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闲色茶馆位于闹市区,大门不怎么显眼,里面却很气派,进去就是个以供等候的小花园,再往里走才是间间的茶室和大厅……是大厅,其实座位之间隔得远,有西式的半边,放着宽大的沙发,也有中式的半边,太师椅茶几应俱全,中间用镂空长窗的画廊隔开,听再靠里面还有和式装修,是本市数数二的高档茶馆。

    只可惜岳青莲在离职前也不过就是个小项目主管,最多达到小资程度,对类的高档场合还是很不习惯,尤其对于服务生捧上来的茶单,装帧漂亮,龙飞凤舞,全是各类听过或没听过的茶叶,想半,还是没敢开口问‘们供应咖啡吗?’

    “碧螺吧。”选择最保险的种。

    穿蓝襦裙的长发孩眉清目秀,在大厅的侧弹奏古琴,铮铮弦音如流水般滑过人的耳朵,外界的车流人群,城市的喧嚣仿佛都不存在,看着玻璃窗外,温暖阳光照拂着庭院里绽开新芽的花木,嫩绿在枝头,提示生活得都忘四季变化的都市居民,就要来。

    “对不起,来晚。”秦明川低沉的声音在边响起,岳青莲下意识地站起来:“没有,是来早。”

    才看见秦明川后还跟着古雷,不觉眉头皱。

    难道秦明川为避嫌已经到种程度,和会面的时候都必须带上第三人?

    和秦明川之间,清清白白,事无不可对人言啊!

    想着又有泄气:既然无不可对人言,那多个人在旁边,自然也没问题,还是自己多心。

    “老大,恭喜高升。”稳定心神,带调皮地笑,“要称呼秦总不?”

    秦明川在对面的沙发坐下,脸上带着抹疲惫和倦色,听的话倒是笑:“小岳,都多大还么玩。”

    句话好熟……是啊,自己三十岁生的时候听他起过。岳青莲不有些感慨,才几个月过去,此刻两人的份,地位,包括自己遇到的奇奇怪怪的事,简直发生翻地覆的变化。

    秦明川执起茶壶,给自己倒杯茶,看眼,笑着:“今年的碧螺还没下来,是去年的陈茶,小岳,外行。”

    岳青莲笑笑:“老大知道的,直是咖啡党,既然样就换吧?”

    招手叫来服务员,秦明川重新茶,古雷自从进来,除和岳青莲头算是招呼之外,就自顾自地坐在侧,目不斜视,好像面前的两个人压根不存在。

    “对,找有什么事?”岳青莲实在难捱奇怪的气氛,主动出声问。

    秦明川端起茶杯,凝视着白玉般的瓷杯里在水的蒸腾下徐缓舒展开的茶叶:“好茶,尝尝?”

    “好。”岳青莲瞅古雷眼,“古先生不来杯吗?”

    “岳小姐,只是个保镖,就当不存在好。”古雷倒是聪明,直截当地就出来。

    保镖?岳青莲惊,曹向南在世的时候从来没用过保镖,难道秦明川目前的状况十分凶险?

    秦明川看出的心思,慢慢品着茶:“以防万,也知道,最近不太平。”

    他放下杯子,双手在桌面上交握,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岳青莲心头跳:自己看六年多的,秦明川左手无名指上戴的白金婚戒,不见!

    是啥况?

    “前们走之后,向韩骏和那位杨先生问些问题,基本有头绪。韩骏是个普通人,受雇于某个……势力,在懋华做线人,但高彤的事,并不是他泄露出去的,那位杨先生嘛……”秦明川的眼睛里闪过抹狠利,岳青莲低着头,并没有看到。

    “他是个富二代,玩,在PUB里认识个人,勾搭上,可能还有什么药物秘术之类乱七八糟的事,后来家里看他实在不像话,让他收心赶紧结婚,在次相亲冷餐会上,认识高彤,他自己交代,开始并没有真的打算和高彤结婚,而且家里也不会同意,只是觉得高彤人漂亮,有气质,很优秀,带出去长面子,但自从——自从高彤年轻之后,他开始烈地追求,就在个时候,韩骏后面的那个势力,来人找到他,和他从前认识的那个人,是伙的。”

    岳青莲听得眼皮跳:“那他就出卖高彤?”

    “对。”秦明川头,“是他开车带那两个人进高彤住的小区,因为来的次数比较多,保安没有起疑。”

    “那……那怎么录像里留下的是韩骏的样子?”

    秦明川端起茶杯喝口:“韩骏是想去救高彤的,但他去晚。他很害怕,跑掉之后报的警,后来,高彤在警方面前认定是他,通缉令贴得全市都是,他没办法,就跑到外地。”

    然后他就不,稳定的手握住茶壶把,给斟杯茶。

    岳青莲当然也没兴趣知道韩骏是怎么到他手里——就算有兴趣,秦明川肯定也不会告诉。

    “那,下面打算怎么办?”瞥古雷眼,迟疑地问。

    “韩骏并无大错,而且认罪态度很好,会给他换个份,留下来以观后效。至于那位杨先生……就要看他家里的态度。”

    岳青莲头,忽然又觉得不是滋味:他们的对话,尤其是秦明川的处理口吻,倒真像是个执法者,可是韩骏也好,富二代也好,那都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普通人,不是修真之属,似乎也轮不到他们修真者来裁决吧?

