这也不是刘家一家的事,幽冥道那次在舞会上,是要把所有人一网打尽,当时势紧急,连顾景行都肯出手救人,我又怎么可能在这之后袖手旁观?”

    夏英杰看着她,眼神里是她看不懂的东西:“青莲,你难道不怕吗?”

    “怕什么?”

    “今年天为什么这么冷?是因为僵尸都从坟里爬出来了。”夏英杰低沉严肃地说,看见她瞬间发白的脸,忽又嘿嘿一笑,“开个玩笑。”

    岳青莲恨不得踢他一脚:“夏英杰!”

    “好了好了,我还以为女孩子都很怕这些鬼啊僵尸啊什么的,记得那次,你在大楼里叫得我耳朵都差点聋了。”

    想起去年他们在金鑫大厦里共同度过的那一夜,岳青莲觉得就好像发生在一个世纪之前,就从那一夜开始,自己的命运彻底改变,现在更是从一个普通的写字楼白领变成了即将上战场的修道者。

    “老夏……”她语气低柔,但却坚定地说,“我是有点害怕,但是你想一想,这个城市里有千万人口,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异常事物面前,毫无反抗能力的凡人,比如你办公室的秘书阿曼达,我从前的助理琦琦,还有……他们……”

    举目四望,下班的人潮已经渐渐散去,现在走在街上的是一些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们,年轻小夫妻推着婴儿车,侣们手拉手,还有年长的公公婆婆笑呵呵地带着孙子或者宠物狗,气氛平和,一派悠闲景象。

    “读大学的时候,我也看过几部丧尸片,你想,要是这样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只僵尸,那会怎么样?”岳青莲抬头看着他,认真地说,“我不是逞英雄,也根本不想当英雄,但是现在我有了阻止这种况发生的力量,你要我走开,是为了我好,希望我能安全,但是我做不到。老夏,我们都是有责任的。”

    夏英杰讷讷地说了一句:“但是……”

    “你对你的家族有责任,我一直无法理解,那是你的选择,现在这也是我的选择,的确,我可以不参加,相信少了我一个,对战局也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我可以出去旅游,换个城市,去什么小资白领最喜欢的十大旅游圣地,丽江,西藏,香格里拉……或者出国,都可以,然后我会过一段很闲散快乐的时光,但与此同时,那些修道者们,包括老大和陈初,都在战斗,这样我心里能好过吗?将来真有飞升的那一天,没准这点愧疚就会送了我的命。”岳青莲耸了耸肩,“就像你一样,我要求你抛开你的责任,你也做不到,以你的收入和职业,现在你应该在市中心有房,有辆车,每天穿着名牌西装手工皮鞋,志得意满地做你的博纳基金首席管理人,也早就……早就结婚生子,太太还会很漂亮,孩子很可,而不会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不会的。”夏英杰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有点急躁地说,“我不会结婚的。”

    “瞧,这就是你的选择。”岳青莲摇头苦笑,“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想把女孩子拖下水。”

    夏英杰沉默着,忽然一拍后座:“上来,我送你回家。”

    “真不去吃晚饭啦?”岳青莲知道他在回避话题,正好自己也不想再谈下去,于是故作轻松地调侃,“是不是又想着我闺蜜做的那碗面?啧啧,早就跟你说了,人家可是下得厨房的好女人,要追得趁早。”

    夏英杰支着自行车,等她坐上来才一脚踩上脚蹬子,老旧自行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歪歪扭扭地向前骑去。

    在岳青莲的记忆里,上一次坐在自行车后座好像还是在童年,她谨慎地把手臂绕过夏英杰的腰背:“老夏,你这车行不行啊?嘎吱嘎吱的,别到时候赖是我坐坏的!”

    “放心吧,虽然看起来寒碜了点,可是很结实的,还是我进大学的时候买的呢,那时候一场的旧车,我一眼就挑上它了。”夏英杰夸口说。

    岳青莲无语了,他上大学的时候……那得是二十年前了吧!

    不动声色地收紧手臂,自己的体和夏英杰的后背贴得更近了一点,虽然看起来不修边幅胡子拉碴,但夏英杰还是很注意个人卫生的,从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硫磺皂的味道,清新干净,岳青莲有点发呆地想:似乎三年前相亲的时候,自己之所以没有刚见面拔腿就走并且打电话向介绍人抱怨,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猥琐,但却不知怎么的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呸呸呸!一定是当时的自己脑子坏掉了!

