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异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果果 书名:剩女修真记
    <---凤舞文学网--->    冬暖阳,下午茶,青莲宗第二次扩大会议兼2010年会就在这样的懒散气氛里开始并结束了。--凤-舞-文-学-网--^名书院网友提供更新 ^wWw.mingshuyuan.com^()

    “我今天才知道,有的人是真的‘工作’这件事本。”孟妮可唉声叹气地翻着岳青莲发给她的一叠文件,“我也不过是几万块的小生意,你用得着还特地做个运营评估吗?”

    徐丹宁为客卿,只是带了一张嘴来吃的,一边咬着香蕉班戟一边还压低声音问:“不是说有狐狸精可以看?”

    “哦,小凡说回乡之前要买点东西,还要去拜会一下他族妹,麒麟吵着要吃哈根达斯,他们就一起去了。”岳青莲头也不抬地说,低头在文件图表上钩钩画画,“妮可,最近营业额有所下降啊?”

    “哎哟,别提了。”孟妮可泄愤地切着自己盘子里小块的红豆糕,“最近淘宝有个卖自制化妆书的皇冠,被很多人投诉说用了化妆书过敏,正在到处打嘴仗呢,连带着所有手工化妆书的卖家最近生意都不好,我的销售额受到了重创!……你说这人真是胆大哈?说护肤书是用进口鱼籽制造的……我有鱼籽的话做寿司吃好不好啊,还要往脸上抹?幸亏格瑞丝给介绍的美体中心那边目前销量稳定,老板还要追加……”

    “唔,那下一步你打算开发什么新产书没有?”岳青莲丢下笔,“我评估一下风险,好考虑进一步投资。”

    “目前嘛,我正在研制对鼠标手,腱鞘炎,颈椎劳损等白领职业病有直接效果的喷雾剂,就是工艺还不过关,需要进一步改进,还有梦甜草的相关衍生产书,我还在研制,如果仅仅是做香包或者熏香的话,销路不大。”

    “很好,那么,丹宁,本门弟子业余时间进修五行八卦命理算术相关课程已经提到程上来了,麻烦你联系一下周老师,看他方便不方便。”

    徐丹宁一口杨枝甘露含在嘴里吞不进吐不出,看她这个样子,孟妮可安慰说:“大不了我陪你去谈好了,这是正当社交活动嘛。”

    “不用了。”徐丹宁喘过气来,“还买一送一啊?美死他!”

    这个时候岳青莲的手机响了,她起去接,徐丹宁对孟妮可招招手,悄声说:“刚才不是说事已经解决了,压根没有泄密的事儿,那边老秦还没有八抬大轿接她回去的意思啊?”

    孟妮可也压低了声音:“你疯了?那摊混水,躲着走还来不及呢,还往回跳啊?老秦这才叫怜香惜玉。”

    “嗳……可惜了的。”徐丹宁喟叹一声,“原来懋华一个外资金控公司,还是修真家族的地盘,真是想不到,我们老板一天到晚风水啊,时辰啊,没事就这边摆个水晶球那边摆个盆景,搞不好也是此道中人。”

    “也不一定啦,没准哪天老秦真的八抬大轿来抬……CICILA你不点个西米露吗?这家的很有名。”

    “哦活活活,好啊好啊,既然你请客我就不客气了。”

    她们把话题岔开,岳青莲回座位的时候显得有点心事,倒没有注意两人私下的八卦,翻开文件下一页:“下面是未来一年工作的计划,在抓紧个人修炼的同时,妮可提交申请进一步投入生产原料和其余产书的研发,批准。胡小凡没有提出申请,但经我们研究决定,要促进他洗髓伐筋,脱胎换毛,做一尾进化的狐狸,小麒麟……看今年能不能给他弄张哈根达斯的超级VIP卡吧。”

    “没事,青莲,等我赚钱了,开一家哈根达斯加盟店,让他成天坐在店里吃。”孟妮可大包大揽地说。

    “小金鲤……虽然长了一张群嘲的脸,但拉仇恨还是不给力啊,开黄河化冻之后,我们要不然去洛阳短途旅游一次,让它跳个龙门试试?”

    徐丹宁喝着刚端上来的西米露,目露凶光:“真是让上班族羡慕嫉妒恨的话题啊,你们两个!”

    “早就让你跟我们一起修炼嘛,你又舍不得红尘名利。”孟妮可歪着头看菜单,“再加三份麻薯好了,你要什么馅的?”

    岳青莲心不在焉地说了句:“随便。”然后拿起手机,又跑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我是建筑类的,辞职修炼毫无意义啊,总不能还要帮你们设计装修,哦,上次青莲说要换大点的房子,有看好的吗?现在房价可是一天一个样,涨得都不行了。”

    “没呢,不是刚辞职嘛,那五百万,她就坚信是老秦给她的补偿,老秦就坚决不承认……所以她也不动用,就放在那里,白便宜了银行,还是活期哩!”