    但是,难道要交给警察吗?那倒很容易,承办高彤案子的警官肯定很高兴案有新的进展,不过,到里面跟警官五十地交代些东西,会不会第二就传出‘懋华金控新任总裁压力过大,行政总监出现被害妄想’的谣言?

    不管怎么,那都是坏人,是要害高彤的,高彤是自己的朋友,秦明川是自己敬慕的人,种时候自己还是暂时抛弃下‘法制观念’,坚定不移地站在他们边吧。

    “小岳。”秦明川打开壶盖,亲自给加水,撇开个话题,“还有事,想请帮个忙。”

    岳青莲立刻正襟危坐:“老大。”

    秦明川眼睛定定地看着,黑眸温柔深邃,岳青莲不想,如果秦明川真的开口邀请回懋华,就算明知道那是滩浑水,也跳下去!

    只要能再跟秦明川并肩作战,只要能用自己的力量替他分忧解难……多希望懋华还是从前的懋华,能够重返那个青飞扬的岁月,没有什么修真,只是普通的金控公司,只是最正常的优秀上司……和他的得力下属。

    “小岳,卖给高彤的东西,能不能也给份?”秦明川开口。

    “啥?!”

    岳青莲震惊得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始至终对于灵泉在世俗的应用印象无非局限在:高彤的护肤水,SPA中心的订单,孟妮可‘素颜’淘宝店里的各类眼花缭乱名称各异其实都是从个分液漏斗里流出来的产品……些人味十足的LOGO里面突然出现秦明川的形象!

    秦明川垂下眼帘,微微笑:“就是那个,要原液,没稀释过的。”

    “老大,老大听,那个……”岳青莲斟酌着措辞,“那个只是有定的美容作用,其实想用不着的。”

    秦明川嘴唇轻动,吐出两个字:“何烨。”

    要命,把何烨给忘记,懋华风投机器人2010版!

    “老大不会要给公司主管以上的职员每人发滴当成公司福利吧?”有些慌,“那是,那是不应该出现在现实社会中的东西,不是舍不得,是怕给带来麻烦!”

    差害死高彤已经够后怕,现在懋华金控正在用人之际不假,可要是人人都发生如此大的变化,那不等着邪修上门吗?

    秦明川吃惊地笑:“怎么会有么奇怪的想法,当然不是。”

    他停顿下:“另外有用处。”

    很显然,秦明川并不打算告诉。

    岳青莲也沉默下来,两人之间只有白瓷杯上袅袅升腾的气。

    “小岳,抛开别的不谈,愿意把当成笔生意也可以。”秦明川声音低沉地。

    生意,岳青莲咬住下唇,眼眶有,他约出来,原来就是谈生意吗?

    “可以卖给姜家,为什么不能卖给?”秦明川轻声地问。

    “没有卖给姜家!”岳青莲冲口而出。

    秦明川然地头,凝视着,又问句:“可以卖给老夏,为什么不能卖给?”

    岳青莲再也不敢自己其实是送给夏英杰的,虽然后来他不经同意给打五百万的‘赃款’。

    忽然觉得有些烦躁,更多的是在恼火秦明川种态度,他的语气很平静,也不咄咄人,甚至还带着丝低声下气……但事本来不该是个样子的!秦明川要灵泉,直接跟自己不就完吗?自己难道还会不给他?何必要坐下来正儿八经地扯到生意上去?!

    “价钱开。”秦明川火上浇油。

    “不是价钱的问题。”岳青莲气笑,转脸看眼老僧入定样的古雷,“老大…………们之间好像用不着么生分吧?”

    秦明川摇摇头,温柔的眼睛看着:“小岳,是生意,不是代表自己,同时也不希望因为们之间的关系,而在其中让受到什么损失,那样不会原谅自己的。”

    是,他当然是用不着灵泉的,那么,他是为刘家购买的?

    岳青莲才缓过口气来,的确,如果秦明川开口向要灵泉,然后给刘家,再想起他们之前遇到的事,会难受至死……还不如么坐下来,切公事公办地谈生意。

    “那好吧,生意就生意。”既然是刘家要,那岳青莲乐得明算账,“老夏给五百万,给他的是……十毫升。”

    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五毫升。

    秦明川微微笑:“姜家在收些变现的东西的时候,是会打个折扣的,市价肯定不止些,样吧,给加百分之五十。”

    “就不必吧?”岳青莲也明白,虽然是给刘家买的,但刘家的钱从哪里来,还不是样指望着懋华的利润,还不是要秦明川殚精竭虑耗尽心血地去赚。

    秦明川温和地指正:“小岳,跟过,生意里不讲交,在谈判桌上,唯的缺就是念旧,念旧,就手软。”

    最后他们达成的结果是毫升六十八万,第批暂定二十毫升。

    “老大什么时候要?”岳青莲当然知道他哪怕‘现在就要’,自己也可以拿个杯子直接进洞舀半杯给他,但还是问句。

    “越快越好,最好在十之内。”

    虽然直告诉自己‘不能表现出灵泉就在附近唾手可得’的样子,岳青莲看着他不自觉锁起的眉头,眼角淡淡的血丝,还是感到心疼,想想:“那就三后吧?”