    “喂,老夏。”她双脚晃着,看着灯光下一车两人的影子,无所事事地问,“在大学里交过女朋友吧?看你骑车带人这么熟练的样子。”

    “哪能呢,都忙着赚钱去了,没听说过勤工俭学吗?后座上带过书,外卖,桶装水,泡菜坛子,狗窝,猫笼……就是没带过女孩子。”夏英杰嘿嘿地笑。

    “口胡!还有泡菜坛?!你在学校里卖泡菜啊!?”

    “是啊,跑菜市场批发的四川泡菜,豆角啊,蒜薹啊,小萝卜啊,销路可好了,在食堂门口一摆,一个中午就全卖完了,然后下午还得再跑一趟,到最后我自己都会泡了,可惜住在宿舍里,兄弟们说啦,要是我敢在底下腌泡菜,就连我带袜子一起扔出去。”

    “不会吧,原来你的袜子比坛子还难闻?”岳青莲把额头靠在夏英杰后背上,笑得微微发颤,想起自己那间永远被寝室老大挥舞着鞭子督促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宿舍,现在想起来,只记得挂在自己尾的粉红色小碎花窗帘,飘来飘去的样子,就像她的大学时代一样,只是一个模糊遥远,而美好的梦。

    “真的,老夏,你了不起的,我都开始佩服你了,要是陈初有你十分之一的气,估计卫总也不会忍不住揍他,搞到如今这个局面。”

    额头抵着的后背传来夏英杰腔里的叹息:“他还小嘛。”

    “十七了,小什么小!难道你十七岁之前也是这样,十八岁上大学忽然一下子就开窍了?醍醐灌顶也没这么快吧?”

    “唉,我跟你说过,陈家闭塞得很,子弟都不下山的,陈初从小就聪明,无论学什么,都是第一,养成了他骄傲的子,现在到了城里,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优越,难免有些失落感,尤其卫总上次还打了他一巴掌,他从小可没被人碰过一下,小孩闹别扭呢,他现在唯一能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也就在参与老秦组织的非法武装行动啦。”夏英杰慢悠悠地骑着车子说。

    “难怪呢,原来他在山上就是小霸王,没人敢管的,才变成现在不让人省心的样子,这个例子说明家庭教育是多么重要啊……”岳青莲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夏英杰的后脑,“老夏,认识你这么久了,也没听你提起过你父母。”

    “那……那有啥好说的么……”夏英杰装傻地说,“你相亲的对象是我,又不是我父母。”

    “我只是好奇,什么样的圣母包子父母能教出你这么甘为家乡发展建设做无私贡献的儿子来!”岳青莲越想越气,“当年你还骗我钱都给家乡修路去了呢,现在看起来,其实是临平山忙着封路不让人进吧。”

    “嘿嘿嘿,弗萝拉,你看,灰机!”

    “难怪你相了两百多次亲都没成功过,你根本就是存心不成功的吧?!”

    “灰机灰过去了……”

    “不,我还是太高估你的厚脸皮,搞不好你是专门去骗相亲饭吃的!没准还打包!”

    “灰机掉下来了,快许个心愿吧!”

    夜风轻轻吹起岳青莲的长发,夏英杰把自行车骑得歪七扭八却依然很稳,她的手臂牢牢地抱住对方瘦削拔的腰肢,手下是男强健的**,就像很久之前那一夜,自己趴在他背上,搂住他脖子的时候,令她不由自主地迷恋,那么温暖,那么安全……

    在这一瞬间她甚至有了一个念头:如果这就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感觉,那她愿不要宝马。

    当然,作为一个清醒理智,立志追求美好生活的女,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夏英杰自甘奉献,她可没有必要连自己都搭进去。

    到了小区门口,她从后座跳下,对保安出示了门卡,回头对夏英杰说:“进去坐坐?”

    “不用不用,我真的不是想吃面条。”夏英杰贼眉鼠眼地低声说。

    岳青莲想了半天才记起刚才自己挤兑他的那句话,冷哼了一声:“你就是有那个贼心,我闺蜜也未必会看上你,就算她看上你……肯定把你家那七大姑八大姨,包括陈初,都修理得服服帖帖的。”

    夏英杰只是看着她笑,不分辨什么。

    “来吧,客气什么,你又不是第一次蹭饭吃。”岳青莲双手抱,斜睨着他,“还是你跟陈初别的没学会,学会矫了?”

    夏英杰微笑着说了一句话,岳青莲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这句话和自己的上句之间有什么联系,还是她……听错了?

    他说的是:“青莲,老秦其实没结婚,一直是单。”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