    岳青莲这次打电话事件长了点,回来的时候面色凝重,徐丹宁敲了敲盘子边:“喂,宗主,开会期间一律关闭手机,你怎么不以作则呢?”

    “懋华怕是出事了。”岳青莲吐出一口气,“我组里一个小子,这两天突然很殷勤地给我打电话问候,还问我找到新工作没有,我就猜他是想跳槽。”

    “跳槽嘛,一点都不稀罕,正好拿了年终奖,过了年就到新公司,什么都不耽误,我们公司还走了俩呢。”徐丹宁不以为意地说。

    “我一开始也这么想,但刚才打了个电话给罗杰,这个老狐狸居然滴水不漏,说一切都好,没有什么问题,怎么可能!”岳青莲皱起眉头,“不行,我打给格瑞丝问一下。”

    徐丹宁望向孟妮可,做了个鬼脸:“都离职了还这么鞠躬尽瘁,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咳,丹宁啊,你节要回家是吧?这是我们自己种的人参,你带两棵去给叔叔阿姨。”孟妮可掏出两个礼盒递过来,“纯天然,绿色食书。”

    徐丹宁打开盒子,刚要道谢,看着那和婴儿手臂差不多粗的人参,无语了。

    “你这是人参还是萝卜啊?”她抗议地问,“我妈准以为我买了假货!”

    岳青莲挂了手机,急忙说:“多拿两棵,多拿!妮可现在天天在家切萝卜一样给我们做人参鸡汤,补得胡小凡都流鼻血了。”

    “没事没事,过两天麦冬差不多就能收获,到时候去刨出来,就有麦冬炖鸭可以吃了。”孟妮可安抚道。

    “从明天起本宗主进入辟谷期。”岳青莲宣布,然后看看手表,“格瑞丝在开会,琦琦说给我约了晚饭时间,晚上她们还要加班,一定出什么事了,你们去吃吧,别算我了。”

    “OK,走,丹宁我们血拼去,晚上吃料,刚才提到鱼籽,我忽然想吃手卷了。”

    “好哇,我正好有将太的优惠券,走吧。”

    孟妮可结完帐,特地给岳青莲点了杯水果汁让她坐着慢慢打发时间,和徐丹宁手拉手逛街去了,剩下岳青莲一个人坐着发呆。

    虽然知道曹向南这么突然去世,公司里的动是在所难免,可是前有曹向南十几年的经营,后有秦明川已经是公认接班人的事实,她怎么也想不出会发生什么重大变故,难道说美国总公司方面有人空降?不可能啊,得傻大胆到什么程度,才会趁这个时候跑来夺权?真当刘家是死的吗?

    她握紧拳头抵住额,轻叹了一口气:刘家,是啊,还有刘家。

    就算她对修真了解不深,但一个大家族,千百年来盘根错节,还都是一些不按人类正常生理生老病死的‘元老’,老而不死,处处擎肘是在所难免,何况刘家少主先前入魔,铸成大错,在这个时候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都不一定……难道说是刘家权力内斗,影响到懋华?

    她的猜想很快就被证实了。

    和高彤的晚饭约在金融街附近的一家苏式面店,岳青莲点了香菇上素面,这几天吃人参炖鸡实在吃得火气太大了,要清淡一点,高彤来的时候脸上微带疲惫,还没坐下来就点了一碗焖面:“累死了,今天真是惊心动魄。”

    岳青莲不安地问:“怎么了?”

    能把高彤得说出‘累死了’这三个字,事一定非同小可,美国总公司就是空降个哥斯拉,白骨精如高彤也未必会多动一下眉毛。

    “早几天就听到风声,说公司股东要有所行动,还要开董事大会什么的,也不知道哪个傻瓜传出来的谣言,董事会在这个时候撤掉秦部长换成别人?除非不想要懋华大中国区了。”高彤喘了口气,“然后又是风言风语,说经侦支队的人已经立案调查了,又说会计事务所的人要介入了……我就当个笑话听,结果今天……”

    这时候她的焖面上来了,酱色面汤中堆卷着银丝般的龙须面,焖得烂熟的五花切成片整齐地叠放在一边,撒着青翠的蒜苗叶儿,闻着就令人食大开,高彤拿起筷子先挑了一块丢进嘴里:“中饭都没顾上吃,现在顾不得量不量了。”

    “警察真来公司了?”岳青莲不相信地问。

    “比警察可闹多啦,上午十点的时候,大家还都在忙,忽然来了一群人,有会计事务所的,还有律师,奇怪的是打头的是三个老头,穿得中不中,洋不洋的,派头大得很,来了就点名要秦明川出来说话,口气很硬,说什么‘倒要看看这买卖是不是还姓刘。’”

    岳青莲张大嘴巴,连端上来的面都顾不上吃,急着问:“然后呢?老大出来见他们了吗?”