    “好,准备好之后,就和古雷联系。”

    古雷才‘醒’,冲乐;“岳小姐有的手机号码。”

    “那行。”岳青莲知道秦明川会很忙,很忙,今能腾出时间来跟自己‘谈生意’只怕中午又要加班弥补,虽然私心很想借着提货的机会再见他面,但既然他都么……

    “对,下个月十五号,以刘家小姐的名义,会为开个舞会,是请帖。”秦明川从袋里掏出请帖,端端正正地推到面前,“欢迎来玩。”

    岳青莲迷惑地看着他:懋华大股东千金的舞会,和有什么关系?

    “会来些修真界的人。”秦明川笑笑,“负责舞会的筹办,所以……给撑个场子吧?”

    岳青莲笑:“是,到时候定灰头土脸地去,绝不会抢刘小姐的风头。”

    “呀……”秦明川笑着句,挥手示意买单。

    岳青莲进门的时候,小麒麟跳过来接手里的哈根达斯桶,胡小凡照例在卫生间‘脱胎换骨’,孟妮可聚精会神地趴在桌上,盯着铁丝笼,动不动。

    “怎么样?”岳青莲担心地问,脱下高跟鞋,才宅几,往穿着八公分高跟健步如飞冲锋陷阵的威风就没有,才出去么会儿,脚就有酸。

    “嘘,来看!”孟妮可急切地冲招手。

    铁丝笼里现在垫层真丝,是昨晚岳青莲贡献出来自己的白衬衫,个不上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躺在中间,些细碎的灰白色菌片散落在四周,剩下的部分犹如破布烂衫,松垮垮地围绕在上,估计脱落也就是迟早的事,顶上大头锅盖也已经裂开,从里面流泻出柔顺乌黑的长发,锦缎般披散在真丝上。

    蘑菇怪半侧着体,条腿已经完全从‘蘑菇皮’里挣脱出来,粉雕玉琢般,透着润泽的光辉,脚踝玲珑精致,小腿修长,比例完美到令人嫉妒的地步。

    口的菌层也裂开半,露出小小的稚嫩脯,下岳青莲看得清楚,的确有起伏,证明是个活的。

    “嗳,好像又回到小学的时候,等着观察蚕宝宝破茧而出。”孟妮可发着感慨,“也养过蚕吧?课外作业。”

    “养过,当时都不许家里有人话,好让听蚕吃桑叶的声音。”岳青莲和头挨头挤在桌前看,“爸爸还骑车到乡下桑园给摘桑叶,儿要养蚕,人家就给他大筐……”

    “嗳,,个蘑菇虽然长得,蜕皮之后蛮好看的,那皮肤,啧啧,不愧是精怪。”

    “个以貌取人的家伙……再,脸还没露出来呢,怎么就能知道到底好看不好看。”岳青莲泼冷水。

    “皮肤都么好看,脸不可能不好看!”孟妮可反驳。

    “好看有什么用,还不到五十公分高。”岳青莲悻悻然地。

    个时候蘑菇怪半睡半醒地翻个,只手臂伸出来,纤细滑嫩的手指剔透得简直象是工艺品,沿着皓白手腕上去的部分淹没在菌皮的遮盖下。

    “它蜕皮褪得那么辛苦,们要不要帮他把?”孟妮可建议。

    “不好吧……撕人衣服种事,很没淑风度的。”

    正着,大概蘑菇怪自己也觉得被菌皮束缚住,远没有触及到凉凉滑滑的真丝那么舒服,不耐烦地伸出小手,撕扯着上的灰白色菌层,碎片簌簌而落,露出大片玉色肌肤。

    “快!快!”岳青莲低声,孟妮可兴奋地抓住的手,“赌把?确定是个小美!”

    “为修真之人,理应无无求,还赌!?”

    两只小手胡乱挥舞着,从疑似是‘脸’的位置,发出憋气般的嗤嗤声,接着,小手伸上去,抓住大头菌盖的边缘,使劲,从中间扯成两半!

    岳青莲屏住呼吸,看着露出来的那张精致小脸,虽然闭着眼睛,但长眉入鬓,鼻梁直,嘴唇红润,实打实个小帅哥。

    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陡然睁开,表严肃,目光凌厉地看着凑在铁丝笼前的两个人。

    “欢迎来到地球。”岳青莲。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