    不用问,这个口气,分明是几百年没出过山沟的老不死,和陈初的脑子一样僵化,不,陈初好歹还没什么买卖不买卖的意识,他应该和麒麟一样,认为钱什么的都是红尘俗物。

    高彤一块焖下肚,人也从容了,慢条斯理地挑着面条等凉一点再进嘴:“他正跟董事会开视频会议呢,哪有美国时间见他们,我安排他们到会客室坐下,别管那几个老的,先跟那些来的人打招呼说‘大家都是懂法律讲规矩的人,没有法院的执行令,公司哪怕少了一张纸,那以后我们就不好见面了。’”

    “真是。”岳青莲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们以为现在社会是什么年代?还跑来唱宫啊?”

    “哪有,人家法律意识很强烈呢,进门没说五句话就要求查账,于是浩浩去了财务部,别的先不说,刚一进门,打头的老不修,就一把抓住温迪的手,笑眯眯地说什么‘此子资质尚堪造就’,温迪那小妮子你是知道的,一杯咖啡整泼到了老头子脸上,大喊非礼。”

    岳青莲满腹心事也被逗得笑了出来:“一定很闹吧?”

    “那还有不闹的,老头子也怒了,扇了温迪一耳光,后面的人蜂拥而上要冲击财务部,克劳德孔平时多斯文的一个人啊,扯开嗓门吼了起来,指挥财务部的姑娘们把办公室的门都关上,拿桌子顶住,威胁要报警。”

    想起财务总监那一贯声音低八度,慢慢悠悠好像从来不着急的样子,再想想当时的混乱场面,岳青莲突然开始担心秦明川了,他怎么面对这群蛮不讲理的老古董?尤其对方的武力还远远在他之上。

    “这时候秦部长结束视频会议,出来弹压,老头子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我只和你主子说话!’就走了。”高彤抓紧时间吃了两口面,又说,“我忙着在后面处理了一下,再赶过去的时候只听见秦部长说:‘公司到底姓什么,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请去工商局查一下注册法人。’”

    岳青莲沉默了一会,说:“当时的况,很吓人吧?”

    高彤抽出纸巾抹了抹嘴,叹口气说:“弗萝拉,我是受过那种罪的人,说真的,当时他们一群人团团把秦部长围在中央,薇薇安在房间门口吓得站都站不稳了,尤其那三个老头,我觉得,他们也是那种人,你明白的。”

    “是,我明白。”她怎么可能不明白。

    “从他们上脸上,都散发出一种威势,说起来好笑吧?就是一种……能让人不自后退、屈服的力量,很强大,好像用眼睛一扫,我们这些人都立刻要跪下来对他们进行膜拜,答应提出的一切要求……不怕你笑话,我只是走了进去,就有点受不了,让我想起那次的事。”

    她抬起头:“秦部长就孤一人站在他们的包围里,很平静地说了那句话,我觉得,就算曹总在,也不可能做得更好。”

    岳青莲垂下眼睫,低声问:“那后来呢?”

    “后来我对跟他们来的人说,这样闹下去,太不像话,我们也只好报警了,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他们商量了一下,又接了几个电话,忽然就撤了。”高彤笑着说,“琦琦这小丫头真不错,虽然吓得脸都白了,还是紧紧跟着我,我说要报警的时候,有个老头恶狠狠地瞪着我们,琦琦死抓着手机不放,比划着要随时按下去的样子。”

    岳青莲也笑了:“她就是胆子大……老大没事吧?”

    “没事,看起来那几个老头子,像想要揍他一顿的样子,终究没敢动手。”

    岳青莲握紧了拳头,那是她工作了六年的公司!就这么被一群不知道哪里来的老不修搞得乌烟瘴气,这么荒谬的事居然发生在现代社会!

    她恨不得当时自己就站在秦明川边,那样的话怎么会容忍这些修道者放肆地凌他至此?

    可惜,她已经不是懋华的员工了。

    “你别担心,秦部长下周去美国总部述职,回来就是秦总了,别管里面有什么背景,现在是法制社会,懋华注册上写的是外资公司,和什么刘家不刘家的,一点关系都没有。”高彤宽她的心,“就是可能公司会动一阵子,大家又要忙了。”

    大家都在忙,可是与她无关……

    “弗萝拉,我是不相信你会出卖公司机密的,现在看起来,秦部长也肯定不相信,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好过问,但是,既然你已经离职了,又暂时没有回公司的打算,那有些事,还是先放下,静观其变。”大概是看她脸上的表不太好,高彤委婉地劝说。

    岳青莲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她知道,可是她放不下。

    [网友自行提供更新 ^www.xiaoyanweNxue.com]

重要声明:小说《剩女修真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